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偷心刺客 > 第171章
    第171章

    咻咻咻。

    白卿月身子一偏,好险!

    “祖父!”

    咻!白卿月再躲,躲不开,举起手中的苹果框子,当!

    妈耶,这是要作甚?

    砰,只有扔了手中的苹果框子,躲到已经跑到自己面前,差点就用身体挡大刀的秦舒身后。

    行,要砍,你就砍死他吧!

    “土豆!”白卿月大喊,这野丫头,怎么那么鲁莽,已经将人举过头顶,眼看着就要往下面砸去,这动作也没谁了。

    “住手!“

    土豆扭头看着所有的人,所有的人都看着她,好些人额头都冒出来冷汗了,然后土豆的目光只看白卿月,别人的话她不听,姑娘怎么说她就做什么!

    “还不放下来?”白卿月汗颜,又深觉得欣慰,自己家这丫鬟野蛮是野蛮了点,到底忠心不二。

    哎哟。

    白卿月直接捂住了眼睛,叫你放下来就是放下来,没让你用扔的啊,怎么一点都不尊老爱幼啊?

    刚才在哪院子里将大刀舞得虎虎生风的老头现在被土豆扔在地上,好像爬不起来了。

    “祖父!”

    祖父?

    完了,完了,跑人家家里做客,将人家祖父给打伤了,在线等怎么石皮?

    秦舒扬跑过去要将人给扶起来,人蹲下去手还没有申出去呢,被那老头儿一脚踹出去多远,跌坐在地上,看着他的祖父苦笑不得。

    “祖父,能不能不要闹了?”

    闹?

    白卿月迅速回忆她进门时候的场景,当时见一个高大威武的老头儿在空地上光着膀子耍大刀,那大刀足足超过两米,刀身光可见人,长长的刀柄都是钨铁铸就,呼呼呼,白卿月正看得起劲儿,人突然就对着她来了。

    当时还在想,这老头儿是不是眼神不太好啊,一看她就是最弱基的那个,且不是站住最前面的,为什么独独就对着她来了。

    现在一听秦舒扬说闹,可不就是闹吗?

    故意的呗,至于为什么,她怎么知道啊,世界上千奇百怪的人太多了,又特殊嗜好的人也多,有很多人都喜欢欺负弱小,保不准这老家伙就是这么块料。

    又一想,刚才老头儿攻击她的时候,看着招招仿佛都致命,实则都有手下留情,不然在她没有防备没有武器的情况下,怎么可能躲得那么精准?

    多少被伤到一点也是正常。

    那这么看来,土豆肯定没有将人伤着了。

    那是,你瞧,老头儿还耍赖不起来了,斜躺在地上,捡了地上一个苹果正啃着呢,还瞪着眼睛看着白卿月滴溜溜的转呢。

    “老爷爷,您好啊。”到招呼,什么朝代都逃不过一个礼节。

    “哼。”双退交叉,秦舒扬的祖父又摆了一个更加惬意的姿势。

    只是白卿月很想问一声,老爷爷,难道地上不冷吗?您老还光着膀子呢,小心感冒着凉啊。

    白卿月摊手对着秦舒扬,她能怎么办,是人家先招惹她的,她的丫鬟保护主子是正理,你还有理由躺在地上不起来,明明就没有什么事儿。

    在自己家里碰瓷也是前无古人后好多年都无来者啊。

    “祖父?”秦舒扬又喊了一声,故意加重了语气。

    秦舒扬一个眼神,他刚才带的那些人,一齐朝着老头儿过去,看来是要石更将人给拉起来不可。

    谁知道,片刻之后,地上躺了一地的人,那老头儿也还在地上没起来,且已经啃第五个苹果了。

    白卿月有些惊讶,秦舒扬的那些属下的武力值她是清楚的,就在前不久城门处还见识过,怎么说也和花架子挂不上边吧,一群人身体素质好,又上过沙场杀敌,个个农精虎猛的,就是什么也不做,往哪里一站,平常人看了也要头皮发麻啊。

    谁知道三五两下被个胡子都白了的胖老头打得落花流水,躺了一地,是真的被打了,手下毫不留情那种,因为个个鼻青脸肿,特别好看。

    对不起,白卿月忍不住要笑了,然后她就真的不厚道的笑了出来,未免太过夸张,她只好捂住了口。

    等老头儿将手里的第六个苹果啃了个精光之后,终于停止了吃苹果,还不雅观的打了个嗝儿,又顺了顺自己的胡子,这才对着白卿月勾勾手指头。

    “我?”白卿月指着自己的鼻子,看着老头儿。

    老头儿睁着一双如鹰般锐利的眼睛,犀利的看着白卿月,似乎能看到人心底,鼻孔冒出来的热气,就跟牛一样,这本是财大气米且的样子,在老头儿这里,却彰显出他久居上位的气势。

    哦,如果说秦舒扬是小将的话,他又有一个这样如猛虎的祖父,那是不是说这个不老头儿就是镇守北疆的秦将军,白卿月的脑子里面忽然有精光乍现,一闪而过,不好意思,没有抓住那石皮解开的i重点。

    “对,就是你,还不赶紧将我扶起来,眼睁睁看着一个年过半百的老头儿躺在地上起不来,你一点同情心都没有吗?”

    白卿月绝倒,是她不让他起来的吗?那么多人要去扶你,你是怎么对人家的?一拳一脚的把全部的人都打趴在地上,就连自己的亲孙子都没有放过,这是坏人变老了啊。

    大眼眨巴,晶莹透亮,白卿月一脸“我就不扶你,看你能在地上待多久”的表情。

    老头儿眉毛一竖,眼看着就又要进行新的发彪耍赖。

    一跺脚,白卿月豁出去般的对着秦舒扬喊道,“你就是这样待客的,难怪找不到媳妇,都被你这祖父吓跑了吧?”

    说完白卿月呜呜呜的糅着眼睛就哭起来,为什么要糅着眼睛去哭,主要是没有眼泪,不然光打雷不下雨,被人看着好不尴尬的。

    白卿月深以为,自己这演技要是进军电影界,指不定能挣得个小金人回来。

    不就是装嘛,就看谁比谁更像咯。

    听到媳妇两个字,老头儿可算是着急了,一个标准的鲤鱼打庭站了起来,要不是现在自己的角色制约,白卿月都要为他鼓掌了。

    “姑娘,你别哭,不过是一场误会,你看我这不是也没事儿啊!”老头儿突然跟换了个人似的,抱着自己的手臂,上下搓着臂膀子,厚着脸皮却轻描淡写说着几句话,想就此揭过。

    白卿月垂眸止哭,突然抬头,差点吓了老头儿一跳,看着他但笑不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