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五百四十九章 圣贤之音
    银月临空,凤鸣九霄。

      姜通四人回头看去,全都有些吓懵了,神色变幻间惊疑不定。

      这什么人?

      什么来头?

      明明林云都已经到山穷水尽了,忽然杀出这么一个小女孩,实在诡异的很。

      最主要的是她身上血脉神威,比之天玄龟都要强大许多,让人不敢忽视。

      一人之威就压制了众人,有点匪夷所思。

      “怎么弄?”

      常羽手持雷龙古碑,脸色变幻,小声问道。

      “静观其变!还不知是敌是友,看看再说。”姜通沉吟道,其他人大都也是类似的想法,起码目前没有看出这人和林云有什么干系。

      锵!

      就在众人惊疑不定之际,箫声如剑,从那团月光中响了起来。

      锵锵锵!

      来自紫玉神竹箫的箫音与骨笛的笛音,瞬间碰撞在一起,发出刀尖相接般的碰撞声。

      “百鸟朝凤!”

      林云眼前一亮,立刻就听出了,这是大帝曾经教过她的的百鸟朝凤。

      箫音一起,骨笛青年瞬间就变得难受了,眼中露出颇为吃力的神色。林云身边的小贼猫,压力骤然爆减,一股股凶悍的气势从他身上爆发出来。

      “动手,先杀了这小子!”

      姜通很果断,他率先惊醒,招呼一声,与水面之上朝着林云杀去。

      既然确定是敌人,就没必要想太多了。

      先杀林云,一个一个来!

      “噬血魔刀!”

      “真龙撞击!”

      “小日轮天!”

      “天罗地网!”

      几人各自催动手中的圣物,一个个气势达到了极为恐怖的境地,恐怖的异象撑满天穹。

      这些黑榜新星,是铁了心要斩杀林云,这是一个必杀的局面。

      “来得好!”

      林云反手一招,一柄宝山出现在他的手中。

      不等几人反应过来,林云便催动青龙神骨,将一道道紫金龙纹注入其中。

      他脸上露出颇为吃力的神色,即便如今已晋升龙脉,想要真正催动这日月宝山依旧吃力无比。

      等两道紫金龙纹全部注入之后,林云一声怒喝,苍龙日月宝伞被直接弹开。

      轰!

      宝伞之上,出现一个伞形的光罩,将所有攻势尽数挡住了。

      轰隆隆!

      无论是来自雷龙古碑的真龙残魂,还是雷火交织的巨网,又或者是来自秦粲的魔刀。

      落在光柱上的刹那,无一例外,全部都被弹了回去。

      “怎么回事!”

      四人眼神惊愕无比,显得无比诧异,林云手中怎么还有如此至宝?

      一人之力,就挡住了四人的所有攻势,这太不可思议了。

      要知道林云现在,说是山穷水尽一点都不为过,他的龙元明显已经消耗的差不多了。

      “星曜圣器!”

      常羽眼中闪过抹惊异之色,突然无比震惊的说道。;

      “眼力不错,不过也到此为止了。”

      林云嘴角勾起抹笑意,他能明显感应到,宝伞内部还有封禁阻止他的继续催动。

      否则此伞的威力绝不仅止于此,怕是日月真龙,全都得飞出来,甚至引动苍龙星相都有可能。

      哗!

      林云宝伞猛的一收,横空一跃,直接来到了常羽面前。

      未等他惊醒过来,抬手一击,重若山岳般的宝闪在龙纹的催动下朝着对方砸了过去。

      嘭!  常羽以手中古碑抵挡,可依旧被震的吐出口鲜血,脸色苍白之极。

      太重了!

      宝伞在林云手中,仿佛就是一座神山被他抡了起来,不讲任何道理的以力破巧。

      砰砰砰!

      林云手握苍龙宝伞连砸三次,硬生生将古碑给直接炸成了碎片,有禁制被打破数不清的电光如蛇一般钻了出来。

      一条真龙残魂,四分五裂,化作万千光点。

      “收!”

      小贼猫见状,张口一吸,吞噬圣纹催动,将这万千光点全部吞入口中。

      轰!

      龙魂入体,太古龙猿威压暴涨,发出一声震天般的怒吼。

      噗呲!

      恰在此时,独自面对小冰凤箫音的骨笛青年,一口鲜血吐出,他手中骨笛直接爆裂开来。

      “死!”

      将所有龙魂吞入体内的小贼猫,没有了音波的干扰,一怒而起,手中天魁棍狠狠砸了下去。

      “不不不,姜通,救我!”

      龙猿的身影骨笛青年吓得脸色发白,连忙呼喊起来。

      姜通咬咬牙,脚掌在水面上一点,想要前去营救骨笛青年。

      可林云岂能让他如意!

      “给我滚下来!!”

      林云脸色阴沉,几个闪烁,来到姜通身前抬头压了下去。

      轰隆隆!

      宝山绽放璀璨电光,四万道紫金龙纹直接交织成了一头苍龙,迎空砸落下来。

      姜通被迫以拳套迎击,可来自宝伞中的力量太过沉重,空气都给击穿了。

      噗呲!

      他才堪堪挡住一击,便吐出口鲜血,整个人如炮弹般砸在水面之上,溅起了长达千丈的水幕。

      同时间,天魁魔棍释放出乌金玄光,一尊高达千丈的龙猿虚影出现在天穹间。

      那巨猿手中同样握着一根棍子,砸落下来的瞬间,骨笛青年整个人就给轰得四分五裂。

      场面极为血腥,好端端一人,当空就变成了肉泥。

      呼呼!

