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五百五十六章 龟神变
    剑宗以剑立宗,天刀楼以刀立宗。

      在玄天宗还未崛起之时,天刀楼是剑宗最大的对手,有刀剑争锋的说法。

      若论剑法荒古域肯定以剑宗最强,若是论刀法,那肯定就是天刀楼没得跑了。

      牧川曾经和林云说过,能在荒古域立足的超级宗派,背后都有极为古老的势力撑腰。

      这些年天刀楼相对没落了些,也不可小瞧。

      “看见他们为首之人没有?”

      沐雪琴在林云身边道:“那人是天刀楼最强的黄金妖孽萧魁,两年前就掌握了神霄刀意,是相当难缠的狠人。”

      “萧魁。”

      林云顺着沐雪琴的视线看去,就见几名生死涅槃境的大佬旁,站着名身穿灰衣的冷漠青年。青年皮肤粗犷,明明很年轻,可那张脸却像是被数不清的风霜打磨过一般,棱角格外犀利。

      在其体内有一股极为强盛的刀意!!

      除此之外,还有着极为恐怖的修为,显然早就达到了龙脉四重境的水平。

      “据说天刀楼的天元刀法,已经被他修炼到第九重的境界,那是极为恐怖的上品鬼灵级刀法。若是到了生死之境,这门刀法补全后,可以直接达到龙灵级的地步!”

      沐雪琴小声道:“若是与他对上的话,千万记得小心一点。”

      林云眼中闪过抹异色,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

      上品鬼灵级刀法,若非逍遥九剑精进了许多,林云对上这个层次的刀法,能拿出来的手段真不多。

      唰唰!

      在林云打量此人之时,有两道目光同时落在了他身上,分别是萧魁和老熟人南宫泽。

      南宫泽靠前一边打量着林云,一边在萧魁耳边轻声说着什么。

      萧魁若有所思,看了林云好几眼,隐隐间,仿佛有极为冷冽的锋芒刺破虚空轰然而至。

      嘶!

      林云不动声色,眉心深处剑魂绽放,将这股刀意消弭于无形之中。

      “有趣。”

      萧魁笑了,脸上露出颇感兴趣的神色,道:“你所说确实不假,此人能战胜黄玄没有半点侥幸,如今只怕更难对付。不过稍微嫩了一点点,他不该来荒古战场的,走吧。”

      天刀楼和剑宗众人打了照面,为首的生死境大佬,冲辰雷和牧川点了点头。

      两队人马便交错而去,各自消失在天荒城中。

      四方聚集的各方翘楚,瞧见两大超级宗门碰面,眼中皆闪过抹炙热之色。

      随着剑宗和天刀楼的到来,这荒古域二十年一度的盛事,总算是拉开了序幕。

      在辰雷的带领下,剑宗弟子入住在了天荒城剑宗分部。

      而后叮嘱众人小心一些,在荒古战场正式开启时,尽量不要招惹麻烦。

      剑宗很强,可如今的天荒城三道九流齐聚,即便是超级宗门的弟子也不敢保证没人敢动。

      连续好几天的路程,林云显得有些疲惫,打算在房间稍作休息。

      沐青青组织师兄准备在城中逛逛,林云笑了笑,婉拒了对方。

      回到房间。

      林云盘膝而坐,闭目静修。

      半刻钟后缓缓睁开双目,一口浊气吐出,眼中疲惫之色尽数消除。

      “龙凰灭世剑典四重,神霄剑诀五重。剑典暂时够了,这神霄剑诀却是有些慢了,可惜现在啥资源都没有。”

      林云挠了挠头,轻声自语。窗外夜色笼罩,天荒城中却是灯火辉煌,

      天荒城靠近荒古域的边疆,不属于任何势力管辖,处在好几域的交接之地。

      即便是平日也繁华无比,眼下荒古战场将要开辟,更是热闹非凡,人声鼎沸。

      城中有许多值得一逛的地方,荒古战场外围常常会出土一些遗宝,鱼目混珠中也有好东西存在。

      除此之外,还有拍卖会所,商会,角斗场,和武道有关的各种场所一应俱全。

      林云对此兴趣不大,他来到桌前,取出那片上古龟甲。

      龟甲有着复杂无比的纹路,细细看去,能感受到若有若无的波动。

      可这些波动像是雾里看花,水中观月,始终都是隔靴挠痒,难以真正把握到其中蕴含的准确信息。

      必须得用剩下那滴玄武圣血了。

      不过这玄武圣血到底如何来用,林云对其中门道不是很清楚。

      “去问问牧师兄吧。”

      林云收好龟甲,来到了牧川的房间。

      当说明来意见到玄武圣血,牧川诧异的道:“你这玄武圣血,确定不流着渡劫吗?”

      “确定了。”

      林云点头道。

      牧川思索片刻,把玩着龟甲道:“龟神变说到底,只是玄武传承的一部分,真正的玄武传承分为三部分,分别是变化之术,功法神诀,以及通天秘技!”

