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一世独尊 > 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三百年成圣不出!
    第一千五百零五章

      神幽世家,荒古十大圣者世家之首。

      拥有神龙帝国赐予的封号,坐落在荒古域西北方,乃是不折不扣的霸主级势力。

      说是世家,其实也接受外姓弟子,单论实力不比荒古域八大超级宗门差上多少。

      神幽二字,分量太重。

      即便真的不如八大超级宗派,也没有任何宗派敢和神幽世家撕破脸,因为这两个字是神龙帝国的封号。

      任何势力,想要和神幽世家翻脸,都得掂量掂量神龙帝国的态度。

      偌大的昆仑界,能得到神龙帝国册封的世家也只有十个。

      神幽世家连绵广阔,占地之光,足以媲美超级宗派。

      内府,神幽主殿。

      神幽世家当代家主秦枭,正与几名族老商议着金绝之事。

      秦枭乃是秦家明面上的最强者,八百年前就已成圣,掌管秦家已经足足有近千年的光景。

      可看上去,并没有显得太多苍老,中年人的模样,不怒而威。

      在座的族老,一眼看去,全是生死境的顶尖实力。

      此等阵容,放眼整个东荒也是无法想象的强悍,而这还仅仅只是一场简单的族会罢了。

      荒古域内,各大势力都相当清楚。

      作为封号世家的秦家,绝不仅仅只有一名圣者,实力底蕴深不可测。

      若是算上秦家和玄天宗微妙的关系,神幽世家绝对是货真价实的西北霸主,除了超级宗派玄谷之外,没有任何势力能与之抗衡。

      “大长老,金绝去路安排好了吗?”

      秦枭看向左手边的灰衣老者问道,老者是秦家大长老,秦枭之下神幽世家第一高手秦绝。

      “族长,已经安排好了。”

      秦绝出言道:“这会他应该已经在神龙帝国,就算是剑圣出手,也绝对足以保证金绝安全。等风声过了,我再让人把他接回来。”

      “做得好!”

      秦枭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沉吟道:“金绝虽是外姓,可对我秦家忠心耿耿,甚至不惜以命搏杀。这等功臣,我秦家一定要保到底,不然以后没人为我们卖命。”

      “金绝可惜了,他在玄天宗再进一步,就可以成为执法长老了。”

      “最可惜的还是那小王八蛋,这都能活下来,命不是一般的大!”

      “剑宗这些年真的是越来越过分了,其他超级宗派都会给我秦家几分薄面,就这剑宗还以为自己是圣地!”

      当初通天之路,其余超级宗派迫于压力,都不敢接受林云。

      唯独剑宗,直接强行带走了林云,这个仇神幽世家的人可都一直记得。

      “哼!”

      秦枭眼中闪过抹寒意,对剑宗这般做派,他早就不满了。

      神幽界子乃是他的血亲玄孙,虽说他玄孙数量很多,可能成为界子肯定是其中最优秀的。

      让他参加万界争锋,就是给他争气运,为他降临昆仑铺路。

      为的就是天路榜首这个位置!

      从古至今,能成为天路榜首的人,降临昆仑后至少都有成圣之资。

      可铺垫了十多年时间,却死在一个下界小杂毛手中,对秦枭来说简直就是耻辱中耻辱。

      剑宗将林云接走,更是直接打脸。

      “天玄子这狗东西,真的越来越过分了,这事若是有他出手,那小杂毛现在已经是死人一个了!”

      秦枭不满的说道。

      其他族老,顿时禁声不敢接话。

      “这狗东西,真的忘记当初是谁捧他在玄天宗崛起的,没我神幽世家能有他天玄子今日?”秦枭骂骂咧咧的说道。

      天玄子将金绝逐出玄天宗的做派,让他极为不爽,气的差点吐血。

      还有秦苍!

      明明是秦家子弟,可眼下也完全没将家族放在眼里,当初苍玄岛中就该直接杀了对方。

      “族长,这事我们要不要应对一下?”

      “应对什么?”

