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634章 神谕
        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让所有住在逍遥星上的仙人出现的恐慌心里,当他们得知他们最崇敬的傲方被人打成重伤昏迷时,整个逍遥仙境都为之震撼。

        傲方的伤本来就很重,加上仙元力的耗尽以及大量鲜血的流失和曹斌被杀带来的悲痛,让傲方足足昏迷了两天才苏醒过来,此时的他显得异常虚弱,只能从姜雁新的只言片语中了解到在他昏迷后发生的一切。

        阳光从敞开的大门照进房间中,带来阵阵暖意,但坐在大红木椅上的傲方的心却是凉的,刚刚醒转过来的他没有过多的去思索那个在自己昏迷的时候救了自己的灰衣人的身份,也没有第一时间理会自己身上的伤,哪怕是知道自己的身体只是一具没有能量的空壳,心中的伤痛让傲方不知道要如何向张雅怡等人说明曹斌被杀的事实。

        傲方一声不吭的在房间中一坐便坐了三天,这三天他始终保持着同样的姿势,空洞而满带哀伤的眼神直直凝视着灰白的地面,只留下乾坤一界中的张雅怡等人彷徨的期待着傲方的出现。

        “小斌!”

        傲方喃喃念着曹斌的名字,眼泪持续在眼眶中打转,傲方不是个软弱的人,但是自己的兄弟就惨死在自己面前,每每想起他化成飞灰的那一幕,傲方的心就有如一把钢刀在上面狠狠的来回切割着。

        绝恋仙帝在傲方苏醒过来的当天便已经赶到,看到躺在床上重伤昏迷的傲方他的心里很不是滋味,除了傲方,根本没有人知道那个忽然出现并将他打伤的陌生男子是谁,当人们想要从傲方嘴里知道答案时傲方却将自己关在了房间中,并不让别人靠近他。

        傲方的心在曹斌惨死的那一刻裂开了一道不小的伤口,为什么自己的兄弟朋友要接二连三的惨死在自己面前,陈玉洁如此,慕容晨峰和诸葛连城如此,连曹斌也是如此。

        为什么上天要对自己这么不公平?

        伤心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流过傲方俊俏而又苍白的脸颊,滴答一声落下了地板上,房外的士兵和下人全部被傲方喝退,他不想被人打扰,只想自己一个人安静的面对曹斌的房间发呆,或许是想在这里找到曹斌的影子,或许想在这里得到期望中的安慰,又或许,是在睹物思人!

        门口传来了熟悉的脚步声,是绝恋仙帝!

        走进房间,看到正低着头,用双手捂着脸,任凭泪水流过指间,无声哭泣着的傲方,绝恋仙帝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才好,只能走到傲方身边,缓缓的伸出手轻轻的拍了拍傲方的肩膀,柔声道:“二弟!”

        许久,傲方都没有回答绝恋仙帝的话,绝恋仙帝只能默默的叹了叹气。

        “二弟,人死不能复生,我想曹斌也不希望看到你现在这个样子!”

        傲方向来是个坚强的人,否则他也不可能一个人独闯修真界和天界,其中的艰辛外人根本无法体会。

        但是,死去的是他的兄弟,是比亲兄弟还要亲的兄弟,就算傲方的心里承受能力再强,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当初陈玉洁的死同样如此,只是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份忧伤被傲方深深的埋藏在了心里的最深处。

        “大哥,你先出去吧,我想一个人安静一下!”傲方的心情始终无法平复,声音听起来充满了无尽的失落。

        知道绝恋仙帝是关心自己,但是心头上的伤岂是一朝一夕便能治愈的?

        “哎!”绝恋仙帝无奈的叹了叹气,缓缓退出了房间,他相信傲方是坚强的,傲方重新站起来需要的只是时间。

        “绝恋陛下,帝君他怎么样了?”曹斌房间所在的别院被傲方严令禁止进入,姜雁新等人只能焦急的在别院外等待,看到绝恋仙帝走出,众人急忙迎了上去。

        “还是老样子!”绝恋仙帝无奈的摇了摇头,“曹斌被杀了,他非常伤心,你们不要去打扰他!”

        “是!”

        “玉帝有没有过来?”

        “回绝恋陛下,没有!”姜雁新对绝恋仙帝的态度十分恭敬,因为他是傲方的结拜大哥。

        傲方被突然出现的陌生男子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修理的很惨,但是他在所有人心中的崇高地位并没有因此而有所下降,反而人们将更多的关心投向了他们心目中的统领,而心里则在咒骂着那个差点令逍遥星毁于一旦的恶人。

        信仰是一种强大到可以令人恐怖的力量,创造了众多奇迹的傲方无遗已经拥有了这样的力量,所有很多人都心甘情愿的跟随傲方,就像是天龙帮的数十万门人。

        “你之前是不是有传讯给他?”

        “是的!”

