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630章 傲方死了?
        虚无空间中,一个满头银丝面容却似青年的男子踏着虚空缓缓走来,忽然,男子带着微笑的脸上笑意又多了几分。

        “没想到,那几个家伙居然为了我当初那个不经意透露出来的天机而派人下了天界!”

        仔细一看,男子所处的空间赫然遍布各种各样的本源能量,而置身在这样一个环境中,那些狂暴的、充满毁灭性气息的本源能量却对男子一点影响都没有,甚至于男子新手抓起从身旁窜过的能量将之拿在手中把玩。

        这是相当诡异而让人无法理解的一幕,纵使是已经完全掌握了某种本源能量的绝世高手估计也很难做到。

        “天意如此,呵呵!”

        自言自语的男子似乎想到什么开心的事情,嘴角笑意更浓。

        “也罢,让他受点挫折也好!”

        男子停下脚步,颇具深意的冥思片刻,跟着又露出了迷人的微笑。

        “原来这就是那个大劫,祸福相伴,就让我再帮你一把,让火势烧得更旺一些!”

        “还真当我是瞎子!”

        “那几个毛小子也应该去让他们收敛一下了,居然偷偷安排人到天界去,好好一个仙界被弄成这副鬼样,幸好只是来了个小喽罗!”

        男子持续说着令人摸不着头脑的话。

        “嗯,看来这场劫数没那么快完结,待我去警告一下那几个家伙,顺便借借接引和准提的名号!”

        男子和熙的笑容居然透出几分邪恶的韵味,着实让人毛骨悚然,仿佛是有一场巨大的阴谋要展开一样。

        “牺牲大我,完成小我,这也是一种命!”

        说完,男子眉头一凝,不到十分之一秒的思考时间,男子便有了决定,嘴角微微一翘,右手在虚空中随意一抓,光芒闪过,一分金色卷轴出现在男子手中。

        男子微微一笑,眼睛扫过手中卷轴,卷轴亮起微弱金光,金光过后,隐约能够看到一个个的字符出现在卷轴当中。

        “还差一样东西!”

        男子又对着虚空一招手,一面古色古香,充满了古老韵味的表面青铜色的、雕刻着令人不解纹理的镜子出现在男子手中。

        “有了这东西,事情可就完美了!”

        男子满意的看了看手中的卷轴和镜子,似乎对于自己的决定感到很自豪,不过想到以后可能发生的事情,男子的笑意中却多少有点苦涩的尴尬。

        “我这可是为了你好啊,以后可千万别找我算账!”

        “可能以后要更感激我也不一定!”

        说完,不见男子有什么动作,他手中的卷轴和镜子凭空消失。

        “嗯,物证齐全,还有一个人证,应该够折腾一阵子的了,先找那几个小子交待一下,应该能够拖到我回来吧?”

        “嗯,不错,还要再死一个人,那看来我的时间足够了,说不定还可以先喝两杯再来!”

        呼的一声,男子消失在虚无空间中。

        画面一转回到逍遥星。

        看到傲方手中出现的神火以及绝煞寒气,神使心中一惊,眼前这个仙人居然掌握了连神都不一定能够掌握的神雷,更令人震惊的是,他居然同时掌握了完全是两个极端的神火与绝煞寒气,从他对神火与绝煞寒气的掌控程度,他对火之本源和水之本源的感悟相当的深厚。

        老天,这样的事情实在太过匪夷所思,如果说这样的事情是发生在神界的人身上或许还能说得过去,但当它发生在一个仙人身上时,却令人词穷。

        “呼!”傲方没有给正在出神的陌生男子更多沉思的时间,双手接连不断向陌生男子挥出。

        一个个巨大的火球与一团团绝煞寒气就象是从机关枪中出膛的子弹一样,形成密集的包围圈呼啸着射向神使。

        如此不要命的发出神火与绝煞寒气,纵使是对刚刚突破的傲方来说也是一种极大的消耗。

        但是,为了能够杀死眼前这个陌生男子,傲方顾不得那么多,哪怕是耗尽自己所有的能量,哪怕是付出自己的生命,傲方都在所不辞。

        愤怒已经彻底冲昏了傲方的脑袋,若在平时,他或许还会考虑到自己的家人和兄弟想想,但此时的他心中没有更多的想法。

        面对如此密集的神火与绝煞寒气的夹击,纵使是神使这样强大的人物也不敢怠慢,因为他还没忘记头顶上还有神雷在汇聚,接连不断的雷鸣声还不断在逍遥星上空回荡。

        在苏府发生剧烈爆炸而满门全灭后,所有看到或没看到当时场景的仙人都已经纷纷离开,离开了苏府所在,离开了天峰殿,这个时刻,没有人会因为自己的好奇心而留下,因为所有人都知道,那个忽然出现并正在与傲方交手的陌生男子非常恐怖,所以,此时傲方他们交手的地方显得很是荒凉,与曾经繁华的逍遥星形成鲜明的对比,加上地上那个直径千米的大坑以及因为之前的剧烈爆炸而被能量风暴摧毁的无数建筑,逍遥星已经不复以往风采。

