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五百四十四章 十万年的孤独
     半个时辰后。

      确定后方没人追来,林云收掉金乌圣翼,缓缓落在了一片空地中。

      噗呲!

      落地的瞬间,林云吐出口鲜血,脸色变得极为苍白起来。

      唰!

      小冰凤从剑匣中飞出来,一掌拍在林云背上,一股阴寒之极的火焰在林云体内走了圈。

      这股火焰在转动间,把姜通留在林云体内的龙元全都烧的干干净净。

      半响,林云喉咙一甜,又是口鲜血吐出。

      只是这次吐完后,浑身轻松,体内一片冰凉,伤势或许还未完全好,疼痛感确是完全消失了。

      林云脸色红润了许多,大帝出手,效果立竿见影。

      “你晋升龙脉后,手段多了好多。”

      林云擦了擦嘴角的血渍,看向小冰凤掌间,燃烧的银色火焰。

      那火焰冒着寒气,宛若流光烟火,显得极为绚烂。

      “哼,用了那么多真龙圣液,多少得长点本事吧。”

      小冰凤傲娇的道:“何况你忘了吗?本帝可是凤凰神族四海八荒三十六天七十二山至尊无上屠天大帝!!”

      林云面露笑意,倒是很久没听到这丫头念自己的称号了。

      以前觉得啰嗦,偶尔听听还是挺有意思的,忍不住摸了摸小丫头的脑袋。

      “喂,渣男,有话就说,别动手动脚的,本帝的辫子可不好缠!”

      小冰凤嫌弃的看了林云一眼,挣脱出来,摆弄着自己的头发。

      “没事,弄乱了,我帮你缠。”

      林云笑道。

      “哼,才不要你缠!”

      小冰凤记起当初被叶梓菱“打扮”,而后在河边林云给扎辫子的不堪往事,脸色一红,赶紧跑开。

      这丫头,脸红个什么呢。

      林云笑了笑,将小贼猫放下来道:“小黑,没事吧。”

      小贼猫之前痛不欲生的模样,林云可是记在眼里,想到此处他脸色渐渐阴寒了起来。

      之所以打完就跑了,除了那姜通确实难缠以外,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那骨笛青年太克制小贼猫了。

      “大哥,我没事,就是太憋屈了,咱什么时候在打回去!!”

      小贼猫挠了挠头,这脸丢的有点大了,它面子上挂不住。

      “不急。”

      林云目光闪烁,若有所思,

      “小林大人,猫爷,神凰大人!黑小虎来了。”

      就在此时,魔纹虎驮着陈凌出现,讨好似的出现在林云面前。

      “嘻嘻,小林大人,虎爷我这事办的利索吧!”

      黑小虎来到林云面前邀功,一张虎脸,拼命挤出讨好似的笑容。

      陈凌在一旁看的傻眼了,这什么鬼……这魔纹虎不是王者妖兽吗?

      算起来也是山中一霸了,咋跟林师兄家养的猫一样,还有这称呼这都什么鬼。

      “陈师弟,伤好没有。”

      林云上前问道。

      “我没大碍。”陈凌如实道。

      他伤的很重,但毕竟不致死,只要服用丹药就可以慢慢恢复。

      “倒是师兄你!没事吧,那姜通可是黑榜新星!!”

      陈凌颇为凝重的道。

      “黑榜?”

      林云奇怪的道。

      陈凌见林云不解,先是一愣,旋即解释道:“黑榜就是邪修通缉榜,是从各地魔域传出来的,但具体是谁编的无人知晓,神秘之极。龙脉虽说是黑榜的门槛,可真正能以龙脉境杀上黑榜的邪修,实际上少之又少,但凡能上者必是极为恐怖的妖孽!”

      林云沉吟道:“比龙榜如何?”

      “谁强谁弱不好说,但某种程度上讲,能上黑榜的龙脉比前者更为危险!”陈凌想了想,以自己的理解回答道。

      林云若有所思,这倒是真的。

      一般人冲击龙榜失败了也不会死,黑榜却是实打实,从尸山血海中杀出来的。

      但也不能说龙榜就弱,龙榜包容性要强,而且涉及到传说中的青龙策,正魔两道的翘楚都可以冲击排名。

      “这次我在枯寂山脉历练,发现了好几个黑榜新星,我偷偷跟上想看看这帮人到底为何而来,然后在把消息发回剑宗……只是没想到途中被发现了,幸好林师兄出现。”

      陈凌心有余悸的道。

      林云和小冰凤对视一眼,各自笑了笑。

      陈凌不知道,他和小冰凤却是心知肚明,这帮人肯定是为玄武圣血而来。

      当下也没犹豫,将这消息告知了陈凌。

      陈凌面色一惊,沉吟道:“那得赶紧将消息传回剑宗,不能让这帮人得逞!”

      “来不及了。”

      小冰凤淡淡的道:“那玄武圣血可以用来渡劫,但却必须在两个时辰内用掉,从这里赶回剑宗最快也得三天!三天之后,剑宗人来了也没啥用,况且……”

      说到此处,小冰凤停了下来。

      “你说吧,没事。”林云知道她要说什么,示意她说就是了。

      小冰凤继续道:“况且,这消息本来就是沐雪琴告诉林云的,玄武圣血是她留给林云的。剑宗早就知道消息了,只是没想到,会有这么多黑榜新星杀来。”

      陈凌面露恍然之色,难怪会碰到林师兄,原来不是巧合。

      “有点难弄了。”

      林云眉头微蹙。

      本来只是想取走冰煞,在顺道拿走玄武圣血,没想到会这么麻烦。

      一个姜通就如此难缠,其他黑榜新星加在一起,怕是更难对付。

      原本准备的底牌,有点不太够用了。

      “你心真大,要本帝说,玄武圣血就别想了,取走冰煞即可。”小冰凤在一旁道:“你再怎么逆天,也只是初入龙脉,和这帮人老油子差远了,单独独斗还勉强可以挨挨揍,多来几个够呛。”

      “只取冰煞?”

