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Steam游戏穿越系统 > 第一百五十七章 冰钓小屋
    第一百五十七章冰钓小屋

    抬头看看天上的乌云,陈楠嘴里苦涩,这天气情况很不对,北方飘过来很大的一块黑乎乎的云彩,这里的风速也开始变得更加凌厉了起来,看着前方苍苍茫茫的雪地,只有几棵孤零零的白桦树,“必须要加快速度了。”陈楠心中想着,脚底下的动作也加快了。

    可是,陈楠的速度还是晚了一拍,天气的变化速度要比想象的快得多,只是短短一个小时的功夫,整个头顶就已经被黑压压的乌云遮住了,鹅毛大雪开始飞落下来,陈楠的开始浑身发抖,他的体力和精神力在这个时候,已经到了极限,嘴里放着一根坚硬得根本没有办法融化的巧克力棒,陈楠甚至感觉,自己的舌头已经没有温度了,非常的干涩,冰凉,羽绒服开始沉重起来,因为里面的羽绒已经开始结冰。

    手指的最末端已经开始变得紫黑,陈楠只能不断握紧拳头,然后松开,再握紧拳头再松开,这样手指至少不会因为寒冷而完全被冻坏了,至于脚指头,似乎已经不是自己的了,陈楠用余光看了看手表,气温是零下三十度,旁边已经出现了一个感叹号,提示危险,体温过低,体力过低,精神力过低……

    陈楠没有任何办法,他感觉自己的肺部,呼吸道都要被冰凉刺骨的空气冻结上了,每一次呼吸都非常痛苦,这里的空气中没有水分,因为水分已经被冻结成了冰块,陈楠的赛亚人体质其实可以抵御一定的寒冷,但是在这个游戏世界里面似乎没有任何作用。

    陈楠开始感觉很困,但是他知道,自己不能闭上眼睛,这才是生存的第一天……

    “咔嚓!”脚下踩到了什么类似碎玻璃一般的声音,陈楠被吓了一跳,睡意也被驱散了一点,脚下是一块薄冰,而自己的一只脚已经泡在了水里,可是陈楠的眼睛一亮,他没有感到寒冷,没有结冰的水,温度在零点以上,零点一下的水都会变成冰块!

    陈楠想到,在一个标准大气压之下,冰水的温度是零度,甚至会更高,陈楠蹲下身子,将自己的手也放在了这个小水坑里面,居然感觉到了一阵回暖的感觉,陈楠也是哭笑不得,这到底是有多冷,居然能在冰水里面感受到温暖……

    这个时候,陈楠的意识也逐渐恢复了过来,他活动了一下手指,看着四周,迷迷糊糊自己居然到了神秘湖的边缘,陈楠看着远处的湖面上,居然有一近一远两个冰上钓鱼用的小房间!陈楠激动了,自己整整走了三个小时,终于看到了一个属于人类的建筑,陈楠感觉自己身上也有了一点力量,以自己最快的速度到了小屋的前方。

    小屋的正前方躺着一具尸体,已经被雪花覆盖了一半,陈楠看着这具尸体摇了摇头,直接绕过了尸体,开大了冰钓小屋的门,小屋真的很小很小,大概就只有两个平米这么大,一个炉子,里面还有一点干燥的木炭和没有烧干净的木头,火炉的旁边还有一些加工木材,一个打火石和废报纸,这些东西应该是用来点火的。

    陈楠将小屋的门关了起来,这小屋的门已经有点变形了,关得并不是非常严实,还有一丝丝的冷气从门缝里面钻进来,不过相对于外面,这里依旧好了很多了,小屋里面没有食物,应该已经被外面的那个家伙吃完了,不过钓鱼的工具倒是还有,包括一些已经风干的鱼儿。

    桌子上有一个生锈的小斧子,陈楠将加工木材劈了开来,优先点火让自己暖和暖和才是最重要的,刚刚那只泡了水的鞋子和脚已经完全没有知觉了,这要是冻着了说不定得截肢。

    废报纸被撕开,和一些木屑放在一起,陈楠拿着打火石的双手都在颤抖,因为根本没有力气,好在打火石的质量非常不多,也不知道放在这里多久了,也没有坏掉,只是轻轻的碰撞之后,火苗就逐渐出来了,陈楠将几块小木头放了进入,等待火势变大之后,又加了几块大一点的加工木头。

    打开门,弄了一点雪花,放在炉子上面的一个小钢盆里面,慢慢一盆,等待融化。

    冻伤不能用雪搓

    冻伤是身体表面受低温刺激后局部血液循环发生障碍而产生的病变,一般分为局部冻伤和全身冻伤,多见于寒冷的冬天。在民间,流传着对冻伤部位采用雪搓、冷水浸泡等应急方法。这些方法是绝对要禁止的,因为它只能延长冻伤部位的受冻时间,加重组织损伤。此外,用火烤冻伤部位也是有害无益的。

    其实真确的冻伤处理方法是尽快脱离寒冷环境,防止冻伤加重。温水快速复温是冻伤急救的关键。要迅速将受冻部位浸泡在40℃~42℃的恒温热水中,使冻伤部位恢复到接近正常皮肤温度。

    如果一时无法获得温水,可将受冻部位置于抢救者的胸部、腹部及腋下等温暖部位,以体温复温。对全身冻伤者宜进行全身温水浸泡,但时间不宜过长,一般浸泡15分钟~30分钟、体温迅速恢复至接近正常即可。

    冻伤部位未破时,可用当归、红花、花椒各15克水煎外洗,洗时要轻轻按摩局部,以促进血液循环。

    但是现在的陈楠可没有那么好的材料,炉子上的小钢盆用来泡泡手是刚刚好的。

    满满一盆的雪花融化之后,只剩下了一点点,又弄来一点雪花,将水温弄得适宜之后,把自己的手放在了里面。

    “啊,哦,舒服……”陈楠已经发出了一阵舒服的呻吟,从来没觉得洗手时一件那么舒服的事情。

    鞋子和袜子放在了炉子旁边,上面的冰水融化冒出一阵阵白色的蒸汽,手脚的终于又变成自己的东西了。

    天色很快就按了下来,陈楠拿着自己的衣服将门缝堵上了一点,但是依旧留着一些空隙,房间里面有炉火,如果不留空隙,没有新鲜空气,搞不好自己就二氧化碳中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