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五百三十七章 瑶光授道
      “师尊,怎么了?”

      见瑶光停笔,林云连忙走过来了。

      “这一剑,你还是先别看了。”瑶光将笔停下来,叹了口气,看向林云说道。

      “为何?”

      林云不解。

      他一直相信,逍遥九剑肯定有最后一剑,每一剑都道尽万种逍遥,乘天地之气,逍遥于人世之间,纵横天下,所向披靡。

      所向媲美或许有些夸张,可南帝当年凭此剑法,肯定是同辈无敌!

      现在师尊看了一眼,将其中剑法全部都画了出来,证明确实有第九剑存在。

      瑶光没说话,目露沉思之色,半响才道:“这最后一剑,将前面八剑全都推翻了,你现在看了可能会走火入魔。他没将这最后一剑留在画中,确实有他的用意。”

      “师尊,这最后一剑,到底是什么??”

      林云没有赵岩那般剑痴,可对剑道的执念,却不比任何人差。

      逍遥九剑,这最后一剑,他真的很好奇!

      “人间无所未有,自难再逍遥,此剑之后,世间再无逍遥剑!”

      瑶光看见林云的执着,笑了笑,给他解释起来,而后又轻叹道:“南帝当年不愧无敌之名,这剑法可能是他随手所创,但创造最后一剑时,心境有了很大的变化,导致第九剑和前面八剑的意境完全不相融。”

      林云目光闪烁,眼中疑惑之色更浓。

      人间无所有,自难再逍遥,这一剑到底是怎样?为何施展之后,世间就再无逍遥剑了。

      南帝心思真的猜不透。

      “先别管这些,先将这四剑掌握……这四剑有接近九百种变化,只有将所有变化全部掌握,才能勉强入门。”瑶光看向林云,打断了他的思考。

      “嗯。”

      林云点了点头,而后转身离去。

      瑶光笑道:“你这孩子,师尊有叫你走吗?”

      林云挠了挠头,道:“师尊不是让我去练剑嘛,方才击败种变化,我全都记下了。”

      瑶光面露笑意,道:“其实这逍遥九剑说是九种不同的剑法,为师更愿意将他分为三重,天地玄荒这四剑可以算作第一重,风火雷冰可以算作第二重,第九剑则可以算作第三重。”

      “第二重和第一重不一样,不像第一重四大剑招,相互之间皆有牵连,比如天地二字可以重叠,玄与荒也可相互转化,甚至四个古字都可以连成一线,从而生生不息,源源不绝。”

      林云眼前一亮,这等说法他还是首次听说。

      他自己在与人交手时,确实有所感触,尤其是天地二字,完全可以重叠。重叠之后,天地倒转,整个虚空都会出现扭曲,让敌人陷落其中难以自拔。

      “第二重的难点在于,就是招法不连贯,四种意境没法连贯,甚至还相互克制,每一招都是独立存在,破绽会比第一重多。可优点也很明显,就是威力大!”

      连师尊瑶光都说威力大,林云不由心潮澎湃起来。

      “这四剑每一剑都可以说是王者之剑,南帝确实称得上万古奇才,什么是逍遥,天地玄荒,风火雷冰,世间逍遥皆在这八剑之中……”

      瑶光讲了很多,而后顿了顿道:“所以这四剑,你若是像以往一样修炼,怕是要费时许久,也许半年光景都才勉强小成。这与剑道天赋无关,即便悟性媲美南帝,也不会快上多久,想要达到极致没有太多捷径。”

      半年才能小成,这太夸张了吧?

      林云练剑即便过目不忘,一遍就能大成,强如天水剑法也是如此。

      “所以这四剑,为师以圣物助你修炼,一次机会,能否小成看你造化。”瑶光神色凝重些许,看向林云道:“为师说过这四剑没有捷径,所以只能借助,延长时间流逝,好好领悟。”

      瑶光说完,重新握起了笔,同时瑶光额头也有好几缕灰色的发丝缓缓落下。

      林云这才注意到,这笔原来是一件圣器,同样是圣器以圣道规则催动,其威力是林云这个境界无法想象的。

      唰唰唰!

      瑶光握着笔重新书写起来,一道道人影在他笔下飞出画卷,一个个文字化作声音,回荡在这天地之间。

      林云身处其中,只觉得天地颠倒,空间扭曲。

      世间万物,都变得虚幻了起来,时间如长河一般流逝的慢了起来。

      来不及细想,林云感受到莫大杀机,那一道道朦胧的人影都朝他飞了过来。

      林云被迫拔出葬花,以剑迎敌。

      锵锵锵!

      刹那间,他在诸多人影中转动起来,林云催动身法,行走其中,剑出如龙。

      看似没有轨迹可寻,可若细细去看,他每走一步,甚至每出一剑,都被人影给固定死了。

      各路人影以剑成阵,封锁了他的路,封锁了他的剑。

      只有按照固定的路线,固定的剑招,才能挡住人影手中的剑光。可这剑阵变化多端,快如星光,稍有不慎就会看错。

      初始林云还能跟得上,后面渐渐跟不上了,身上紫金龙纹被剑光不停斩断。

      衣衫上也沾染了血迹,他的神情一点点紧张起来,到最后所有心神都被迫沉浸其中。

      他呼吸急促,心口狂跳,气血沸腾,情绪前所未有的紧张。

      好难!

      林云额头汗水滴落,面色苍白,手中剑光不停。

      这些剑招全是逍遥九剑的变数?

      未免太多了一点吧,真的只有九百种变化?我明明早就记住了,为何还是会出错,这不应该啊。

      可现实容不得林云多想,他身处这般变化中,一刻都得不到消停。

      时间流逝,不知道过去了多久。

      一天!

      两天!

