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五百四十二章 谁来都没用
    第一千五百四十二章

      寒水潭在寂灭山脉极深之处,本身也是枯寂山脉的一处凶地。

      想要过去得费上一番功夫,不仅仅是路途遥远,主要是途中凶兽盘踞,一不小心就会陷入苦战当中,想要波澜不惊的走到寒水潭几乎没有任何可能。

      若是运气不好,遇上生死境的妖兽,当场就得陨落其中。

      幽深昏暗的森林间,一道道人影,从树梢上快速飞过。

      无一例外,俱是龙脉境高手,尤其是为首之人身上的气息凝练。体内流动的血气,隐隐间像是一条真龙在暴走,给人的感觉极为恐怖。

      那是龙脉三重境界巅峰大圆满的标志,血气如龙!

      “已经是第二批了吧?”

      藏在树叶后的林云走出来,眉头微皱,若有所思。

      前往寒水潭的路上,这是林云遇上的第三批龙脉境强者了,为首的都是龙脉境巅峰大圆满。

      龙脉境每隔一重境,提升都极为明显,尤其是第三重血气暴涨,会让肉身发生极为强大的蜕变。

      当初天池盛会,即便只是初入龙脉三重境的罗渊,林云全部底牌齐出方才勉强击败对手。

      自己还受了不小的伤,面对巅峰圆满的龙脉三重境。

      单独一个还好,就算不敌也足以从容离去,想要留下他没有半点可能。

      “玄武圣血是不是还有其他用处?”

      林云向紫鸢剑匣中的小冰凤问道,他隐约感觉,这些人可能全是冲寒水潭去的。

      “没记错的话,玄武圣血应该可以帮助龙脉境渡劫……毕竟龙脉境渡劫一旦失败就会死亡。尤其是第三重、第六重和第九重,基本上稍有差池就会死亡!!”

      小冰凤加重了死亡两个字的语气,从她口中说出来让人有些不寒而栗。

      “还有这作用?沐师姐怎么没和我说?”

      林云奇怪的道,龙脉境每隔三重是一个坎他知道,但玄武圣血能帮忙渡劫他还真不知道。

      “你没问吧?”

      “额。”

      “你也没和她说,你需要玄武圣血是用来修炼龟神变的吧。”

      “好像还真没说。”

      小冰凤闻言翻了个白眼道:“那你拿来的脸怪别人沐雪琴,她肯定以为你知道了,以为你就是用玄武圣血来渡第二重龙脉劫的。”

      林云讪讪笑了笑,他想到什么,眼前一亮道:“可以吗?”

      “自然可以,说起来你还蛮需要的。你这底蕴恐怖的吓人,初入龙脉就转化了十成龙元,本帝估摸着你第一重的劫数,就要比其他人第三重的劫数恐怖了。”

      小冰凤想了想回应道。

      林云脸色一沉,这点他也没想到,大帝提醒他了。

      他还打算时机一到,就直接冲击玄武二重境,现在怕是得从长计议了。

      “有没有可能,让玄武圣血既为我渡劫,又能给我修炼龟神变。”

      林云目光闪烁,眼中露出炙热之色。

      小孩子才做选择,他肯定全都要!

      “呵。”

      大帝面露冷笑,“你想的还真美,脸咋这么大呢。”

      林云苦笑,被嘲讽了。

      可还是不死心,追问道:“真没可能。”

      “也不是。”

      “说!”

      林云眼前一亮。

      “除非你是它爹。”小冰凤嘴角勾起抹弧度,无情嘲笑道。

      林云脸色沉了下来,这丫头拐着弯骂他呢,天玄龟是个幼龟,它爹自然就是老乌龟了。

      小冰凤见林云吃瘪,没心没肺的笑道:“你别想啦,别真当它是个乌龟,这是天玄龟!神兽后裔,哪怕只是龙脉境也难以对付的,本帝自己就是神兽,比你清楚的很。”

      林云点了点头,提到对付天玄龟时,大帝明显没有对付煞气时的自信。

      要知道那些近万年的煞气,连生死境未必对付的了。

      “走吧!”

