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570章 龙之逆鳞,碰者既死
        下意识的,张雅怡和傲琬冰背靠着背,眼神中满是惊恐的看着已经围了上来的魔界士兵,此时包围住两人的魔界士兵至少有一万人,或许是因为兰迪星太过荒凉,所以并没有更多的魔界士兵到来。

        一万人围攻两个刚刚飞升的天仙,这样的场面看起来很不协调,有点杀鸡却用牛刀的感觉。

        张雅怡和傲琬冰一句话也说不出,对方的人数实在是太多了,而且个个人高马大,最主要的是一万人里面至少有九千人是她们看不出境界的,而那剩下的一千人,实力和她们也只是在伯仲之间。

        强大的心里压力下,张雅怡和傲琬冰额头早已渗出了冷汗,紧贴在一起的后背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背汗水浸湿,但是两人浑然未觉。

        “没想到啊,两个小小的天仙居然都有极品仙器!”意外的收获让魔军将领咧嘴肆意大笑起来。

        “妈!”张雅怡怎么说也曾经亲眼目睹傲方为了自己而屠杀,傲琬冰自小到大却从来没有经历过真枪实弹的战斗,没想到刚飞升就遇到这样的骇人的场面,傲琬冰一时间吓得脸色发白。

        傲方和张雅怡对儿女的管教和培养的方式是不同的,傲宇是衍天宗的下任宗主,自然要重点培养,无论是在修练、素质、思想、胆识等方面傲方都对他进行过一系列近乎残忍的训练,这是傲方自己定下的规矩,也只有经过一系列磨练的人才有资格成为衍天宗宗主,而傲琬冰则更像是在温室中长大的花朵,没有经历过任何风雨的吹袭,家里每个人都疼着她,爱着她,舍不得让她受委屈,所以在面对这样的情况是,可想而知傲琬冰心中的压力。

        “队长!”魔军将领旁边的士兵上前。

        “杀!”魔军将领冷喝一声,却又像看好戏一样露出邪恶笑容。

        士兵接令,立刻明白将领的意思,也露出了邪恶的笑容,显然同样的事情他们没少作,对着一旁两个相对来说炮灰等级的士兵使了个眼色,两个士兵直接走上前,举起手中的大刀长剑便向张雅怡和傲琬冰各自招呼过去。

        “哐!”张雅怡怎么说也是经历过风浪的人,虽然自知命不久矣,但也不至于坐以待毙,傲琬冰被吓得有点走神,张雅怡急忙上前,左手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又多了一件极品仙器,双手往上一抬,硬生生的接下了两个魔界士兵当头一击,但看得出来,张雅怡虽然拥有极品仙器,接下两个和自己相差无几的魔军士兵的攻击还是很吃力的。

        “妈!”傲琬冰被法宝撞击的声音惊醒,惊呼一声鼓起勇气,挥动手中的傲方特意炼制的精美飞剑便对着两个魔军士兵的腹部劈了一剑。

        “扑哧!”两个魔军士兵反应不及,直接被傲琬冰的飞剑开膛破肚般剖开了肚子,吃痛,两人挤急忙一个飞退,脸色木然的放出魔元力将伤口瞬间修复。

        “再上两个!”魔军将领抱着看好戏的心情,见两个士兵奈何不了拥有极品仙器的张雅怡母女,又让多上了两个魔兵。

        这一下,傲琬冰终于和张雅怡站到了同一战线上,两人十分勉强的挡住了四个魔军士兵的攻击,但是这次受伤比较严重的不是那四个魔军士兵,而是张雅怡和傲琬冰,此时二人身上已经多了数十道正在淌着鲜血的伤痕,傲琬冰精美的嫩脸甚至也留下了一道不小的伤口,让人看着十分心疼。

        “再上两个!”

        魔军将领一声令下,六个魔军士兵一拥而上,这下张雅怡和傲琬冰完全被打得毫无还手之力,只是一轮攻击,两人便脱力的跪倒在了地上,身上的仙衣站满了腥红的鲜血,是那样的触目惊心。

        母女两人脸色苍白,眼神中有着绝望,有着不甘,同时也有不服,有韧劲,她们的心在呐喊,刚刚飞升难道就要从此与自己的家人永别?

        围观的一万魔军每一个都像是冷血的动物一样看着自己的同伴残忍的对待张雅怡母女,没有一个人的眼中流露出哪怕只是一丝的同情与怜悯,在他们看来,仙界的人碰上自己必定只有一个下场,那便是——死,哪怕是女人、孩子,亦或是老人,在他们看来都是一样的。

        “好了,好戏到此结束,干掉她们,前往下一个星球!”

        魔军将领一声令下,十个手持明晃晃大刀的魔军士兵一脸杀气的走上前,将已经脱力跪倒在地上的张雅怡和傲琬冰围住,眼中寒光一闪,十把大刀猛然对着张雅怡母女当头砍下。

        “老公!”

        “爸!”