      林云想了想道:“所以这龟神变,属于玄武传承三部分中的变化之术。”

      “是的,七十二种变化之术,七十二重龙灵级功法,以及七十二种通天秘技。”牧川继续道:“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吧?变化之术,应该是玄武传承中相对较差的传承,且只有一枚龟甲,肯定不会是完整的七十二种变化之术。”

      “即便你不打算留着给自己渡劫,也可以暂且留着,以后碰到玄武传承中的通天绝技和功法神诀,再用也不迟。”

      林云沉吟不语,这倒是他以前没想过的点。

      他和玄龟老祖有过一面之缘,根据玄龟老祖的说法,牧川师兄说的大概率不假。

      不过,师兄有一点没想到。

      林云和玄龟老祖算是有些交情,若是厚着脸皮,未必不能再要到一滴玄武圣血。

      “你要知道这七十二种通天秘技,随便获得一种就能让你实力暴涨,至于龙灵级功法更是无上至宝……比剑宗残缺的太玄剑典都要强大。”

      牧川见林云迟疑,继续说道。

      “额,不用,我意已决,就现在用吧。”

      林云沉声道。

      “不过这龟神变,只是七十二种变化中的一部分,至于这枚龟甲,也未必能获得完整的龟神变。玄武传承在昆仑界一直有传说,你可以修炼龟神变,但不可因此荒废了剑道,始终记住你是一个剑客!”

      牧川看向林云道。

      他当初给林云这枚龟甲,只是想教他玄龟术,更没想到林云如此快就收获了玄武圣血。

      要知道玄武圣血,他当初也费了一番功夫。

      可终究还是因为耐心不够,然后在此道的悟性也差了点,无奈选择了放弃。

      “我明白。”

      林云点了点头。

      接下来牧川又与林云讲解了一番龟神变,将他所知道的信息,一五一十的全部告知。

      简单来讲,目前这龟神变即便修炼成功,用处也没有太大。

      最多简单的易容,想要完全掌握变化之术,怕是得修炼到极为高深的造诣才行。

      可一旦修炼成功,这龟神变所易容之人,即便是圣者也难以分辨出来。

      若是日后真的掌握七十二种变化,不仅仅只是变化其他人族身份,花鸟虫草,高山流水,甚至远古神兽都能变化。

      牧川师兄知道的也就这些了,至于通天秘技和玄武神诀,没有查到任何蛛丝马迹。

      一炷香后。

      玄武圣血与龟壳在牧川师兄手中完美融合,龟壳上顿时浮现出密密麻麻的经文,细细数去经文数有十万之巨,达到了极为夸张的地步。

      若纯粹使用肉眼,根本就无法看清。

      林云催动神龙之眼,刹那间,上古龟壳上出现一竖竖白色的小字,悬在眼前看的一清二楚。

      最前面死“龟神七十二变”六个古字,林云快速扫去,将每一个字都印在脑海中。

      他过目不忘,看的极快,只花了不到一个时辰就将十万字经文全部看完。

      一旁牧川也是颇为惊讶,将这些经文全都记在脑海中,不过很快就发现。得炼化一滴玄武圣血后,才能修炼这等变化之术,否则看了也是白看。

      等到林云看完后,眉头微皱:“太庞杂了,明明已经十万字的经文了,还是残缺不堪。我即便全部修炼完毕,用处似乎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大……最重要的是龙脉三重境才能修炼,达到血气如龙的境界才行。”

      牧川笑道:“我早就与你说过嘛,不过你也别小瞧,这虽然只是龟神变的第一重变化。可只要将其掌握,你可以变化身形和容貌,甚至气质和声音都能转变,这可比简单的易容之术强上太多了。”

      “你现在用不着,不代表将来用不上、”

      林云收好上古龟壳,苦笑一番,只能如此去想了,否则就是白白浪费了一滴玄武圣血。

      略作停留后,林云起身告辞。

      回到房间,将要开门之时,林云眉头微皱停了下来。

      房间有人!

      谁?

      沐雪琴、古若尘、叶青玄等人在闭关,沐青青、叶梓菱和其他圣徒都出城了,还有谁会在房间等他?

      林云不动声色推开房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背影。

      穿着一身儒袍,气质优雅,坐在林云之前的坐过的位置上。

      看服装应该是个男人,可对方身上有一股淡淡的幽香,林云对幽香很敏感,瞬间猜到了来人是谁。

      “安流烟,你胆子还真大!”

      林云将房门关上,淡淡的说道。

      “嘻嘻,林公子好久不见。”

      安流烟转过身来,一手持林云送给她玄月宝扇,倒是显得风流倜傥,俊朗不凡。

      很难想象,这是那位身材火爆妩媚妖娆的安流烟。

      她经过颇为高明的易容术,若不身上独特的幽香,即便是林云一时间也很难将她认出来。

      “我易过容。”

      安流烟道。

      林云笑道:“你身上香味,在高明的易容术也没用吧。”

      安流烟低眉浅笑,轻声道:“这是我进来后重新涂抹上的,我怕公子认不出奴家。”

      林云稍稍一怔,难怪。

      只是还来不及想,安流烟到底是怎么进来的,对方的声音娇滴滴的传了过来。

      “林公子,我们出城逛逛吧。”

    【今天一个人在杭州吃的泡面,状态不是很好,熬到现在才写完,不好意思了,大家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