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五百零六章 藏剑三百年 圣血拭青锋
    第一千五百零六章 玄空斩圣!

      当沐玄空握住剑柄的刹那,秦枭脸色彻底阴沉了下来。

      他直到这一刻才真正确定下来,对方真的是来杀人的,而且不介意和他神幽世家撕破脸。

      可即便如此,他依旧觉得不可置信。

      没理由啊?

      一来林云没死,二来他神幽世家并不弱,如今剑宗确实已经衰落了。

      真要将一个圣者世家得罪倒死,可没有半点好处,凭什么?

      “沐玄空,就为了一个林云,你要杀我?”

      秦枭冷冷的问道,他身后有画卷展开,片刻后属于他的圣相轰然绽放。

      那是一座铜山,铜山之顶有黑色殿宇,殿宇释放出无尽玄光。

      在圣相周围,有数不清的圣道规则,如水波般涤荡在那片虚空。当圣相祭出后,秦枭身上的圣威,终于抵挡住对方身后那磅礴浩瀚的大日剑光。

      “不然呢?你让本座隐忍?妥协?然后你在一步步试探我的底线,我沐玄空不做决定则已,一旦做了决定,就绝对不改!”

      沐玄空神色冷然,面对这成圣时间远超过他的秦枭,没有半点要妥协的意思。

      “别忘了,你修为可没我高!”

      秦枭看着握住剑柄的沐玄空,冷冷的说道一句,而后闪电般出手。

      轰!

      他伸出一指,点出一道蕴含冰寒幽冷气息的黑色火球,朝着沐玄空激射而去。

      看似普通的一指,实际上是神幽世家的龙灵级秘技龙炎指,在生死境手中就可以释放出极为恐怖的威力。

      在圣者说中,说是毁天灭地都不为过。

      锵!

      沐玄空剑出半寸,有璀璨剑光绽放,而后一点点放大。他手中之剑,释放出夺目的光芒,光芒不仅照亮了整个神幽世家,更是照亮了荒古域大半个西北地界。

      十万里天地,光明如日。

      那飞过来的黑色龙炎,还没来到沐玄空面前,就被剑光击碎,荡然无存。

      “秦枭,你成圣八百年,就只有这么点本事吗?”

      沐玄空眼皮微抬,眼眸中闪过抹蔑视,来自剑宗掌教的蔑视。

      秦枭脸色变幻,伸手猛的一挥,圣相中的黑色殿宇横空而起。下一刻,数不清的星光和纹路汇聚在殿宇上,让这黑色殿宇显得更为恐怖起来。

      天地变得昏暗起来,连沐玄空身后的大日,都无法将这股黑暗祛除。

      “神幽魔殿,百年再现,这……是真的要开始圣战了啊!”

      荒古域西北境内,各大超级宗派的圣者,看着神幽世家所在的方向震惊不已。

      圣战!

      荒古域内各大宗门虽然一直都斗的相当激烈,玄天宗和剑宗更是势同水火,可从未有过圣者。

      除非真正涉及到灭门,否则圣者和圣者一般都不会当众交手,这早已成为了默契。

      因为成圣真的很不容易,不到万不得已,没有圣者会愿意死斗。

      可今日,圣战真的来了。

      “赤霄!”

      沐玄空缓缓吐出两个字,抬起手中长剑,化为一道凌厉无比的金色火光。

      火光刺眼,撕破黑暗,而后一剑撞击在那黑色殿宇上。

      嗡!

      在这一刻,无数人都觉得耳膜刺痛无比,瞬间就听不见任何声音了。

      一行人彻底惊恐起来,这是圣者在人间交手,根本就不是他们能围观的。

      神幽世家的人,顿时疯狂逃窜,只为远离这片区域。事实上,有眼力的龙脉境交手,早在沐玄空杀来的那一刻就悄悄溜走了。

      火光与黑色殿宇碰撞,下一刻,惊天巨响爆裂,仿佛有星辰碎裂。

      那尊黑色殿宇,应声而碎,化为数不清的残片,犹如一颗颗硕大的黑色火球砸向地面。

      若真的任由这些碎片砸下去,神幽世家的千年根基,肯定会毁于一旦。

      何况出手之人,还是当今剑宗掌教。

      “这怎么可能?”

      秦枭显得惊愕无比,他这黑色殿宇名为神幽魔殿,炼制起来耗费了极大的功夫。

      可在沐玄空面前,一剑就给斩断了。

      秦枭怒道:“沐玄空,你真的是在找死!”

      他怒喝一声,取出一杆长枪,赫然是一柄罕见的星曜圣器, 同时烙印这水火两大星曜。

      水曜和火曜,在这柄长枪上各自烙印三千五百颗星辰,这千星圣器名为神耀枪!

