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Steam游戏穿越系统 > 第六百七十三章 番外·清朝【3】
    第六百七十三章番外·清朝【3】

    陈楠只是说了一句话,就让千古一帝康熙皇帝懵逼了,瞪大眼睛看着陈楠,不敢相信他说的话,连忙问道:“陈楠先生可是当真的,如果真的让朕见到那人,那朕就十分感恩了!”陈楠说的话不是别的,而是答应了康熙皇帝再次见到顺治皇帝一个晚上的时间。

    顺治皇帝是清朝的第三位皇帝,顺治十七年,八月十九日,董鄂妃病逝于承乾宫,福临陷入了痛苦之中,而政治上的苦闷也困扰着他。这时只有佛法使他还有所寄托,所以他再萌生出出家之念。大约在九、十月之交,福临决心出家,由茆溪森剃度成了光头天子,之后病死,那个时候,康熙也就只有九岁,所以对于自己的阿玛,康熙心中还是再想见到的。

    陈楠拍了拍手,说道:“行了,皇上您安排一个房间,我可以让你见到顺治帝。”

    “好好,就前往朕的养心殿之中吧!”康熙皇帝说道,说着就摆驾前往自己的养心殿,而陈楠也正好随着康熙皇帝,逛了逛这三百年前的紫禁城,里面的环境比现实世界的好了很多,非常的清净,虽然跟着几百号人,但是几乎只能听到一些极为细微的脚步声,其他什么都没有,墙壁都是粉刷过的,看起来很鲜艳。

    养心殿的距离并不远,他们大概走了五分钟的时间就到了,里面的环境很好,空气中散发着一些淡淡的香气,不知道从什么地方飘过来,让人心旷神怡,皇帝用的东西,果然都不一般,走位的下人看到皇帝来了,一个个都跪下请安,随后退了出去,“你们也退下吧,皇儿们留下。”康熙皇帝说道。

    “这……皇上,这恐怕不妥吧,万一……”一个胖乎乎的老太监走了过来凑在皇帝的耳边小声的说道。

    “朕说了都退下去!”皇帝有点着急,所以脸色不是很号,似乎有点生气,吓了那个太监一条,他也只能点了点头,连连称是,侍卫虽然一个个全部退出了养心殿,不过全部留在了外面候着,不敢离开,康熙的几个皇帝也站在旁边,看着陈楠和康熙,“陈楠先生,可以开始了。”康熙盯着陈楠说道。

    “木遁-树人降临!”陈楠手中结印,地面很快出现了震动,养心殿之中的盆景开始发生了变化,盆景之中长出了一个个长长的木杆,随后如同有生命一般汇聚在了陈楠的面前,形成了一个人的形状,看得康熙皇帝一愣一愣的,之后陈楠的眼神发生了变化,整个人的气场都变大了好几分,让康熙皇帝吃惊不已。

    “仙法-无机转生!”这一招可以让没有生命的物体变成一个真正的生命,树藤断裂,一个完整的树人出现在了陈楠的眼前,这个树人只是有了生命而已,但是没有痛觉,没有感情,只是一个活着的傀儡而已,接着陈楠继续结印,“忍法-秽土转生之术!”陈楠将手掌拍在了地上,一道道奇异的纹路出现在了陈楠的手中,纹路如同活了一般,游荡到了地面上,逐渐将整个木头人包围在了一起,接着木头人的眼睛鼻子五官都出现在了上面。

    随后人的形状开始越来越明显,大概三四个呼吸之后,身穿布衣的顺治皇帝就出现在了众人的面前,样子并不是很苍老,但是脸上带着一些裂纹,这是秽土转生必定会留下的痕迹,身上也没有生气和温度,茫然的睁开了眼睛,看了看自己的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庞,奇怪的说道:“请问,这里是什么地方?”

    此人和康熙帝有七八分相似,眼神和脸型几乎一模一样,就像是年轻版的康熙,但是康熙皇帝眼中就是震惊了,康熙立刻上前,跪在了顺治帝的面前,身后的几个儿子也是跟这康熙跪拜了下去。

    “施主你是……玄烨?”虽然迟疑了一会儿,但是顺治还是认了出来,“都已经这么大了,不知人间已经过去了多年年月,你也已经张大成为一国之主了,我很是欣慰啊,应该就是这位先生让我回到这个阳间的吧,其实大可不必,人死烟消……”

    “呵呵呵,只是一天的时间而已,你的儿子有很多话想和你说,你们还好聊聊吧,但是今天过后,康熙皇帝,还有各位皇子,请把今天发生过的事情忘记吧……”说着陈楠摆了摆手就出去了,康熙皇帝知道陈楠是一个有大本事的人,立刻对着外面的太监说道:“好好照顾陈楠先生!我要立他为护国大师!”太监点点头满口答应,但是陈楠却摇了摇手走出了养心殿的大门。

    陈楠倒是饶有兴趣的在紫禁城里面参观,有上百个禁卫军跟着,就连后宫都去看了看,也看到了皇帝的几个妃子,也不怎么样啊,只是比一般的宫女要好看一些,大半天下来,整个紫禁城就被陈楠看了个遍,御膳房的食物,也是精品之中的精品,陈楠一边吃,一边研究这自己的时间机器。一个月的时间,这个时间机器的能量是自动回复的,一天回复大概百分之三多一点而已,怪不得需要一个月的时间。

    很快,夜晚就到来了,御花园的坑洞早就已经被还原了,康熙皇帝的几个儿子也找了过来,看来康熙还有一些事情,就算是自己的儿子也不像让他们知道啊,毕竟有些事情,只有康熙和顺治知道就可以了。

    “见过国师!”来的阿哥只有四个人,陈楠分不清楚谁是谁,看着他们行礼,陈楠也照葫芦画瓢行礼,随后他们就坐下了。

    “请问国师,您还会什么法术啊,能不能教教我?”其中一个年级稍微小一点的阿哥突然小声的问道,陈楠飘了他一眼就知道他脑子里再想什么东西了,也确定了,这家伙就是康熙的第十个儿子,也是少有的善终的一个嫡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