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叫哥
    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黑衣人眼中渐渐燃起了一丝怒火,手中圣刀,寒芒吞吐,杀气爆涌。

      好大的杀气!

      林云眼中闪过抹异色,这家伙看着像宗门弟子,年纪也不是很大,咋戾气这么大?

      一言不合,就要杀人了?

      邪修?

      林云想到什么,若有所思。

      “剑宗弟子?”

      黑衣人没说话,他同伴面露笑意,看向林云笑道,很是和善。

      “是。”

      林云点了点头,没有隐瞒。

      “原来是剑宗弟子,难怪年纪轻轻就掌握了神霄剑意,在下墨云,这我朋友陈安,兄弟怎么称呼?”墨云笑吟吟的问道。

      “额,萧云。”

      林云本来打算报本名的,话到嘴边留了个心眼,报了个化名。

      “呵呵,原来是萧兄弟,明人也不说暗话。你应该是想要虎王骨,我两也不是非要不可,你有什么东西能换。”

      墨云笑道。

      林云讪讪笑了笑,道:“我真不是来抢骨头的,你想要什么,直接说吧!”

      “我觉得你这人头不错!”

      墨云依旧在笑,只是笑的让人毛骨悚然,他一伸手天穹间有圣纹如雨点般落下。

      眨眼就化作三重灵阵,笼罩住这片空间。

      林云很快发现,自己剑意与天地的沟通断了,不仅如此,龙元也变得凝重起来,难以运转。

      “圣玄师?你是玄谷的人?”

      林云其实早就知道,这人与他说话是在拖延时间,只是这手段确实了得。

      几句话的功夫,就无声无息衍化了两千多道圣纹,除了玄谷弟子有这般手段。

      “到地狱去问吧!剑宗弟子,有够愚蠢的!”

      一旁陈安眼中闪过抹嘲讽,一个刚入龙脉的剑修,也敢抢他的虎王骨,真以为剑宗弟子无人敢动吗?

      谁给你的勇气!

      神霄刀意在陈安身上绽放,一股磅礴刀势瞬间铺面而来,将林云的剑势完全压制。

      唰!

      凌冽的刀光,马上就填满了林云的视线。

      林云没动,甚至连拔剑的想法都没有,任由对方的这一刀就这么劈了过来。

      “送死?”

      陈安惊疑不定,墨云目光闪烁,也不知道林云在搞什么鬼。

      就在两人都惊疑不定时,林云动了……不对,是他肩膀上的黑猫动了。

      呼哧!

      黑猫化作一道残影,手中多出一柄匕首,一闪,就朝着陈安的面门扑去。

      “滚开!”

      陈安吃了一惊,后退一步后,勃然大怒。

      圣刀收了回来,以更为恐怖的力道,朝着小贼猫砍了下去。

      小贼猫将匕首压了上去,看上去渺小的它,仿佛下一秒就会被刀光轰成碎片。

      可匕首和刀刃接触,铿锵之音响起,小贼猫用力一推。

      陈安直接就被震了出去,他握刀的右手微微发麻,他居然在力道的比拼上输给了这小小的贼猫。

      “这怎么可能?”

      一旁墨云脸色微变,有些没看明白。

      “我说了,我这猫脾气不好!”

      林云眼中寒芒一闪,嘴角勾起抹笑意,脚掌在地上猛的一蹬。

      砰!

      三重灵阵被瞬间踏碎,他凌空而起,身体左右变幻,朝着莫云杀去。

      好快!

      墨云心猛的一沉,既然看不清,索性就不看了。

      他长袖挥舞,一幅幅画卷在他身后展开,诸多圣纹绘制的异象在刹那间展开。

      有火海,有太阳,有雷光,有凶兽……不一而足,一共十八种圣图,每一种都能媲美鬼灵级下品武学,同时爆发出来这等声势极为骇人。

      “还说不是玄谷出来的圣玄师!”      林云身体一顿,而后如惊鸿般倒退了回来,倒退之中右手如蛇一般摆动。

      摆动之间,有剑光如笔划,于半空中纵横交错。

      “哼,那也不是你该问的!”

