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633章 灰衣人
        哪怕是在傲方状态最巅峰的时候使用起第八道清世神雷也会十分吃力,更何况是此时已经受了伤的傲方?

        只是持续了几秒钟的时间,随着傲方体内的仙元力消耗殆尽,笼罩在神使身上的金光逐渐散去,没有能量的支持,天空中的劫云也开始散开!

        没有预料中的毁灭,一身狼狈、披头散发的陌生男子再次出现在傲方眼中,他的脸上有着狰狞的可怕的冷意。

        “要死了吗?”傲方脑中闪现一个念头,终于,体内能量的空洞让原本想要看到神使悲惨下场的傲方无力继续支撑下去,从高空中成自由落体状直直坠落而下。

        强烈的乏力感让傲方连撑开感觉沉重的眼皮的能力都没有,只能从咪成一条缝的眼睛中看到那个一脸狰狞的陌生男子的身影已经来到自己身前。

        连第八道清世神雷都对付不了这个陌生男子,傲方已经完全绝望了,耗尽体力与能量的他只能在心中默念着张雅怡等人的名字,脑海中重复播放着过往和张雅怡等人的种种,更多的是对他们的亏欠以及害怕自己死后他们的遭遇。

        怒火滔天的神使已经来到傲方面前,傲方的第八道清世神雷虽然没有让他丢了性命,但是身上的伤痛让他知道自己已经受了不小的伤,这样的伤并不致命,但却是一种巨大的耻辱感。

        如果是被一个和自己相同层次的人打伤,神使或许不会像现在这么激动,但被一个仙人打伤,如果不将傲方挫骨扬灰难泄神使心头之恨。

        “轰!”

        “轰!”

        之前被神使重创,跟着又耗尽了体力与能量,纵使傲方体内有生之力也无法让傲方在短时间内回复到最佳的状态,而且,生之力的基础是仙元力,没有仙元力的支持,生之力再强也起不到多大的作用,那仅存的一星半点也随着刚才那道第八重的清世神雷而几乎消耗殆尽。

        傲方的意识已经模糊,神使施加在他身上的攻击并没能让他感到到一丝的疼痛,只能隐约听到一声声骨头断裂的声音飘进自己的耳朵。

        神使抓狂般在傲方身上发泄着心中的怒火!

        傲方,濒临死亡边缘,自从修练以来他还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落魄和无助过。

        好兄弟惨死在自己面前,傲方没有能力替他报仇,如今自己也快要死了,一旦自己死后,乾坤一界中的张雅怡等人便会出来,傲方可以想象张雅怡等人的下场。

        体力、能量以及大量鲜血的流失让傲方的意识开始变得模糊,就在傲方接近昏迷状态时,又有突发情况出现。

        “呼!”很是突兀的,一个人影出现在远处,只见他踏着虚空往傲方所在处走来,仅仅跨出了两步便已经来到了傲方和神使身边,整个过程看上去似乎很缓慢,但却又给人以极快的感觉,很是怪异。

        来人身穿一件灰色长袍,连带着的帽子盖在头上,让人看不清来人的长相,只能依稀从帽子阴影下看到那是一张俊脸。

        忽然出现的陌生人吸引了神使的注意力,左手掐住傲方的脖子不让无力的他从半空中掉落,停下往傲方身上疯狂招呼的拳头,转而看向灰衣人。

        让神使感到惊讶的是,明明自己面前站着一个人,可是他却完全感觉不到有人的存在,就仿佛在他面前的只是一幅影像,当然,这只是个比喻,能够俏无声息出现在自己身边而不被自己察觉的人天界根本没有,神使不由得警戒起来。

        灰衣人抬起头,看了看神使手中的傲方,隐约可以看到帽子下那张菱角分明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意。

        “时间算得刚刚好,山外有山人外有人,太过顺利可未必是件好事!”

        灰衣人似乎完全无视神使的存在,只是看着傲方而后说着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

        “又来了一个!”

        远处的姜雁新等人都被新出现的陌生人吓住,来人速度之快已经令人无法察觉!

        “姜大人,我们现在怎么办?帝君还在那个人手上呢!”

        众人纷纷将目光投向了姜雁新,在场的也就他的官职最高!

        姜雁新很矛盾,不去救傲方嘛,情理上说不过去,去救嘛,又是飞蛾扑火自寻死路,那个将傲方打的半死的人,估计就算调来全逍遥仙境的仙人军队都无法将他杀死,或许还会反过来被他灭掉!

