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五百零七章 天玄子!
     第一千五百零七章

      说杀你,就杀你!

      沐玄空半点都没有手软,提着秦枭的人头,在云层之上慢悠悠的走着。

      圣者间的交手很多人都无法看清,甚至生死境的大佬都未必能看出多少端倪,所以沐玄空故意走的很慢。

      他要让所有人知道,剑宗不可辱!剑宗不可欺!

      秦枭敢让金绝刺杀林云,就是在打剑宗的脸,这脸自然就得打回来。

      他答应过林云,只要剑宗还在,就不许林云受到欺负。

      同辈之间的较量他懒得管,瑶光也懒得管,可你派生死境的强者来欺负林云,那这事,他沐玄空就管定了。

      金绝不在,就杀你你秦枭!

      “家主!”

      “这……怎么回事?那……那……是家主的人头吗?”

      “不,这怎么可能!!”

      等到远处数万秦家子弟,都看清沐玄空手中的人头后,一个个震惊不已,如遇雷击。

      他们浑身颤栗,说话都哆哆嗦嗦,完全说不清楚。

      这可是秦枭!

      八百年前就成圣的狠人,不仅在秦家在荒古域都是赫赫有名的强者,可今日却死在了沐玄空手中。

      说杀就杀了,这不真实!

      太虚幻了!

      圣人在很多人心中,几乎是神话传说般的存在,一个圣人怎么说死就死了。

      许多人内心深处,受到了无法想象的冲击,三观几近崩溃。

      原来圣人也会死的吗?

      许多见过世面的生死境大佬,脸色也是一片沉重,看向沐玄空离去的方向说不出话来。

      荒古域内多少年都没有圣人交手了,至于圣人陨落,更不知道是哪年哪月的事了。

      今日秦枭之死,势必会震动荒古,甚至会传遍整个东荒。

      “荒古域,怕是要乱了!”

      荒古域宗门、世家间的竞争十分激烈,可因为瑶光的存在,大体上并没有什么动|乱。

      瑶光一人一剑,坐镇荒古,无形中替各方势力扛下了诸多外部压力。

      若是没有瑶光存在,荒古域早就被其他圣地染指了,毕竟这是曾经的九大古域之一。

      可现在瑶光老了,谁都知道平静的表面下,酝酿着惊天骇浪的大势。

      一旦瑶光逝去,荒古域必将大乱,各方势力会重新洗牌。

      眼下只是暴风雨前的平静罢了,各方都在等待,瑶光能否冲过这一坎。

      可谁都没想到,还未真正到达这一天,就已经有圣者陨落了。

      要不了多久,玄谷、金刚寺、天刀楼、雷火门、翡翠山庄、圣音阁的各宗掌教,都会收到秦枭陨落的消息。

      各大圣者世家,也会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

      一位圣者的陨落,必定会引起相当的震动,关于沐玄空为何要出手的原因,也会随之传播出去。

      “走,赶紧将消息带回去。”

      “这事情恐怕真的没法善了,神幽世家不是那么好惹,他与神龙帝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想太多额,只要天玄子不出手,神幽世家这口气不咽也得咽回去。”

      “沐玄空掌握了剑域,这消息必须赶紧传回去,沐玄空为何出手也得查清楚。”

      远方藏在暗处的各方势力圣者,目光闪烁,旋即化作一道道流光飞遁。

      蹭!

      青火圣君伸手一招,就见双曜圣器神耀枪,划破虚空落在了他的手中。

      青火圣君面色变幻,握着长枪,沉吟不语。

      到现在都有点想不通,秦枭怎么就死了?

      究竟是秦枭太弱,还是沐玄空太强,还有那剑域真的充满古怪。

      “哼,秦枭这八百年时间真的被狗吃了,连水火双星都施展不出来!”

      紫雷圣君阴沉着脸,冷声骂道。

      青火圣君没有接话,就算真的能使出水火双星,秦枭还是难逃一死。

      顶多撑的时间长那么一点,沐玄空铁了心要杀他,荒古域中就没人能救他。

      除非天玄子出手!

      可天玄子若是愿意出手,以他的实力,早就出现在神幽世家了。

      “秦绝!”

      青火手握神耀枪,召来秦家大长老。

      “圣君!”

      秦绝诚惶诚恐的出现,神情忐忑不安。

      “下任家主出现之前,持枪由你代持。”

      青火圣君将神耀枪递给对方,这是要后者收拾残局的意思。

      秦绝楞了片刻,方才醒悟过来,赶紧将神耀枪接过来。

      “下去吧。”

      他还要说些什么,却被青火圣君直接挥手斥退。

      “现在怎么办?就这么算了吗?”

      紫雷圣君神色阴沉,心中憋着一口气,难受之极。

      成圣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被人逼到如此狼狈的境地,此事若处理不好,将会给秦家造成灭顶之灾。

      可一时之间,他也拿不定主意。

      能怎么办,杀回剑宗?这是在找死!

      想想沐玄空回头的那个眼神,就足有威慑二人了,即便召回坐镇神幽战界的圣人。

      神幽世家与剑宗的实力,也是相去甚远,完全没有可比性。

      “当然不能就这么算了。”

      青火圣君冷静的道:“我去战界,将此间事情亲自汇报给老祖宗,你去一趟玄天宗,与天玄子讨个准信。”

      紫雷圣君瞬间怒道:“天玄子这白眼狼若是靠谱,秦枭根本就不会死。”

      “这我自然知道,可该去还是得去,算了,我和你一起去吧。”

      青火圣君,眼中闪过抹寒芒,沉声道:“走吧,这事绝对不会就这么算了,剑宗早晚会付出代价!”

