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之纵横诸天 > 第0003章 林冲遭难
    林冲白天去教场上班,下午就来和龙骁、鲁智深他们喝酒作伴、演武使拳。日子过得十分快乐。

    鲁智深还出钱给龙骁在铁匠那里打造了一条铁枪,重三十二斤,名为亮银枪。

    不知不觉,这样过了一月有余,林冲已经教了龙骁整套的六合枪法。

    “这套枪法,你可学会了?”林冲问道。

    龙骁:“差不多了,林师兄。”

    “很好,你天生神力,加上这套六合枪,可以纵横半个天下了。”林冲说着,却摆出一副进攻的架势,“龙师弟,既如此,比试一番如何?”

    鲁智深大笑:“哈哈哈,甚好甚好,二位师弟且比试,让洒家和大哥们开开眼!”

    众泼皮也齐声叫好。

    正当二人摆开架势准备进攻时,忽听得墙外有一名女子高呼:“官人,不好了!娘子有难!”

    这是林冲家的女仆,唤作锦儿。

    林冲连忙问:“在哪里?”

    锦儿脸色难看:“正在五岳下来,撞见个登徒子把娘子拦住了,不肯放!”

    林冲转身对鲁和龙道:“改天我再来看师兄师弟。”

    说完,一个箭步上去跳过墙却,跟锦儿直奔庙里去了。

    龙骁知道,锦儿口中的登徒子,正是太尉高俅的养子高衙内。

    这厮依仗着自己父亲的势力,专门喜欢玩弄别人家的妻女。人称其为‘花花太岁’。

    他看上了林冲娘子的姿色,在光天化日就调戏与她。

    而林冲不像是鲁智深的性格,一见是太尉高俅之子,自先软了三分。

    太尉,为武官之首,是林冲的顶头上司。

    高衙内看到人家的丈夫来了,只得悻悻作罢,带着仆人走了。

    这时候,只见鲁智深提着禅杖,龙骁拿着铁枪,带着二三十人大步跨进庙来。

    对这种事情,龙骁当然是嗤之以鼻,很想抓住高衙内戳他三百个透明窟窿。

    林冲:“师兄师弟,你们这是何故?”

    鲁智深看起来气冲冲的样子:“我来帮你揍那厮!”

    林冲说那人是太尉高俅之子,吃罪不起。

    鲁智深:“你怕他什么太尉,洒家却怕他个鸟?若让俺撞见他,先叫他吃洒家三百禅杖再说!”

    林冲教会了龙骁整套的六合枪,龙骁对他自然感激,看到林冲遇到这样的事情,他的心中也很不舒服,就跟被什么堵了似的。

    鲁智深那火爆脾气根本就不管那么多,拿着禅杖就要去找高衙内,林冲将他劝住了。

    智深又道:“但有事时,便来唤洒家、龙师弟与你同去!”

    泼皮们看鲁智深醉了,搀扶着他说道:“师父,我们先回去,明日再与他理会。”

    智深看着林冲的娘子:“阿嫂休怪,休要笑话。师弟,明日再做理会。”

    林冲娘子脸色极不好看,微微颔首。

    龙骁:“林师兄,有事只管唤我们。”

    林冲点头。

    鲁智深、龙骁相别,自和泼皮们回去了。

    回去后,龙骁发现,自己技能一栏里,多出了‘六合枪法’一项,评价为D级。

    宿主:龙骁

    年龄:17

    攻击:52(10)

    防御:17(10)

    敏捷:21(10)

    实力评价:D(F+)

    技能:千钧神力(D)、六合枪法(D)

    武器装备:亮银枪(D-)

    储存空间:10立方

    看着自己的个人信息,龙骁不由得感叹。

    一个月以前,自己的体制各项甚至还够不着健康成年男子的水准,现在却已经超过不少了。

    虽然还没有远超过普通人的超能力,但是一般的普通人却并不是他的对手。

    而且真的像系统说的一样,战斗能力不仅能用诸天U盘拷贝,而且还可以和剧情中的人物学习。

    当系统认定学习成功,那么它就会成为你的永久技能。

    下一个诸天U盘,必须还得完成三个任务之后才能获得。

    说起来这三个任务。

    最后一个任务是要将林冲安全送入沧州牢城。

    也就是说,林冲必须要被高俅设计陷害,按照剧情来被发配沧州,龙骁才能够完成任务。

    龙骁的心里有些不舒服。

    人家将自己的枪法倾囊相授给自己,自己却只能眼睁睁的把人家送到牢里面去。

    不过,剧情终归是剧情,必须要完成的。

    果然,过了没几日,高衙内害了相思病,思念林冲家娘子。高俅设计将林冲骗入白虎节堂,问罪后发配沧州。

    一听林冲吃了官司,鲁智深坐不住了:“这狗太尉,害我兄弟,等洒家杀上太尉府,将那厮的狗头取来!”

    鲁智深说着,提着禅杖就要找高俅去算账。

    龙骁赶紧就把他拦住了。

    纵使鲁智深武艺高强,但是太尉府是说杀就能杀进去的吗?

    鲁智深只是武艺高强,并不是超人。

    “师兄莫急,现在我们主要不是报仇,而是要把林师兄救出来。”

    龙骁这样说着,鲁智深才放下禅杖坐下。

    “我已经打听了,从东京到沧州有一个险峻的去处,是押送犯人的必经之地,我们可以...如此尔尔。”

    听了龙骁的话,鲁智深微微点头...

    过了几日。

    却说林冲这一边。董超和薛霸两个公差押解着他去沧州,望见前面烟雾弥漫,是一座荒野恶林,这林子,唤作‘野猪林’,是东京到沧州路上的第一个险峻之处。

    之所以说其险峻,是因为这里距离宋军的驻军远,地势崎岖,交通不便,常有猛兽盗贼出没。

    三人面露苦色,董超先道:“走了这么久,才走了十里的路程,照此下去,几时才到的了沧州?”

    薛霸道:“我也走不动了,且就在此歇歇脚吧。”

    于是三人解下行李包裹,搬到了一颗大树之下。

    先前,两个工人授了高俅的意,教他们路上故意虐待林冲,烫了一壶开水,说是给他泡脚,却硬将林冲的脚放入滚烫的开水中。第二天,林冲的脚上全是燎泡,然后两个公人给他穿上新的草鞋,燎泡全被草鞋刮破,林冲疼痛难忍,可是还被两人驱使着赶路。

    此时正值六月的暑天,林冲吃不下睡不好,背后也发了浓疮,脚被磨得生疼,异常难受。

    一说要休息,他一屁股就坐到了大树下剧烈的喘息着。

    这时候,薛霸却从腰间解下一条绳索来,两人左三圈右三圈,将林冲连手脚带着枷锁都捆在树上。

    “两位公人,这是何故?”林冲慌忙问道。

    董超已跳将到他面前:“不是我们两个要结果你性命,只是前些天,陆虞侯传来太尉钧旨,教我们两个在此了结你性命,休要怨我们弟兄两个!”

    林冲眼泪下来了:“两位官人,我与你二位无仇无怨,二位如果救得小人,死生不忘!”

    “废什么话!救你不得!”

    董超说着,提起水火滚就要往林冲的脑袋上劈将下来。

    此时,一条银光乍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