      墨云怒喝一声,十八幅圣图在顷刻间就将林云湮没,场面显得极为凶险。

      别说是初入龙脉的人,哪怕是沐雪琴面对这等阵仗,也得立刻遭受重创。

      “玄!”

      林云微微一笑,他的手收了回来,等到推出去时一个玄字与掌芒重叠。

      砰!

      玄光爆裂,犹如一扇玄妙之门,将十八服圣图同时弹了回去。

      “我尼玛……”

      墨云瞧见此幕,脸色瞬间就白了,直接破口大骂起来。

      还能这么玩的?

      作弊吗?

      这TM什么鬼,我怎么挡!

      根本就容不得他多想,方才差点要将林云吞灭的恐怖的异象,以其人之道全部还给了墨云。

      砰砰砰!

      连绵不停的爆炸声中,恐怖的异象层层叠加,五光十色,异象重叠,完全看不清里面发生了什么。

      “墨云!”

      陈安瞧得此幕,大惊失色。

      可刚要有所动作,黑色的残影又一次杀了过来,这一次贼猫丢了匕首。

      直接以双爪,朝着他杀了过来。

      咔擦!

      他身前护体龙元被撕裂,好几道爪痕出现,鲜血不停的流出。

      陈安痛的嘴角抽搐了好几下,脚步连连后退,眼中再无任何轻视之色。

      “猫爷,真有你的!”

      刚才还哀嚎不止的魔纹虎,活蹦乱跳的爬起来,一双虎眼都快看直了。

      嗡嗡嗡!

      就在此时,远处有奇怪的笛音响起,两股极为强大的气息呼啸而至。

      “还不赶紧跑!”

      林云回头瞪了眼魔纹虎。

      魔纹虎醒悟过来,立刻化成虎形,四脚着地在林间飞奔。它身躯矫健,四肢有力,跑起来极为迅速,不比林云的身法慢上多少。

      呜!

      只是才刚起步,就闷哼了一声,感觉一座山压在了自己身上。

      却是林云直接跳在了它背上,还来不及说话,小贼猫又飞过来骑在了它的脖子。

      好重!

      小脑斧敢怒不敢言,闷着头在林间飞奔,眨眼就跑的不见人影。

      “不要去追了!”

      墨云咳嗽了好几声,制止了想要追击的陈安。

      唰!

      两道人影落下,一人手持造型奇怪的骨笛,一人身穿紫衣冷面无情,气血如龙。

      “那人是谁?”

      紫衣人沉吟道。

      “不知道,自称萧云,是剑宗弟子。”墨云狼狈的道。

      “看着有点眼熟。”

      手持骨笛的人双眼微眯,隐约觉得这人的背影,有那么一点点眼熟。

      “剑宗弟子!”

      紫衣人瞳孔猛的一缩,眼中杀气变得极为阴冷起来,笑道:“呵,跑的还真快。先别管他,尽管赶到寒水潭,我要渡劫必修要一滴玄武圣血,才能十拿九稳。”

      “我那虎王骨……”陈安不甘的道。

      “回头收拾他就是了,敢抢我们的东西,管他是不是剑宗弟子!”紫衣人淡淡的道。

      很快,四个神秘的身影,就消失在了原地。

      ……

      魔纹虎跑到自己最隐秘的老巢后,累的半死,气喘吁吁道:“小林大人,猫爷,应该安全了吧!”

