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穿越之偷心刺客 > 第68章 悠哉
    “各位兄弟伙,咱们姑娘虽然年岁小,却是x有够喝之人,姑娘吩咐大家做事,可得用心些,要是被我发现哪些人心是不纯的,小心老子对他不客气!”

    黑风又给大家提了个醒儿,点了几句,这年头能遇上一个靠得住,有体恤下人的主家,可不容易

    大家对黑风的话纷纷表示赞同,都说要不是姑娘将他们从黑风寨上带下来,今年冬天还不知道怎么过呢。

    现在不但每顿都有肉吃,还穿上了新衣裳,盖的棉被也是新的,每个人的棉被足足有六斤重啊!都是些大老爷们儿,火气旺,盖的脚心都冒汗。

    还每个月都给发工钱,给的还不低,比他们自己出去打零工好上太多了。

    如果这些都还不满足,那他们就都该被天打五雷轰了。

    ……

    “兰花是你将土豆数过的,再数一遍,她肯定是数错了!”冬日里闲着也是闲着,出去走两圈又冷的很,白卿月给自己找了点乐趣。

    兰花和土豆却苦不堪言。

    没银子的时候吃糠咽菜,她们都没觉得这么苦,现在有银子,银子又太多了吧,凭她俩的智商,哪里数得过来?

    “土豆你说六个二两银子,是几两银子?”

    土豆申出两只手,每两根指头放在一起,两只手刚好五个二两银子,还差一个二两银子怎么办?

    “是不是觉得一双手不够数?要不要把袜子tuouo了,把脚趾头拿出来数啊?”

    土豆一听,嘿嘿的笑了两声,真tuo去tuouo鞋tuo袜子。

    白卿月脸一黑,一脚踹在土豆的Pi股上,“tuo袜子多麻烦,你还不如跟兰花借一只手来得方便!”

    土豆一想,唉,也对,又去拉了兰花的手。

    “姑娘你看,这样是不是就是六个二两?”

    白卿月托着腮,“那你告诉我六个二两,一共是多少银子。”

    看到土豆又开始扳着手指头,一个一个的去数,白卿月眼皮跳,跳啊跳,不用想,她肯定数不对。

    “十两银子。”

    “兰花你再数一遍。”白卿月慢悠悠的又叫兰花数。

    兰花只记得把土豆的两只手数了,自己手上的那两个手指头忘了数,见自己数得跟土豆一样很自信的说,“十两银子!”

    “啊,姑娘,我们两个每人数了一遍,都是十两银子,一定是对的!”这次土豆也是x有成竹,欢喜的跳了起来。

    “数错了!”

    白卿月一点儿没客气,将两人身旁的银子全部搂到了自己面前,这是一开始都说好了的,大家把自己的银子拿一部分出来,谁赢了就将对方的银子拿走。

    本来是找个机会想给两个小丫鬟多点儿零花钱的,哪里知道两个人如此不争气。

    那就怪不得她当主子的赚他们的钱了。

    “我们才没有呢。”土豆撅着嘴吧很不服气,要不要银子无所谓,她认为自己肯定没有书错。

    “姑娘你数都没数。”兰花和土豆又不一样,好不容易身上有点银子,一下子就全都没了,心疼。

    “你是姑我是姑娘?你说了算我说了算?你银子多还是我银子多?就你们俩这点儿银子都不够看的,我用的着骗你们俩?”

    “那姑娘何不把银子还给我们?”

    还?在白卿月这里就没有这个说法,银子再少那也是银子啊,再说了,这银子是她光明正大的赢过来的,凭什么要还。

    但要把两个小姑娘的傍身银子,就这样揣进兜里,她俩又那样盯着,白卿月还是有点不好意思哈。

    “你俩成日里窝在姑娘房里,可别把姑娘给带坏了……”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紧跟着那被秀了鱼戏莲叶的门帘子被人聊开,王嬷嬷外面走了进来。

    这段时间以来,王嬷嬷也是有了肉眼可见的变化,才四十来岁的王嬷嬷,头上梳着普通妇人的堕马髻,叉了一只枣红色的发簪,耳朵上带着小小的银子珠花耳钉,身穿绣着不知名花朵的暗紫色袄子,看起来显得朴素而大气,通身的气派,要说是那小户人家的当家夫人也是说得过去的。

    因为近日里白卿月老实的待在院子里,前院儿又住着十几个汉子,每日里习文练武,好不热闹,王嬷嬷算是安心了不少,也就少了许多唠叨。

    “怎么我一转眼儿,你们两个都没规没矩的!”

    两个小丫鬟从塌上下来,穿好鞋,规规矩矩的站着,等着王嬷嬷,进一步的训斥。

    王嬷嬷走到白卿月身边福了一礼,倒是没有说两个小丫鬟,只是在塌沿tui边坐了下来,双tui并拢微tui倾斜,双手叠放在双tui上,才说正事。

    相比于王嬷嬷,白卿月这边就属于坐没坐相,站没站相,这会子正趴在塌上的小几上,玩着那几两银子,等着嬷嬷说话。

    “听说宝华楼来了一批新货,我想着咱们姑娘衣服也不多,首饰也没几件儿,前段时间姑娘不是惦记着添一件貂毛大氅吗,这次那边正好进了货,要价也不算太贵,还有那上好的云狐皮做的大氅……”

    王嬷嬷本来以为自己还要费上一番口舌,他家姑娘才会同意去城里逛逛,哪知道这话才刚说了一半儿,姑娘就说要去,而且是现在马上去。

    “就算要去也不用这么着急,明儿去也是可以的。”

    白卿月哪里是想真的去买衣服首饰,她是想起来在铁匠铺子给土豆订的那个兔子锤子还没有取!

    虽然给铁匠铺老板是缴了定金,可她怎么就给忘了呢?这么长时间了也不知道老板还给留着没有,可千万别卖给了别人。

    “明儿哪里还有好的等着我。”

    白卿月弯腰穿鞋子,王嬷嬷蹲下来给她穿上另外一只,说过她好几次不用这样,偏不听,说做奴婢的司候主子那是天经地义的事儿。

    搞得白卿月现在都有点习惯别人司候着她穿衣穿鞋子了。

    因为有了银子,现在出趟门不比以前能轻车从简,买了马车不说,前院又多了那么多家丁,有王嬷嬷在,怎么可能不用起来。

    福伯现在也不用赶车,专职看好门就行,叫了黑风和张大山一起,赶了马车,一行人进了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