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异瞳临世:穆少之霸宠甜妻 > 第153章:人心本偏,愤怒憋屈
    顾青锋听着妻子和儿女的话点了点头,他倒也没有要维护廖红雪或是替她说话的意思,毕竟人心从来都是偏的,他在顾琇莹和廖红雪之间偏心他的亲生女儿这是人之常情,谁也不能说他偏心差了还是如何。

    曾经他相信廖红雪也好,纵容廖红雪也罢,这一切的前提都是建立在顾琇莹喜欢廖红雪,相信廖红雪并且依赖廖红雪的份上,若非如此顾青锋又岂会当真总在顾琇莹的面前说廖红雪如何如何的乖巧听话,明理懂事?

    他不过就是想要亲近自己的女儿,不得不以廖红雪来作为一个桥梁罢了,谁让那个时候在家里顾琇莹谁的话都不听就只听廖红雪的话呢?

    顾青锋想亲近女儿,了解女儿,可他们父女之间隔阂已深,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化解的,即便他们彼此关心,却也总是控制不住在面对面说话的时候你刺我一句,我刺你一句,偏偏还谁也不肯先低头,谁也不屑于去解释,于是慢慢就发展到只要一见面就吵,矛盾也越积越深。

    而在他们的这个家里廖红雪无疑就是那个将他们父女紧密联系在一起的人,顾青锋无法接近像是刺猬一样的女儿,他就只能将希望都寄予在廖红雪的身上。

    他想,既然顾琇莹很喜欢也很相信并依赖廖红雪那个姐姐,那么他就对廖红雪更好一点,这样廖红雪是不是就能更心疼也更维护顾琇莹这个妹妹。

    可是任顾青锋怎么也没有想到,他对廖红雪的好却造就出了廖红雪对他,对整个顾家更大的贪念,她早已经不再满足于现状,她想要得到的变得更多。

    虽然说在顾青锋抚养廖红雪的过程中,在后来的那些日子里他或许对她抱有了某种意图,但不能否认的是顾青锋给予廖红雪的物质却是与他的亲生女儿一样,甚至是更多的,只因他希望廖红雪能多看顾他的女儿,她的妹妹几分。

    顾青锋既然同意抚养廖红雪,他便也给予了廖红雪父爱,只是他到底不是廖红雪的亲生父亲,并且他还记着廖红雪父亲与他之间的情谊,是以他给廖红雪的父爱自然与他给顾琇莹的父爱是不一样的,十根手指尚且有长有短,他也不可能做到一碗水完全端平。

    纵然廖红雪如今跟他们顾家走到这一步,顾青锋也自认是问心无愧的,无论谁来他都可以这么说。

    他可以容忍廖红雪做任何事,却独独不能容忍廖红雪谋害他女儿的性命。

    哪怕顾琇莹坠崖那件事至今没有什么证据可以直接指向廖红雪认定是她做的,但就凭之后他亲自调查出来的那些事情,顾青锋只要不是一个傻的,他焉能猜不到廖红雪的一些想法及心理?

    只要能保他的女儿平安,即便送走廖红雪会替他招惹来一些是与非,顾青锋亦是坚决不会让步的。

    自廖红雪离开顾家至今,顾青锋的确说过不再管她的任何事情,却也免不得暗中对她关注一二。

    当顾青锋将这份资料拿到手之后,他方才明白廖红雪这个姑娘心机到底有多深,手段到底又有多狡诈,无怪乎他的女儿完全不是她的对手,被她耍得团团转。

    这让原本就对廖红雪彻底死了心,不再留有任何情份的顾青锋对她更是如此,尤其除夕夜里这接连不断的电话,愣是让顾青锋心中除了厌烦以外,别的半点都没剩下。

    换了以前的顾琇莹跟廖红雪给对上,顾青锋定要担心顾琇莹受欺负,但现在么,顾青锋听着顾琇莹跟姚如意母子三人的话只觉得廖红雪真要胆敢晃荡到顾琇莹的跟前,怕只怕她会后悔终身。

    “她若胆敢来招惹你,你就狠狠的收拾她,只要你的手上不要沾染上人命就好。”廖红雪再怎么可恶,再如何的狠毒,在她没有碰犯法律之前,她也是罪不致死的,顾青锋可不想他的宝贝闺女因为那么一个人而搭上自己的一生。

    “老顾同志当真狠得下这个心?”顾琇莹没有告诉她家老顾同志的是,她的这双手老早就已经沾过血腥了。

    无非就是死在她手上的那些人都是该死之人罢了,可甭管那些人该死还是不该死,他们的血同样是血。

    “我有什么狠不下心的,她又不是我闺女。”

    “哼,以前在某人的眼里,我才不是亲的。”

    顾青锋:“......”

    “别以为不说话就没事,这是本姑娘不跟你一般计较。”顾琇莹扬了扬好看的眉头,到底没有揪着以往的事情不放。

    “是是是,我闺女宰相肚里能撑船,就原谅你爸以前的有眼无珠。”

    “我不会主动惹事的,但愿她可以学得乖一点。”

    听着顾琇莹这话,顾青锋对她是十分放心的,他不放心的反而是廖红雪。

    “既然爸已经做出决定关了机,那咱们是不是聊一点开心的事情,就别谈那个倒人胃口的女人了?”

