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五百三十三章 盛会落幕
    第一千五百三十三章

      罗渊被断一臂,白匡、刘煜跪地不起。

      这天池盛会的秘宝之争,算是暂告一个段落,结果出乎众人的意料。

      初入龙脉境的林云,转化十成龙元,强势击败老牌高手罗渊,顺理成章的成为黄金妖孽之下第一人。

      看林云表现出来的战力,甚至可与黄金妖孽争锋。

      除了各宗排名前二的那些风云人物以外,荒古域年轻一辈中,很难有人压住林云了。

      荒古战场即将开启,这林云怕是要成为剑宗一名悍将了!

      这成长的速度,出乎所有人的意料,林云在这天池盛会算是彻底成名了。

      先将圣地来的黄玄易强势击败,回眸一瞥,爆掉对方的双眼。

      现在又断了罗渊一臂,战力之凶残,强的令人发指。

      一道道目光看向林云,震惊之中还有着诸多复杂的思绪,他们心中盘算着,一定得将林云的表现禀告宗门。

      这个通天战场上九路榜首,绝对不能忽视,否则会在荒古战场中吃大亏。

      嗖!

      天池圣君落在罗渊身旁,为他止血疗伤,看了眼中的断臂的碎屑,眉头微皱。

      林云最后那一拳,太过暴力,罗渊这条手臂居然给轰没了。

      不然可以找回来接上,至于现在,罗渊注定是要成为一个废人。

      “此间之事,到此为止,诸位有什么恩怨,离开山庄后再算。”天池圣君看了眼四方各宗弟子,脸色不太好看,直接赶人。

      这次天池盛会的乱象,远超以往。

      他隐约感觉可能会荒古大乱的前兆,玄天宗和剑宗的关系,不仅仅是势同水火那般简单了。

      以往剑宗都被玄天宗死死压制,可林云的出现,让剑宗见到了某种希望。

      剑宗被欺负了那么久,肯定压着一股子火气,而玄天宗肯定不甘心这次的失败。

      可以预见,日后两宗的对立,必将更为尖锐!

      “谨遵圣君之命!”

      其余各宗也松了口气,这若是继续斗下去,他们手中的神龙秘宝全都得被林云抢走。

      以林云表现出来的战斗力,谁敢与他一战?

      其实这些人想的有点多了,林云战胜罗渊颇为勉强,可以说底牌尽出,没有任何保留。

      且受伤颇重,一时半会很难再有战力。

      光是被罗渊劈断的金乌圣翼,两三天内都难以恢复,还好,肉身没有挨上黄金圣火鞭。

      那号称以打龙鞭为原型的圣器,给林云带来了诸多麻烦,若非青龙神骨不惧黄金神龙,这一战几乎不可能获胜。

      玄天宗一行,率先离去。

      他们很狼狈,目光都很不善,可不敢激怒林云,并没有太多动作。

      其他各宗先后告退,看向剑宗的神色都较为复杂,他们在林云身上感受到了某股压力。

      唯有玄谷和圣音阁的弟子,离去之前,与剑宗打着招呼。

      尤其是洛书遗,她看向林云道:“一年不见,林公子的风采还是半点不减。”

      “洛姑娘客气了。”

      林云笑了笑道。

      洛书遗笑道:“我可没有客气,还有……某位故人,托我向你问你,可还记得通天之路紫玉神竹箫。”

      月薇薇!

      林云瞳孔猛的一缩,道:“你见过她?还是她来过荒古域?她在哪里?”

      洛书遗稍稍一愣,略显诧异的笑道:“倒是很少见到林公子如此失态,她现在处境可不妙,没法来,我也没见过她,只有书信交流。”

      “那你告诉她,箫声依旧,故人如初。”

      林云平静下来,沉吟道。

      月薇薇是偷偷跑到玄黄界的,回去之后肯定会被父亲问责,怕是没那么容易再出来了。

      “好!”

      洛书遗点了点头:“我一定会转告的。”

      “她在什么地方,你能和我说嘛?”

      林云继续问道。

      洛书遗笑了笑,没有直接回答:“东荒之外,天域邪海。”

      而后不待林云追问,笑了笑,径直离去。

      东荒之外,天域邪海?

      林云喃喃自语,目露思索之色,这地方他完全没听说过。

      可光是大概的意思,就能感觉极为遥远,有种天涯海角,难以想见的愁绪。

      通天一别,算算时间,已经两年过去了。

      时间过的很真快!

      “东荒之外,天域邪海,这地方我知道哦,林师弟要不要贿赂我一下!”沐青青跑了过来,冲林云眨着眼,她眼睛里面尽是八卦的光芒。

      “不过你得先告诉我,是哪位美人,让林师弟如此牵肠挂肚!”

      林云笑了笑,没有回应。

      “说嘛,说嘛,你就偷偷告诉我,我保证不和其他人说!哎呦,好痛,好痛……”沐青青刚要说话,耳朵被人揪了起来。

      剑宗敢揪她耳朵的人,除了沐雪琴之外,自然再难有其他人。

      “一边玩去,别捣乱。”

      沐雪琴瞪了她一眼,吓得沐青青一脸委屈,不敢说话。

      不过视线落在林云身上,沐雪琴神色顿时柔和了起来,笑道:“林云,这次你替剑宗扬威,回去后师姐会如实禀告,剑宗定不负你!”

