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523章 失策,漏底了
        所有人都将目光投向了傲方,投向了青帝,这让有点虚荣心的青帝恨恨的暗爽了一把。

        虽然是因为傲方的关系,但是青帝自我感觉良好,此时已将之前对傲方的不满暂时抛到了脑后,于是略带自豪而又十分虚伪的说道:“其实能够得到傲方仙人这样的炼器宗师相助,朕也感到十分的意外,大家都知道,仙界能够炼制出神器的没几个,而能够像傲方仙人一样只用两年时间便炼制出神器的,我敢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现过!”

        青帝样子看起来很享受这种‘独揽’的感觉,也不理会大殿中的众人投来的鄙视目光。

        “而且,傲方仙人炼制出来的神器比那些所谓的炼器宗师炼制出来的神器还要精美得多,各位请看!”

        青帝笑呵呵的右手一摊,光芒过后,一把泛着流光的匕首出现在手中,清晰而略显浓郁的神灵之气顿时吸引了大殿中所有人的目光,连一向心如止水的大日如来也不由自主的将目光投向了青帝手中的匕首。

        “神器!”

        众人暗暗的发出一声惊呼,尤其是那些知道神器而又未曾如此近距离看到神器的人。

        看到众人的表情,青帝心里又恨恨的爽了一把,似乎还不满足,于是他接着说道:“这把匕首便是最近出自傲方仙人之手的一把下级神器,各位可以鉴赏鉴赏!”

        说着青帝还控制着匕首在大殿半空中盘旋,让大殿中的众人看清匕首的精美雕刻工艺。

        青帝表现的很大方,一件没有认主的神器就这样公然展示在众人面前,其实他心里打什么主意在场的人都很清楚,在这样的场合,就算觊觎青帝的神器,也没有人会傻到公然夺取,不仅是面子问题,还可能引起公愤。

        不得不说,姜还是老的辣,老奸巨滑的青帝变相的在向众人炫耀自己的神器,炫耀自己得到傲方这个得力手下的事实。

        “各位觉得怎么样?”青帝将匕首收回,露出小人得志的笑容说道。

        “做工确实精细无比,无愧于天界第一炼器宗师的名号!”玉帝心中虽然也很不耻青帝的所作所为,可是身为主人的他不能看着大好的蟠桃会被青帝搞得冷场,于是接话道。

        青帝得意一笑,将匕首收进储物戒指中,跟着双手一摊,一套华贵的、同样散发着神灵之气的衣服凭空出现。

        “神器!”

        “又一件神器!”

        “……”

        大殿中的人群再次爆发出一阵惊呼声,大大的满足了青帝的虚荣心,而在凌霄宝殿大门比较近的四大门派所在位置上,却有两个人在看到青帝手中的神器后露出了惊讶神色,但瞬间便变成了愤怒,那便是乌峰宗的两大掌教真人钱俊彦和章瑞秋。

        “大哥,那件不是老三的‘天瑞华绫’吗?”章瑞秋传音给一旁同样面露惊诧神色的钱俊彦,后者没有说话,只是目光凌厉而冰冷的盯着青帝,盯着他手中的神器,他知道,青帝肯定还有话说,而钱俊彦也下意识的将目光投向了坐在青帝身后的傲方,当初知道袁成和被杀后,他和章瑞秋就曾怀疑是傲方所为,可是鉴于傲方的实力低下,仙界同名同姓的人亦有不少,于是两人便否定了自己的想法,而今天,袁成和的神器重现,想到当初段然兴临死的时候留下的唯一线索——‘傲方’这两个字,钱俊彦很是自然的将目标放到了傲方身上。

        此时傲方表面上虽然平静似水,可是内心早已不知道骂了青帝又骂了自己多少次。

        当初傲方是觉得袁成和这件神器的做工没有自己身上那些好,于是才决定将之献给青帝,当时根本没想到青帝会将它拿出来炫耀,更没想到会在这样一个场合,会当着乌峰宗两大掌教的面,青帝完全不知道这样做的后果无异于当场扇了傲方一记耳光。

        傲方不用扭头去看钱俊彦和章瑞秋两人此刻的表情,因为傲方知道他们两人肯定已经认出了青帝手中的神器便是袁成和的。

        “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失策啊!”傲方将袁成和的神器献给青帝时还不知道有蟠桃会这个东东,而当他知道后他也没想过青帝会如此的好面子,就算傲方想将神器要回来也已经没有可能。

        浑然不知的青帝还在享受着众人再次被自己手中神器震惊而带来的快感,“诚如各位所见,这件神器也是出自傲方仙人之手……”

        “真的是他!”听到青帝亲口承认神器是出自傲方之手,钱俊彦和章瑞秋心中泛起冰冷杀机,凶狠的目光毫不掩饰的射向了傲方。

        “老二,不要轻举妄动,待我问清楚再做打算!”钱俊彦轻轻的碰了碰因为愤怒而脸色已经微微变红的章瑞秋,强压心头的愤怒传音道。

        章瑞秋点了点头,握紧的拳头在桌子低下咔吧作响,目光紧盯着傲方,似要将他生吞活剥。

        “哇!”

