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五百二十二章 先过我这一关
    第一千五百二十二章

      “横扫,你先能过我这一关再说吧!”

      飞天战台上,南宫炎面无表情冷冷的说道。

      他从枯玄岛回来后,还是首次被人如此小瞧,可却并无多少愤怒之意,反而显得异常兴奋。

      轰!

      一股可怕的气势,在南宫炎身上绽放,下一刻无边刀意冲霄而去。

      “神霄!”

      就见南宫炎脸色一沉,他身上的刀意化为实质,迸发出耀眼夺目的金光。

      轰隆隆!

      下一刻,他的刀意和天穹融合,无边云层宛若天幕一般降落了下来。

      很快,这一层天幕就悬在众人头顶,仿佛伸手就可以触摸到一般。

      与此同时,南宫炎身上的刀意愈发璀璨,眸间锋芒,让人无法直视。南宫炎淡淡的道:“其实这天池盛会我也觉得挺无趣的,我虽然没闯神丹榜,但以我现在的实力,碰上神丹榜排名前一百的人也有六成机会获胜。”

      面具男眼睛一缩,道:“刀意和剑意最难修炼,你在神丹之境就掌握接近巅峰圆满的神霄刀意,倒也有资格说这话。”

      神霄刀意,巅峰之境!

      众人目光看向南宫炎,眼中顿时闪过抹惊诧之色,之前败给南宫炎的常丰也是恍然大悟。

      一般来说,刀意和剑意至少得在龙脉之境,才有机会达到神霄之境。

      且一旦掌握,在同等境界可以以一敌十。

      南宫炎在神丹之境,就掌握如此恐怖的刀意,他这般天赋堪称逆天。唰,数不清的目光,落在林云身上,因为他也是神丹之境掌握神霄剑意的逆天奇才。

      可惜太过年轻,修为还是太低了点。

      六星神丹尊者在这天池盛会中完全不够看,否则凭他瑶光弟子的身份,加上匪夷所思的神霄剑意。

      恐怕南宫炎也不如他了吧!

      “不过神霄刀意,同等境界之内,未必就是无敌。”

      面具男双眼突然变得锐利无比,下一刻,他身上同时释放出极为可怕的紫光,一股先天圣威扶摇而起。

      这是先天圣体,而且还是极为罕见的雷光圣体。

      锵!

      南宫炎长刀出鞘,刀身在瞬间被火焰点燃,将自身火焰意志与刀意融合。

      面具男似乎笑了一声,而后闪电般飞过去,以奔雷之势轰出一拳。

      轰隆隆!

      下一刻惊雷暴起,面具男周身出现九道雷环,雷环相连,犹如阵法一般牢不可破。

      咔擦!

      南宫炎挥出一刀,只一刀,就劈碎了三道雷环。

      剩下的刀芒同样势不可挡,眨眼就来到了面具的身前,可以想象这裹挟着神霄巅峰刀意的一击,一旦砍中面具男的身体,后者肯定会四分五裂。

      甭管什么圣体,在神丹之境绝对无法硬抗神霄巅峰的刀意!

      果不其然,面具男退后一步,左右双手各子画了一圆。

      唰唰唰!

      一息之间,他在虚空划出了整整十八个圆,每个圆环都相互衔接,彼此间各自勾连。

      南宫炎残余的刀势,陷入其中像是泥入大海,瞬间就被淹没了无影无踪。

      就在南宫炎这一刀的气势用尽之时,面具男上前一步,五指紧握一拳轰了出去。

      唰!

      虚空中的十八个雷环,立刻就套在了他的手臂上,他轰出去得右手在这一刻雷光四溢,变得山岳一般沉重。

      十八道雷环加持,拳芒所过之处,虚空被挤压出一道又一道涟漪。

      南宫炎面色微变,这看似普通的一击,在悄然之间将他的神霄威压全给挤破了。

      当即狂退,拉开与对方的距离。

      而后又是一刀劈了过来,唯有进攻,才能将神霄刀意的锋芒发挥出来。

      一旦退的多了,气势大跌,就不会再有任何胜算。

      面具男不慌不忙,他不仅双手在虚空画圆,脚步疼转挪移间,也在地面画出一个又一个的圆。

      锵锵锵!

      两人交锋不止,飞天战台上,全是雷光和火光爆射。

      初始还不算吓人,到最后随着一颗有一颗的星辰被激活,那雷光和刀芒在炸裂时的光芒,看的心惊肉跳起来。

      “这人到底是谁?”

      “他没怎么动用鬼灵级武学,只是依靠雷光圣体对雷霆之道的理解,就将神霄刀锋给拦了下来。”

      “他几乎没有什么破绽,就是稳扎稳打,步步压制,神霄锋芒,完全无法绽放。”

      “好难受。”

      场面看上去难分难舍,可真正观战之人,却看得无比压抑难受之极。

      这面具男没有华丽的身法,也没有惊天动地的异象,他就用最普通的手段,用大家都能看懂的招法,硬生生压制住了南宫炎。

      神霄意志,何等狂暴?

      锋芒所过,谁人敢挡?

      可眼下……这神霄刀意与大家所见识的完全不同,被极为普通的手段给招架住了。

      神霄光芒,有点跌落凡尘的意思。

      这是普通人的想法,可各宗龙脉首领,内心深处却是掀起惊涛骇浪,一个个被震惊的无以复加。

      他们脑海中,几乎同时出现了八个字。

      大道至简,返璞归真。

      这面具男强的有点让人窒息,简直无法想象,如此风采怎会出现在一个神丹妖孽身上。

      他到底是谁?

