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五百二十一章 形势突变
    第一千五百二十一章

      “放开我!”

      柳旭双腿在空中乱蹬,心中震惊无以言表,他和对方修为相近。

      自己修炼的剑体更是独树一帜,将剑意、星元和气力融合之后,同等境界力拼几乎少有败仗。

      就算是败,也不至于败的像今日这般狼狈。

      被一个女人,当众掐住脖子给直接提了起来,这剧本和他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

      他脸色通红眼中神色充满不甘,他还有好几个杀招没有使出来,真正的实力还未完全展开。

      其余几大宗派的弟子,眼中皆闪过抹震惊之色。

      他们有可能想到柳旭会败,可从未想到,柳旭会败的如此之快,快到让人还没法反应过来。

      就在刚刚,柳旭站在月轮之上时,可还没有半点败迹显现。

      可一下,就被叶梓菱隔空抓了过来,让人瞠目结舌。

      “冰雷意志!”

      “这叶梓菱居然掌握罕见的冰雷意志,那些雪花其实都是雷霆之力吧。”

      “冰和雷几乎就是两个极端,不知道她到底怎么掌握的,着实让人吃惊。”

      叶梓菱展现出来的冰雷意志,惊艳全场,让各宗弟子都显得颇为遗憾。

      “贱人,放了我,与我公平一战!”

      柳旭脸色通红,心中憋着一口气,怒骂道。

      叶梓菱刚准备放手,闻听此言,眼中闪过抹寒意,挥手猛的一推。

      柳旭被推出去的刹那,叶梓菱身后有寒冰和雷霆涌动,各自凝聚成一条龙影撞击在柳旭身上。

      砰!

      柳旭当场就被撞的昏死过去,再无一战之力。

      这般果断,看的人惊诧不已,很难想象这真的只是一个女子。

      “放肆!”

      罗渊脸色当场就黑了,一股恐怖的威压,席卷出去,伸手就想将叶梓菱抓过来。

      他是龙脉二重巅峰,还是黄金妖孽之下年轻辈最强的存在,龙脉一重境就凝聚出了龙元。

      远比叶梓菱要强的多,若真被他抓住,叶梓菱的下场只怕相当凄惨。

      找死!

      本来对天池盛会不甚在意,双眼微眯的林云,陡然睁开双目,眼中深处无边杀意涌动。

      不待沐雪琴有所反应,直接横空而起,快速落在了战台上。

      可动作最快的还是天池圣君,他端坐在主楼,冷眼一扫。

      咔擦!

      半空中凝聚的一尊巨掌虚影,还未成型就轰然碎裂,罗渊闷哼一声,目光朝天池圣君看去。

      “小友应该是有些冲动,记得下不为例。”

      天池圣君含笑说了句,可眼中警告之意颇浓。

      罗渊吃了个闷亏,笑道:“抱歉,罗某的确冲动了,自罚一杯。”

      他很干脆,不给沐雪琴发难的机会。

      只是端起酒杯,长袖遮脸之时,笑容全部散掉,脸色极为阴霾。

      罗渊暗中传音道:“我要十倍奉还!”

      面具男没有说话,半响才传音回应道:“你帮我,我帮你。”

      罗渊放下酒杯,脸上重新恢复笑脸,看向沐雪琴道:“沐姑娘,不会怪我吧。”

      沐雪琴冷冷的看了对方一眼,没有说话。

      天池圣君有意插手,不愿将事情闹大,她也没法追着对方不放。

      只是这口气,真的难咽。

      “我可以躲开的。”

      叶梓菱看向拉着她,退后了好几步的林云,轻声笑道。

      原来她会笑呢!

      这一笑,春风拂面,惊艳在场无数宗门弟子。

      “先回去吧。”

      林云点了点头,两人一起回到阁楼,不远处的叶紫芸瞥了二人一眼,面露笑意,神色玩味。

      “你的冰雷意志什么时候掌握的。”

      林云问道。

      “其实没多久,之前一直都有瓶颈,你送我的那枚冰雷圣果帮助很大。”叶梓菱道。

      果然如此。

      林云心中早有猜测,见对方如是说,脸上也露出笑意。

      能帮到叶梓菱,他自然是很开心的,不管如何对方都是他最好的朋友之一。

      风波之后,对战继续。

      各宗弟子先后登场,翡翠山庄宁丰,玄谷唐景,金刚寺苍云,雷火门章晋、独孤炎,这些人的表现都极为突出。

      荒古域神丹翘楚,算的上是百花齐放,各有风采。

      可以想象,一两年之内这些人必然会在神丹榜上冲进前一千,甚至更为夸张的排名。

      剑宗姜成登场一次,再度展现圣徒的强势,五招之内就解决了对手,让人意外无比。

      “南宫炎,敢与我一战吗?”

      翡翠山庄的一名弟子常丰,忽然开口,目光落在了天刀楼的方位。

      他也是一名刀客,已经替翡翠山庄赢下一局,直接挑战了传闻实力大进的南宫炎。

      “你不配。”

      南宫炎目空一切,态度嚣张,没有掩饰。

      常丰略有尴尬,有些怒意的道:“切磋而已,我就算不如你,还不配和你交手了?”

