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625章 危机降临
        天峰殿大殿中坐满了人,除了傲方的亲人朋友,还有苏锦昱父女以及姜雁新父女,至于其他高层人物都已经被傲方喝退,如果不是碍于苏芷曼和姜妍柔的关系,或许苏锦昱和姜雁新也不会在列,同样的喜悦,傲方只需要跟自己的亲人和朋友分享便足够,剩下的之前已经向整个天界展示过了,相信整个天界都已经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高坐于大位之上的傲方惹来了无数殷勤期盼的目光,所有人都想知道傲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所有人都能明显的感觉到,此时的傲方与一年前的傲方有着天壤之别。

        没等众人开口,傲方的目光反而在张雅怡等人身上一扫而过。

        “呵呵,除了丁寒外全都突破了,不错不错!”傲方很满意众人这一段时间的修炼成果。

        “我们正在纳闷这件事情呢!”傲琬冰笑逐颜开道。

        “这个问题晚点再说,老大,你突破了?”丁寒打断众人的谈话

        “你都看到了,还问我?”傲方心情很是不错的笑了笑。

        “那你现在的实力……”

        丁寒的话让大殿中的所有人都不由自主的将目光投向了傲方,没突破前的傲方已经那么厉害,突破后的将会强大到什么程度呢?

        “天界之中,再无一人是我一合之敌!”傲方说的轻描淡写,大殿中所有人则露出了惊为天人神情。

        “那是什么层次?”丁寒强压已经开始澎湃的心潮,刨根究底道。

        “如果真要算的话,我现在已经是个准‘神人’了!”傲方依然说的不温不火。

        “神?”

        天界之中无敌手的震撼似乎远没有简单一个‘神’字来得让人震撼,就这样一个字,却很直观的让所有人知道此时的傲方是何等的恐怖,也能理解之前神器之劫降临时那巨大的空间裂缝出现的原因了。

        傲方没有给众人更多的时间去感受震撼,继续说道:“你们是不是好奇为什么我才闭关一年你们就都突破了呢?因为在你们闭关期间刚好我突破了,我突破后,乾坤一界的时间流速提升了十倍,也就是说,你们不是在里面修炼了一百年,而是修炼了一千年!”

        “一千年?”张雅怡等人齐齐发出一声低呼,倒是把对面的苏锦昱和姜雁新弄得一头雾水,什么乾坤一界?什么一百年、一千年?

        当然,傲方也没必要向他们解释那么多,于是接着说道:“是啊,一千年的时间,如果都没突破,那就真的太说不过去了!”

        “那些神器呢?你是什么时候炼制的?”

        “我闭关四个月后就突破了,那些神器是我又花了八个月的时间炼制的,为了炼制那三万五千件神器,可把我累得够呛!”

        大殿中的所有人很有默契的选择了沉默,四个月的时间突破了足足一个大境界,八个月炼制出三万五千件神器,就连张雅怡心里都在向傲方冠以变态的名号。

        见众人呆若木鸡,傲方自然知道众人惊诧的原因,也没多说什么,大手一挥,三十多件顶级神器散发出迷人的神灵之气,出现在大殿的半空中。

        “哇,神器啊!”大殿中的人发出一声惊呼,两万多件的神器那场面很是震憾,但眼前这三十多见神器,而且是顶级神器的出现同样触动在场每个人的脆弱的心灵。

        “呼!”傲方意念一动,张雅怡一方属于傲方亲人和朋友的,每个人面前各自飘来了一套法宝,有护具也有武器,而对面的苏芷曼和姜妍柔同样拿到了一整套,但苏锦昱和姜雁新只是各自领到了一件攻击性的顶级神器,但是,他们很满足,从他们洋溢在脸上的笑容就能看得出来,至于大殿中的其他人,只能露着羡慕的眼光看着众人把玩着属于自己的神器。

        “谢陛下!”苏锦昱和姜雁新激动的抚摸着手中的顶级神器,跟着不约而同的起身向傲方躬身行礼。

        顶级神器,曾经是作为传承法宝般的存在,没想到傲方就这样随便拿出了三十多件,心理承受能力差的人见到这样的场面估计已经突发心脏病了。

        傲方挥手示意两人坐下,看着正在高兴把玩着神器的亲人与朋友,傲方笑了,笑得很开心,为了这一天,他奋斗了好几百年,没有什么比这更值得高兴的了。

        而此时的狮驼山洞府中,忽然出现的人吓了狮驼王和猕猴王一大跳,此时两人正低着头跪在地上,像是犯了严重错误的人正在忏悔他们的过错。

        被唤作神使的人身材并不高大,反而显得有点瘦小,哪怕是和战战兢兢跪在地上的猕猴王相比也有所不如,只是脸上那一抹冰冷的寒意有意无意的将整个洞府渲染得就像是零下好几百度的冰窖一般。

        狮驼王和猕猴王吓得连头都不敢抬起,手心中冒出的冷汗以及额头渗出的汗水还有心中的忐忑在这一刻化成了无声的叹息。

        神使看都没看跪在地上的狮驼王与猕猴王一眼,径直走到原本属于狮驼王的座位上,这才冷眼对着狮驼王和猕猴王一瞥,用已经失去耐性的声音不悦道:“一年了,交待你们的事情办妥了没有?”