      所有人心中,都升起了难以磨灭的好奇心。

      “可以结束了!”

      飞天战台上,形势突然发生变化。

      面具男双手猛的一合,虚空中存在的上百个雷环,全都叠加在他的身后。

      下一刻,在面具男的身后,出现一个无比恐怖的雷霆漩涡。漩涡中一股来自上古的恐怖力量,与面具男的身体完美融合,达到令人惊叹不止的地步。

      那股力量,爆发出来的刹那。

      在场神丹妖孽感觉无法呼吸,喉咙中像是有什么被堵住了一般。

      一股来自灵魂深处的恐惧,瞬间蔓延全身,手脚一片冰凉,无法想象那雷霆漩涡的深处究竟存在什么怪物。

      “到此为止?哼,你想的真多!”

      南宫炎同样感受到这般强大的压力,他面色扭曲,长发乱舞,紧接着一声爆吼。

      咔擦!

      南宫炎体内紫府处,八颗星辰同时点亮,浑身上下星辉四溢,属于八星天神丹尊者的气息,瞬间爆炸。

      “这怎么可能?”

      “八星天神丹!临场突破!”

      八星神丹尊者的威压,犹如浪花般重重相叠,散发出磅礴星元。

      所有人都惊呆了!

      在面具男的压力下,南宫炎居然临场突破,打破了七星神丹尊者的桎梏。

      简直神迹一般逆转乾坤,形势瞬间就倒过来了。

      “哦?”

      面具男轻笑一声,身后雷霆漩涡中,飞出一个古老的印记。

      那印记由纯粹的光芒组成,当印记入体的一刹那,整个世界变得一片漆黑,唯有面具男的光芒,震慑八方。

      嘭!

      两人在须臾之间,撞击在一起。

      紧接着飞天战台发出剧烈的晃动,一道人影横飞而出,直接跪倒在地。

      南宫炎!

      他跪倒在地,一口鲜血接着一口不停的吐出,身上刀光和火焰快速黯然。他目光盯着面具男,有些失声,不敢置信。

      自从枯玄岛观看林云和秦苍的大战后,尤其是林云展现的神霄剑意后,他实力突飞猛进。

      加上枯玄岛上的一番造化,今日这天池盛会,根本就没将任何人放在眼里。

      甚至原来的林云,也没被他当做对手。

      他的视线一直在罗渊、沐雪琴等人身上流动,只等着晋升龙脉后就向几人发起挑战,成为黄金妖孽之下最强存在。

      可这美梦还未开始,就破碎的一塌糊涂。

      他临场突破,打破七星神丹尊者的桎梏,居然都还不是这面具男的对手,他有些不甘的道:“你最后一击,到底是什么印记?”

      面具男将古老的印记和雷霆漩涡都收了起来,淡淡的道:“太阳印记。光的终极之道就是太阳,这是我在某处上古遗迹中历险时,得到的一枚上古印记。你很强,但败给我其实一点都不冤,这太阳印记我早已自己的雷霆之道融合,两大意志都已经突破到了五品,比你的神霄刀意要强。”

      “原来如此。”

      南宫炎神色黯然,怅然若失。

      太阳印记?

      在场各大宗门都有些心惊不已,太阳印记可不是随意就能催动的,至于融合更是凶险之极。

      稍有不慎就会融化自己,他这气运和天赋,未免太强了些。

      “不过就算没有太阳印记,我要败也能做到,只是稍微麻烦那么一点。”面均能淡淡的道。

      什么!

      在场众人倒吸口冷气,这口气真不是一般的狂。

      先夸南宫炎一顿,又无情打脸,肆无忌惮,张扬之极。

      南宫炎面色变幻,败者没人权,他想争辩些什么,终究咬咬牙什么都没说。

      飞天战台上的面具男,目光在各大宗门上扫了一圈,而后落在剑宗方向,道:“一个一个来吧,下一个就剑宗吧,叶梓菱,你敢代表剑宗与我一战吗?”

      剑宗众人面面相觑,脸上皆露出无奈之色。

      “你若不敢也没事,我从不欺负女流之辈,你代表剑宗弃权即可。”面具男继续道。

       “你在羞辱我?”

      叶梓菱神色一凛,冷冷的道。

       “不敢。”

      面具男笑而不语,道:“我不是羞辱你,我只是想让你们剑宗弃权罢了,你不敢的话,沐姑娘出场也行!我不介意与你交手!”

      此话一出,四方顿时寂静了起来。

      这哪里是在羞辱叶梓菱,分明是在羞辱整个剑宗,沐雪琴和其他几人脸色都变得相当难看。

      叶梓菱沉声道:“我与你交手便是,剑宗弟子,还不至于这点骨气都没有。”

      “也行,谁来都无所谓,别怪我欺负人就好。”

      面具男轻声笑道。

      罗渊在后方喝着酒,露出快意的笑容,这一刻,总算是等到了。

      就在此时,一句轻描淡写的声音传了过来,“你想挑战她,问过我没有?她是剑惊天的女儿,她是我林云最好的朋友,你想要欺她,先过了我这一关。”

      剑宗楼阁内,林云一袭青衫,缓缓站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