      林云笑道:“看不出来,你这速度还真挺快的,不比我身法慢多少。”

      他倒是没说假话,魔纹虎奔行之间,四周画面如浮光掠影,快得都快没影了。

      它若能在三十六天穿行,还真可以考虑收成坐骑,比自己催动身法轻松太多。

      “小林大人,您说笑了,我哪能跟您和黑爷比。”魔纹虎踹着气,累到不行,却不敢叫林云和小贼猫下来。

      林云笑了笑,起身跳了下来。

      等到小贼猫也下来后,魔纹虎立刻讨好的跑过来,笑道:“小林大人,您怎么有空来找我了。”

      “枯寂山脉是你的地盘,我来问问,你知道哪里有百年煞气。”林云单刀直入,没有废话。

      “百年?”

      魔纹虎立刻就不开心了,道:“小林大人,您这不是瞧不起我黑小虎嘛?就您这身份,百年煞气怎么配得上您,起码得千年起步吧,这事包在我黑小虎身上,保证给您打听的妥妥当当。”

      黑小虎?

      这就学会给自己取名了,林云被这魔纹虎逗乐了,不过还是很怀疑:“千年煞气有这么好找?”

      “小林大人说笑了,别人不好找,可这地方是我的地盘,我去问问我那些狐朋狗友,肯定能打听的到。”魔纹虎不停打着包票,难得能帮上林云,这大腿必须得抓紧点才行。

      噗!

      林云忍不住笑了起来,狐朋狗友,可以这么用的吗?

      不过好像也没啥问题,小脑斧的朋友,还真是狐朋狗友,这用的没毛病。

      林云想了想,风雷意志还好,他是苍龙圣体风雷意志就是他的本能。

      苍龙掌控风雷,不需要刻意修炼林云就能掌握这两种意志,倒是冰火确实需要千年煞气。

      当然,若能寻到风雷千年煞气,也是极好的事情。

      “行,那就这么定了。”

      林云道。

      “好,我这就给您去办!”魔纹虎动作迅速,干劲十足。

      “回来。”

      林云叫住它道:“那几个人怎么回事?”

      “不清楚,应该是邪修吧,都是狠角色。最近好多王者妖兽,都被这几人收拾了,虎爷我藏得够好了,结果还是被逮住了。”魔纹虎有些后怕的道:“要不是碰到小林大人,只怕也是难逃一死。”

      “邪修?”

      “是啊,好些超级宗派的弟子,都没被这几人放在眼里。”

      “有我剑宗弟子吗?”

      “有。”

      魔纹虎如实答道。

      林云脸色微变,眼中瞬间闪过抹寒芒,他大概猜到这几人的身份了。

      这胆子还真大,此地离剑宗也不算太远,大半天时间就能杀到了,还敢直接斩杀剑宗的弟子。

      除了沐师姐口中的那几个宗门叛逆,不会再有其他人了。

      刚才或许不应该走,林云心中沉吟道,这么走了……剑宗弟子之后碰上还得倒霉。

      “别想了,你若不走,未必走的了。”

      小冰凤从剑匣中钻出来,随意说道。

      “那可未必,等炼化完煞气,我肯定得再会会他们。”

      林云并不服气,他目光一扫,看见小贼猫的身影,神色柔和些许笑道:“你这小家伙,同样是龙脉境,那黑小虎血脉还不如你呢,你咋就一个字都不会说。”

      “哼,你咋知道它不会说。”

      小冰凤翻了个白眼道。

      “会说了?”

      林云眼前一亮,没听过啊,当即欣喜的道:“我早就该想到了。”

      “你想到啥?小黑只是不想搭理你罢了。”小冰凤嘟着嘴道。

      “这家伙还真偷偷学会说话了,说两句听听。”林云冲小贼猫道。

      小贼猫生疏的道:“主……主……人……”

      大帝在它脑袋上拍了下,狠狠道:“主个屁,叫渣男。”

      “滚!”

      林云在她小脑袋上敲了下,笑道:“叫哥,叫哥就行了。”

      小贼猫鼓起勇气道:“渣哥。”

      噗!

      本来吃痛的小冰凤,捂着肚子大笑起来。

    【想了一下,还是让小贼猫开口说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