      林云从树上跳了下来,刚好坐在地面上的魔纹虎身上道:“带路。”

      寒水潭路途遥远,途中有经过许多妖兽的地盘,一不注意就会被拖住脚步。

      有魔纹虎带路,可以避免浪费时间。

      突然,幽暗的天穹间,亮起一道烟火,烟火燃烧化作剑宗标志。

      林云抬头看去,脸色微变,是剑宗弟子遇到危险!

      唰!

      他当即从魔纹虎上飞起来,直接展开身法,与丛林间风驰电掣的闪烁起来。

      魔纹虎看的目瞪口呆,道:“小林大人速度这么快,为何要骑我黑小虎呢。”

      不过半盏茶的功夫,林云就来到了烟火燃烧的那片天空之下。

      他停在一颗树上,远远看去。

      前方有诸多撑天古树坍塌,一名剑宗弟子正在与一名刀客交手,旁边还有一人围观。

      准确的说不是围观,那是一名灵纹造诣颇高的圣玄师。

      他十指变幻间,一重重阵法落下,压的后者完全踹不过气来。剑宗弟子只有龙脉一重境的修为,反观对手都在龙脉三重境,就是在玩弄剑宗弟子罢了。

      甚至故意让他发出求救信号,想要引来更大的剑宗弟子。

      “又是这两人!”

      林云眼中闪过抹寒意,这二人正是之前碰到的邪修。

      刀客陈安,圣玄师墨云!

      至于那剑宗弟子,不是旁人正是神霄峰陈凌,林云初入神霄时还和对方交过手。

      “看来不会有剑宗弟子来了,杀了他没啥意思。”墨云面露笑意,在一旁笑吟吟的说道。

      “没事,我在玩会,大哥说了,遇到剑宗弟子,没必要给他们痛快!”

      陈安狰狞一笑,刀光刺眼,锵,直接将对手佩剑给击飞出去。

      “不堪一击!”

      陈安血气如渊,身后三道龙影若隐若现,看向陈凌嗤笑道。

      陈凌面如死灰,感觉今日是难逃一死了。

      还好,并没有剑宗弟子被自己引来,不然罪过就有点大了。

      “哈哈哈,小子,咱两玩个游戏,我站着不动,你若能一拳将我击退,哪怕只是半步,我就给你个痛快!”陈安狞笑到。

      “要杀就杀少废话,剑宗自会替我报仇。”

      陈凌咬着牙,沉声道。

      “骨头倒是挺硬,都说剑宗弟子骨头硬,我看看有多硬!”陈安冷笑一声,龙脉三重境的威压一层层落下, 陈凌身上的剑势顿时如冰川般不断裂开。

      “给老子跪下!”陈安狂笑一声。

      噗呲!

      陈凌当即吐出一口鲜血,脸色扭曲,怒喝道:“剑宗弟子,可杀不可辱!”

      陈安脸色一变,瞧见对方眼中的神色,也不由闪过抹动容之色。

      可片刻后,这抹动容就转化为更为狂暴的怒火。

      “说得好!”

      就在此时,一道声音突兀起来,林云从天而落,闪电般落在陈凌身旁。

      一股剑势在林云身上绽放,陈凌身上的压力,顿时骤然爆减。

      他抬头看去,刚好看见了满脸寒意的林云,当即惊讶道:“林师兄,你怎么来了!快走,这两人是黑榜上的邪修,得回宗通知执事才能擒住他们。”

      “哈哈哈,你这小子居然又碰上你了!”

      陈安瞧见林云,稍稍一愣,旋即狂笑起来,道:“你那只贼猫呢,滚出来,老子捏死它!”

      他对小贼猫记忆有心,一直存着报仇的心思,见到林云可谓是不惊反喜。

      倒是一旁墨云,知道林云厉害,神色显得极为凝重。

      呼!

      魔纹虎踹着气跑了出来,坐在它身上的小贼猫凌空一跃,跳到林云肩膀上道:“哥,怎么弄?”

      “一人一个。”

      林云道。

      这两人配合起来有点恶心,一个圣玄师一个刀客,单打独斗就好对付多了。

      “嘿嘿,好勒。”

      小贼猫眼中幽光一闪,身体就消失在林云肩膀上,直接朝陈安杀了过去。

      陈安瞳孔猛的一缩,感受到了极为危险的气息。

      在哪?