      乃是神幽世家的镇族至宝,只有当家家主才能拥有,在他手中全力催动拥有破碎空间的恐怖威力。

      不过想要全力催动,显然不是件容易事。

      秦枭手持神耀枪,气势大盛,直接朝沐玄空杀了过去。

      嗖!

      同时间,神幽世家下方,陡然间撑起一片黑色的天幕。

      将神幽殿宇的碎片,同时接了下来,任由那等恐怖的余威落下,没有荡起半点波澜。

      “神幽封天古阵!”

      远处众人惊呼不已,这神幽世家不愧是荒古域世家之首,终究有些底蕴。

      呼哧!

      当神幽古阵被催动后,两股极为磅礴的气息,从黑色的光幕中一跃而出。

      那是两名老者,身上爆发出恐怖的圣威,那等气息甚至比秦枭还要强上些许。

      “三名圣者!”

      “一个世家居然有三名圣者,这神幽世家不简单。”

      “若是算上坐镇战界的圣者,神幽世家的圣者数量,怕是可以达到五人,有点恐怖啊!”

      飞出来的两道身影,乃是秦家两位老祖,年岁都已超过两千。

      寿元无多,平日都在闭死关,根本就不会出现。

      可眼下去被逼的同时现身,显然这神幽世家,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三大圣者齐出,沐玄空想走怕是难了!”

      “他还是低估神幽世家的底蕴了,一人一剑就想来此斩圣,未免想的简单了点。”

      “没错,换成瑶光还差不多!”

      “今日之事,若是处理不好,即便瑶光最终降临,剑宗声威也得一落千丈。”

      各大超级宗派,注视这场圣战的生死境长老,目光闪烁,惊呼不止。

      秦家两个老祖,一个擅长火焰圣道被尊称为青火圣君,一个擅长雷霆圣道被称为紫雷圣君。两人没有任何交流,升空而起的刹那,便各自出手。

      青火圣君隔空拍出一掌,滔天圣焰凝聚成一只遮天蔽日的巨手,直接抓向了沐玄空的头顶。

      圣焰巨手无比恐怖,震的空间出现丝丝裂缝,每一道裂缝都长达数千里。

      嘶嘶!

      裂缝之中有火星如雨点般落下,此刻若有胆大的生死境强者闯过去,感悟火焰之道可以事半功倍。

      可更多的还是恐惧,但凡生死境的强者,只看一眼就觉得无法呼吸。

      仅仅只是溅射的火星,就能轻易要了他们的性命,圣者级别的存在完全无法想象。

      紫雷圣君出手,他拔出一柄修长的圣道,数以万记十万记百万记的雷霆规则缠绕其中。那是属于圣道的规则力量,就算是生死境的强者,也完全无法看透。

      只觉得那一柄刀出现后,天地都变得不太真实了起来。

      三位圣人一起出手,对付三百年前才成圣的沐玄空,可谓是凶险至极。

      “今日瑶光若是不来,就斩了此人,没必要留什么活口,还请两位老祖助我!”

      得到两大圣君相助,秦枭顿时就缓了口气,气焰重新嚣张起来。

      千星双曜圣器,即便是他催动起来也颇为困难,应对沐玄空手中的那柄赤霄剑十分吃力。

      “融天!”

      沐玄空处变不惊,他手中之剑,挥手间将来袭的圣焰巨手斩断。

      而后再出一剑,这一剑之威爆发出融化天穹的光芒,滚烫的剑光犹如热浪要融化万物一般。

      如此景象,好像天突然消失了一般,让人惊恐不已。

      锵!

      等到剑与雷刀撞在一起,剑光以摧枯拉朽的声势,将对方长刀上的雷霆圣道规则接连斩断。

      紫雷圣君发出一声怒啸,身后有圣相展开,不断补全被斩碎的雷霆圣道规则。

      轰隆隆!

      双方强硬到极点的对碰,须臾间就分出胜负,紫雷圣君四方凝聚的磅礴雷光崩碎。赤霄剑荡开雷刀,斩在他的身上,将其击的吐血而飞。

      噗呲!

      剑光破开圣甲,在紫雷圣君的身躯上,硬生生撕扯出一道狰狞可怖的伤口。

      哗!

      磅礴圣血,顿时如大雨一般,遮天蔽日般疯狂落下来。

      恐怖,震撼!

      远远看向此方的强者,无论是生死境修士,还是圣境大佬,皆是震惊无比,一脸瞠目结舌的态势。

      即便隔着极其遥远的距离,一个个也都觉得后背发凉。

      一名活了两千岁的圣者,竟然被沐玄空一剑荡飞千里,圣血洒落成河。

      “你才修炼三百年……圣道规则怎么如此恐怖?”