      林云看向小冰凤道:“你太小瞧我了,冰煞和玄武圣血我肯定全都要。我想的是,拿走之后如何全身而退,其他黑榜新星我懒得管,姜通和他同伴必须死!”

      仇还没报完呢!

      不说小贼猫受到的折磨,光是剑宗弟子就不知道有多少死在这帮人手上,凭此便饶不了这群人。

      “你有办法,对付那家伙的骨笛吗?”

      林云感觉那骨笛青年的音律之道,比他自己还要高明许多,对方精修此道造诣极深。

      有他在,小贼猫这等助力就算是废了。

      “本帝出手,自然轻而易举!”小冰凤淡淡的道。

      “嘿嘿,神凰大人威武。”

      魔纹虎精准的抓住机会,赶紧拍起了他的彩虹屁。

      拍马屁这种事,他黑小虎可能会迟到,但绝不会缺席。

      “哼。”

      小冰凤有些生气的道:“不过本帝才不会帮你呢,就知道瞎逞能,等你吃点教训!你这渣男才会学乖一点。”

      她板着脸,飘到远处的石头上,不想和林云说话。

      这傻瓜!

      方才明明伤的那么重,还在这逞能,真当自己不会死吗?

      本帝才不会帮你呢,绝不!!

      小冰凤眼眶微红,低着头不想说话。

      这丫头……脾气又上来了。

      林云心中叹了口气,看了眼小贼猫,对方立刻飞奔了过去。

      黑小虎见状,也跟着跑了过去。

      只是大帝真的很难受,把头埋在双腿间,谁都没有理。

      “林师兄,这小姑娘是谁?”

       陈凌在他耳边,小声弱弱的问道。 林云道:“别问了,你说啥她都听得到,惹她生气了,我也保不住你。不用她出手,那魔纹虎就能锤死你。”

      陈凌吓了一跳,顿时不敢多问。

      林云盘膝而坐,闭目疗伤。

      疗伤的同时,也在回忆与姜通交手的过程。

      两人交手都没怎么动用武技,仅仅只是试探,对方未动真格。

      但林云动用了龙凰鼎!

      龙元上的差距确实不太好弥补,若是用剑的话,结果可能会好一点。

      但风火雷冰四剑只是小成,大帝也没有将煞气给他的打算,真正斗起来还是有点悬。

      真正的杀手锏,还得是至尊龙拳和紫鸢剑匣中的那道至尊神纹。

      关键时刻,青龙神骨上的原始神纹,也得冒险施展。

      胜算还是有的,但这一切的前提,都建立在其他黑榜新星不出手的情况下。

      等到林云再次睁开双眼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他伤势全部恢复,龙元、血气、肉身重回巅峰,紫金龙纹尽数恢复。

      林云看了眼,小冰凤似乎睡着了。

      “师兄。”

      陈凌在一旁道。

      本想偷偷溜走的林云,被陈凌叫住,对方眼神坚定,极为执着。

      林云苦笑道:“行吧,你可以跟着我,但真正动手之后,一定得走。”

      “嗯。”

      陈凌点头道。

      “走吧,去寒水潭!”林云眼中闪过抹寒芒,沉吟道。

      “林云,你要走可以,把紫玉神竹箫留下!”

      刚要走,大帝在远处巨石上站了起来,面无表情的道:“你的音律之道是本帝教你的,本帝不准你用。”

      林云心头苦涩,大帝看来是真的生气了。

      煞气没有主动给他,又要把紫玉神竹箫留下,这可是他抗衡骨笛青年的杀手锏。

      他音律之道本就不如那骨笛青年,没有了骨笛青年,应对起来只怕更为艰难。

      林云取出紫玉神竹箫,他深吸一口气,才道:“你知道,你若提出要求,我肯定不会拒绝你。”

      “本帝自然知道。”

      小冰凤表情波澜不惊,伸手隔空将紫玉神竹箫握了过来,她心中难受。

      她当然知道林云是怎么想的!

      林云径直离去,他知晓大帝在意他的安全,可此行……他有不得不去的理由。

      黑榜新星,就可以横行无忌?

      杀其他宗门的弟子,林云懒得管,敢杀剑宗弟子这事林云就管定了。

      只要他一日是瑶光弟子,哪怕以后离开剑宗了,也绝不会坐视不理。

      剑宗弟子的命必须用鲜血来偿还,谁也不例外。

      “渣男,本帝不准你走!”

      小冰凤咬着唇,语带哭腔的说道,美眸中藏着一丝丝泪水化成的雾气。

      “你不懂,我有非去不可的理由。”

      林云没有转身,继续朝前走去。

      混蛋!

      小冰凤泪目,我怎么不懂,可你懂我心中所想嘛。

      哪怕全剑宗的人死光了,和我何干,本帝只在意你的生死罢了!!

      夜色之下,林云一直走,没有停头。

      可当箫声响起的刹那,还是忍不住回头了,月光透过浓雾落在小冰凤身上。

      小贼猫和魔纹虎都被她赶走了,她就一个人静静的站在石头上,对着月光吹奏长箫。

      她十万年的孤独,仿佛全都化成一头银发,银发齐腰,披散她的身后如瀑布般垂落下来。十万年的孤独,化成银发,千丝万缕,只系一人心上。

      林云收回视线,伴着萧声,越走越远。

    【第二章送到,这章写完真的是千头万绪,难以言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