      那贼猫怎么突然就不见了!

      轰!

      就在他惊疑不定时,有庞大的阴影落下,瞬间将其笼罩了进去。

      陈安抬头看去,瞬间吓了一大跳。

      一头近三十丈的黑色龙猿,眼中闪耀着血光,浑身流淌着暴戾之极的气息,抬手一掌朝他拍了下去。

      “凭你也想捏死我?”

      小贼猫的手掌犹如山岳般落下,陈安猝不及防之下,疯狂倒退。

      嘭!

      地面出现一个巨大的手印,余波激荡,将凌空而起的陈安震飞。

      唰!

      龙猿在地面双腿一蹬,犹如矫兔般迅捷,闪电般追了过去。

      “小脑斧,照顾好我师弟!”

      林云说了一声,就直接朝墨云冲了过去。

      这一次他不会再留手了,既然碰见了,那这两人就休想活命。

      魔纹虎得令,马上跑到陈凌身前,讨好的笑道:“大人站我身后,谁敢动你,虎爷我锤死他。”

      咔咔咔!

      说着话,他摇身一变,变成人躯虎头,手握大刀,讨好的笑容看上去无比狰狞。

      陈凌腿脚打着哆嗦,被吓得不轻。

      轰!

      墨云和林云交过手,见他杀来的瞬间,就祭出了自己的星相。

      一支笔出现在画卷中,他身上气势暴涨,数不清的灵纹遍布虚空。

      抬手间,一张张圣图接连打开,很快就有三十六张圣图遍布周身。他很谨慎,没有选择攻击林云,而是将圣图布置在四周只做防御。

      没祭出星相时,他只能同时祭出十八幅圣图。

      星相祭出后,数量却是翻了一倍。

      “跟个乌龟壳一样……”

      林云停在半空,眉头微皱,那些圣图像盾牌一样飘在空中,处于半展开的状态。

      显然,对方吃过一次亏,不敢在主动攻击林云。

      害怕林云一次性将圣图全部还回来。

      “圣玄师都是这么怂的吗?”

      林云看向对方问道。

      “不敢不敢。阁下手段墨云还是很清楚的,不过你若是有胆,可尽管来闯就是。”墨云双眼微眯,面露笑意。

      半空中三十六幅圣图,环环相扣,只要对方碰到一幅就可全部引爆。

      到时候即便是龙脉三重境的强者,也得死无葬身之地!

      他奈何不了林云,可也不觉得林云能奈何得了他,一个圣玄师若是处心积虑要保命,有的是手段。

      林云自然不会轻易上当,只将剑势释放出去,气机锁定,不给对方逃走的时间。

      “呵,想和我耗下去吗?”

      墨云笑道:“你耗不赢我的,等我大哥来了,你到时候想走也走不了。”

      林云面色变幻,是那个人吗?

      没记错的话,对方还有两人,一个擅长吹骨笛,一个有着龙脉三重境巅峰大圆满的修为。

      僵持半响,远处突然传来巨响。

      嘭嘭嘭!

      就见前方尘土飞扬,地面轰隆隆作响,龙猿握着一道人影,将他抡起来不断朝地面砸去。

      化身太古龙猿的小贼猫,以极为暴力的手段,狠狠羞辱着陈安。

      林云嘴角抽搐了下,这二货还真是狠啊。

      虽然知道它晋升龙脉后,修为要比自己高出许多,可还是没想到会如此变态。

      墨云失去从容脸色大变,道:“让你魔宠放开他!”

      “你还是担心一下自己吧。”

      林云左手一招,握住了剑匣中飞出来的葬花剑。

      嗡!

      就在此时,林云的剑意感受到一丝危险的气息,有古怪的笛声响起,还有可怕的龙吟伴随。

      “来了!”

      莫云大喜。

      来了吗?

      同样的场景林云经历过一次,他着急降服煞气,不想惹麻烦直接就撤了。

      可今天谁来都没用。

      辱我剑宗弟子者,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