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偷心刺客 > 第148章 过去?没门
    第149章

    “还不赶紧领着你们公子逃命去,要是等到我家姑娘醒来,也不知道他还有没有这么好的运气,打死了可不负责的啊!”兰花对着几个还傻呆呆的扑倒在张富贵身上的几个小厮喊道,今天真是见识了。

    几个小厮这才反应过来,从地上爬起来,将最下面的张富贵露了出来,这哪里还有张富贵的样子,衣衫褴褛,在地上躺做一堆像一坨肉而已。

    张富贵那么重,一个人搬不动,几个人,抬脚抬手,搞得跟五马分尸一样,横拉竖扯,将人抬出了梅林,终于安静了下来。

    至于白卿月,她当然没事,装晕给人家跑的机会而已,不然,真把人打死啊,怎么也得给张氏一个面子对吧,不然怎么能下得了台。

    真不知道张氏是怎么想的,胆敢染指她的婚事,真把自己当成颗大葱了?居然想把她和自己配做一堆,好毒的心思,居然知道光是那副丑矮矬的样子就能将她恶心到。

    丫的,最好有多远滚多远,以后再不要出现在她面前。

    不行,好像刚才给的教训还不够深刻呢。

    垂眸,敛下眼中滔天的愤怒,再抬眼,笑得没心没肺,又天真无邪。

    哼,算了,只要他还敢来,她就还敢打,打不死嫌他命长,就当是人肉沙包,拿来练武了。

    回去之后白卿月却越想越不对,越想越不对,她都出手了,老费劲儿,完了之后,空手而归!这显然不是她的风格啊。

    王嬷嬷听说了白卿月在相国寺遇见张氏侄儿,为她拘了一把冷汗。

    那小子从小就是个混世魔王,是张氏亲哥哥唯一的儿子,从小轿生惯养,要什么给什么,曾经还跑到白府来撒野,张氏却由得他去,当年可没有少欺负三姑娘,什么将毛毛虫抓了往头上放啦,什么用石头扔三姑娘啦,什么将三姑娘满脸都抹上泥巴啦,像这样的事情,那是多不胜数。

    王嬷嬷不禁回想起三姑娘很小的时候,虽然那个时候还是在白府住着,死了亲娘的孩子,能好到哪里去?那个时候多苦啊。

    小小的人儿,一大早起来到张氏院子里等着给人请安,冬天冷,夏天热,一等就是半个时辰,不是手脚冻得冰凉,就是热到满头大汗要晕过去,就这样张氏还有诸多不满,在老夫人面前时常说三姑娘不敬嫡母,长期用这个借口罚三姑娘跪祠堂,一跪就是一天,还不给饭吃。

    为了不让院子里面的几个下人给白卿月送饭,那张氏竟然想出了让院子里面的下人和三姑娘一起受罚的法子,三姑娘跪在里面,嬷嬷和小丫鬟跪在外面。

    “什么!王嬷嬷你怎么不早说?”要早说,今儿还能只是让那张富贵手电皮肉之苦,至少也得断胳膊断腿的,越想越觉得亏了,亏了。

    “我这不是不想姑娘您知道小时候的那些过往,心里难受吗?过去了的,就让他过去吧。”

    过去?

    得罪了她白卿月,想过去就过去,不知道她是睚眦必报的人吗?

    吃了她的给她吐出来,伤害了她的给她还回来,还必须是加倍的那种,不然意难平。

    砰的一声,桌子上的茶杯都被白卿月咬牙切齿的给抓碎了,可吓坏了王嬷嬷。

    “姑娘,别动怒啊,小心割伤了手。”王嬷嬷赶紧把白卿月的手给拉开,细细的检查了。

    “那张富贵家是做什么营生的?”白卿月突然问道。

    “不过是在京城开了几家大米铺子,从苏杭一带运了大米过来京城这边倒卖,中间赚个差价。”

    “好,知道了。”

    咻的一声,碎瓷片从白卿月的手中飞出,入木三分,稳稳的钉在门框上,惊呆了王嬷嬷,从来不知道姑娘还有这一手,看来那张家不久怕是要遭殃了。

    果不其然,正如王嬷嬷心里预言的那样,当天夜里张家的几家米铺子被洗劫一空,一点响动都没有,那么多的米全部都没了!

    那是多少银子才能买得回来的啊!

    本来就因为儿子被打快要哭死过去的张家两口子,第二天得知米铺子被洗劫一空,简直就是雪上加霜,他们不过就是普通的米商而已,大部分的银子都押在货上,还有一部分米粮都是拖着银子没有给,下次进货的时候付清,这下可好了,米全部都没有了,到时候拿什么堵上这么大个窟窿?

    张家嫂子没有办法,一大早去了白府找张氏拿主意,现在就等着这个嫁出去的妹子拿主意了,这些年张家也没少在银钱上支持张氏,现在有难,正是应该帮衬一二。

    “这到底是个什么人啊,是人能做得出来的事儿?下手也忒狠了些,衣服能遮得住的地方,无一块完好的皮肤,这么深的疤痕!都烂了。”

    张家嫂子伸了两根手指头比了一下,那是伤口的深度,直接点说就是皮开肉绽。

    “不能吧?”

    张氏神色一凛,怎么也想不出来那是三姑娘能做得出来的事情,那三姑娘不过是个还没有及笄的小姑娘,怎么可能做得出来那么野蛮的事,而且就算三姑娘真的去打,那贵哥儿作为男人是不是也太弱了点?

    一个姑娘家都打不过,打不过你还躲不过啊,被人打成不那样?

    张氏是没有看到张富贵现在躺在榻上叫唤的样子,亲眼看见才能更加震撼,别人说总是想象,不会觉得那么严重,认为自家嫂子不过生夸大其词罢了。

    今日的轻敌,便会让张氏以后慢慢的尝尽苦楚,当然这是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怎么不能,妹妹你也不早说,那三姑娘明明得了疯魔病,见着贵哥儿喊着妖怪,要打要杀的,就这样神志不清的,怎么还给我家贵哥儿说亲......”

    要不是今儿有所求,张家嫂子一定不会就只是这样子小心的埋怨张氏,那三姑娘是个疯的,亲姑姑却让侄儿和她做亲,这分明是为了她的一己私欲将亲侄儿往火坑里面推,要真娶进门,张家哪里还有宁日?

    三姑娘疯魔这事,张氏装作不知,“怎么会这样,那我得禀了老夫人,怎么也得给三姑娘请了郎中去看看啊,没得继续这样疯下去,伤害了别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