      三天!

      一个月,两个月,三个月……林云不吃不喝,尽在阵中,而瑶光笔墨同样没有停过。

      这般恐怖的训练下,林云剑法变动的多了起来,他已经能找到阵中的变数。

      不在如最初那般,只能遵循某种固定的套路,那些挥剑的人影在他眼中也变慢了。

      而这一切,林云都恍然不知,他并未注意到。

      阵法已经不是随着瑶光的笔墨变化,而是随着他的剑招变幻,到最后不是他在抵抗剑阵,而是瑶光在抵抗他所施展的剑招。

      期间玄妙,无法用言语道尽。

      日复一日的重复中,林云变得枯瘦许多,唯独眼睛愈发明亮。

      就在此时,瑶光握笔的手,变得慢了起来,他眼中露出抹欣慰的笑意,而后重新加快速度。

      轰!

      刹那,瑶光剑圣身上的气势,轰然巨变,其沉吟自语。

      一股无法形容的剑势,在他身上爆发,他提笔写着字,一边一边道:“我有一剑,如风,如狂卷九天寂灭苍生之风。”

      林云脸色突变,看见层出不穷的光芒,在瑶光笔下化为一股狂暴到无法想象的风快速袭来。

      “风!”

      林云来不及思考,犹如本能一般,狂喝一声挥剑而出。

      砰!

      两个古老的风字,在虚空中碰在一起,狂风呼啸,惊天捏地。扭曲的空间外,九天碎裂,苍生寂灭,种种异象随之而变。

      “我有一剑,如火,如燃尽八方焚山煮海之火!”

      火!

      林云腾空而起,回身一件,一个火字从剑中飞舞而出。

      砰!

      两个火字碰在一起,四周扭曲的光幕上,顿时被火焰填满,霸道无匹的火焰席卷天下。

      “我有一剑,如雷,如屠神之刃戮仙之戟。”

      雷!

      林云脚尖在虚空轻点,头顶雷光化作天威,随着一剑落下。

      “我有一剑,如冰,如寒冬冷落封禁万物之冰。”

      唰唰唰!

      林云一袭青衫,人在虚空倒转,眸间寒芒涌动,回首一剑,无尽寒冰剑势衍化成一个冰字。

      等到两个冰字撞击在一起,林云从天而落,看着手中之剑不可思议。

      风火雷冰,这就学会了?

      他抬头看去,愕然间发现师尊头上落下几缕发丝,还在飘落并未真正落下。

      当即脸色巨变,道:“师尊,刚刚过去了多久。”

      “弹指一瞬。”

      瑶光放下笔,几缕发丝也随之落下。

      林云张大了嘴,不可置信,他明明感觉至少过去了三个月的时间。

      可师尊却说弹指一瞬,这就是师尊说的捷径?

      但这捷径,代价怕是不小!

      “你有没有想过,为师为何不将自己的传承交给你,为师好像什么都没有教给你。”瑶光看向林云,出言问道。

      “师尊,千万别这么说!”

      林云连忙摇头。

      瑶光确实没传授任何武技给他,可给予他的指点,却是任何人都无法代替的。

      尤其是初次见面之时,关于剑道上的至理,让林云收益至今。

      更遑论师尊还好几次亲自出手教他剑法,虽说那剑法不是师尊自己的传承,可每次见面林云都能感受到自己受益匪浅。

      光是这套逍遥九剑,说是南帝的传承,可却是师尊手把手交给他的。

      瑶光笑了笑,道:“不,为师确实什么都没有教给你。我只是放大了你身上的优点,坚定你的道心,教你化繁为简,龙脉之前不要分心。”

      林云若有所思,沉吟不语。

      “小林云,你要记住,你还是一块璞玉,还要不断的自我雕琢,不要留下太多其他人的烙印。你要变强,不要变得和师尊一样强,你要变得比任何人都强,比师尊强,比天玄子强,有朝一日还要比九帝更强!”

      瑶光笑容收敛些许,凝重的道。

      这……林云一时感到压力巨大,不知道师尊为何说起这个。

      “我在你身上也学到了不少东西,要是早点碰到你就好了,也不至于弄到今日这般境地。”瑶光叹了口气,罕见的露出一丝沉重。

      寿元将尽,死劫难过。

      剑客不怕死?

      可若能生,谁愿意去死,何况,他还有那么多活下去的理由。

      “师尊,别说了。”

      林云收剑归鞘,赶紧上前道。

      “呵呵,小家伙别担心我。你该担心的是你自己,在许多人眼里,为师只是一个将要油尽灯枯的人,这天下没有几人,能相信我能走到那一步。”

      瑶光目光灼灼,看向林云道:“可你不一样,你在其他人眼里就是一团火!这团火还烧的如此之旺,比太阳还刺眼,荒古域的天空都被遮不住这团火了。你让他们感到刺眼,如鲠在喉,如眼中之刺……你比为师要凶险的多。”

      “荒古战场开启,为师很担心你啊!”

      瑶光叹了口气。

      三次了!

      林云心中一沉,这次见到师尊,师尊一共叹了三次气,这一声最重。

      “师尊您尽管安心渡劫,荒古战场,弟子绝不会让师尊失望!绝不让剑宗受辱!二十年前的惨剧,我一定不会让他重现的。”

      扑通!

      林云单膝跪地,持剑行礼,眼中有泪水如雾,可眼眸深处燃烧着熊熊火焰。

      “弟子蒙受师恩,必,壮我剑宗!!”

    【很普通的章节,没有打斗,没有冲突,可不知道为啥写的好累、从下午一点写到了八点,我看到你们的评论,这里不多做表述,V章每个字都要收钱,明天我在公众号统一回复。我只有一个公众号,就是单独的三个字月如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