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偷心刺客 > 第122章 不要害怕
    第122章

    着急忐忑了两天的温三最后还是等到了人家退回来的银子,确实是两倍,并且人家很明确的说了,做他这一桩买卖亏了,至于怎么亏了人家当然不会告诉他,他也不敢问。

    看着桌子上的两万两银子,脸色白得吓人,什么时候他温三要做的事情都这么难办到了?

    温三将自己给关在书房里面,目光在那两万两银票上流连,心中多了很多猜测,比如说白卿月那边肯定是肖世子差手了,不然这个事情不可能就办成了这样!

    他找的人可不简单,嫌少有人听说失手,这一次不过是这么小个事情,对于白卿月到底有没有本事,他还是不相信的。

    那一定是肖世子,哼!

    好,好得很!温三笑了起来,两个人之间果真不是一般的关系,敢背着他做对不起他的事情,那就要准备好承受他的怒火。

    “三公子,太太让炖了补汤来.....”门外一个小厮都没有,莲子端着她娘特意让她准备的补汤过来,只好扬声对着里面喊道。

    现在莲子也算是认命了,既然已经都跟了三公子,虽说大家都是通房,不过她身份总是要好上那么一点,只要将三公子的心给笼络住了,说不定会是第一个被抬姨娘的人。

    “滚!”本以为三公子至少会让她进去,没想到踢到了铁板上,还想再试着再喊一次,门却突然开了,对上温三那张应冷得嗜血的脸,“啊。”的一声,整个人被拉进了书房,她端的补汤也掉在了门口。

    砰的一声,门被关上。

    站在屋子中央的莲子,却什么话都问不出来,眼眸低垂,害怕得不敢去看温三。

    她一直以来其实都有点害怕温三的,若非她娘非要她来,她肯定不来的。

    温三也不说话,只一步一步朝着莲子走去,莲子步步后退,最后抵了书桌上,慌乱之下,桌子上的砚台掉落,惊呼一声,来不及去捡,脖颈变到了温三的手里。

    “三.....公子....”

    温三眼睛发红,上面布满了应翳,力气越来越大,莲子抓着温三的手,怎么也拉不开,瞪大眼睛一脸惊恐,她这是要死了吗?

    突然想起来去年发生的一件事情,当时一个小丫鬟也是不小心打翻了温三的砚台,墨汁沾到温三的衣服上,后来就被活活的打死了去,难道今天她命该如此?

    “三公子?”外面温德的焦急的声音响起。

    听到声音温三才松了手,应了一声,恢复理智。

    莲子差点就昏死过去,全身酸软喊了一声哥哥,倒是地上,咳咳咳起来。

    “不懂规矩,公子的书房也是随便哪个人能来的?还不赶紧滚出去,在这里非要惹得公子生气。”

    温德进屋看着眼前的情景,哪里还敢说其他的,惊得脑门都冒汗。

    刚才要不是看见自己老娘问了一句小妹,恐怕今天他这个妹妹就要交代在这里了吧?

    别人不知,他还不知道?

    温三这几天惹不得,谁惹谁死,他老娘急功近利,这完全就是捣乱,人心情不好,你还送补汤,什么补汤当然不用说,这是找上门送死啊。

    莲子听了自己哥哥的话,哪里还敢留在这里,连滚带爬的往外面去了。

    妹妹走了,温德拖着病退,伤手收拾了一些屋子掉落的东西,不敢问不敢说。

    “公子,你早些休息。”温德越发的恭敬。

    能成为公子的亲随是好事,也是坏事,坏事就是一不注意,在喜怒无常的公子面前可能就没有了命。

    爬在房顶上的白卿月感觉自己都要冻僵了,终于等到了合适的时机,从上面下去。

    对,这一次又是单呛匹马,她在现代是杀手啊,没少一个人完成任务,这对她来说都是小意思。

    “滚!”温三以为是那个奴才。

    房间里面的脚步声却任然在想起。

    “我叫你滚,找死!”

    鼻子里面突然一股子怪味儿,然后温三整个身体都不能动了,这才知道刚才的脚步声根本就不是尚书府的奴才,这是进了贼人啊。

    想问,想说话,更想喊出来,可开不了口!

    还看不见人,人是从后面过来的,背脊瞬间发凉,像是被冰冻了一般,心也跟吊了起来,仿佛一不小心,就会立刻掉在地上崩碎。

    冷汗渗渗,竖着耳朵,听着来人一点一点的靠近来,心里却在想着,也许根本就不是人,不然刚才为什么他都没有任何感觉,就不能动了。

    死在他温三手上的人不在少数,那些冤魂野鬼难免从地狱里面跑出来两个。

    “啊!”这一声温三只能在心里狂喊,果然不是人,是跃是怪?是魔鬼?

    “别怕,出来混迟早都要还的,你看。”

    白卿月今儿为了温三也是煞费苦心,翻遍了空间,从里面拿了一张牛头的面具,还有一把类似于手术刀的小刀子,锋利无比。

    晃了晃手上的小刀子,“阎王要你三更死,绝对留不到五更。”

    吓唬他,却没有注意到温三在听到阎王几个字之时,眼中闪过的奇异绝望与了然。

    白卿月才没有那么好心让温三就这样死了了,还是那句话,看在他老子的面子上,让他再多活几年,也好让尚书大人伤脑筋些。

    “一切的苦痛都要慢慢来,阿门。

    白卿月动手,耽搁不得,还得抓紧时间。

    虽然刚才她已经问了好几遍她嫁的兔子这次是不是时间可以久一点,它再三保证,她还是没能完全相信。

    就在温三以为自己要被杀死的时候,那个牛头却将他的双脚抬起来放在了书桌子上,一拉,将裤褪拉起来,露出来两只脚踝的位置。

    “阎王这次说不要你的命,是不是觉得很幸运啊,你做下那么多坏事,还能活着见到明天的太阳,哎,菩萨仁慈啊?”

    菩萨?温三继续脑补,果然是他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可眼前这个牛头怎么回事?

    像人像跃又像鬼,绝对的够神秘。

    刀锋碰到温三脚踝的那一刻,白卿月鼻子里面钻进来一股子熟悉的味道。

    “艹,都说了不要你命了,还这么胆小!男人不是都应该视死如归,十八年又是一条好汉吗?”

    居然在她面前放水了,好恶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