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之纵横诸天 > 第0006章 六合枪
    那洪教头不说话,急于在柴进面前展示本领,只顾一棒打将而来。鲁智深岂是省油的灯?那只实心的齐眉棍在手中轻如鸿毛,一棒上去竟然将洪教头手上的棒硬生生的打断。

    两根棍子材质相同,只不过鲁的力气不知比洪大了多少。

    想起洪教头刚才如何对林冲的无礼,鲁智深更是怒从心头起,狠狠一棒打在洪的腰间。

    洪教头吃痛的大呼一声,将手中的半截断棒丢在一边,倒在地上。

    这一帮也没有打消鲁心中的怒气,一棒又要打将上去。

    “师兄,且住手!”林冲怕柴进发怒,急忙高喝。

    鲁智深恶狠狠的瞪了洪教头一眼,这一棒却没有打下去。

    林冲松了一口气。

    那洪教头被人一棒打翻,无地自容,捂着腰鼠窜而去。

    自家的教师被打翻,柴进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拍手称好:“这位僧人真是好本领!小可有眼不识泰山!”

    其实刚才柴进就觉得奇怪,这家伙一个和尚,却只管喝酒吃肉,全然没有僧人的戒律。

    果然不是常人。

    “柴大官人客气!洒家旁的没有,只是这一身的气力!”

    鲁智深将齐眉棍扔在一边,拱手还礼。

    柴进哈哈大笑,再次请众人进大厅吃酒。

    “贼配军休走!”

    这时,来了一个九尺有余的大汉,带着三五名庄客簇拥着上来。

    那大汉带着蓝色方巾,身着蓝色短袍,身材魁梧,面带几分凶相。

    【提示:任务目标孙教头出现。】

    龙骁的耳边出现了只有自己能听到的电子音。

    “你们这伙贼配军好生无礼,居然敢伤我徒?”

    那大汉瓮声瓮气,口气不善。

    原来那洪教头是他的徒弟,肯定是刚才打架打输了吃了瘪,找他师傅哭诉去了。

    柴进一拱手:“这几位是小可请来的客人,只是一时兴起,玩耍一番枪棒,希望教头莫要见怪。”

    洪教头是庄上的枪棒教师,这孙教头又是洪教头的师傅,这几分薄面,柴进自然是要给的。

    那孙教头也不敢对柴进过于无礼,拱手道:“柴大官人,既然比试枪棒,点到为止即可,不知哪个厮下手没有轻重,一棒打将的我那徒弟汗流浃背,腰都直不起了。”

    柴进又要当老好人和稀泥,旁边的鲁智深早已按捺不住:“你这搓鸟!你那搓徒技不如人,你却要来责怪洒家,和你那搓徒一样无礼,今日,洒家就打烂你这老搓鸟!”

    说着,赤手空拳就要过去,却被龙骁一手拦住了。

    “师哥稍安,这厮交给我来应付!”

    龙骁当然不能让鲁智深动手,这可是自己的目标任务。

    拦住鲁智深,龙骁走向头前:“我是他的师弟,你那贼徒儿就算师兄不出手,我也打的他满地找牙!”

    “你找死!”

    孙教头怒发冲冠,从兵器架上取下一条铁枪,直奔龙骁而来。

    龙骁持握自己的铁枪,迎面冲上去。

    这孙教头将枪一晃,抖出硕大的银色枪花来,待到龙骁冲至近前,也不去格挡只是微微侧身,以一个刁钻的角度朝着龙骁小腹刺上去。

    龙骁眼疾,用枪挑开,枪头一时来不及调转,用枪尾打向孙教头前胸。

    孙教头轻松挡下。

    看来这孙教头也非一般常人,刚才使出的第一招,正是‘六合枪’中的‘青龙献爪’。

    这六合枪易学难精,孙教头刺的恰到好处,险些让龙骁受了伤。

    他可不知道要比那华而不实的洪教头强了多少倍。

    两人缠斗不止,枪起枪落似风驰电掣,一阵阵金铁碰撞之声,空气中一道道银色的枪影。

    龙骁势大力沉、气力磅礴,两人斗四五十回合,孙教头渐渐支撑不住。

    ‘嘡朗朗’一声清脆的响声,孙教头手中的枪直接被击飞,龙骁的亮银枪直指其咽喉。

    “我兄弟,好本领!”看到龙骁取胜,鲁智深忍不住喝彩。

    柴进更是哈哈大笑,拍手称赞起来。

    那孙教头气冲冲的看了一眼,自知无颜存在,拂袖而去了。

    看到林冲身边的人各个本领非凡,柴进对大家更是恭敬。

    几人又在庄上住了两三日,林冲害怕上面怪罪,连累了自己的师兄师弟,便要于柴进辞行。

    林冲本已是阶下囚,自然留不住,便对龙骁拱手道:“龙骁兄弟武艺非凡,小可甚是仰慕你这一身好本领,不如你就留在庄上,做我们全庄的枪棒教头,柴进每日供酒供肉,每月供兄弟三十两纹银当做月俸如何?”

    龙骁曾经看到过一篇关于经济的历史论文。

    在唐朝的时候,一两银子是相当值钱的。1两银子等于1贯铜钱,1贯铜钱是1000文钱,而5文钱就可以换1斗米,也就是说1两能买200斗米,也就是20石,一石大约120斤。这样算下来,一两银子就可以买2400斤米,一个三口之家一天口粮算作3斤的话,就可以吃800天,也就是说,一两银子就相当于普通人家两年多的口粮,相当之惊人。

    而到了宋朝,一两算作2000个铜钱,每斗米约30文,粗算下来,一两银子可以买到4-8石大米,宋朝的‘石’约为66公斤,那么一两银子就在900-1900元这个价格区间。

    这样算下来,取个900到1900的平均数,一两银子算作现在的1400元。

    柴进要给龙骁每月三十两纹银,也就是42000元。

    月薪过四万,就算放在现在的一线城市,也是金领级别的了。

    这样的诱惑,换作常人的话,肯定会满口答应下来。

    但是,龙骁不在乎,因为他有更加重要的事情。

    本来到了这可以穿越诸天万界的世界里,他就不打算偏安一隅、小富即安,而是想要不断变的强大,强大到有着足以让自己回到现实世界的本事。

    况且,他有个更加不能待在这里的理由。

    “不瞒大官人说,我等救了我师兄,已经吃罪了太尉,留在庄上的话定会连累官人,我等必不能留。大官人厚恩,龙骁没齿难忘,今后必当厚报。”

    看林冲等人去意已决,柴进也就没有再挽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