      “剑宗或许会来找麻烦,毕竟曾经是圣地,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哈哈哈!”

      秦枭闻言大笑起来,不屑的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也配吗?谁敢来找麻烦?瑶光,还是沐玄空?瑶光只是条老狗罢了,蹦跶不了几年,沐玄空……呵呵,我成圣的时候,他还在玩泥巴呢!不堪一战!”

      “剑宗灭亡是早晚的事,我不去找他麻烦,沐玄空就要烧高香了!还敢找我麻烦?借他一个胆,也不敢!”

      秦枭底气很足,丝毫无惧。

      神幽世家或许实力和剑宗差距很大,可终究是封号世家,与玄天宗也是盟友关系。

      最重要的是,他背后有神龙帝国撑着!

      让秦枭去剑宗要人,他没这个胆量,可你要和他说,剑宗敢来找他麻烦,他一百个不信。

      荒古域中谁都能出来,剑宗早已经日薄西山,不过强弩之末罢了。

      等到老剑圣一死,剑宗必亡!

      “沐玄空三百年前成圣之后,就一直憋在剑宗没出来过,只怕这圣人之名颇有水分。”

      其身边大长老秦绝,笑道:“说不定还是个假圣人,这荒古域的规矩早就该改改了,也就天玄子能忍得住,非要熬死瑶光。”

      秦枭神色狂傲,冷冷的道:“他不来也就罢了,他若真的敢来,我让他身败名裂!”

      “剑宗沐玄空,请神幽世家当代家主出来一见!”

      就在此时,整个神幽世家的府邸,都在剧烈的晃动了起来。

      轰隆隆!

      数百座悬空在空中的殿宇,都在摇摇晃晃,仿佛随时要跌下去一般。

      一道洪钟般的声音,回荡在天地之间。

      整个神幽世家里里外外,接近十多万人全都惊恐不已的发现,天穹间不知何时多出一个太阳。

      而声音,正是从头顶太阳传来的。

      “怎么回事?”

      “沐玄空!剑宗掌教怎么来了……这真是一颗太阳嘛?”

      “太可怕了吧。”

      这一刹那,神幽世家被彻底惊到了,诸多生死境的以下的秦家子弟,直接被震的头晕目眩,站立不稳。

      同时间,有磅礴剑意笼罩下来。

      那剑意极为恐怖,神幽世家好几重圣品灵阵,完全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真来了?”

      大殿内,众多族老面面相觑,一个个直接傻眼了。

      他们刚才态度都颇为嚣张,言语之间,似乎完全没将沐玄空放在眼里。

      可等到沐玄空的声音,真正传来之时,众人眼中都难掩惊恐之色。

      “族长!”

      “沐玄空来了!”

      嗖嗖嗖!

      破空声响彻不停,一道道人影,从神幽世家各处飞来,齐聚家族大殿。

      面对剑宗掌教这等大人物,根本就没人敢上前去接话,尤其是对方身上的杀意极为明显。

      谁敢上去?

      若是对方真要动手,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一时间,大殿内寂静无声,数不清的目光,全都盯在了族长秦枭身上。

      秦枭脸上变化,神情变得极为难看。

      “剑宗沐玄空,请神幽世家当代家主出来一见!”

      噗呲!

      这一道声音蕴含的剑意,变得更为恐怖起来,大殿内除却生死巅峰的强者,其余生死境王者全都吐出口鲜血,

      轰隆隆!

      同时,十几座浮空的殿宇,接连不断的坠落下去。

      不一会,这神幽世家就变得一片狼藉,上上下下无比狼狈。偌大的府邸,灰尘滚滚,成片楼阁殿宇,接连不断的坍塌。

      神幽主殿。

      一群族老的脸色,哗然巨变,神色都变得很不好看。

      完了!

      这沐玄空根本就没给脸,一言不合就直接动手了,脾气未免太暴躁了点。

      秦枭彻底怒了,道:“好你个沐玄空,居然还真敢来!”

      哗!