        “神器不要钱啊!”

        “……”

        大殿中的众人无不对青帝神器之多感到惊讶,但这时,一个声音很是格格不入的打断了众人的思路。

        “慢!”顺着声音望去,瞬间成为大殿中众人焦点的钱俊彦站了起来,和章瑞秋面色冰冷的走到青帝面前,冷眼瞪了傲方一眼。

        知道自己的事情已经败露的傲方毫不畏惧的微笑着与二人对视,嘴角那一抹逐渐变得冷寒的弧度很好的说明了傲方此时的心态。

        “乌峰宗,让你们知道袁成和是我杀的又怎么样?想对付我?难道我会怕你们吗?呵呵,先问问青帝他们肯不肯再说!”

        乌峰宗虽然是仙界四大门派之一,但毕竟是二流势力,傲方可以自如的游走在三帝之间,还会怕一个乌峰宗吗?以他此时的实力,乌峰宗有谁能够奈何得了他?

        大不了干掉几个乌峰宗的老大级人物后逃跑,仙界不留人,自有留人处,傲方可不怕与乌峰宗翻脸,再说,正像傲方所说,钱俊彦想要对付傲方,就算青帝肯,还得问问绝恋仙帝,绝恋仙帝可是傲方的结拜大哥,他可能眼睁睁的看着傲方被乌峰宗杀吗?而流光大帝如此器重绝恋仙帝,又巴不得多巴结傲方,双重关系下,流光大帝自然也不会袖手旁观。

        “玉帝,众位,不好意思,有点事情在下必须现在向青帝和傲方仙人弄清楚!”发飙前,钱俊彦还不忘自己是客人的身份。

        玉帝疑惑,在场的所有人都满肚子疑惑,就连原本还得意忘形的青帝也是一头雾水的看着钱俊彦。

        “钱真人有什么事?”青帝问道。

        “在下有一事不明,希望青帝陛下解惑!”钱俊彦将目光从傲方身上移到了青帝身上。

        “钱真人请说!”

        “你手上这件神器是哪儿来的?”钱俊彦指了指青帝手上的神器,声音中隐约透着丝丝森寒。

        “钱真人对我的神器有兴趣?”青帝模棱两可的笑了笑。

        “不,我对青帝陛下的神器没有兴趣,我感兴趣的是它的来历!”

        “诚如我刚才所说,这件神器自然是傲方仙人炼制的?”

        “青帝肯定这件神器是傲方仙人亲自炼制的?”钱俊彦冷眼一扫青帝身后脸上依然带着自若微笑的傲方。

        “实不相瞒,这件神器只是傲方仙人献给朕的,具体是他什么时候炼制的朕并不清楚!”青帝如实回答道。

        “钱真人,这件神器有什么问题吗?”玉帝帮忙问出了众人心中的困惑。

        “玉帝,各位仙友,神降之日之时,我教掌教三真人在神之禁域莫名其妙被杀,他身上共有两件神器,其中一件名为‘天瑞华绫’,与青帝手中这件神器一摸一样!”

        听到钱俊彦的话,大殿中议论声纷纷,没想到好好的蟠桃会居然上演了这么一场好戏。

        “钱真人的意思是,我二师兄手中的神器是袁真人的神器?”玉帝问道。

        “正是!”钱俊彦回答的很肯定,“想必各位都知道,哪怕是再厉害的炼器宗师,也无法炼制出两件一摸一样的神器吧?”

        “对!”

        “没错!”

        众人纷纷起哄,确实如钱俊彦所说,就算是出自同一个炼器师手中的两件神器,哪怕是外表一摸一样,可是神器是有器灵的,器灵就象是仙人的灵魂,每一件神器的器灵都不同,通过这个也可以判断出神器间的不同。

        当然,要完全炼制出两件外表一摸一样的神器,难度很大,因为炼器的过程十分复杂,根本无法保证每一次炼器的各种环境因素能够一摸一样,而只要有点不同,哪怕之是一丝一毫,炼制出来的神器必定是有所不同,所以钱俊彦可以如此肯定的说青帝手中的神器是袁成和的那件。

        “傲方仙人,青帝说这件神器是出自你的手,那请问你怎么解释?”钱俊彦将矛头对准了傲方。

        傲方缓缓起身,没有丝毫的紧张,淡然笑道:“没错,青帝陛下手中的神器确实出自我的手,不过,并不是傲某炼制的!”

        “你承认了吧?”在钱俊彦身旁的章瑞秋冷喝一声。

        “章真人想让在下承认什么?神器确实不是在下炼制的!”说罢傲方看向青帝,露出愧疚的神色说道:“陛下,当时情况特殊,臣身上就只有这件神器,所以才出此下策!”

        傲方斜眼瞄了瞄一旁正有点幸灾乐祸的华家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