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Steam游戏穿越系统 > 第六百八十六章 番外·清朝【16】
    第六百八十六章番外·清朝【16】

    一群苗人躲在不远处,本来以为是一场大战,可是现在这个情况看来,战斗应该很快就会结束了,感叹陈楠的强大的同时,也知道,陈楠的身上,确实有不少宝贝,光是那一块鳞片,就是他们从来没见过的宝贝。

    “轰!”又是一声巨响,地面仿佛在地震一般,巨大的蜈蚣身体已经没有一块完整的地方了,不过这家伙的脾气倒是很倔强,被陈楠快要打散架了都不服输,紫色的毒血撒了一地,没有一个人敢接近的,陈楠按住了大蜈蚣的脑袋,一拳揍了下去,这一拳虽然没有用上什么力气,但是大蜈蚣依旧被打得七荤八素的。

    陈楠笑着说道:“怎么样,服不服?你的毒对我没有效果,你的力量也比我小很多,你已经输了。”陈楠压制住着大家伙的脑袋,让它完全动弹不得,这家伙的肉体恢复能力很强,陈楠这边打头,尾巴那边就开始自动恢复了,但是消耗的能量也很高,一开始上万点的能量值,现在这家伙身上只剩下了三千多点了,可以说是一场惨败。

    陈楠将樱火龙的鳞片放在了他的面前,大家伙自然也知道自己已经惨败了,于是只能不声不响一口将樱火龙的逆鳞放到了嘴中,然后自己钻到了笼子里面,一脸幽怨的看着陈楠,地面上的毒液也逐渐在这家伙的控制下慢慢的消散,毒性消失之后,渗入了地底。这家伙也自顾自开始恢复伤势。

    “好了,他现在已经输了,之后就会留在寨子里面帮助你们了,不过有空可以放他出去走走,这家伙要是硬关着他的话也不太好。”陈楠喝了一口苗人递过来的水说道,这种有灵性的生物,比人要将信用,不然对他们的修炼有很大的影响,不过他不能完全将它放出去,这玩意喜欢吃有灵性的生物,人乃万灵之首,所以这家伙绝对会找机会吃人,这是陈楠不想看到的。

    樱火龙的逆鳞其实并不存在,这东西其实准备的来说是雌火龙的逆鳞,只不过这只雌火龙已经生长到了樱火龙的地步,在能量值的蕴含方面,比一般的雌火龙要强大很多。

    蜈蚣这种虫子能变得这么大,这种鳞片对他的修炼可以起到很大的帮助作用,所以大蜈蚣才会答应陈楠的要求。

    接下来的善后工作就是这些苗人的事情了,而老妪和一个比较壮实的苗人把陈楠请到了寨子里面最好的房间,老妪看了看青青姑娘,说道:“想必大法师是为了这位姑娘身上的蛊虫而来的吧。”老妪早就已经看出来了,陈楠固然厉害,但是并不会看病,面对青青姑娘身体之中的蛊虫,没有丝毫办法。

    陈楠倒是也不否认,直接点头答应了下来,但是老妪却摇摇头,说道:“这是青霞道观的本命蛊虫,如果在不伤害这位姑娘的情况下,将蛊虫取出,我也没有丝毫的办法。”

    陈楠一听也是愣了,这个老妪在苗寨里面玩弄蛊虫至少也有六十个年头了吧,而这青霞道观存在的时间也只有二十年。老妪没等陈楠问什么,就把自己的方案说了出来:“我只有两个办法,第一个就是释蛊重生之术,这个也属于法术之一了,使用了这个术之后,就可以把姑娘身体之中的蛊虫融化成养分,被这位姑娘吸收,但是这个术也有个弊端,姑娘的身体会发生一些变化。”这个时候,青青听到了也着急了,身体发生变化,什么变化呢?

    “姑娘稍安勿躁,老夫不止以怨报德之人,这变化首先肯定不会对姑娘造成伤害,而是一种脱胎换骨,是好处,不是坏处。”听到这个地方,青青姑娘也总算是放心一点了,谁都不愿意变成丑八怪不是吗?

    这个时候,陈楠接着问道:“请问该如何施展这个释蛊重生术呢?需要什么材料?”陈楠问道。

    “需要一个人的心血,每个人身体之中都有心血存在,用这血,可以施展释蛊重生术,但是献血之人,恐怕将会命不久矣,所以……其他的材料我们这里都有,但是唯独这心头血,我们无法提供。”老妪摇了摇头说道,这其实就是以命换命之术。

    “没事,用我的血吧。”陈楠说道,“什么时候可是开始?”

    “可是官人,这怎么可以!”青青立刻开始反驳说道,虽然不知道心头血是什么东西,但是看到老妪的表情就知道,一定是非常重要的东西。

    “只是一些血而已,不要在意。”陈楠的话在老妪和青年看来是在安慰青青姑娘,心头血可不是什么好弄到的东西,人一旦失去了这东西之后,会折寿的,但是陈楠其实真的不是很在意,他的身体拥有麒麟血脉,和正常人类的血脉完全不一样,只是心头血而已,对于陈楠来说并不是很大的负担。

    安慰了好一阵子之后,青青姑娘被安排到了一个房间之中,里面有一个大木桶,木头里面装着的是泡着药材的药水,而青青姑娘则需要在里面,使用药水的效果和陈楠的心头血,加上老妪的法术,将她身体之中的蛊虫融化掉。

    陈楠被安排在了另外一个房间,心头血需要割开胸口取血,割开之后的第一滴血,就是心头血,差不多两个多小时的时间,已经完全准备完毕了,陈楠抽了口苗人的那种大烟囱一样的烟枪,呛得不行,这东西是人抽的吗?牛都抽不动吧。

    很快,青青姑娘就已经泡在了药水里面,而老妪也拿着一个竹筒来取心头血了。

    陈楠并没有拿老妪的刀,因为凡间的刀是隔不开他的皮肤的,陈楠轻轻在自己的胸口上划了一下,顿时深红色的鲜血就涌了出来,落入了竹筒之中,随后,陈楠的手指再次轻柔的摸过自己的伤口,伤口就闭合了,心头血已经出来了,陈楠并没有感觉到什么不对劲,感觉和普通的血没什么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