      ……

      玄天宗,一处百花盛放的山谷中。

      这里是百花谷,天玄子的清秀之地。

      山谷中鸟语花香,百花盛放,每一朵花都是精挑细选而成,一眼看去并没有显得很凌乱。

      所有的花颜色都很淡,花香怡人,却也清淡如雪,宛若白色仙境。

      山谷中心,有一个灵湖。

      湖心亭台外,有一个简单的台子,台子上摆着棋盘。

      天玄子一袭白衣,右肩上披着一朵金色的奇花,配合他金色的卷花,让他那张本就美到令女人都嫉妒的脸,显得更为绝美。

      秦苍站在亭台中,看着师尊手执白子,安安静静的落子下棋。

      灵湖,花谷,以及比百花还要秀美的天玄子,这就是一幅天然的画卷。

      秦苍看着天玄子下棋,不敢打扰,小心翼翼的站在一旁。

      他知道师尊不是在和自己下棋,而是在隔空与某个人下棋,每次下棋之时都是师尊最为开心的时候。

      每次师尊都会输掉半子,下棋之时,则不言不语。

      只是偶尔下到妙处,脸上会自然的浮出一抹的笑意,这是师尊唯一会发自内心的笑。

      果不其然,这一次师尊又输了半子。

      虚空中仿佛是有一只芊芊玉手,提着黑子隔空落下,天玄子起身笑道:“我输了。”

      可没人与他答话,笑过之后,天玄子的脸上闪过一抹落寞。

      在他抬头看去的方向,云层之下似乎有个风华绝代的女子,带着苍天般的傲骨,女子的虚影一点一点缓缓消散。

      这股落寞很快就消失不见,他走出亭台,也不看秦苍,直接朝着百花谷走去,秦苍则赶紧跟上。

      当行至百花深处,天玄子将右肩上的花摘下一片,这一片花瓣顿时溢出无法想象花香。

      同时间,有圣辉萦绕,花瓣仿佛变成了世间绝美的食物。

      有着无比诱人的味道!

      在花瓣将要落下时,天玄子伸手隔着虚空按了一下,花瓣在悬在了花丛前固定不动。

      旁人摸不清头脑的画面,秦苍早已见怪不怪,神色没有任何波动。

      唰!

      没多久,一只皮毛玉的白色狸猫,在花丛中一跃而起。它像是刚刚睡起的模样,睡眼朦胧,可目光全被花瓣吸引直直扑了过去。

      天玄子脸上露出笑意,伸手往回一招,让它扑了一空。

      唰唰唰!

      花瓣像是鱼饵一般,钓着白色狸猫,一点点跳过来。最终,天玄子伸开双手,让这白色狸猫跳进了自己怀中。

      他拿捏着花瓣,逗了逗之后,方才将花瓣松手。

      狸猫瞄了一声,双爪捧着金色花瓣一点点啃食起来,天玄子则一遍一遍的抚摸着白猫的头顶。

      白猫舒服的眯上了眼,显得极为惬意。

      那猫看着可爱慵懒,秦苍确实清楚,这是一只有着白龙血脉的狸猫,名为九黎,在上古时期乃是不折不扣的凶兽。

      “秦苍,以后神幽世家让你来当家主好不好。”

      天玄子没有抬头,忽然开口道。

      秦苍当即愣住,半响才道:“这……我没想过。”

      “不愿意?”

      天玄子抬头笑道。

      “如果师父需要的话,我可以。”秦苍整理好情绪,平静的应道。

      天玄子笑了笑,而后松开双手,将狸猫放下怀中。

      九黎猫扑进花丛,一会就没了踪影,仿佛从未存在过一般。

      “这家伙,真是一点都没将我放在眼里。”天玄子双眼微眯,宠溺的笑道。

      “我去把它抓回来。”

      秦苍说着话,就要将狸猫揪出来。

      “还是不要的好,说说你的理由吧。”天玄子懒洋洋的说了句,听出秦苍不太乐意接手神幽世家。

      “徒儿只想跟随师父左右,为师父排忧解难。”

      秦苍如实说道。

      神幽世家家主之位,看着光芒瞩目,耀眼无比,可他真的一点都不在乎。

      哼哼。

      天玄子笑了一声,道:“你先退下吧,有人来了。”

      末了,他又补了句。

      “秦枭死了。”

      嗡!

      秦苍面色为之一怔,旋即惊愕不已。

      家主死了?

      这怎么可能,秦枭八百年前就成圣了,他可是神幽世家的家主。

      容不得他多问,师尊已经发话,秦苍只能按下疑惑告退。

      在他离开百花谷时,刚好看见了青火和紫雷两位圣君,两人面色冷漠,看向他的神色不是很善。

      “天玄子养了条好狗!”

      紫雷圣君盯着秦苍,冷冷的说了一句。

      他从秦绝口中知道了来龙去脉,对秦绝的做派,相当不满。

      秦苍嘴角抽搐了下,假装没有听到直接走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