      这次秘宝之争,形势可以说是相当凶险。

      若非林云如神兵天降,犹如当年剑惊天一般强悍,剑宗此次恐怕颗粒无收。

      不仅如此,圣徒的名声全都得毁掉了。

      “剑宗弟子,为剑宗出力,理所应当之事,师姐不用客气。”林云笑道。

      沐雪琴眼眸异彩连连,笑道:“那可是你说的,所以你也不要对剑宗客气,回宗之后,我再与你细说,我想想老爹手里还有什么好东西。”

      她这般坑爹,倒是让林云莞尔一笑,气氛轻松了不少。

      “其实还好,不过这白龙圣剑,我想留给梓菱。”林云笑了笑道。

      沐雪琴相当爽快,笑道:“你这话说的,这剑本就是你争下来的,自然想给谁就给谁。”

      叶梓菱摇了摇头,并不是很想争这柄星曜圣器。

      “我可是你师叔,你得听我的。”林云不容她拒绝,双眼微眯笑道。

      师叔?

      叶梓菱懵了下,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他是剑惊天的师弟。

      她是剑惊天的女儿,某种意义,确实是她的叔叔了。

      叶梓菱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你可真无聊!”

      “这柄剑,你就先留着吧。”

      沐雪琴笑道:“以后,你两剑宗双龙了!”

      剑宗双龙?

      林云和叶梓菱对视一眼,一个拥有青龙神骨,一个拥有神龙剑体和白龙圣剑。

      一青一白,的确算得上剑宗双龙了。

      沐雪琴已经发现,叶梓菱表现出来的资质已经超过她了,可言语之间反而异常开心,没有半点嫉妒和酸楚。

      “这杆龙旗,交给你了!”

      沐雪琴取过圣龙战旗,将其递给林云,林云显得有些犹豫。

      “林师兄拿下吧,剑宗的旗帜,将来肯定得你来扛!”

      其他剑宗弟子,不给他拒绝的机会。

      一双双眼睛,直勾勾的盯着林云,目中尽是炙热之色。多少年了,剑宗都没这么扬眉吐气过,龙旗交给林云没有谁不服!

      “好。”

      林云伸手,接过了圣龙战旗。

      他知道这不仅仅是一件神龙秘宝,更是一面旗帜,不管他愿不愿意都已经走上了这一步。

      等到剑宗众人休整片刻后,天池圣君看向林云道:“林云,借一步说话。”

      林云楞了片刻,不知道这天池圣君为何要留下他。

      他在化龙池中做了些“不好”的事,这化龙池起码得十年才能恢复,面对天池圣君难免有些心虚。

      “林师弟,你和圣君多说几句吧,我们在山下等你。”

      沐雪琴替他应承了下来。

      “圣君找我何事?”

      既然留下了,林云索性就直接问了。

      天池圣君也很直接,笑道:“你是不是突破到了极境?”

      “哦?”

      林云笑道:“圣君何出此言。”

      “一种直觉,神龙秘宝不可能一次出现这么多,事出反常必有因。”天池圣君道。

      “那也不一定是我达到了十星之境,或许是我晋升龙脉的原因?”

      林云笑了笑,没有承认的意思。

      他现在已经在风口浪尖了,没必要再给自己找麻烦,低调一点比较好。

      “不会,我有感觉到。”天池圣君摇了摇头。

      林云笑道:“没证据的事,圣君可不要乱说哦,林某向来低调,不需要这些名声。”

      “你,低调?”

      天池圣君看向林云,心里呵呵一声。

      若非他对林云有所了解,还真可能此人骗了,当即笑道:“对,低调,而且脾气还很好!”

      林云讪讪笑了笑,略显尴尬。

      “这事本圣君只是猜测,不会与其他人说的,你觉得如今剑宗和玄天宗,谁强谁弱?”天池圣君话锋一转道。

      “玄天宗。”

      林云如实道。

      “原因何在?”

      “底蕴?”

      “那底蕴又从哪里来的?剑宗往上追溯,可是圣地!”

      “这……”

      连续对话后,林云显得有些迟疑了,他还真答不上来了。

      “所谓底蕴,不是时间长就是底蕴一定强,武道一直在发展,抱残守缺必死无疑,人是如此,宗门一样。你不进步,别人就会进步。”

      天池圣君看向林云道:“玄天宗能后来居上,一是天玄子有绝世奇才,二是这些年的荒古战场,玄天宗都是最大的赢家。”

      “什么是底蕴?玄天宗弟子,冒死在荒古战场中抢回来的那些残缺古碑和玉简,全都是底蕴!最初不太明显,可一点点补全后,威力就相当可怕了。”

      林云沉吟不语。

      好像真是这个理,这次天池盛会,剑宗弟子不见的天赋比玄天宗的人弱。

      可在功法和武学上,却始终被压了一筹,处处受限。

      当然剑宗的问题,主要是缺少了太霄剑典,太霄剑典无法补全,始终会差玄天宝鉴一截。

      再加上底蕴的此消彼长,就造就了如今剑宗势弱局面。

      “我在你身上看到了剑惊天的影子,与你说这些,是希望你记住不要步了剑惊天的后尘。时间还长的很,只要你活着,剑宗底蕴就会不断增加。”

      天池圣君看向林云,略显凝重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