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偷心刺客 > 第91章 速战速决
    第91章

    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谁能想得到一个长相偏小鲜肉的美男子是个****?

    谁能想到一个风月楼门口卖糖葫芦的是个****?

    明明可以靠颜值*搭小妹妹的,偏要去偷,难道偷回来的就要香很多?

    打斗还在继续,塌上的姑娘也还在自我嗨皮,白卿月躲在散架的塌帐子中,欣赏这绵绵情意的打斗场面。

    话说,就不能更激烈一点?

    这肖俊鹏怎么回事啊,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那个贼不是他的对手,偏要磨磨唧唧的,讨厌得很,早点将人制服了,早点收工,不知道她待在蚊帐总,热得不行了?

    “小公子....“

    哎呀,白卿月一巴掌拍在塌上姑娘的受伤,自己玩就够了,拉她做什么?

    那手臂就跟水蛇一样,攀着她的脖子,咳咳咳,呼吸困难了都,可又不敢发出声音,怕肖俊鹏那货发现了怎么办?

    热?呼吸困难?

    糟糕,刚才吸入的一点能让人神志不清的烟怕是有那个崔青的作用,她必须马上离开这里,不然一会儿就该跟缠着自己这个姑娘一样了。

    看了一眼,不停缠上来的姑娘,粉红粉红的黄,一点都不矜持,女人看女人,居然有点口渴起来。

    这个肖俊鹏,就不能快点吗?猫戏老鼠呢?

    还有那个贼怎么回事,不知道自己打不过啊?也不知道跑。

    缠斗就能有结果了。

    想起来了,公主府对这次悬赏的要求是,要活口,完好无损的活口,不会是想让县主嫁给这个贼吧?

    白卿月将来财放出来,要不是动作快,一把抓住兔子耳朵,这货就该跑没影子了。

    “你Y的看哪里呢!”一巴掌拍过去,拍得小兔子身体摇摇晃晃,在白卿月手里就跟荡秋千一样。

    不知道少儿不宜啊,还看!

    用眼神和它沟通,是的,现在白卿月和小兔子可以不说话,只要看着它的眼睛,就可以沟通,i前提是它要看着白卿月的眼睛才行。

    “她有的我没有呢?那是包子吗?”

    白卿月做了一个剪刀手要叉来财的眼睛,吓唬它。

    “她是人,你是兔子精,她有的你能有?你有毛她也没有啊!”

    来财眼神下移,“你骗人,她明明就有毛!“

    白卿月:。

    “一会儿那贼不管是逃跑还是被抓,你跟上去,回来告诉的地方,这次再跑丢了,以后你就不要回来了!“

    来财窝着没动,等待时间的间隙还不忘记亮出爪子在人家姑娘的褪上抓了一把,被白卿月一脚给踢了出去,都说了少儿也不宜了,还看。

    “贼人还不束手就擒!”肖俊鹏大喝一声。

    白卿月差点忍不住笑了,都喊人家贼人了,又不傻,能乖乖的等着你抓?

    “少废话,看剑!”贼人一个腾越,朝肖俊鹏刺出一剑,肖俊鹏侧身躲过还出一剑,差点就刺中贼人的臂膀。

    咻咻咻,两人又是对砍几剑,看得白卿月都要无语了,要杀要剐也不快点,她忍不住了!

    终于!

    贼人闷哼一声,肖俊鹏终于舍得伤害他了,呵呵,贼人手臂被刺一剑。

    “肖世子果然厉害,后会无期!”

    砰的一声,贼人破窗而出,肖俊鹏紧追不舍,来财紧随其后,希望不要跟丢了,跟丢了这次回来就要吃兔子肉了。

    白卿月扯开塌帐深吸几口气,里面都是什么靡靡味道?

    太难受了。

    加上她刚才吸入的那些神仙都飘的要,要不是控制着尽量不要激动,估计那些药早就在血液里面穿梭,哪里还忍得住。

    已经将来财放了出去,眼下要做的就是赶紧找个地方躲到空间里面去泡水解毒,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滚!”对再度攀上来的姑娘,白卿月没有了好脾气,都多长时间了,还玩?

    一脚踹开,那姑娘也不痛,软软的倒在塌榻里面,哼哼唧唧的,可能这会儿连自己是人是鬼都不知道了吧。

    白卿月下了塌榻,强撑着站定,手软脚软的,差点站不稳,只好快走两步上前扶着圆桌,又掐了自己一把,痛得差点没掉眼泪,忍住,流血不流泪!

    正要往门口走,可惜,为时已晚。

    老妈妈一手扶着门框,一手扶着大退,双脚叉开跟个圆规一样,堵在门口,见状一笑,“小公子这是要去哪儿?”

    头往里面伸了伸,瞥了一眼塌榻的方向,脸上的笑容顿住,脸子立马拉了下来。

    “小公子这是对我们风月楼的姑娘不满意?”

    白卿月知这个时候不是和老妈妈废话的空闲,懒得理她,朝门口走去,老妈妈却没有让开的意思。

    瞬间就明白了,呵呵,一伙的!

    “滚开!”白卿月伸手一抓,抓在老妈妈的前X,用力一nie,她早就看这个X器不顺眼了,都是爹妈生的,你大你厉害啊?老在面前来晃去就是你的不对了!

    老妈妈痛得直抽气的空档,白卿月使出浑身力气将人往旁边一推,出了门。

    白卿月现在很清醒,唯一的目标就是逃!算账什么的等秋后。

    老妈妈算准了白卿月肯定会反抗,只是没想到她的招数这么直接,直接到令人羞耻,就算她这个已经当了好几年妈妈的老女人也顶不住。

    明明只是一个秀气的小公子,却对着女人用这样米且豹的方式。

    实在是可恶。

    “站住!”老妈妈从后面抓住白卿月的手臂,只稍微一用力,白卿月就顺利的倒进了软软的肉里。

    药效已经发作,她全身发软,尽管用意志力控制着,也好不到哪里去。

    在被更多人抓住之前,白卿月知道自己必须抓紧时间,尽快tuo困!那就必须先速战速决,解决眼前这个一肚子坏水的老妈妈!

    “小公子,你nie得奴家好痛,还想走?”

    “不然呢?”白卿月拿着匕首抵在老妈妈脖子的动脉上,她一点不介意今天晚上在这个古代杀第一个人。

    别人的命和她的命比起来,那些都是一文不值的。

    “想必姐姐已经尝尽了人间悲欢了离合,这是不想要命了对不对?“白卿月手下用力,老妈妈的脖子就出了血,一股腥气扑鼻而来,她又清醒了些!

    “啊!”老妈妈抖着身子惨叫一声,还没收住,便被白卿月一掌劈晕了过去,扔在地上。

    白卿月左右看了看,幸好没什么人,估计这会儿该玩的在玩,看热闹的那些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走廊上,白卿月如风一般穿梭起来,先出了这风月楼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