        绝恋仙帝的脸色微变,显然他对玉帝在傲方受到袭击时表现出来的漠不关心感到不满,平日里说得多么的好听,一旦有事情发生就想着自己,还妄称是什么‘师兄弟’,典型的表里不一!

        “哼!”绝恋仙帝冷哼一声独自离去,留下一脸茫然的姜雁新等人开始着手重建逍遥星。

        佛界,灵山,天地间弥漫着蒙蒙迷雾!

        “嗡!”天空中忽然亮起一片金色光芒,伴随着一股来自上界的特有气息,一道夺目光束从金光中射出,照在灵山上,照在正在闭目静修的大日如来面前。

        大日如来猛然睁开眼睛,抬头一看,赫然发现有东西正缓缓从光束之中飘来,这样的情况多年未有出现,但仅有的几次出现却足以令大日如来为之一震。

        急忙起身,恭敬伸手往光束中一探,握住了那漂浮在半空中的金色卷轴以及一面青铜色的古镜。

        将手中的金色卷轴缓缓打开,一看之下大日如来错愕当场,当即在手指上一划,将一滴鲜滴在那面青铜色古镜上。

        古镜光芒大作,从镜面射出一团光,映射在半空中,透射出一组令大日如来瞋目结舌的画面。

        看着那像录像机回放一样的画面,稳重淡定的大日如来难得的露出了惊讶的神情。

        “居然是他!”

        大日如来千算万算都想不到,一个不不知道被多少人忽视的人会为了自己的目的做出这样的事情!

        震惊之余,大日如来再次仔细查阅卷轴中提及的内容,又联系镜子中映射出来的画面,大日如来已然有了决定。

        “来人!”

        “佛祖!”

        叫来一个负责传令的手下,将自己亲自印下的手谕让火速送出,看得出来,事态远不是表面上看起来的简单。

        手谕送出后,大日如来又叫来了手下四大佛陀和一众菩萨,向他们道明了一切。

        “大尊传来神谕,事关重大,你们都看看吧!”大日如来将那份刚刚拿到手不久的金色卷轴递了下去。

        听到大日如来的话,看到他凝重的面色,众人齐皆一怔,急忙查阅卷轴中内容,一看之下,几乎没有人相信卷轴中所记载的内容,但当众人看到那面古镜中映射出来的画面后全部呆愣当场。

        “是他!”

        观音菩萨的震惊显然超过了在场的其他人,脑中立刻浮现卷轴上提及的那个人的身影,一股莫明的气愤感涌上心头。

        “本座已经通令玉帝、绝恋仙帝以及各大门派,只说有事关仙界存亡的大事与他们商议,相信所有人届时都会到场,两日后你们就随本座一同前往逍遥仙境吧!”

        “是!”

        “没想到他居然是魔界的人,难怪当时他会和另外一个魔界的人在一起,隐藏的好深呀!”人群中的观音菩萨若有所思。

        几日的调整,傲方还是没有从曹斌的死所带来的悲恸中走出来,但是这几天冷静下来后,傲方的心情平复了许多,日子毕竟还是要过的,张雅怡他们始终还是要面对的,于是傲方来到了乾坤一界,找到了坐立不安许久的张雅怡他们。

        见到傲方安然归来,众人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

        当初傲方发现异样后便匆忙的将众人收进乾坤一界中,厚脸接连不断的变故让傲方一直没有机会向众人解释一番,虽然外界只是过去了几天的时间,但张雅怡等人在乾坤一界中却翘首等待了几年,之前傲方的仓促让他们感觉到不妙,但是他们没办法主动从乾坤一界中出去,也没有心情修练,只能在乾坤一界中干等着。

        “老公!”

        “爸!”

        “方哥!”

        乾坤一界中有傲方的家人、兄弟,以及被第一批被傲方收进乾坤一界中的天龙帮门人,傲方面色凝重的走到张雅怡等人中间,感受着众人投来的关切眼神,傲方迟迟没有开口。

        “老公,出什么事了?”傲方的不正常让众人心存疑虑,张雅怡率先打破了沉默。

        抬头看了看一脸焦急神色的众人,傲方沮丧的叹了叹气,将目光投向了王晋中,下定决心般说道:“逍遥星遭到袭击,苏锦昱一家全部被杀!”

        “啊?”众人大惊失色。

        “芷曼呢?”张雅怡问道。

        “死了!”傲方的回答干净利落。

        “死了?”

        傲方没有给众人更多惊讶的时间,深深的吸了口气,说道:“小斌为了救芷曼,也……被杀了!”

        傲方几乎是逐个字逐个字将一句完整的话说出来的,说的很是用力。

        “曹斌死了!”

        “干爹死了!”

        犹如晴天霹雳般的消息在所有人的脑中引起了巨大的轰鸣,全部的人呆愣当场,只是一瞬间,所有人的眼睛便已变得通红,张雅怡捂着嘴,豆大的泪水像泉水一样从她美丽的双眸中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