      紫雷圣君盯着沐玄空,他和瑶光是一个时代的,两千年前瑶光威震东荒,纵横天下,一剑可败天下英豪。

      今时今日,他们在沐玄空身上,居然看到一丝瑶光的风采。

      他抬头看去,和青火圣君对视一眼,从彼此眼中,都看到了一丝浓浓的忌惮之色。

      锵!

      沐玄空一袭赤金圣袍,手中赤霄圣剑铮鸣不止,沾染了圣血的长剑,锋芒显得更为凌厉。

      一旁秦枭,脸色显得极为难看。

      他方才还嚣张无比,觉得两位老祖相助,拿下沐玄空轻而易举。

      可没想到,对方一剑之后,瞬间就化解了危局。

      “今日本座必杀秦枭,你俩若是一意孤行,本座不介意教你们死字怎么写!”沐玄空看向两位老圣君,眉头轻挑,冷冷的说道。

      紫雷圣君和青火圣君,心不由的一沉。

      太像了!

      无论是说话的语气,还是眉间的气质,都与当年的瑶光太像了。

      “两位老祖,别被此人吓住了,他毕竟只是一个成圣三百年的小辈!三百年不出山,想拿我秦枭试剑?我就不信,你真有这本事!方才那一剑,他绝对不可能再施展出来!”

      秦枭沉着脸,将手中神耀枪催动到极限,七千颗星辰浮现在秦枭的头顶。

      远方众人,顿时根本就看不清秦枭的身体,只觉得众多星辰之下,他身体所释放的光芒,已经比太阳还要刺眼夺目。

      “星曜圣器!秦枭有点能耐啊,这么短的时间,居然这将星曜圣器给全力催动了。”

      “双曜千星,这等大杀器在圣者手中,威力太过惊人。”

      众多生死境强者,皆是震惊无比。

      “神耀之光!”

      秦枭怒喝一声,这一声爆喝,让手中长枪光芒将三十六天尽数撕裂。

      双曜圣器的威能,化为上千种流光,爆发出毁天灭地般的威势,朝着沐玄空杀了过去。

      “沐玄空,你真以为自己第二个瑶光不成?敢一人一剑杀向我神幽世家,今日算你倒霉,我让你知道双曜圣器究竟有多恐怖,即便瑶光亲临,我也要废你一声修为!”

      磅礴流光所过之处,三十六天被扯开的缝隙,犹如裂开的冰川不断扩大。

      等到七千流光汇聚之时,爆发出来的惊人之力,将空间都给生生撕碎了。

      轰隆隆!

      数不清的空间碎片,衍化成风暴,席卷八方,连圣者都看的心惊不已。

      沐玄空持剑而立,一道道玄光从天而落,而后层层叠加,组成一道无形的域场。

      撕碎虚空的神耀之光,和域场碰在一起的刹那,直接爆成火花,飞溅而出。

      双曜圣器最强一击,连沐玄空的衣角都没碰到。

      “剑域!”

      “秦枭快退回来!”

      青火和紫雷圣君,顿时神色哗变,忍不住失声惊呼。

      沐玄空眉心有剑印绽放,继而裂开道缝隙,仿佛有一轮大日将要吞吐而出。

      在秦枭惊疑不定之际,一道赤色剑光破开三十六天,犹如银河垂落。

      嘭!

      秦枭身上的圣光,以及所有的圣道规则,尽数毁灭。

      “斩!”

      下一刻,他耳边响起惊天之音,沐玄空一剑刺穿他的心口,连同他的圣源一并绞碎。

      “不不不!”

      秦枭哀嚎不止,连忙叫唤。

      噗呲!

      剑光再闪,一颗人头直接飞了出去。

      沐玄空收剑归鞘,一手持剑,一手握着秦枭的人头,回眸一瞥。

      嗡!

      青火和紫雷两大圣君,瞬间如遭重击,各自被吓退数千里,沐玄空的杀伐果断将两名老者彻底吓住了。

      堂堂秦家之主,就这么死在两位老主面前,可二老张了张嘴硬是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偌大的神幽世家一片寂静,远处各方圣者都惊愕不已,没有任何人敢说不出声来。

      这一刻,仿佛沐玄空三个字都成了禁忌。

      藏剑三百年,圣血拭青锋。

      事了拂衣去,谁敢念吾名!

    【别说月哥故意水文,我确实写的慢,可真的是想的头发都快掉光了,就是想把最好的一面送给你们。我若是故意水文,真的是随随便便就一万字了,但那样真没意思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