    “小洋说得没错,从她离开那天起,她的任何事情都跟我们没有任何的关系,好也罢,坏也罢,都该由她自己去负责,咱们又何必费力不讨好去替她想那么多。”

    “跨年倒计时了,我们来一起倒数好不好?”姚如意也不想继续谈论廖红雪,左右她好与不好都不是她应该关心的事。

    大过年的她是真心不想在家里过多的提及廖红雪,没得大家心里都不痛快。

    “我听妈的。”顾琇莹水眸微眯,笑意盈盈的道。

    “我也听妈的。”

    “我也听。”

    “......”又留下他一个,顾青锋抽着嘴角满头黑线,“咳咳...我听老婆的。”

    “噗——”

    瞅着他们家父上大人那异常窘迫又异常生动的面部表情,顾琇莹陶嘉海陶嘉洋笑得最没有形象,就连姚如意也险些把刚喝进嘴里的饮料给喷出来。

    “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十二点整,顾琇莹一家五口跟着联欢晚会的主持人们一起新年倒计时结束。

    “嘉海哥,嘉洋哥,我们去院子里放烟花。”

    “好。”

    “一起走,咱们买回来的烟花我全都放在院子里。”

    “嗯嗯。”顾琇莹已经好几年没有在除夕夜里放过烟花了,难得今年事事如了意,她也多了几分孩子心性。

    “咱也一起去?”

    对上顾青锋看过来的眼神,姚如意笑着点头道:“好。”

    这厢家家过除夕都喜气洋洋,欢声震天,处处都灯火通明,烟花漫天的,唯独位于青叶小区的一间小套房里却黑漆漆的没有一丝光亮,即便就是有点明明暗暗的光,亦是从别处投射进来的。

    不说跟别的地方相比,单单就是跟套房的隔壁几家的欢声笑语相比,这里也太过冷清,太过孤寂了。

    明明这里住着人却仿佛没有人一样,甚至还隐隐散发着骇人的森冷之气。

    黑暗的角落里借着手机屏幕的微光能模糊的看到一个披头散发的人,她屈膝坐在地上,微微半垂着头,谁也无法窥探到她的半点神情。

    她就那么静静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仿如一尊雕像一样,哪怕窗外大朵大朵绚丽的烟花不断在空中璀璨绽放,亦无法让她感到一丝一毫的欣喜。

    而这个人恰好就是廖红雪。

    不管是上学的时候还是放假的时候,廖红雪从来都没有想过去打工赚学费赚生活费什么的,因此,表面看似过得很轻松很风光的她,日子其实过得非常的拮据。

    饶是如此,廖红雪都不愿抛却那些表面风光而选择踏踏实实凭借自己的能力去赚钱来生活,而是不断的想办法让各种各样,形形色色的男人给她钱。

    没有放寒假的时候,廖红雪隔三差五就会跟不同的男人去约会或是去游玩,那时她总有办法让那些男人替她买衣服,买饰品,又或是给她零花钱。

    那时她敢出去,敢接手那些东西是因为她有借口不让那些男人占到她太多的便宜。

    可学校放假之后,廖红雪就不得不找借口一再拒绝他们对她的邀请,是以过惯好日子花钱也大手大脚的廖红雪便开始缺钱花了。

    但无论她有多缺钱花,临近过年的半个月她都极少出门,毕竟在她编织的完美谎言里面,她可是有一个很完美家庭,并且家里人对她极其疼爱的。

    既是如此大过年的她若总在外面晃荡,还总是孤孤单单一个人的话,任凭再完美的谎言也是要被戳穿的。

    日子好不容易熬到除夕这天,廖红雪一大早就坐出租出去了大院,只可惜她没能进得去,哪怕就是孙启明那个混蛋也有二十多天没有跟她联系过了。

    没有孙启明她根本进不去大院,而顾家的人更不可能让她进大院,且不说顾琇莹看到她就恨不得能弄死她,单单就是陶嘉海跟陶嘉洋因为护着顾琇莹也不可能给她好脸色,那姚如意现在更是避她如蛇蝎,这让廖红雪哪怕浑身有劲儿都没处去使,整个人异常的抓狂。

    最后没办法廖红雪只能强忍着满心的怒火跟憋屈离开,只是到底夜幕降临那一刻她没能忍住,还是拿起手机给顾青锋打了一个又一个的电话过去。

    第一个电话被挂断之后廖红雪其实就已经知道顾青锋不会接听她的电话,但她不死心。

    于是电话一个接着一个的打过去,哪怕手机铃声响了一遍又一遍都没人接听,廖红雪还是坚持不懈的打过去。

    直到对方手机提示已经关机,廖红雪才清清楚楚的认识到顾家怕是恨她入了骨,也断然没有任何原谅她的可能。

    是了,顾琇莹没有回来前都不可能,顾琇莹回来之后也就更不可能了。

    “顾青锋,你该死。”

    “顾琇莹,你更该死。”

    “你们都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