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628章 史上第一强敌
        什么时候顶级神器这么不值钱了?

        神使不由得想到,不过这样的思想停顿并没有持续多久,因为他心中的贪婪已经盖过了一切。

        “呼!”对着已经栖身的苏芷曼轻轻一指,一道细小的光芒从神使的指尖射出。

        没有任何悬念的,细小的光芒直接击中了苏芷曼的胸口。

        “轰!”一声巨响,带起稀薄的烟雾,苏芷曼无力的倒飞出去,没飞出多远便无力的往地面飞坠而下。

        “顶级神器护具的防护力果然不错!”神使冷冷一笑,显然他是有意不在第一击的时候就要了苏芷曼的命的。

        “小曼!”

        看到奄奄一息,身上已经被能量光线炸出一个巨大的血肉模糊的窟窿的苏芷曼无力的下坠,曹斌急忙转向向苏芷曼飞了过去。

        “嗯?又是顶级神器?”神使忽然发现第二个向自己冲来的人身上又有两件顶级神器,心中又是一喜,心情愉悦的他并不急着直接将苏芷曼和曹斌磨成粉末,反而像俯视众人的神一样想要看看面前的蝼蚁怎么救下已经奄奄一息的女子。

        “呼!”又一道光线从神使的手指尖射出,目标直指苏芷曼,从光线的速度与粗线,比第一道要强大得多。

        “呼!”逍遥星正在发生巨变,傲方十万火急的敢往正在苏府,只是一切发生的太快、太突然,当傲方来到苏府的时候,苏府早已不复存在,地上留下了一个直径千米的巨大深坑,这样的深坑,哪怕是在星际空间中俯瞰逍遥星,依然清晰可见。

        而哪个自己最最关心的人此时正在扑向苏芷曼,另外一个方向上正有一个陌生的男子对他们发动进攻。

        直觉告诉傲方,那是一种足以夺去曹斌和苏芷曼性命的攻击!

        “小斌!”

        傲方来得很及时,曹斌知道,如果那道从陌生男子手中射出的光线击中苏芷曼,苏芷曼绝对惨死当场,顾不得多想,曹斌瞬间爆发出自己全部的能量,用自己的身体挡在了苏芷曼身前。

        “嗯?”曹斌的视死如归只是换来神使嘴角的一抹不屑,这时他发现正有一个人影以超绝的速度快马杀到,在能量光线击中曹斌之前挡在了曹斌前面,硬生生的将能量光线一拳轰得改变了方向。

        “轰!”

        能量光线偏向地面,落在不远处的密集建筑群中,发生了比之前还要强烈的爆炸,又是一朵惊天蘑菇云冉冉升空,卷带起的滚滚浓烟让四周的空气变得混浊不堪,能见度不到五米,而置身在爆炸产生的冲击波中的傲方他们并没有感到任何的不适,顶多只是让死命抱着苏芷曼的曹斌在气压中摇曳着身姿。

        爆炸的光辉还在,蘑菇云依旧,神使有点惊讶的看着忽然出现的傲方,刚才那攻击虽然只是很简单的攻击,但是也不是一个普通仙人所能够抵挡的,那样的攻击,就算是身穿顶级神器的帝级高手被正面击中也会落得个重伤的下场,但眼前这个忽然出现的仙君境界男子显然远不如帝级高手般厉害,为何他能够挡下自己的攻击?

        疑问与思索只是持续了很短的时间,对神使来说,再大的惊讶也不能改变他此行的目的,在傲方来不及将曹斌和苏芷曼收进乾坤一界中,神使已经有所动作。

        一切只是一念之差,当傲方替曹斌挡下攻击时他便已经想到了要将曹斌和苏芷曼收进乾坤一界中,也只有那样才能保证他们的安全,因为从他第一眼看到这个攻击曹斌他们的陌生男子时,傲方心中便有一种想法。

        这个人,不可战胜!

        受了伤的苏芷曼并没有昏迷,而是睁着迷蒙的美丽双眸,嘴角淌着鲜血,努力的抬头看着将自己抱在怀中又露着一脸关切与焦急神色的曹斌,这一刹那,眼泪再次不受控制的溢出苏芷曼的眼眶,那是心中仅剩的一丝温存,那是自己的家人惨死眼前后唯一能够给自己安慰的温暖。

        第二秒,傲方便欲挥手将曹斌和苏芷曼收进乾坤一界中,却在挥手之后惊讶的发现居然无法成功。

        傲方大惊,急忙放出神识往四周空间一探,空间中正有诡异的空间波动,很微弱,微弱得如果傲方不凝神灌注根本无法察觉得到。

        显然这样的空间波动已经超出了傲方目前所能理解的范畴。

        不作二想,傲方急忙释出绝对领域,在傲方看来,无论是多么诡异的空间波动,只要能够被自己的绝对领域完全隔绝开来,这个陌生男子就再也无法对曹斌和苏芷曼下手,而自己也可以将他们收进乾坤一界中了。

        但是,就在傲方释出绝对领域的时候,他发现自己错了,因为他的绝对领域特有的空间波动根本无法将由男子身上发出的空间波动隔绝,反而是男子的空间波动很是干脆的将傲方的绝对领域冲开,没有任何悬念的!

