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五百三十五章 绝不!
    第一千五百三十五章

      天池山庄脚下,沐雪琴众人等待多时,见林云出现立刻启程回宗。

      楼船上,林云见到依旧难掩兴奋之色的众人,脸上露出抹笑意。

      他并未心中的凝重之色表现出来,与天池圣君的交谈,实际上了给林云莫大压力。

      仿佛有无形之剑,悬在剑宗的头顶,随时都会落下。

      眼前这一切欢声笑语,都会在瞬间灰灰湮灭,他所熟悉的人,无论是同辈还是长辈都难逃一死。

      天池圣君没有明说,可已经暗示的很明显了,剑宗覆灭乃是大势。

      师尊,很难渡过这一劫。

      与玄天宗的对抗,不仅仅是两个宗门间的交手,背后涉及到角力大到无法想象。

      若是向上追溯,甚至牵扯到了九帝这个级别,想想就让人头皮发麻。

      “师弟,有心事?”

      沐雪琴看向林云笑道。

      林云抬头看了眼,这位掌教的女儿,心思倒是缜密。

      “你随我来。”沐雪琴将林云单独叫道楼船的顶层,道:“天池圣君到底与你说了什么?”

      林云摇了摇头,笑道:“没法说,答应他了。”

      沐雪琴点了点头,不再追问。

      林云想起一事道:“沐师姐,如今玄天宗最强的弟子,实力达到了什么境界?”

      天池盛会终究只是神丹境的交手,各宗顶尖战力都没有出现,剑宗天榜两大高手古若尘和叶青玄没出现,其他几宗的龙脉领军人物同样没有现身。

      荒古战场中,各宗顶尖弟子的实力,直接决定着战场的结果。

      强则生,弱则死。

      荒古战场中没有任何道理可讲,这些最顶尖的妖孽,肯定都在最危险的地方历险。

      每个人都肩负着,各自宗门的重担,不敢有一刻懈怠。

      如天池盛会这等事宜,会有其他人主动替他们分担,沐雪琴就是主动请缨,本来她也可以留在域外葬神林继续历练的。

      那里虽说凶险万分,可一旦活着走出来,实力必然会有很大的精进。

      若能得到些许机遇,实力的提升,将会达到极为恐怖的地步。

      沐雪琴愿意回来领队,是她自知天赋不如叶青玄二人,还有便是身位掌教之女的担当了。

      她的实力可能不是最顶尖的,但对各宗最顶尖的翘楚肯定了如指掌。

      玄天宗作为剑宗头号大敌,沐雪琴不可能不清楚。

      “师弟,怎么突然关心起这个了。”

      “我听说荒古战场即将开启,届时八大超级宗派将会倾尽宗门精英杀入战场,没有规则,弱肉强食。一旦在其中胜出,将会给宗门带来巨大好处,可一旦失败,将会损失惨重,此消彼长,宗门实力将会受到极大削弱。”

      “你从哪里听来的。”沐雪琴脸色微变。

      “峰主与我说的。”

      沐雪琴见状,神色黯然道:“剑惊天当年的事,你也知晓了?”

      林云点了点头。

      “原来你已经知道了,荒古战场……”

      沐雪琴轻声自语,提到这四个字时,她的眼中掠过一抹复杂之色。

      每次荒古战场开启,剑宗与玄天宗就会爆发不少的冲突,且彼此之间新仇加旧恨,双手下手都不会有任何回旋的地步。

      一旦逮住机会,肯定就是死手!

      自从天玄子横空出世后,玄天宗在荒古域快速崛起,宗门弟子的总体实力已经超过剑宗了。  每次荒古战场,剑宗精英弟子都会死伤惨重,对剑宗来说荒古战场四个字就像是梦魇一般可怕。

      即便是自己的父亲,沐玄空一旦提到荒古战场,脸上就会出现晦色。

      尤其是上一次的荒古战场,剑宗最妖孽的几位弟子全部陨落,堪称奇才的剑惊天则被画地为牢,困守在浮云剑宗内无法走出来,相当于是被废掉了。

      “上一次荒古战场,除了剑惊天外,剑宗其他妖孽全都陨落了?”

      林云听到沐雪琴的叙述后,惊讶不已的道:“牧川师兄并未与我说过这些。”

      “当年剑惊天堪称绝世奇才,可剑宗其余几峰的翘首,也都不是等闲之辈。上一届荒古战场中,剑惊天师兄被困,不仅仅是他师妹被杀,其余几峰的翘首也都被围攻而死。”

      沐雪琴沉吟道:“若是堂堂正正被打败也就罢了,可玄天宗用的手段太过卑劣,剑惊天前辈是真的没忍住。”

      “玄天宗……欺人太甚了。”

      林云缓缓的道,眼眸深处,隐隐有冷冽的寒意涌动。

      沐雪琴沉默,荒古域内宗门间的竞争本就残酷,虽说剑宗曾经是圣地。可到了如今,不得不承认,玄天宗在宗门整体实力上,已经要强于剑宗许多。

      若非瑶光还在,剑宗的处境将会更为难受。

      当年剑惊天之事,一直都是沐玄空心中难以过去的执念,他若是不顾一切是可以将剑惊天保下来的。

      但那样的结局,可能就是剑宗和玄天宗彻底撕破脸,提前进入你死我活的状态。

      沐玄空为了顾全大局,被迫忍了下来,十九年前剑宗黄金一代尽数死亡,剑惊天被困浮云,这所有的痛苦沐玄空全都一个人承受了下来。

      沐雪琴身位掌教之女,对其中内幕,掌握的远比旁人要清楚。

      当年黄金一代近乎全灭,加上剑惊天屠杀玄天宗千人,剑宗与玄天宗已经彻底开站。

      可最终,还是被沐玄空压了下去。

      而后瑶光出面,保下剑惊天的性命,却也将他逐出宗门,剑宗可以说是相当狼狈。

      这一口气,剑宗上下憋了近二十年,如今荒古战场将要再次开启,等待剑宗的命运会是什么。

      林云脸色阴霾,真相比自己想象中的还要残酷。

      这口气,一定要还回去!

