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无限之纵横诸天 > 第0001章 千钧神力
    【欢迎6012112268号梦武者来到第一个世界——水浒传】

    【世界植入身份:北宋东京一泼皮。】

    【触发任务。】

    【任务一:击杀一头黑熊。】

    【任务二:击败东京八十万禁军教头孙教头。】

    【任务三:护送林冲安全到沧州牢城。】

    任务全部完成奖励:D级诸天U盘×1,抽奖机会一次。

    任务失败惩罚或死亡:永远困在主神世界中。

    “看来这个系统真的比较人性化的,起码失败惩罚不会动不动就‘抹杀’。”

    看着系统给出的三个任务和植入身份,龙骁大概知道处于什么时段了。

    他头上的虫洞渐渐消失。

    东京大相国寺的菜园内,一群无赖和一个连鬓络腮胡子的胖和尚喝酒聊天,好不热闹。

    胖和尚正是花和尚鲁智深。

    这群泼皮无赖,是大相国寺酸枣门外的一群泼皮落魄户。

    此时,龙骁也在其中,发现自己的衣服都换成了古代的装束。

    “阿龙,别愣着,快点给师傅倒酒啊!”

    说话的是泼皮的头头,唤作‘过街老鼠’张三,看到鲁智深的碗里空了,拍了拍龙骁道。

    “哦。”可能是刚刚穿越过来,还有些不太适应,龙骁的样子有些迷茫。

    酒满上后,鲁智深端起来一饮而尽,有些微醺,瓮声瓮气道:“洒家原是关西延安府老钟经略相公帐前的提辖官,只因为杀人吃了官司,情愿出家,由五台山来到这里。休说是你们几个,就算是千军万马,俺也能杀他个入去出来!哈哈哈!”

    鲁智深三拳打死了镇关西,一路到此。这些泼皮一直在这里偷盗菜蔬,以此为生,他们想给新来的这个师傅一个下马威,没想到鲁智深武艺高强,把他们全部都扔到粪坑里去了。

    这顿酒是泼皮们请鲁智深的,他们之所以这样,一来是被鲁智深打服,第二是想看看鲁智深答应不管地里菜蔬,让泼皮们随意拿用,泼皮表示感谢。

    前几个看菜园的师傅都被这二三十个泼皮欺负跑了,只有鲁智深用自己的实力和人格魅力征服了他们。

    另一个为首的泼皮唤作‘青草蛇’李四,他端起酒杯:“师父说的是,我来敬您一杯,今日有福,师父在这里给我等做主。”

    鲁智深大喜,又将满上的酒一饮而尽。

    龙骁也喝了两碗,他感觉到这宋朝白酒和现在的大为不同,宋朝的白酒也就是相当于现在葡萄酒的度数,所以梁山好汉们说起来就是‘大块吃肉、大碗儿喝酒、大秤分金银’,如果换成是现在五六十度的国酒的话,恐怕两大碗下去就不省人事了。

    酒过三巡,龙骁也微醺。

    泼皮们有说的、有唱的还有拍手鼓掌的。

    大家喝的正热闹的时候,只听得外面有只乌鸦‘哇哇’的乱叫。

    ‘过街老鼠’张三脸色通红,说道:“赤口上天,白舌入地。”

    鲁智深拿起酒坛子来,大口闷了,擦擦嘴道:“这是什么意思?”

    ‘青草蛇’李四:“老鸦叫唤,怕是有口舌。”

    智深道:“口舌不口舌的倒是不打紧,只是这聒噪的洒家心烦!”

    张三将酒碗放下:“拿梯子上去把那鸦巢拆了便是!”

    李四接着:“不需梯子,我爬上去!”

    鲁智深也将酒坛子放下,将众人拦在一边,独自上前去,上下打量了一下。

    众泼皮不知道他要做什么,李四:“师父这是要做甚?”

    鲁智深没有说话,只是将袖子挽起来,双手向下,将树干抱住。

    龙骁咽了口吐沫,准备见证这奇迹的一幕。

    只见鲁智深腰一沉,将这十几米高的绿杨树连根拔起!

    龙骁惊的呆立在原地。

    其余的泼皮见了无不拜服:“师父不是凡人,乃真罗汉,这没有万千钧的气力,如何拔的起?”

    龙骁正发呆时,系统电脑响起了提示音。

    “发现了可以拷贝的目标,距离目标二点六三米,可拷贝。”

    “目标人物鲁智深,技能A:千钧神力(D级),技能B:狂僧杖法(D级)。”

    因为只有一个D级U盘,所以只能选择拷贝一个技能。

    在水浒世界里,他选择的兵刃绝对不会是禅杖,而且鲁智深之所以强,使出的杖法少有敌手,是因为他有那一身的气力。

    龙骁思索片刻。

    选择了A选项‘千钧神力’。

    蓦地,手中的诸天U盘消失,一道白光注入体内。

    “恭喜宿主习得技能‘千钧神力’,宿主攻击+35,变为41,防御+12,变为17。”

    顿时,龙骁感觉自己浑身充满了气力,肌肉都有些微微隆起。

    当然,整个过程,剧情人物是看不到的。

    龙骁心中暗爽时,鲁智深却说:“这打甚的鸟紧,明日都来看洒家演武练拳!”

    于是龙骁跟着张三李四他们回去。

    这些天,泼皮们每天都请鲁智深喝酒吃肉,鲁智深虽是大老粗,但是却知道礼尚往来的道理,一大早就去成立买了些瓜果菜蔬,挑了三担酒,杀了一头猪和一只羊。

    此时四月已尽,天气正热。

    泼皮们一来,看着鲁智深摆出宴席,不由大喜。

    “师父费心了。”

    泼皮们对鲁智深很是客气。

    “打什么鸟紧?别废话,都来!”

    鲁智深却是大气豪爽。

    大家大碗倒酒,大块切肉,龙骁也非常开心,众人酒足饭饱,又取瓜果来下酒。

    酒吃的正浓,张三很是愉悦:“师父,昨天见识了您的神力,实乃天人,今天给我演演拳法,也好让我等开开眼界不是?”

    鲁智深豪爽大笑:“好!”

    他说着,一个箭步跳出来,挥动两拳,带起一阵阵破空之声,却看不出半点破绽。

    泼皮们喝彩连连。

    “师父功夫了得,我想与您切磋一二。”

    蓦地,有人说话了。

    众人一惊。

    齐齐看去时,正是龙骁。

    接着就是一阵哄堂大笑。

    “阿龙,你在说笑吧?”张三大笑道。

    “师父一身神力,乃天神下凡,你莫得在这里开玩笑。”李四更是笑的前仰后合。

    鲁智深停止演武:“既然兄弟要比试,洒家就陪你玩耍玩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