        闻讯前来的姜雁新和一众逍遥星的高层大老远便看到正在半空中交手的傲方和陌生男子,当众人看到地面上那个巨大深坑时,都倒抽了一口凉气,苏锦昱一家的气息已经完全消失,连整个苏府都被炸掉,众人很清楚,苏府被灭门了,再反观那个正轻松游走在傲方的密集攻击下的陌生男子,众人立刻明白灭了苏家的凶手是谁,但是,这又能怎么样呢?

        面对一个这样的凶手,就算是刚刚从傲方那里得到顶级神器的姜雁新也不敢上前,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而硬是要跟来的姜妍柔在看到苏府的情况后早已变成了泪人,她知道,她的好姐妹已经惨死了。

        神火与寒气构成的天罗地网中,神使依然淡定的像个没事的人一样,虽然袭向自己的是连神界的人都不一定能够放出的神火与绝煞寒气,但是以神使的修为却不足以令他感到哪怕是一丝一毫的畏惧。

        只见神使双手对着身前的虚空一挥,无形的空间波动仿佛平静湖面上忽然泛起的涟漪一般往四周扩大开来,空间波动所过之处,所有正在呼啸着射向神使的火球与寒气骤然停顿在半空中。

        绝对领域!

        神火属于火之本源中层次很高的一种火焰,绝煞寒气同样属于水之本源中层次很高的一种寒气,同时本源,却其威力和毁灭性却远没有最强大的两种本源之一的‘空间本源’厉害。

        所以,高层次的高手之间的较量,能量的比拼只占了很小的部分,而最关键的还是谁对空间本源与时间本源的感悟更高一些。

        神使自然对自己的实力有着绝对的信心,傲方给他带来再多的惊讶也无法改变双方之间实力上的差距。

        当神使脸上再次露出因为挡下傲方的攻击而沾沾自喜以及对傲方的不屑时,一杆长枪已经划破了空间,并以将神使的绝对领域内的空间撕开之势刺向了神使的脑袋。

        同样的,由于神使对空间本源的感悟超过傲方太多太多,傲方虽然勉强摆脱了神使绝对领域的束缚,但是他的动作看起来很生硬,长枪所向,原本足以令到空间塌陷的力量也只能在空间中带起一道不大不小的空间裂缝。

        “不自量力!”

        神使冷哼一声,很是不屑的将右手反手挥出。

        “唔!”无形的空间波动直接将傲方撕裂的空间裂缝缝合上,并且将四周还飘浮在半空中的神火以及绝煞寒气轰散,同时,一个巨大的空间裂缝由神使的手中飞出,划破空间将傲方笼罩,傲方猛的张口突出一道血雾,整个人倒飞出去,硬是从开始吞噬他的空间裂缝中跳了出来。

        “嗯?”傲方能够不被空间裂缝吞噬让神使感到很奇怪,因为他察觉到傲方身上根本没有穿神器等级的护具,而且,就算穿了是最高品阶的顶级神器护具,身体强度没有达到神器级别的,同样无法在空间裂缝中生存,能留下的顶多只是他身上的神器护具而已。

        或许是因为发生在傲方身上无法解释的事情实在太多,神使已经开始麻木,或者说是习以为常,他也根本无法察觉到傲方身上穿着的圣玄甲便是一件神器,而傲方的身体强度已经堪比下级神器。

        “居然这样都杀不死你!”神使意外之余,一个闪身出现在还在倒飞的傲方身边,速度之快连傲方都反应不过来。

        “啪!”神使猛然伸出手掐住了傲方的脖子。

        傲方正五内翻腾,忽然感到喉间传来的巨力,正想举起手中的长枪反击,却感到右手一痛,眼睛余光一瞥,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右手从手腕处被齐齐的切断。

        “说,那只变异麒麟兽在哪儿?”神使显然已经对傲方失去了耐性,如果不是傲方知道自己目标的下落,或许傲方早已被神使杀死。

        剧烈的疼痛并没能令到傲方眼中的杀机顿减,额头间旋涡状图纹闪动,酝酿已久的清世神雷终于撕开厚黑的劫云,张着血盆大口扑向了神使。

        神雷所特有的强大气势连神使都不敢硬抗,尤其是傲方为了杀死眼前的陌生男子,第一道便放出了第七重的清世神雷。

        放出神雷后,脸色原本就难看的傲方变得更加苍白。

        “哼……”神使感觉到了降临的神雷的威力,抓起傲方,猛的就将傲方往神雷落下的方向丢了过去,眼看着傲方就要撞到神雷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