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 好戏开始
    第一千五百一十九章

      半个时辰后,雷火门和天刀楼的前后脚出现。

      荒古域八大超级宗派,就只剩下玄天宗还未到来,其他七家全部到齐。

      正在喝酒的林云,又感应到两道视线落在自己身上,抬头随意一瞥,眼中闪过抹异色。

      是雷火门中居然有两个老熟人,一个是章晋,当初在苍玄岛打过照面。

      此人当初是雷火门的星君首领,一年之后,能够在天池盛会半点都不稀奇。

      倒是另外一人,就有些出乎林云的意料,居然是青雷宗的南宫炎。

      林云对手下败将一般没什么太多印象,可这人有一双青雷剑眼,平时都是双目紧闭。

      形象太过突出,多少给林云留了点印象,稍稍回忆就想了起来。

      他去雷火门了?

      好像也没啥大不了,两个宗门武学传承相差无几,他若是愿意去雷火门肯定欢迎他。

      天刀楼那边也有个熟人南宫泽,不过此人心高气傲,如今眼高于顶,颇有些目空一切的意思。

      他就打量了几眼各宗带队的大佬,视线在沐雪琴等人身上转了一圈,就收回视线闭目养神。

      不仅没看林云,连其他几宗的神丹翘楚,也是懒得多看。

      似乎没将这些人当成对手,只对沐雪琴等各宗龙脉妖孽感兴趣,觉得自己很快就会成为他们中的一员。

      “这南宫泽有点狂啊,听说他从苍玄岛回去后,就将刀意晋升到了神霄之境,如今神霄刀意已经快到巅峰了。”

      “怎么做到的?太夸张了吧!”

      “谁知道呢,肯定是在苍玄岛有所际遇吧。”

      南宫泽并非无名之辈,他眼高于顶的态度,就差在脸上写嚣张两个字了,立刻就引起了很多人的注意。

      林云目光闪烁,看来枯玄岛一行,这些人或多或少都有些收获。

      他发现不仅是南宫泽,其他如章晋,苍云和尚,甚至包括唐景和洛书遗都有不俗的实力。

      “玄天宗的人怎么还不来?”

      “故意摆架子吗?这架子也未免太大了,让我们七家一起等他!”

      “呵,有什么好摆的,之前神幽世家的家主被杀,也没见玄天宗出来说句话,真以为自己独霸荒古不成。”

      很快,现场就出现了许多不满的声音。

      人不齐盛会便无法开启,等的久了,自然心生不满。

      “来迟啦,罗渊给诸位到个歉,自罚三杯。”

      就在此时,旋转的空中走廊上,传来一道响亮的声音。

      下一刻,一行人出现在空缺的楼阁中,正是玄天宗众人。说话之人,丰神俊朗,器宇不凡,身穿黑色绸缎,腰佩玉饰,他随意挥了挥衣袖。

      玄天宗,罗渊,龙脉二重境巅峰。

      荒古域青年一辈的天花板是龙脉三重境,只有达到龙脉三重境,才能算的上荒古域的风云人物。

      三十之前能达到龙脉三重境的翘楚,在荒古域都被称作黄金妖孽。

      剑宗目前只有一人达到,就是天榜第一古若尘。

      天榜第二叶玄青和天榜第三沐雪琴,都差了一些火候。

      龙脉境与之前的武道境界不一样,每凝聚一道龙脉,就得渡劫一次,若渡劫失败代价就是死亡。

      没有完全的把握,和超乎常人的魄力,很少有人敢冒险。

      而这罗渊就相当了不起了,曾与雷火门黄金妖孽子交手百招不败,从而一战成名。

      号称黄金妖孽之下最强存在,很多人猜测,他在三十岁之前肯定突破到龙脉三重境。

      当他出现后,各宗领队脸色都显得颇为凝重,眼中闪过抹忌惮之色。

      剑宗天榜第三沐雪琴,也不例外,她一直将此人当做劲敌。

      林云对此并不关心,他将目光落在了罗渊左手边的人身上,那人身穿黄色衣衫,普普通通,平平无奇,可脸上缺带着一个黄金面具。

      天池盛会与龙脉无关,林云眼下和龙脉也有段距离。

      或许不怕对方,但想要获胜几乎没有任何可能,不管底蕴如何夸张。

      在大境界的差距面前,都显得不太够看。

      对付普通的龙脉还行,对付这种明显在龙脉一重境就掌握龙元的妖孽,不会有任何胜算存在。

      有沐雪琴在,他也轮不到自己操心。

      “那个人是谁?”

      林云朝身边的金玄奕问道,他对面具男的身份更感兴趣。

      “不知道。”

      金玄奕摇了摇头,而后出言道:“会不会是秦苍!”

      想法不错,可惜绝无可能。

      以天玄子的手段,林云相信对方可以将秦苍伤势全部恢复,甚至连瞎掉的双眼都治好。

      可此人绝不是秦苍,因为林云挖过对方的龙骨,秦苍的气息他太了解。

      若面具男真的是秦苍,林云第一个就会发现。

      就这么一会功夫,罗渊三杯饮尽,目光直接落在沐雪琴身上,笑道:“剑宗阵势不小啊,圣徒全都来了,对着天池盛会是志在必得啊!”