        就在这样的挣扎中,姜雁新拿出了传讯晶石,将逍遥星上发生的事情传到了星月仙境和紫微仙境。

        知道逍遥星发生的情况后,绝恋仙帝自然万分着急,于是乎带领自己一众最厉害的手下便往逍遥星赶,而玉帝在一阵举棋不定后最终却没有前往逍遥仙境,虽然傲方名义上和玉帝、绝恋仙帝两人是师兄弟的关系,但那仅仅只是名义上而已。

        哪怕玉帝会想要从傲方处得到神器,但他却绝不会因为神器而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尤其是当他听说傲方面对的是一个连傲方自己都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的对手,玉帝便选择了静观其变的态度,实则便是他不想给自己惹来不必要的麻烦,他并不会联想到一旦傲方被杀,下个目标会不会就是他。

        现实就是这么残酷,所以才有大难临头各自飞的说法,谁都不想白白丢了性命,高高在上的强者更不会轻易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呼!”神使还在因为忽然出现的灰衣人感到疑惑,突然,不知道什么时候,灰衣人出现在了神使面前。

        神使大吃一惊,灰衣人的速度实在太快,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感觉到左手一轻,扭头一看,惊讶的发现被自己抓在手中的傲方已经不见了。

        震憾之余,神使将头扭回时,发现那个来到自己身边的灰衣人已经回到了原来的位置上,而他双手之中抱着一个人,赫然是傲方。

        神使惊讶莫名,一个能够从他的眼皮底下将他手中的傲方救走的人,他的强大程度已经无法用一般的言语来形容。

        “嗯,幸好,只是重伤兼能量完全耗尽,估计要一个月才能回复最佳状态!”灰衣人低头看了看被自己抱在手中不省人事的傲方,浑然将对面的神使当成透明的。

        “你是什么人?”来人实力不凡,神使心中有点忌惮,不敢轻易动手。

        “这样的情况,刚刚好!”灰衣人依然自顾自的说着只有他自己才听得懂的话,脸上那一抹笑意颇具深意。

        见灰衣人居然不理自己,原本就被傲方激怒的神使有点不耐烦,“把人交出来!”

        神使的不耐烦终于引来了灰衣人的注意,抬起头,终于看清了灰衣人的脸,那是一张让人望一眼便再也无法忘记的脸,并不是因为这张脸有多么的英俊,而是一种感觉,一种说不清道不楚的感觉。

        “小家伙,性子这么急可不好!”

        “小家伙?”神使真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一下子气得脸红脖子粗。

        虽然察觉不到眼前这个灰衣人的境界,但是想让神使放弃杀死傲方的念头显然是不可能的,而且他也没有忘记自己这次到天界来的目的。

        “把人交出来!”神使只是对眼前的人有所警惕,并不是害怕,见灰衣人非但不合作而且还调侃自己,神使怒吼一声对着灰衣人便一拳轰出。

        灰衣人微微一笑,也没见他有什么动作,所有从神使身上散发出来的空间波动来到他身前一米处的时候居然自动弹到了一边。

        “嗯?”神使懵了,对方居然没有动作便将自己的空间本源攻击破解,心中对灰衣人的认识又更近了一层。

        灰衣人翩然一笑,似乎想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对着还处在震惊之中的神使说道,“你们很快还会见面的!”

        听到灰衣人的话,神使的脑袋又出现了短暂的短路现象,在神使还没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随着灰衣人的一个眼神消失在了半空中。

        “嗯?走了!”忽然消失的陌生男子让远处的姜雁新等人暗暗松了一口气,在他们的认知中,显然是那个突然出现的灰衣人救下傲方并将陌生男子打跑的,所以对灰衣人的警戒并没有陌生男子那么强烈,只是依然不敢上前。

        “下次再见面时你的实力应该又会突飞猛进了吧?”抱着早已昏迷过去的傲方缓缓降落到平整的草地上,灰衣人微微笑了笑,意念一动,傲方自动飞到了脚下柔软的草地上。

        “该做的事情做完了,可以有好长的时间去享受我心爱的美酒了,呵呵!”说完,灰衣人看了傲方一眼,身形一闪消失不见。

        见两个陌生人都消失不见,姜雁新连忙领着姜妍柔以及一众手下匆忙来到傲方身边。

        看着双手双脚被砍断并且身体染满腥红鲜血的傲方,所有人都感到触目惊心,而早已因为苏芷曼的死而泪流满面的姜妍柔哭的更加的伤心。

        “快扶陛下回宫!”查探了一下傲方的伤势,确定他并没有生命危险,姜雁新看了已经不复存在的原本苏府所在一眼,叫上几个手下将傲方送回到并没有受损的天峰殿中。

        外界发生了惊天变化,而在乾坤一界中的张雅怡等人却浑然没有察觉,傲方受伤的身体也在体内残存的那一丁点儿生之力的修复下极其缓慢的恢复着,已经完全昏迷的他,连想主动吸收仙灵之气来提升恢复速度的能力都没有,更没有能力去向还在乾坤一界中干着急的张雅怡等人解释自己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