        神使话中的每个字都想尖锐的冰锥一样深深的扎在狮驼王和猕猴王身上,狮驼王和猕猴王暗中交换了一个眼神,由狮驼王鼓起勇气说道:“还……还没有!”

        很难想象平日里高高在上的狮驼王会惶恐的任由冷汗从自己的脸颊流淌而过。

        “嗯?”

        神使的冷哼声让原本已经吓得不轻的狮驼王和猕猴王再次将头压低了几分。

        “我给了你们四百年的时间,你们居然连这点小事都没做好,该当何罪?”

        “神使大人饶命!”

        狮驼王和猕猴王急忙向眼神中已经流露出冰冷杀气的神使磕头,似乎是想通过这样一种方式换取自己活命的机会,不过显然这样的效果不大。

        “我会亲自到天界来,是因为不想这件事情张扬,你们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留你们两个废物还有什么用?”

        说话间,不见神使有任何动作,只看到他一双黑眸中闪过隐约光芒,跟着,狮驼王和猕猴王便被无形的力量束缚住,硬生生的拉上了半空,手脚剧烈的挣扎着,神情十分痛苦,仿佛随时都有可能窒息。

        “神使大人饶命,我们已经找到那个人的下落了!”生死关头,没有什么比保住自己性命更重要的,狮驼王急忙求饶。

        果不其然,神使听到狮驼王的话,又是眼中光芒一闪,狮驼王和猕猴王狼狈的摔到地上,身上被汗水浸湿的衣服染上了乌黑的尘土。

        “如果不是看在这些年你们兢兢业业替我办事!”神使面色不悦冷哼一声。

        神界有规定神界中人不能干涉天界的事,这里所谓的干涉是亲自干涉,哪怕是神界的人到天界去都是违反规定的,一般人也没有能力打开从神界通往天界的空间通道,所以这些来到天界的神使,行事一般都很小心,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亲自动手的,更多的是将命令传给他们在天界的‘代言人’。

        而这样的代言人几乎天界中的每一界都有,比如仙界三帝、魔界四皇、妖界七大圣以及佛界的大日如来,这些人在天界呼风唤雨,其实他们的身份仅仅只是‘代言人’,或者说是‘执行者’比较贴切。

        “多谢神使大人不杀之恩!”狮驼王和猕猴王感激涕零,就差没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扑到神使的脚边亲吻他的鞋面了。

        “说!”

        “就在几年前我们已经发现了那个变异麒麟兽的下落,当时他已经跑到仙界去,一年前我们两个带着人马想将他抓回来,但是被仙界的人阻挡……”狮驼王一五一十的将接到命令后追查小麒的事情说给了神使听。

        “混帐,大尊给你们顶级神器,你们居然连一个仙界的大帝都对付不了!”神使听完狮驼王的描述,勃然大怒,吓得狮驼王和猕猴王急忙再次将头低下。

        “那个逍遥大帝实力好生了得,曾经在仙魔大战时千万魔军中诛杀了一个魔界统领,而且他和星月仙境的统领是结拜兄弟,和紫薇仙境的统领也有关系,小人实在无能为力,所以才想等神使大人来了之后再作定夺!”狮驼王很诚实的回答道。

        “哼,没用的废物,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神使很不客气怒骂一声,狮驼王和猕猴王不敢答话。

        “大人赎罪!”

        神使怒目一瞪,站了起来,“大尊有令,绝对不能让他飞升神界,今日就由本尊者亲自出马,替大尊铲除这个心头大患!”

        在神使看来,显然大尊的命令其重要程度远远超过了神界的那不成文的规定,既然大尊让他偷偷到天界来,或许早已预料到今日的变故,是以,出手是一种必然。

        说完,神使直接消失在洞府之中。

        “呼!”神使一走,空间中的巨大压迫感消散于无形,狮驼王和猕猴王如释重负的长呼一口气,直接坐到了地面上。

        “好险!”坐在地上,心中的紧张一下爆发出来,猕猴王胸口剧烈起伏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