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偷心刺客 > 第72章 没事,叔叔
    第72章

    “姑娘,这样会不会不太好啊?”

    土豆有些于心不忍的看着自家姑娘站在树下,拿着树叉子对着她挥舞着,不停的让她爬得更高,因为上面有好大一个蜂窝!

    “有什么不好的,难道还要我上去帮你不成?你可知道我身上这条裙子多少银子买的不?”

    土豆攀着树杆,目露犹疑。

    就是这抹犹疑,让白卿月觉得游戏,当即添加柴火,“你放心,我们只取蜂窝,那些蜜蜂还能再给自己造房子的,它们那么勤劳,饿不死的.....”

    “别耽搁时间了,一会儿太阳出来了,该把你家小姐我给晒黑了!”

    话说白卿月现在根本就属于晒不黑那种皮肤,因为有了空间里面那一池子温泉水,她几乎是天天晚上都要进去泡上一会儿,现在不但身轻如燕,而且皮肤好得不得了,简直是吹弹可破啊。

    土豆看着树下自家将脚放了一只在树杆上的姑娘,那张白皙的脸,在从树叶中透下去的尚且还微弱的阳光中,白得发亮,如那年画儿里面的吉祥娃娃一样好看。

    白卿月不知道自己在土豆的眼里成了那个年画里面骑在鲤鱼上的娃娃,不然得当场爬到树上去把土豆给拽下来,打皮鼓,怎么能把她想得那么喜感?

    土豆觉得她家姑娘说得对,于是蹭蹭蹭的往树上面爬,幸好也只有她们两个上山,不然谁看见这么个小姑娘爬那么高的树还不得吓着啊。

    看见土豆向上爬,白卿月脸上的笑都开了花儿,嘴角也渐渐泛起了口水,无添加剂,无人工甘预的古代牌香甜的蜂蜜啊,不知道会是怎样一个甜绵绵才了得啊,光是想都要不行了。

    “土豆,你先割下来一块给我解解馋,姑娘我忍不住了!”

    土豆就用小刀子割下来一块,对着白卿月兜起来的裙摆扔下去。

    “姑娘,接着!”

    “诶。”

    白卿月迫不及待的掰了一块放进嘴里,一点点的蜂蜜甜蜜的纠缠着舌尖,融化在口腔里面,轻柔的滑过舌头上每一个味蕾,丝丝滑滑的流进喉咙,回味无穷。

    香甜已经不足以形容这古色的蜂蜜,这是长久以来,白卿月追寻而不得的幸福的味道。

    这味道让她想起过去那些数不清的日日夜夜在提心吊胆中度过,生命最后一刻,她仍在逃亡,直到跳下山崖,穿过那神秘的水世界,来到这里。

    想起来曾经在山中的寒月,她一遍一遍的回忆劣迹斑斑的少年时光,打架斗殴,抽烟酗酒,甚至差一点学人家嗑药....

    绵长的甜腻让那段留在现代的亡命生涯,那段黑暗见不到曙光的日子似乎变得无足轻重.....

    活着,真好......

    感觉到手指尖有点susu麻麻的yang,像是被什么小动物tian着,紧接着是裹着shun吸。

    男人抬起手顿住,树叶中透出来的一缕阳光,姑娘侧颜朦胧,微微抬起来的下巴并圆润而又光泽,闭着眼睛,睫毛轻颤,皮肤白得近乎透明,小脸迎着阳光的样子,像林中的仙子一般。

    下一瞬,那脸上刚才回味无穷的神态戛然而止,动作已经先于思维做出反应,一声艹,粗俗至极!

    “艹,来财,你当我是你娘呢,手指头都能当茹头用?还能要点脸不!”

    他竟然不知,原来一个人能瞬间能转换两副面孔!

    前一秒还静谧得像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下一刻竟满口粗俗和市井妇人差不多。

    白卿月一脚把来财给踢开,当然不是用力的那种,毕竟它那么小,一滚就滚了开去,在距离白卿月不远处咂咂嘴,看样子是要把自己的小舌头都给吃进肚子里去吧。

    树和兔子,不一般的兔子,白卿月突然想到个事儿,她记得救这货的当日它让自己抱它上树吧,攀岩都能跟走平地一样的家伙,还需要她,小骗子!

    “我记得你应该能够上树吧?”

    被拧着兔子耳朵的来财蹬着四条小短tui儿,它也没有想到那个事情今天还能被主子给想起来啊,吱吱吱的叫着饶命,白卿月还从靴子里面抽了匕首出来,用刀尖刮着它露出来的小肚皮。

    “.......姑娘饶命,下次再也不敢了,.....来财还小,还不想死......”听在白卿月耳朵里面是人话,旁边的人听着却是小动物最后的撕心裂肺的求生挣扎。

    “我给你说过不要骗我对吧,可你不听,你知道不知道,本姑娘素常爱吃肉,特别是兔子肉,烧烤小兔子,红烧小兔子,跳水小兔子,兔子冷吃肉.......”

    白卿月轻轻的用刀尖一刀一刀的刮在小兔子的肚皮上,皮毛上,仿佛每一刀都能做出来一道她口里说的美味佳肴一般。

    要不是亲眼所见,谁能相信,只是一个小姑娘而已,竟然对着那么可爱的一只小兔子马上就要做出惨绝人寰的事情来。

    刘衍终归还是没有忍住,出了声:“你别这样对它,会痛的!”

    白卿月回头,动作已经先于思维做出反应,一声流-氓口哨,甘脆又响亮的响起。

    “哟,美男子,有事?”满眼戏虐,笑容轻佻至极。

    土豆在树杈上听到树下有说话的声音,低头对着下面就喊,“姑娘?”要是下面的是个歹人,土豆不介意从上面跳下去将人给扑倒的。

    “没事儿,熟人,你刘衍哥哥!”

    刘衍哥哥?他什么时候给一个丫鬟当起来哥哥了?

    为表抗议,刘衍爽朗俊逸的五官皱在一起,眉头拧紧,脸色也黑沉得吓人。

    可白卿月会怕他?

    “怎么不高兴给人家当哥哥啊?也是,你这年龄再大那么一点都能当我们家土豆的爹了,那让她喊你大叔?”说着白卿月气死人不偿命的对着土豆又重新喊了一声,“没事,熟人,是你刘衍叔叔!”

    刘衍:“.......”

    见刘衍的脸色已经黑得发紫了。

    她从来都不是一个知道适可而止的人,只会越说你越多。

    “怎么,觉得占了我们家土豆的便宜啊,白得了这么大个侄女是不是,要不你随便给你见面礼也行,我们家土豆不会嫌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