        惊恐与不甘中,张雅怡母女抱在了一起,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等待死神的降临。

        “呼!”就在魔军士兵大刀刚刚落下之际,一道强劲风压呼的一声吹到了张雅怡和傲琬冰身边,带来一丝凉意。

        久久,死神的镰刀没有穿过自己的身体,那道凉风有点怪异,张雅怡正想睁开眼睛一看究竟,忽然,一道相隔数百年,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声音轻柔的在她们母女的耳边响起。

        “雅怡,冰儿!”

        声音充满了磁性,充满了关爱,充满了温暖,就象是冬日的太阳,将张雅怡和傲琬冰冰冷的心再次照得暖和了起来。

        猛然睁开眼,一张魂牵梦绕的英俊脸庞摆在自己面前,那双充满柔情的黑眸,那招牌式的迷人自信微笑,张张雅怡的眼泪就象决堤的洪水一样无法抑止的涌了出来,也没多想此时的处境,更是浑然忘了身上的伤,一把扑进了眼前人的怀中。

        来人正是在千钧一发之际赶过来的傲方!

        “老公!”傲方的出现让张雅怡如释重负的安躺在傲方的怀中大哭起来,只是不知道泪水中夹带着的是伤心、是绝望后的重生,还是相逢的喜悦,所有的一切只是化成了无声的泪水。

        “爸!”傲琬冰反应比张雅怡慢半拍,也扑进了傲方的怀中,肆意的大哭起来。

        “没事了,没事了!”傲方一脸柔和的微笑,轻轻抚摸着自己妻儿的后背,他知道,险死还生的人是需要安慰的。

        分别数百年,傲方一家四口终于团聚,却没想到是在这样的环境下。

        三人紧紧拥抱在一起,没有过多的言语,张雅怡和傲琬冰则是浑然忘了四周还有一万多的魔军,因为傲方的出现,两人感到很安心,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感觉。

        张雅怡和傲琬冰没有察觉到的是,就在傲方出现的那一刻,刚才还凶神恶煞拿自己耍着玩的一万多魔军全部都像被施了定身术一样一动不动,连说话的能力都被剥夺,只是瞪大了眼睛,眼神中充满了恐惧。

        “老公,我还以为这辈子再也见不到你了!”

        经过傲方的一番安慰,张雅怡和傲琬冰终于平复了激动的心情。

        “我先帮你们疗伤!”

        说话间,傲方大手对着两人一挥,一团柔和的生之力将张雅怡母女包围了起来。

        舒服的感觉迅速传遍全身,不消片刻,两人身上的伤便悉数痊愈,连疤痕都没有留下,惹来傲琬冰的好奇与对傲方的无限崇拜。

        回过神的张雅怡和傲琬冰方才发现四周情况的怪异,刚才一直沉浸在和傲方冲锋的喜悦中,这时才发现四周的魔军居然一直没有动过。

        很是聪明的两人哪怕是用脚趾头想也知道肯定是傲方的杰作,正想询问情况,傲方原本带着熙和笑容的俊脸突然变得冷漠异常。

        “你们先在这里等一下!”

        和傲方做了这么多年夫妻的张雅怡从傲方的眼神中察觉出了傲方的愤怒,拉住傲琬冰呆呆的看着傲方出手教训刚才欺负自己的士兵。

        说话间,傲方走到十个手还举在半空的魔军士兵面前,滔天杀气令四周的温度骤然下降,地面甚至结出了一层薄薄的冰霜。

        傲方很愤怒,非常的愤怒,在傲方的心中,便是他的逆鳞,他奋斗,他拼搏的很大动力便是来自自己的家人,也是为了自己的家人,他不允许有任何人伤害他的家人。

        傲方的愤怒连张雅怡和傲琬冰都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小见惯傲方慈祥面容的傲琬冰从来没有见过傲方如此生气过,紧张的握紧了张雅怡的手。

        而那一万魔军早已被傲方冰冷的杀气吓得不自觉流下冷汗。

        “魔界,我傲方本来和你们没有瓜葛,可是,你们伤害了我至亲的家人,还差点杀死她们!”

        傲方说话的声音不大,却清晰传进每个魔军的耳中,犹如一把重锤,每一个字道出便会在他们脆弱的心灵上重重的锤上一下。

        强大的心里压力之下,很多人甚至开始不由自觉的颤抖起来,有的人早已两脚发软,可是被傲方的绝对领域束缚住,他们联想软趴下的资格都没有,这一刻,他们的生死早已不受他们自己控制,而是掌控在眼前这个前不久大战沧澜魔皇和大魔王撒旦的人手中。

        “你们全部都要死!”

        死字刚落,十个刚才想好动手杀死张雅怡和傲琬冰的魔军士兵带着惊恐的眼神飞上了半空,他们的嘴角在轻微的抖动,似乎是想说话,可是就是连一个音节都发不出来。

        在十个魔军士兵飞到魔军上空的时候,傲方眼中光芒一闪。

        “轰!”毫无征兆的,十个魔军士兵被空间波动压迫,当场炸成了碎片,化成血雾挥洒在魔军身上。

        哗啦啦的鲜血与碎肉就象倾盆大雨一样将早已吓得面色发青的士兵淋成了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