      “不敢当。”

      沐雪琴轻描淡写,不卑不吭。

      “呵呵,圣徒都来了有何不敢?”罗渊举起酒杯颇为玩味的笑道:“只是罗某倒是很期待,若是剑宗还是如去年一样,连前三都无法排进去,是不是说明剑宗的圣君其实也不过如此?”

      沐雪琴眼中闪过抹寒芒,淡淡的道:“圣徒才入宗一年,即便败了也是情有可原,这世间谁能无敌?至于剑宗圣君是否不过如此,这话你该问问神幽世家的人。”

      两人你来我往,言语间机锋不断,其他人都品出了其中的火药味。

      世人皆知神幽世家与玄天宗关系匪浅,神幽世家当代家主的陨落,对玄天宗声名影响很大。

      果不其然,沐雪琴话音落下后,罗渊脸上的笑意便收敛了许多,眼中闪过抹阴冷之色。

      秦枭的陨落,连带着玄天宗声名受损,让玄天宗上下都憋着一口气。

      不过很快,罗渊情绪就平静了下来,笑道:“这世间没有无敌之人吗?怕是有人不认同呢。”

      说话之时,他看来眼身边面具男。

      此人面具遮住了大部分脸,只露出下巴和嘴,正在安静的喝酒。

      面具男感受到罗渊的目光,淡淡的道:“这世间当然有无敌之人,当年九帝便可称无敌。贵宗剑惊天,十八年年前也可称同辈无敌。吾辈也该有无敌之心!”

      此言一出,瞬间就震住了很多人。

      “阁下怎么称呼?”

      姜成双眼微眯,轻声说道。

      “一玄,一个普普通通的玄宗弟子罢了。”面具男淡淡的道。

      “一玄?装模作样,根本就没听说过,也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

      “藏头露尾之辈,能有什么能耐,玄天宗的高手,还得看赵峰他们。”

      剑宗等人还没说话,其余几宗的弟子,各自小声说了起来。

      一玄这个名字,确实没人听说过。

      虽然腔调很足,言语间也颇有无敌之心,从容淡定的模样。

      “呵,无敌,你也配谈无敌?”

      就在此时,一直闭目养神的南宫泽忽然开口,冷声嗤笑道:“连脸都不敢露?怕是长的没法见人吧。”

      “呵。”

      面具男笑了声,并未争辩什么。

      不过各宗翘楚,对此人却是不敢大意,如苍云、独孤炎、章晋、宁丰等人对此都留了个心眼。

      就在此时,一股圣威出现。

      天池山庄的庄主天池圣君现身,出现在主楼之中,剑宗和玄天宗的火药味才稍稍淡了下来。

      “此次天池盛会规矩和以往一样,一共三轮,每轮淘汰两家。最后一轮决出前四,第一名额外拥有四个名额,第二名三个名额,第三名两个名额,第四名一个名额。前两轮淘汰的宗门,只有保底的两个名额,诸位可有异议。”

      天池圣君看向众人问道。

      沐雪琴自然没有异议,这规矩八大宗门早已商定多年,天使圣君说此话也只是走个过场。

      “第一轮谁能赢下三场即可过关,输三场则出局……”

      天池圣君见众人点头,继续讲解规则。

      这规则大家都已经熟悉,各家随意派出神丹弟子,可向其他家挑战,也可等待其他人挑战。

      只要能赢三场即可,神丹弟子不限制出场次数。

      就是说只要你足够强大,可以一个人将所有宗门的神丹妖孽全给扫了。

      那样三轮都不用比下去,只需一轮就结束了,当然这种情况几乎不可能出现。

      天池盛会毕竟只是神丹交锋,虽说竞争颇为激烈,规则倒是比较随意。真正残酷的还要属荒古战场,那才是真正的血腥,说是宗门绞肉场都不为过。

      神丹交锋,有天池圣君坐镇,不管怎么闹都不会出人命。

      “规则都没异议,谁先来?”

      天池圣君环顾四方,眼中露出一缕好奇之色。

      这一届的天池盛会比以往要强盛许多,因为各宗有许多星君首席,全都晋升到了神丹之境。

      这些星君首席之前在星君榜上排名极为靠前,在星君之境积累多年,一旦迈入神丹就是脱胎换骨,未来甚至有冲击神丹榜前一百的可能。

      嗖!

      几乎是天池圣君话音刚落,玄天宗就有一人落在空中巨大的平台上。

      “玄天宗柳旭,在下斗胆,想请剑宗圣徒叶梓菱指教一二。”此人目光灼灼,抱拳看向剑宗所在的楼阁。

      此言一出,场间一片喧哗。

      才刚刚开始,玄天宗就要和剑宗斗上了吗?

      沐雪琴面色不变,端着酒杯目光微微一瞥,金玄奕和季舒玄对视眼,最终金玄奕站了起来,笑道:“凭你还没法让圣徒出手,我来会会你。”

      随便一个无名之辈,就想逼叶梓菱出手,沐雪琴自然不同意。

      至少,也得摸清一下对方的底细。

      罗渊摸着酒杯,面露玩味之色,好戏总算开始了。

      这次天池盛会,他要让剑宗颜面尽失,这些所谓圣徒一个都跑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