        绝对领域的强弱与一个人对空间法则感悟的深浅有关,看到这样的情况,傲方当即明白,眼前这个陌生男子对空间法则的感悟远胜自己,而且是很多的那种。

        感悟到‘空间塌陷’后,傲方对空间法则的感悟足足提升了一大截,纵使这样,此时的他在面对陌生男子的时候依然感觉到了无力感,以及似乎在傲方身上从来没有出现过的恐慌!

        不为别的,就因为傲方此时面对的是一个自己完全看不到胜利希望的对手,而这个对手已经将目标锁定在了曹斌和苏芷曼身上,更确切的说,是锁定在了他们身上的顶级神器上。

        陌生男子似乎并没有要马上杀死因为无法收进乾坤一界而被傲方挡在身后的曹斌和苏芷曼的意思,而是饶有兴趣的仔细打量着一脸警戒模样的傲方。

        只觉眼前这白衣男子单从表面上看根本与一般的仙人无异。

        “你居然能够挡住我的攻击!”神使说话了,声音压的很低,但是有意无意间透出来的冰冷杀意显露无遗。

        傲方一脸戒备,甚至不敢分神去查看身后曹斌和苏芷曼的情况。

        “呼!”雷火神枪出现在傲方手中。

        再次出现的顶级神器又勾起了神使的注意,只是看着眼前这个持枪男子,神使的心中有种异样的感觉,总感觉这个白衣男子很与众不同。

        没有理会傲方,神使再次放出神识将逍遥星笼罩,却发现连原来自己查探到的那个妖修者也已经不见了,而自己想要找的目标由始至终都没有出现过。

        狮驼王和猕猴王根本没有胆子欺骗自己,而在将整个仙界查探一遍后,神识依然没有发现自己的目标,所以只能将目标转向那个救下自己目标的逍遥大帝。

        “走!”无法将曹斌和苏芷曼收进乾坤一界,又见陌生男子出现了瞬间的走神,傲方二话没说,转身拉住曹斌和苏芷曼就想跑。

        傲方知道,这是他唯一能够做的事情!

        “嗯?”刚转身之际,傲方惊讶的发现四周的空间中充满了一种强大至极的压迫感,在这样的压迫感下,自己的移动是如此的艰难,以至于他刚迈开一步便很难再寸进,更别说带着曹斌和苏芷曼逃跑。

        “嗯?”神使心中的诧异比傲方还要大,因为四周已经被他的绝对领域笼罩,照理说应该没有人能够突破他的绝对领域的束缚,但是,又是眼前这个白衣男子,他动了,而且动的幅度还很大,这远远超出了神使的理解范畴,因为傲方只是个仙君。

        “奇怪!”神使疑惑的再次加大绝对领域的束缚力。

        “哼!”傲方知道,束缚着自己的是由那个陌生男子释放出的绝对领域,他无法坐以待毙,冷哼一声,依靠刚刚提升的对空间本源的感悟,硬生生的撞开了陌生男子的绝对领域,只是,陌生男子的绝对领域实在太强,让傲方的动作看起来显得很生硬。

        傲方表现的超常实力再次让神使感到莫明的惊讶,“仙界居然有人能够冲破我的束缚!”

        一个闪身,神使出现在还妄想带着曹斌和苏芷曼逃跑的傲方面前。

        忽然出现的陌生人吓了傲方一跳,发挥自己所感悟的所有空间本源,雷火神枪对着陌生男子的头猛然刺出。

        “嗯?”

        空间中传来的异样波动让神使一怔,将头往旁边一弯,一道算不上多大的空间裂缝呼啸着从神使的耳边冲过。

        “被我的绝对领域束缚还能撕裂空间?”神使一惊。

        “没想到,天界还有人对空间法则的感悟如此的深!”

        神使恍然大悟,随即嘴角再次露出不屑的冷笑。

        本来,以傲方对空间法则的感悟,他很随意便可以让整片空间坍塌,但是,置身在陌生男子的绝对领域中,傲方对空间法则的感悟没有陌生男子深,以至于傲方放出的攻击无法完全冲破陌生男子的绝对领域,能够将空间撕裂裂缝,已经是傲方的极限。

        或许傲方早已知道会有这样的结果,但是他不得不这样做,而他这样的行为更像是在做垂死的挣扎。

        “看来你就是那个逍遥大帝了!”在逍遥仙境中出现的超常强者让神使很聪明的联想到了眼前这个白衣男子的身份。

        从来不知道惊恐为何物的傲方也开始感到心颤了,只是护着一脸惊恐的曹斌以及奄奄一息的苏芷曼。

        “自身难保还想救别人!”神使似乎很享受傲方三人惊惧的眼神,眼中寒光闪过,曹斌和苏芷曼不受控制的徐徐上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