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之纵横诸天 > 第0018章 霹雳火秦明
    龙骁不禁觉得有些好笑,先前准备主动图谋桃花山,说服李忠、周通两兄弟时却因为各种原因没有去成,如今人家主动伸出手帮忙了。

    真是:有心栽花花不放,无意插柳柳成荫。

    不管怎么说,这无疑是件好事。

    现在,四山的人马都已经直接或者间接的结成了联盟。

    但是,龙骁突然想到了什么,脸色马上就陷入凝重。

    他端着酒走到了酒桌首席的位置上。

    “贤弟,有何计较?”

    花荣看到龙骁神色不太对劲,不由得问道。

    “龙骁贤弟,怎么了?我们得了大胜还这么闷闷不乐的?”燕顺啃了一大口羊腿肉,喝了大半碗酒。

    龙骁将酒碗举的与肩齐平:“众位哥哥,并非龙骁扫诸位的兴,我们接下来,可能有更大的硬仗要打了。”

    宋江抿了一小口酒:“哦?兄弟何出此言?”

    “此番,我们破了清风寨,从他们眼皮子底下救了人,那青州府必不会善罢甘休,肯定会派大军来攻。”

    燕顺:“我当是什么,大军来就来,我等齐心合力,还怕他个甚?”

    “燕顺哥哥此言差矣,这回恐怕没那么简单。”

    郑天寿:“贤弟此话怎讲?”

    龙骁:“青州少说还有一万多兵马,而且还有一员将领,此人位在都监黄信之上,有着万夫不当之勇!”

    听到这话,花荣一怔:“我知道,我知道你说的是谁了。”

    宋江燕顺等人齐声:“是谁?”

    ......

    青州府府衙内。

    清风寨寨破之后,有几个寨兵并没有投降,而是偷偷跑到了青州府去,将这些事情报与青州知府。

    慕容知府听闻清风寨被破、黄信被打跑、宋江和花荣被救出,不由得大惊失色。

    “黄信这厮,不思量报效国家,居然临阵脱逃,等本府拿了他,必处以重刑!”慕容彦达一脸恨恨然道。

    这回可谓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丢了清风寨不说,正面派去数千大军也被人家击溃,慕容怎么可能咽的下这口气?

    不过,人家是名副其实的国舅,家大业大、根基深厚,正如龙骁所言,手下还有一万多兵马。

    而且,他还有一张王牌。

    知府账下的幕僚上前说道:“如今之际,只得去青州指挥司去请那位将军了。”

    幕僚遮掩一说,知府瞬间就知道他说的是谁了。

    青州指挥司兵马总管统制使,秦明,山后开州人氏,他性格急躁、声如奔雷,人们唤他做‘霹雳火’,祖上世代军官,就是人们传说的那种将门虎子,善使一条狼牙棒,有着万夫不当之勇。

    派人请秦统制来,各施礼毕,慕容将所有情况跟他说了。

    秦明果然是个暴躁性格,说完就火了:“这些强贼居然如此无礼?知府相公不必担心,我这就点兵去拿了这些贼寇来!”

    慕容知府:“统制莫急,赶明日我点好万余兵马,然后出发,必能一鼓作气那些这些强贼!”

    秦明应允,慕容大喜,连忙安排酒肉钱粮,前去赏军...

    清风山正殿大厅。

    龙骁:“此人正是青州兵马总管霹雳火秦明。”

    花荣面色微微一沉:“这个,我也想到了。此人确实是勇猛难当。”

    燕顺:“秦明来便来,我们这么多兄弟,各个身手不凡,还怕他不成?”

    王英:“我也知他武艺高强,但来便来,怕他作甚?”

    龙骁:“哥哥们此言差矣,秦明本就勇不可当,此番我觉得那慕容老儿必会将青州一万多兵马全部交付于他。”

    郑天寿:“一万多人?”

    “没错。”

    此言一出,众人都面面相觑、各自骇然。

    花荣沉吟片刻说道:“大家莫慌,教喽啰们都吃饱酒饭,依我计策进行。”

    宋江道:“兄弟有何妙计?”

    花荣将自己的主意和众人说了,大伙儿都叫好。

    龙骁又道:“还有,我们马上联系三山的兄弟们,叫他们一起,明日依照计策行事,必能获得全功。”

    燕顺:“好!就按花荣兄弟和龙骁兄弟说的办!”

    却说秦明这一边,青州知府慕容彦达已将一万多兵马交给他,大军浩浩荡荡向清风山开进。

    俗话说:人上一百,形形色色;人上一万,无边无沿。一万兵马铺天盖地,但见旌旗列列蔽日,森森剑戟如麻,摆出一字长蛇大阵,惊得鬼神都怕。

    引军的大旗上,赫然写着‘兵马总管秦统制’,甚是耀眼。

    到达清风山下之时,没想到众好汉们已经恭候多时了。

    领头的两个将领是龙骁和花荣,左侧翼是宋江、郑天寿,右侧翼是燕顺、王英,身后一千二百多喽啰,与霹雳火秦明对峙。

    宋军的人数确实多的让人倒吸一口气,刀枪剑甲反射出的光线晃的人睁不开眼。

    秦明策马到了阵前,手里狼牙棒一指花荣:“花荣!你好歹也是出身将门,朝堂命官,教你做知寨是让你报一方安宁,你食俸与朝堂,为何要背叛?我今日来捉你,快快下马受降!”

    听到这番话,花荣没有生气,反而笑道:“秦总管,花荣如何敢背叛朝堂?实在是刘高那厮无中生有,公报私仇,逼得我花荣有家难奔,有国难投,权且只能栖身于此,望总管明察!”

    秦明却一点面子也不给,大喝道:“你不快快下马受降,更待何时?”

    “你这厮!我花荣兄弟好言,你道他好欺负吗?不许我兄弟出手,我们三个拿你!”

    矮脚虎王英大喝一声,和燕顺、郑天寿三个一齐出马。

    三个人三匹马三条枪,将秦明围在中间,秦明却浑然不惧,一条半百斤的狼牙棒猛然舞动起来,左冲右挡,兵刃打的‘当当’作响,那三人的长枪根本近不了他的身。

    但见:三条下山猛虎,围着一条北海蛟龙。

    四人往来厮杀三十多回合,蓦地秦明一棒打在了王英的马上,马股上多出十几个血洞,惊的猛然窜出,王英摔下马去。

    又一棒朝着郑天寿面门打来,郑天寿用枪横档,但是却抵挡不住,瞬间折断,脑袋险些开了瓢。

    郑天寿心中畏惧,燕顺救起王英,往本阵跑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