      连续三次全力催动日月宝山后,林云血气明显有些后继无力,他微微踹着气,额头上有汗水不停滴落。

      林云余光偷偷一瞥,发现紫衣青年常羽,在古碑碎掉的刹那就跑了。

      而秦粲和阎蛟,则有些不太走运,被大帝以箫音牵扯住。

      漫天飞雪中,一轮银月随着箫声落下。

      来不及逃走的姜通、阎蛟、还有秦粲三人,被箫声逼迫的跪倒在地,脸色显得极为难看。

      等到大帝将要落在水面之上,她身后有高达千丈的梧桐神树,一尊银色冰凤落在梧桐神树上,后方是九光十色万紫千红的祥瑞。

      而后铺天盖地的鸟儿,朝着神树之上,银色冰凤顶礼膜拜。

      这些都是异象!

      与林云当年吹奏的百鸟朝凤相差无几,唯独不一样的是,大帝吹奏的是圣贤之音,林云吹奏的是王侯之音。

      嘭!

      当大帝赤裸的双脚,完全踏在水面上,三道人影各自爆裂开来。

      所谓黑榜新星,在这百鸟朝凤面前,完全没有太多的抵挡之力。

      一旁林云看的目瞪口呆,这就是小冰凤炼化了十万斤真龙圣液后的实力吗?

      未免太夸张了点!

      虽说有紫玉神竹箫这件神器相助,可给林云的感觉,依旧头皮发麻,不敢想象。

      小凤凰银发齐腰,手握紫玉神竹箫,本就无暇的脸蛋,于此时变得更为神圣起来。

      方才还惊险无比的局面,等到小冰凤出手后,不仅轻松化解了危局,三大黑榜新星还被她同时斩杀。

      只能说,林云一直都低估她的实力了。

      或者换句话说,梧桐神树幼苗成长后,大帝的实力确实恢复了许多。

      “呜呜呜!”

      小贼猫变成猫形态,发出哽咽之声,快速朝着她跑了过去。

      它是真情所至,之前真的以为大帝生气了,不再与他们见面了。

      如今再见到小冰凤,瞬间就忍不住了。

      “小猫猫别哭啦,本帝又没有说走。”小冰凤露出笑意,将小贼猫抱在怀里,温柔的摸着头。

      “喏,还给你。”

      而后又伸出手,将紫玉神竹箫扔了过来,林云伸手接住,笑了笑也走了过去。

      “不生气了吧?”

      林云看向她笑道。

      “哼,本帝才没有生气!你这渣男,是死是活,与本帝有什么干系!”

      小冰凤白了眼林云,道:“本帝只是担心小黑罢了,才是来救你的。”

      林云被怼的有些无言。

      “玄龟呢?”

      半响,小冰凤打破沉默,开口说道。

      林云笑了笑,双眼微眯,这丫头终究是刀子嘴豆腐心。

      “差点忘记了,我叫他出来吧。”

      林云冲水下喊道:“龟兄,四大邪修都已经被解决了,你可以出来了。”

      可寒水潭中一片平静,龟兄并没有理会林云的意思,场面显得有些尴尬。

      “怎么回事?”

      小冰凤奇怪的道。

      林云见状,将他和玄龟联手,结果对方临阵逃脱的事情道了出来。

      小冰凤顿时生气的道:“你这渣男,平时都聪敏的紧,怎么被一头小乌龟给骗了,太笨了!”

      林云沉默,确实无法反驳。

      若不是小冰凤及时出现,即便他动用了苍龙日月宝伞,今日这局面还是不好破解。

      天玄龟太不讲义气了,将林云原本的计划全部打乱,今日算是吃了个教训。

      与人打交道得长心眼,与妖兽打交道,同样得长心眼。

      “你伤到哪了。”

      本来在生气的小冰凤,瞧见有些沮丧的林云,心突然就软了。

      “还好,没有致命伤。”

      林云摇了摇头,确实没有太多致命伤,主要是损耗太大。

      其余伤势凭借他的苍龙圣体,以及青龙神骨都可以缓慢恢复,不会留下后患。

      “我先将它逼出来吧。”

      林云沉声说道。

      天玄龟应该是害怕躲起来了,也觉得林云不敢下水与他交手,所以铁了心打算赖账了。

      可林云一世英名,总不能毁在这玄龟手中。

      他还没吃过这个亏,今日这玄武圣血,天玄龟不交也得交。

      与几名黑榜新星交手后,林云对晋升龙脉二重境无比迫切,境界上的差距太让人难受。

      这还只是龙脉三重境!

      若荒古战场上碰到龙脉四重境的对手,岂不是没有任何反手之力,几个照面就无法抵挡了。

      “不,不,不,不要靠近!”

      但就在林云将要动手时,方才偷偷溜走的常羽,以极为凄惨的面目被逼了回来。

      他不断后退,仿佛看见了什么十分可怕的存在。

      扑通扑通!

      常羽退到寒水潭边,跪倒在地,不断磕头,哭泣的道:“前辈,我错了,绕我一命吧!”

      他一边说话一边磕头,不一会就头破血流,看的格外渗人。

      谁来了?

      林云和小冰凤脸色都变得紧张起来,抬头看去,看向远处那片森林,眼中神色都显得颇为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