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之纵横诸天 > 第0012章 武松入伙
    “杨兄且慢,兄弟手痒的了,这头陀交给我来吧!”

    说完,龙骁已然翻身下马,枪尖一抖抖出硕大的枪花来,直取那头陀而来。

    头陀似醉非醉,将手中的酒葫芦丢过来。

    龙骁挥枪,将葫芦打碎。

    头陀目光一凝,扯出腰间的两把戒刀来。

    龙骁用枪一撑地面,跳下马。

    他心中很清楚,与此人马战的话,估计到最后还得步战。

    龙骁挥枪迎头劈下。这势大力沉的一击那头陀用左手刀挡住,右手刀朝着腰间横砍上去。

    龙骁收枪,亦来格挡。

    这头陀虽然醉了,脚下的步法却不乱,手上舞刀的气力更是和龙骁势均力敌。

    战圈之内刀枪相撞,金铁交鸣,你来我往,两人斗五六十回合,不分伯仲。

    “来者,你可通个姓名?”

    那头陀双刀夹住长枪问道。

    “两位,都是自家兄弟,莫要在动手了!”

    龙骁正欲开口,却听得远处有人高呼。

    来人正是操刀鬼曹正。

    “曹正兄弟何故来此?”那头陀收刀问道。

    (他们认识?)

    曹正:“武兄弟你不是来投二龙山的吗?怎么和他们打起来了?”

    头陀:“哦?”

    杨志下马:“武兄弟?”

    曹正:“哦,给大家介绍下,这位是武松武都头,此番专门投奔二龙山来。这二位正是二龙山的头领,龙骁和杨志。”

    杨志微微一怔:“这位正是在景阳冈上打死大虫,然后杀了张都监的武松?”

    那头陀将戒刀收回腰间,一拱手:“正是,足下可是在汴京城杀了牛二的杨制使吗?”

    杨志拱手笑笑:“是我啊。”

    武松转过头看看龙骁:“这位兄弟好本领,敢问尊名?”

    “我叫龙骁,武都头不必多礼。”

    正如龙骁先前所想,这位头陀,正是行者武松。

    怪不得他喝醉了酒实力却丝毫不减,很有当时醉打蒋门神的风采。

    宋时对于名声名节是非常看重的。如原著宋江和吴用想要梁山的名声更大、有个像样的头领,便于日后向朝廷诏安,于是请大名鼎鼎的玉麒麟卢俊义上山(说是请,其实...);宋江无论去哪里,只要提自己的名号,基本没有不给面子的(所谓‘山东呼保义,河北玉麒麟’);还有后来宋江不顾众多好汉的反对,毅然决然的招安,他想的也是在历史上留下个正面形象,不想被人冠以匪寇的名声。

    而像武松杨志都是在江湖上响当当的人物,提起来谁人不知?况且这青州和阳谷都在山东境内,离的并不算远,知道武松的事迹也并不算什么奇怪的事情。

    武松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呢?他杀了张都监之后就被画影图形的满世界通缉,幸亏十字坡的张青和孙二娘夫妇将其救下,因为外面都是他的画像,为了掩人耳目,所以张、孙夫妇二人将其扮成了头陀的模样。

    果然,此举蒙过了众多的宋军,因为和之前的通缉画像已然相去甚远。就这样,武松到了白虎山去,喝醉了酒与白虎山二头领‘独火星’孔亮起了冲突,孔亮不敌武松,被狠狠的打了一顿,然后孔亮的哥哥‘毛头星’孔明为了给弟弟报仇,派人马将已经喝得烂醉的武松绑了起来。

    绑上了白虎山,好巧不巧的是此时宋江也在山上,武松和宋江是旧识众人可谓是不打不相识,英雄武松顿时成了座上宾。

    宋江建议武松去投奔二龙山,而宋江自己要去清风寨去找好朋友‘小李广’花荣,武松接受了宋江的建议。

    武松从白虎山下来,在曹正店里吃醉了酒,一路到了这里来。

    曹正也是个心细的人,感觉这汉子不是凡人,很快赶了过来,果然起了冲突。

    好汉见好汉,格外投缘,英雄惜英雄。好在没有发生大水冲了龙王庙的事,众人欢喜,请武松上山。

    这一趟下山没有去桃花山,却得到了武松这员虎将,二龙山的势力更是如虎添翼。

    上得山去,鲁智深见到武松也非常高兴,两人都是直爽的汉子,都爱饮酒,都是力大无穷、武艺超群。只觉相见恨晚。

    于是当晚又是杀鸡宰羊,大排宴宴。

    宴会上,都喝的高了,武松一时兴起,抱起院中一个四五百斤带着手把青石墩子。龙、鲁、杨和喽啰们都来观看。

    武松右手提了提,轻轻一抛,又换到左手,两只单手提着石墩时仿佛都是轻如无物。蓦地,他右手提着,往空中一抛,抛起了一丈多高,小头目和喽啰们都惊的呼出声音时,石墩却已经落下来,被武松接在手中,然后轻轻放回原处,仿佛从来没有动过一般。

    这番表演完毕,宝珠寺外先是沉寂了三秒,然后众人齐齐喝采,发出雷鸣般掌声。

    杨志:“兄弟非凡人,乃天神也!”

    “哈哈哈,真痛快!洒家也来!”武松表演完后,鲁智深也来了兴致,撸起双手袖子来,按照武松刚才所展示的也来了一遍。

    又是一阵喝彩。

    看来,鲁智深和武松的力气可以说是不相上下。

    旁边一个小头目:“我二龙山有两位天生神力,而且地势易守难攻,何愁他宋军来攻?!”

    “是啊,头领神勇,武都头神勇!”

    鲁智深瓮声瓮气:“哈哈哈!非也!天生神力者,可不止两人!”

    此言一出,众喽啰们眼中都流出疑惑的神色。

    “不止两人?”

    “大头领说笑的吧?”

    鲁智深大笑:“洒家哪里在说笑?我龙骁师弟的气力可不在洒家之下!”

    “二头领?”其中一个点卯的小头目满脸写的不相信。

    “龙头领虽然枪法盖世,但是这气力...”

    龙骁不像是鲁智深、武松那样浑身几乎都是肌肉,他看起来就像是个读书的秀才,如果不是亲眼看过他的枪法超群,人们还真不认为他是战斗人员,充其量是个大将手下一个小刀笔吏而已。

    “今日大家尽兴,龙师弟,你也来!”

    武松拿起酒罐儿喝了一大口,目光也逗留在龙骁身上。

    龙骁:“兄长,今日大家都喝的尽兴,兄弟就不献丑了。”

    “今日大家高兴,兄弟也莫要推脱,让我们开开眼界!”

    在鲁智深的劝说下,龙骁终于拿起了石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