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Steam游戏穿越系统 > 第十四章 地下研究所
    第十四章地下研究所

    【开头呢和大家说件事情,这不是已经三万字了么,19年编辑也第一天上班啦,嗯,也是为了书的未来,一张推荐和一个收藏应该不算过分吧,谢谢大家了,现在已经75个收藏了~小君我写书才七天,有这么多读者看官我真的很开心~】

    大概又等了半天,陈楠终于等不住了,身上藏的食物也吃完了,正准备用蛮力打开书架的时候,里面居然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陈楠靠着墙壁,观察着房间,虽然自己一直处于隐身的状态,可还是非常的谨慎。

    走路声越来越大,从脚步判断,大概有两三个人。而且走路的速度也很慢,可能是带着什么东西。

    大概几十秒之后,陈楠发现书柜开始动了起来,逐渐往上面移动过去,一直到书架几乎快到达天花板的时候,里面才有人出来。

    三个人,穿着白色的医用服装,带着口罩,和汉克老头形容得差不多。他们的身后都背着一个黑色的麻布袋子,里面似乎放着一些柔软的东西。

    “老鲍勃死得真不是时候,他死了,这些事情就是我们来做了!”其中一个黑色带着稍微大一点的人说道。

    “没办法,赶紧的吧,这东西太恶心了!实验结束之后我要赶紧去洗个澡!”说完之后,垫了垫自己身后麻布袋子,似乎想要让袋子处于一个比较舒服的位置,这个时候,陈楠清晰地看到了,有几滴红色的液体渗透出来滴在了地上。

    陈楠微微瞄了一眼就知道,那就是人血,他们身后背着的麻布袋里面就应该是已经解剖失败的尸体。

    三人继续往前走,一直到了外面之后,进了一个博物馆旁边的储物间,陈楠也跟了就去,储物间里面居然是一个前往地下的楼梯。

    果然和汉克老头说的没错,这个楼梯下面有一条超大的下水道,而这些尸体碎片就是直接通过下水道冲到了河里去了,平时鲍勃就是负责干这个的,而现在,鲍勃这个救鬼死了之后,就只有里面的研究人员自己来做这些琐碎的事情了。

    三人很快就把麻布袋子扔进了下水管道。也就转身往回走去,而陈楠使用隐身披风,一直走到了博物馆里面。

    三人一起走到了大型书架的前面,然后进去,关门,陈楠一个侧身灵活的也钻到了书架内部,但是一不小心没有注意到,自己在进入的时候,脚上踩到了一块红色的血迹……

    陈楠进入了博物馆的内部后仔细看了看,面前只有一个通往地下的楼梯,装修的风格有点像现实世界里面的大浴场一样,周围都是一块块的瓷片墙壁,看起来非常奇怪,直到很久之后,陈楠再次来到刺客信条的世界,才知道,这样的专修,人血会很容易擦掉。

    地下室的结果非常复杂,大概绕了三四分钟之后,才看到一个有人的房间,还是穿着白色衣服的医务人员,两个人,对着一个似乎是刚刚死去的人做些什么,在他的身边有很多奇怪的东西,似乎是对尸体开始研究,但是很奇怪的是,他们手里似乎有类似于电棒的东西。

    陈楠更加感到疑惑不解,电力这种东西,现在还没有发明出来,怎么可能这里就有了呢?按理说,电应该是四十年乃至更久远之后才发现,发现者的名字叫做法拉第,而且只是初步的了解。

    走进一看之后,陈这才知道,原来这根本不是什么电棒,而是一根烧红的铜棒,铜棒插在死去之人的身体之中,观察神经反射,如此非人类的实验,简直害人听闻!陈楠的心中开始涌现出点点怒火。

    但是他忍耐了下来,没有动手杀掉这两个魔鬼,而是继续往下一个房间走去,这让他看见了更为恐怖的一幅画面,也让陈楠的愤怒完全爆发了开来,一瞬间使用了两个背刺,几乎是在一瞬间,两颗头颅就掉落在了地上!

    陈楠的愤怒是有原因的,还记得之前刺客组织和陈楠一起端掉了安琪拉的老窝吗?很多的童工都开始解放出来,但是没有想到很多童工都变成了孤儿,于是修道会接纳了这群孤儿,给他们一个环境,让他们可以成长起来。

    其中一个小男儿,他给过陈楠一副画像,上面画着的是他的爸爸妈妈,男儿眼中都是泪水的和他说,他的爸爸妈妈和他一起被贵族抓走了,然后爸爸妈妈就和他分了开来,孩子变成了童工,没日没夜的工作,而他的父母,则再也看不见未来的男孩了。

    怪不得,怪不得没有人去管理,因为根本没有人知道,这户人家已经出事了,一家人都几乎没有了希望,而更加可悲的是,这群平民没有地方去诉苦,因为法官就是贵族!

    陈楠没发出任何声音,将小男孩的父亲和母亲放在了一个大袋子里面,这样至少还是全尸吧,不用在受到这群恶魔的羞辱。

    陈楠邪邪的一笑,既然你们喜欢解剖,喜欢研究,那就去研究研究自己的身体吧!把地上两句研究人员的尸体扒光了衣服,然后放在了手术床上,因为隐身斗篷上面都是血液,也没有什么用处了,陈楠直接露出了真身。穿上了医护人员的大衣,然后戴上了口罩和帽子。

    此时此刻,这个房间里面突然进来一个人,对着陈楠说道:“新的实验体赶紧送上去,克林大人要亲自解剖了!还有,把这里打扫干净!”

    陈楠对着进来的医务人员点了点头,然后推着两个医护人员的尸体,跟着这个男人走了过去。通过一个狭长的走廊之后,居然是类似于环形课堂的地方。就是一个圆形的中间位置有一片空地,圆形的外围则是一个个座位,这样更有利于观察实验者。

    克林就站在圆形的中间,他就是博物馆的馆长,那个痴迷于人类身体的疯狂科学家!

    但是当他看见尸体的时候却惊呆了,因为手术台上的并不是平民的尸体,而是他的儿子的尸体,头颅和身体已经完全分开,死的不能再死了!

    “啊!”一声咆哮声音传来,“这是怎么回事,我的儿子怎么会死在这里!”

    与此同时,一个声音从背后的另一个房间传来,进来一个白衣服的男人,说道:“有人进入了我们的试验所!我看到了脚印!”

    而带着陈楠走到这个房间的人,一脸吃惊地看着陈楠,“那么你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