      他一闪,就直接出了大殿,横空而起,众族老赶紧起身紧随其后。

      没过多久,秦枭一行人就出现在神幽世家上方,与沐玄空隔着千米对峙。

      “沐玄空,你这是什么意思?以圣者的身份,欺负我神幽世家的普通弟子?你想干嘛?这事你今日不给我一个交代,我和你没完!”

      秦枭阴沉着脸,冷冷的说道。

      对方一点面子都没给,这般出手就是在打神幽世家的脸,暗地里不知道多少人看着。

      此事若无法善了,神幽世家威名将会荡然无存。

      轰!

      沐玄空从“太阳”中走了出来,浑身沐浴着金光,一柄赤色长剑悬在身前,他看向秦枭只说了两个字。

      “人呢?”

      秦枭脸色微变,气势瞬间矮了一截,淡淡的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不知道?”

      沐玄空眼中当即闪过抹怒意,懒得与他废话,右手猛的一挥。

      轰!

      他四周宛若太阳的磅礴火光,当即随着袖袍散开,一股股太阳剑意蕴含着圣威呼啸而去。

      太快了!

      如太阳一般炽烈,如光一般迅捷,就在这须臾之间,神幽世家剩下的浮空殿宇尽数毁坏。

      神幽世家下方,有一道道灵阵升腾起来,而后重重叠加。

      可依旧挡不住,天地之间圣纹碎裂之声,响彻不停,小半个神幽世家府邸当即就化成了废墟。

      府邸中的秦家弟子,全都吓傻了。

      这等恐怖的实力,完全超乎了他们想象,即便是圣人也不该如此恐怖才对。

      挥手之间,神幽世家引以为傲的重重阵法,就跟纸糊的一般,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沐玄空!”

      秦枭大怒,脸色瞬间就黑了,怒道:“你剑宗是要与我神幽世家开战?”

      “有何不可吗?”

      沐玄空眉头一挑,冷冷的道。

      秦枭瞬间就被哽住了,感觉喉咙像被什么东西堵住,完全说不出话来了。

      太强势了!

      沐玄空怎么会这么强势?

      “本教再问你一句,人呢!”

      沐玄空盯着秦枭,不客气的道,身上剑威疯狂暴涨,悬浮在身前的赤色长剑不停颤动起来。

      他长发乱舞,有惊天杀意在其眉间萦绕,那等目光让人不敢直视。

      秦枭咬牙讥讽道:“沐玄空,你别欺人太甚,老夫成圣之时,你还只是个娃娃!”

      沐玄空淡淡的道:“本座乃是剑宗掌教,谁准许你直呼本座名字了?”

      噗呲!

      话音落下,一股剑威呼啸而去,秦枭当即被震退数步,他伸手众人吐血狂飞。

      “本座再问你最后一遍,人呢!”沐玄空在虚空中,踏前一步,身前悬空的赤色长剑颤动的越来越厉害。

      赤色长剑,像是一条真龙要挣脱身上的锁链,有滔天之怒在疯狂蓄积。

      嗡嗡嗡!

      天地之间,有剑吟之声宛若圣音般,铿锵不绝。

      秦枭吃了个亏,脸色一黑,讥讽道:“沐玄空,还真有你的!我告诉你人去哪了,人已经去了神龙帝国,你不是剑宗掌教吗?你不是很能装嘛,有种就去神龙帝国杀人!”

      沐玄空脸色彻底阴寒下来,冷声道:“你心还真大,觉得人不在本座就会罢手?人既不在,就你用这条命来替吧!”

      锵!

      话音落下的刹那,沐玄空伸手握住了剑柄,瞬间就有磅礴大日在他身后轰然暴起。

      轰隆隆!

      大日之光太过刺眼,将天穹间原本存在的大日光芒都给遮盖了,犹如灭世骄阳降临,灼热的气息让这片天地瞬间就变得如焦土末日般让人难以忍受。

      三百年剑不出鞘。

      三百年成圣不出。

      今日下山,沐玄空要拔剑……斩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