      翡翠山庄宁丰皱眉道:“南宫炎,别太过分。”

      “行吧,你要自取其辱,我如你所愿便是。”南宫炎嘴角勾起抹笑意。

      唰!

      他落在战台上,冷眼看向常丰道:“给你三次出手机会。”

      三次出手机会,相当于让对手三招,这是相当自信的表现。

      场间众人,顿时眼前一亮,纷纷打起精神来。

      两人都是七星天神丹尊者,差距真有这么大?

      常丰憋着一口气,脸色通红,可狂怒之下却显得异常冷静。

      他蓄势许久后,方才挥出一刀,很强!

      四品狂风意志和通灵巅峰圆满的刀意融合,即便真的对上神霄刀意,也绝不会弱上太多。

      哗!

      可这一刀,却劈了一空,连南宫炎的衣角都没有沾到。

      南宫炎并未使用什么特殊身法,他就随意走了几步,每一步都暗中用力,刚好走在对方刀势最薄弱的地方。

      狂风拂过,毫发未伤。

      再来!

       常丰人在半空,还未落地,反身又是一刀劈了过来。

      璀璨刀光,快到极致,一闪就消失了,可南宫炎头稍稍一偏,就轻松避开。

      看似凶险,千钧一发,可连青丝都没被斩断一缕。

      “呵。”

      南宫炎嘴角露出抹嘲弄之色,这一笑,让常丰压抑的怒火彻底爆发。

      轰!

      鬼灵级武技祭出,恢弘异象在常丰身后,磅礴刀势恢弘无边,这一刀避无可避。

      可还是空了!

      刀身临近之时,南宫炎的气机完全消失了,这一刀常丰自己给劈空了。

      诡异的一幕,看的人目瞪口呆,惊讶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什么鬼?

      常丰更是直接傻眼,额头汗如雨下,紧张的连刀都握不住。

      他在最后出刀之时,气机锁定之下,南宫炎变得一片朦胧,明明近在眼前就是无法看清。

      这一刀没有劈中,他自己其实早有预料,可依旧吓得面如死灰。

      他没有信心了!

      三刀之后,腿脚都在打颤,反观南宫炎连刀都没出。

      “哼,滚吧,我不想伤你。”

      南宫炎神色冷傲,没有去看常丰,闭着眼睛说道。

      “抱歉,我确实不配和你交手。”常丰羞愧而去,脸色难堪无比。

      “知道就好。”

      南宫炎掏了掏耳朵,懒洋洋的道。

      就在四方寂静无声之时,一道笑声传了过来,南宫炎睁开眼,看向发笑之人。

      是面具男!

      玄天宗神秘弟子,面具男一玄!

      “你为何发笑?”

      南宫炎冷冷的道,一股杀意肆意冲击。

      “好笑就笑了呗。”

      面具男淡淡的道。

      “脸都不敢露,怕是长的很丑吧。”南宫炎道。

      “你说是就是。”

      面具男依旧不怂。

      一股火药味,瞬间弥漫开来,二人剑拔弩张的态度,让四方众人屏气凝神,谁都不敢说话。

      谁也没想到,玄天宗的面具男,突然就跟南宫炎杠上了。

      南宫炎太过狂傲,惹怒对方了?

      或许真有这个可能。

      “酒喝够了,也该下场玩玩了。”

      面具男伸了个懒腰,懒洋洋的道:“圣君大人,若是有人能够横扫在场所有人,化龙池是不是可以一人独享?”

      轰!

      此言一出,现场顿时掀起了惊天骇浪,苍云、章晋、姜成、独孤炎等人全都为之一怔。

      这未免太狂了点!

      天池圣君稍稍一愣,旋即道:“以往没有先例,不过也不是不能破例,若真可以横扫,可以让你独享化龙池。”

      “很好!”

      面具男得到满意的答复,看向南宫炎道:“你似乎很强,就先从你开始吧!”

      唰!

      他身形一闪,直接落在了战台上,一股无敌般的自信在他身上迸发出来。

      那般风采,近乎人王一般。

      少年至尊,不外如是!

      南宫炎很狂很强,可和此人一比,气势上瞬间矮了大半截。

      “你小瞧我?”

      南宫炎冷冷的道。

      “我不是小瞧你,我是说你们在场全都是废物,如你这般角色,都能在此装模作样,这天池盛会真无趣的很。”

      面具男道:“既然如此,就早点结束吧,继续下去,也不过浪费时间。”

      轰!

      此言一出,瞬间震住了所有人。

      众人愣了半响,等到惊醒之后,狂怒不已。

      一人战他们所有?

      哪里来的狂徒?

      “南宫炎,给他点颜色瞧瞧。”

      “南宫炎别怂!”

      ……

      下一刻,各宗都有弟子出言,支持南宫炎教训此人。

      天池盛会举办以来,还从未有人如此狂傲,即便当年剑惊天也没说出这般话来。

      这不仅仅是狂傲,简直嚣张到了极点,没人可以忍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