      林云心中暗道一声,道:“话题扯得有些远了,玄天宗如今最强者,实力究竟有多强?”

      “很难判断。”

      沐雪琴摇了摇头到:“各宗最强的黄金妖孽,如今都不在宗门内,我只能说……一年前玄天宗内榜前三就已经有了龙脉四重境的实力!!剩下八人,全都有龙脉三重的实力。”

      林云眼皮一跳,惊呼道:“这是一年前的实力?”

      内榜前三都是龙脉四重境,剩下七人全是黄金妖孽,这强的有点过分了吧。

      沐雪琴笑道:“其实你应该有所预料,光是罗渊就能将我压制,我在剑宗天榜第三,但他在玄天宗连内榜前十都进不了。”

      太夸张了。

      林云脸色凝重,依旧不敢置信。

      “很夸张吗?其实一点都不夸张,二十年前剑宗黄金一代几乎全部陨落,剑宗内部弟子出现了很大的断代。可玄天宗靠着荒古战场中收获的宝物,弟子不仅没有断代,反而得到了极大的补充。”

      沐雪琴道:“此消彼长之下,到如今差距确实已经很可怕了。”

      在你变弱的同时,对手还变强了,这差距自然就无限大。

      也就是剑宗底蕴深厚,能够扛住这般打击。

      换做荒古域其他任何势力,百年之内都将元气大伤,甚至从此一蹶不振都有可能。

      “玄天宗最强的黄金妖孽名为姜玉,这人的身份十分神秘,谁也不知道他的身世,只知道他和天玄子一样也有龙族血脉。同为前三,他的实力比另外两人要强上很大一截。”

      沐雪琴继续道:“其余二人古若尘师兄皆有一战之力,可唯独碰上这姜玉,古师兄直言最多两成胜算。”

      林云摸了摸下巴,笑道:“看来我不该问这个问题,这打击有点大了。”

      沐雪琴笑道:“师弟也不必太过悲观,我可以偷偷告诉你一个消息。”

      “哦?”

      林云问道。

      “古若尘和叶青玄两位师兄,在葬神林内渡劫成功,如今都已是龙脉四重境!古师兄还得到一场不小的造化,二十年前的奇耻大辱,大家可都憋着一口气呢!”沐雪琴道。

      林云眼前一亮,道:“这位古师兄是怎样一位人?”

      他对这剑宗天榜第一,也是好奇的紧。

      沐雪琴谈到古若尘,目光泛起一道光彩,道:“古师兄与你一样也是剑道奇才,不过他比较呆,话很少很少。他已经知道你的存在,这次我回来领队也是他的主意。”

      “他和我观点一样,剑宗能否复兴,关键还是你们这一代。古师兄得到不小的造化,还不愿离开葬神林,也是想在这一次的荒古战场中,将所有压力拦在自己身上,给你们创造成长的机会。”

      林云闻言,心中顿时生出些许钦佩之意。

      剑宗与他待过的其他宗门,真的不太一样,宗门上下全都有着一口气。

      弟子间的团结,让人无法想象。

      “古师兄向来话少,对你却是很感兴趣,多问了好几句,尤其好奇,你为什么被叫做葬花公子。”沐雪琴眨了眨眼,轻声笑道。

      林云挠了挠头,这个解释起来,还真有点长了。

      “许多事,古师兄虽然没说,可我能感受到他作为天榜第一的担当,这么多年来我都很敬佩他。”沐雪琴认真的道。

      林云面露笑意,这两位莫非有故事不成?

      沐雪琴沉吟道:“剑宗不愿与玄天宗撕破脸,玄天宗也不敢随意和剑宗撕破脸,光是六位圣君就足够威慑玄天宗了。一旦鱼死网破,即便瑶光剑圣不出手,玄天宗也得损失惨重,这等代价天玄子绝对承受不了。”

      “所以玄天宗这么多年来,一直都是通过荒古战场来消解剑宗实力,其他事你不用太过担心。等你们这一代成长起来后,剑宗绝对未来可期!”

      林云闻听此言,眉头舒展开来。

      对啊,剑宗顾忌玄天宗,玄天宗何曾不忌惮剑宗?

      圣者这个级别的交手,林云还无法插手,否则说根本就没资格插手。

      可荒古战场却是可以努力一番!

      在荒古战场中重创玄天宗,此消彼长之下,同样可以壮大剑宗。

      甚至能将局面逆转过来!

      这么多年玄天宗如何对待的剑宗,一并还回去就是了。

      如今剑宗遭受的压力,其实根本就不是圣者这个级别,最顶尖的战力剑宗根本不差。

      问题的关键,还是荒古战场!!

      想到此处,林云眼中露出些许炙热之色,近二十年来,不仅仅是剑宗上下憋着一口气。

      剑惊天这老头,心中也憋着一股火吧,偏偏还被困在浮云剑宗无处发泄。

      这一次,他绝不会让剑宗重蹈覆辙!

    【这两章既是过度也是铺垫,荒古域的剧情开始收网的,马上将进入最大的高潮,我之前说过的百万字布局中,最重要的一环要开始了,希望能写出心中所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