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Steam游戏穿越系统 > 第七百二十二章 修炼之法
    第七百二十二章修炼之法

    “还有东西?”陈楠也好奇地看了过去,还有额外的一卷羊皮和一个盒子。

    陈楠打开羊皮看了看,“本尊乃是四祥麒麟,此物乃是麒麟一族的法宝,是当初始麒麟留下的物件,只是本尊没有那个福气将他发挥出最大的力量,所以还是留给你了吧。毕竟你才是麒麟一族最佳的传承者。”也没有多做什么要求,只是说盒子里面放着一个宝物而已,陈楠呵呵一笑,比魔火好多了,至少人家还有见面礼什么的。

    这个盒子是一个非常粗糙的石头盒子,但是却如同鹅卵石一样,非常的光洁,仿佛像是打了蜡一样光洁无比啊,盒子里面是一件衣服,一件白色的袍子,非常的柔软,陈楠将雪白的袍子打开之后,仔细看,却也没有看出什么花头来。

    “这袍子真软啊,而且很结实,不知道是用了什么东西做的。”青青揉了揉白色袍子说道。

    “不知道,从没见过啊,据说是我的老祖宗,始麒麟留下了的东西……”陈楠现在也有点不确定了,这件袍子没有一丝的能量值,但是陈楠摸在手里只是感觉特别的舒服而已,至于什么功效他也不知道。

    陈楠拿出了自己的鱼肠剑,居然这玩意是始麒麟留下来的东西,时间应该很久了,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了,都没有坏掉,防御力应该不错,所以陈楠打算试一下。

    “叮!”陈楠一剑下去,虽然没用上几成力道,但是这地面还是颤抖了几分,但是声音却是极为清脆的“叮!”得一声,仿佛是玻璃杯之间互相碰撞一般,再看看那件白色的袍子,却一点事情都没有,甚至连一个褶子都没有起来,陈楠将鱼肠剑重新拿起来之后,仔细检查了一下白袍子,依旧是光亮如新,没有痕迹。

    “真是一件宝物,就算是没有任何的能量值,光是这种防御力也可以和始麒麟前辈的力量比肩了。”

    “不管这么多了,公子要不穿上试试看吧,看看合不合适。”青青此时说道,刚刚她也看到了陈楠的实验,也觉得这袍子非比寻常,但是衣服总归是要穿在身上的,这才叫衣服嘛。

    “好。”陈楠将鱼肠剑收了起来,直接将白袍子披在了自己的身上,不过陈楠刚刚才披好袍子,下一秒,这件袍子居然直接消失了,似乎陈楠身上什么都没有了。

    “这是怎么回事?!”陈楠也纳闷了,身上刚刚穿上的衣服居然莫名其妙的消失了!

    “你是笨蛋吗?”此时龙辉的声音出现在了陈楠的耳边,而且这次龙辉出现的时候不仅是声音,一个淡淡的小龙也盘旋在陈楠的身边,“这是麒麟白袍,是用了始麒麟身上的皮毛做出来的,据说始麒麟没过千年就会掉落一些毛发,其中有一个服侍他的小麒麟就将这些毛发收集了起来,这个小麒麟应该就是四祥麒麟。”

    “这还是什么东西!”青青看到龙辉的样子之后,不由得吓了一跳。

    “莫要惊慌小姑娘,我是他的……”

    “是我的宠物,嘿嘿,很有意思是吧,平时都藏在我的袖子里面的,很聪明哦。”陈楠摸了摸脑袋说道。

    “去你的!反正这东西有很多好处,防御力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已,至于其他的能力,我也不太清楚了,就这些我还是道听途说听来的,现在他就在你的身上穿着,平时感觉不到,等你有了强大力量的时候,他自然也会出现。”龙辉说完,虚影就缓缓消失了,陈楠的脑海里传来这么一句话:“好好利用,外面有人来找你了。”

    话音刚落,外面果然有了脚步声,来人的正是金乌那个小姑娘,他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虽然看起来非常好看,但是脸上总是一副死气沉沉的样子,俗称死鱼眼,“帝火麒麟大人,神木大人的课马上就要开始了,您可以前去听课了。青青姑娘留在这里即可。”说完之后,转身就离开了,一句多余的话都没有。

    “神木?神木是谁?”陈楠完全没听说过,但是这里的课似乎还是挺重要的,第一节课就不去,似乎听不像话的。

    “青青,你和我一起去吧,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我不放心。”陈楠指了指自己的空间戒指,但是青青极力摇了摇头,“砰!”得一声变成了一只白色的兔子,“你还是带着我一起去吧,我……我……要你要抱着我……”青青的声音很轻,似乎有点不好意思,陈楠叹了一口气,他知道虽然戒指里面的条件很好,但是总归是闷了一点。

    “好吧,就依你。”陈楠只能抱起青青,朝着外面走去,追上了前面的金乌。

    “金乌,这神木是什么人?”陈楠这个时候一边问道,一边朝着四周看,他手里的青青也是一样,这个地方的环境还真的是相当不错,是一颗巨大的古树下面,陈楠可以看到自己生活的地方,就是古树的树根旁边。

    这里地方很大,很多叫不出名字的兽族在此地修炼。

    “你去了就知道了。”金乌继续朝着前面走,多余的话也是一句多不说,不论陈楠在干什么,金乌都是安安静静,淡淡定定地走在最前面。

    “好吧好吧,这小妮子还真的冷淡……”陈楠试了半天都没有试出格所以然来。

    不就之后,他们走到了古树的树下了,这里已经聚集了不少兽人,他们一个个安静的坐在地面上,闭着眼睛,似乎在睡觉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神木该不会就是指这颗大树吧!”陈楠好奇的问道,可是没有人回答他,所有人都闭着眼睛,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全身散发出微微的银色光芒,连金乌也是一样,他只是坐在了一个草团子上,和陈楠说道:“闭上眼睛,坐着。”然后自己就闭上了眼睛。

    “这是哪门子修炼啊。”陈楠也感到好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