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519章 魔界四皇
        “沧澜,你什么意思?最近你们的人经常到我‘啸月星海’捣乱,是不是想打?”

        血罗界,血罗星,血罗魔皇宫殿中,魔界四大巨头之三的血罗魔皇、啸月魔皇、沧澜魔皇齐聚一堂,这样的场景在平时可是难得一见的,四大魔皇个个嗜血狂暴,一言不和便是开打,谁都不让谁,而能够让三人如此心平气和的坐在一起,正是因为他们有一个共同的事情要商讨,那便是‘仙魔大战’!

        四大魔皇中,以夜姬魔皇野心最小,其他三人不相伯仲,三人整天想着要统一魔界,然后再率领魔界千万大军横扫仙界,然后在横扫佛界和妖界,成为天界的绝对霸主。

        而之所以仙界成为他们的首要目标,是因为自从天界诞生以来,仙魔两派便是死敌,仙者以正道君子自称,魔者则以屠戮天下为荣,双方完全站在两个对立面,矛盾无可避免的激化、加剧、加深,以至于多少代的仙界统治者和魔界统治者之间都不可避免的会结下深仇大恨,跟着又无可避免的爆发仙魔大战,以至于民不聊生,天界动荡。

        “放屁,明明是你的人先到我沧澜镜闹事的,还敢反过来恶人先告状!”

        “哼!”啸月魔皇冷哼一声,一掌将身旁的木桌拍了个粉碎,“信不信我回去拉人马把你们沧澜镜踏平?”

        “好啊,我奉陪,看是你啸月星海先灭亡还是我沧澜镜先灭亡!”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互不相让,一点魔界一方霸主的风范都没有,反而像是两个社团老大在谈判,或者说是两个痞子在互相谩骂。

        其实这样的情况稀疏平常,除了女儿身的夜姬魔皇,三人没有一次见面是不争吵的。

        一旁静坐喝着香茶的血罗魔皇倒是轻松惬意,也不理会吵得面红耳赤的二人,今日众人聚到一起,为的就是商讨对付仙界的事情,在这个时候是不可能打起来的,如果真要开打,身在主场的血罗魔皇无疑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之势,因为沧澜和啸月如今可是在他的地头上,虽然他们都带上了各自的得力手下,但血罗魔皇想要将他们留下还是可以的,只是血罗魔皇不屑于做这么不入流的事,魔界中人虽然生性暴虐,当时行事却光明磊落。

        要打是吗?那就光明正大的开打,偷鸡摸狗的事岂不是有失自己的身份,换做此时是在啸月星海或沧澜镜,情况亦是如此。

        “大老远就听到你们两个在吵,你们烦不烦啊?”

        一个令人浑身酥麻的甜美声音很是突兀的在房间中响起,跟着,一个身着紧身皮衣,外披红色长袍,有着一头蓝色头发,蓝色眉毛,绝世面容和足以令所有正常男人爆血管的完美身材的女子凭空出现在房间中,刚到房间众,女子身上迷人的体香已经沁入人心,有意无意的散发着鼓动男人内心深处最原始的冲动。

        此妖艳女子正是魔界四皇之中唯一女性——夜姬魔皇!

        遗世的容貌,凹凸有致的身材,令人浮想偏偏,尤其是那双无时无刻不在勾人魂魄的狐媚凤眼,以及樱桃般微微上扬的小嘴,光是站在那里,便很难有人能够将目光从夜姬魔皇身上移开。

        夜姬魔皇摇曳着迷人的身姿,摆动着迷人的身体曲线,带起幽幽体香,径直走到血罗魔皇三人旁边,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身上的紧身衣只是遮到了她的胸口,和地球上的低胸装无异,坐下之际,夜姬魔皇很是媚惑而又有意的弯了弯身子,令人垂涎三尺。

        其他三大魔皇岂是省油的灯,夜姬魔皇的行事作风他们再清楚不过,她的百般风情,万般妩媚顶多只能让血罗魔皇三人大饱眼福而已,三人可不会冲动到上前一把将夜姬魔皇推倒。

        “每次见面都吵个不停,你们有完没完呀?”夜姬魔皇不仅人美,声音更甜似蜜糖,细若清流,无时无刻不在挑战着男人的心里承受极限,哪怕是娇嗔也是令人酥麻的。

        “哼!”啸月魔皇和沧澜魔皇清楚这次四人聚首的原因,各自气氛的闷哼一声坐了下去。

        “还没和仙界开打你们就先内讧了,幸好仙界那些伪君子是白痴,不会主动向我们进攻,不然我还真想替你们两个收尸!”血罗魔皇笑着放下了手中的茶碗。

        “你说什么?”啸月魔皇和沧澜魔皇纷纷对着血罗魔皇怒目一瞪。

        “开个玩笑而已!”血罗魔皇谄笑道。

        “血罗,你今天找我们过来到底有什么事?”啸月魔皇不爽道。

        “自然是为了对付仙界的事情,朱宏柏(玉帝)他们已经有所察觉,我们派去仙界的人全部被他们杀了!”

        “发现又怎么样?难道我们还用怕他们不成?魔界中人向来只有战死,没有畏缩之辈!”

        “沧澜,你不要激动,先听血罗说完!”夜姬魔皇倒是很心平气和。

        “我们当然不会怕他们,开打是迟早的事,只要我们准备好,到时必定血洗仙界,屠尽万千仙人!”血罗魔皇的眼中流露出嗜血的兴奋。

        “已经开始准备,人马也开始调动,两年内便可就位!”啸月魔皇说道。

        每一次仙魔大战的规模都是空前的,死伤的人数更是以千万来计算,所以几年的时间做准备实属正常。

        “打了这么多年,我都觉得烦了,什么时候才能是个头啊?”夜姬魔皇有点感概的叹息一声,“要不你们三个去打算了,仙界刚好也是三个家伙,我对仙界也没多大兴趣,你们真要打赢了,仙界你们分了便是,当然,如果你们愿意分给小妹一杯羹,小妹会更感激三位哥哥的!”夜姬魔皇千娇百媚的说道。

        “夜姬,你这个坐享其成的如意算盘打得可真不错!”三人很有默契的齐齐看向夜姬魔皇,谁都知道夜姬魔皇虽然是一届女流之辈,实力却丝毫不比血罗魔皇三人差,其手下的魔军比起另外三大魔皇来也不遑多让,否则又如何能够在混乱的魔界拥有一席之地呢?只是她这个人总喜欢装疯卖傻,然后占小便宜,千万年的相识,血罗魔皇三人对她可是再了解不过了。

        “呵呵,别这么说嘛,我也是就事论事!”夜姬魔皇有点娇羞的笑了笑。

        “好了,玩笑规玩笑,言规正传吧,你们有什么建议?”身为主人的血罗魔皇询问道。

        “准备好了就直接杀过去,没什么好谈的!”沧澜魔皇脱口而出道。

        “我的意思和沧澜的一致!”啸月魔皇很难得的与沧澜魔皇有了默契。

        血罗魔皇莞尔一笑,自己这一问似乎有点多余,魔界中无人不好战,他自己也是如此,而他之所以会询问众人的意见也是不想这次的仙魔大战又以双方死伤惨重而又颗粒无收而告终。

        仙魔大战,没有任何谋略可言,也没有那个必要,因为双方都不是普通人,任何的计谋在这些人面前都显得很单薄无力,所以每次的打战都是正面冲突,都是血与血的对撞,都是生命与生命的搏击,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夜姬,你的意思呢?”血罗魔皇望向正拨弄着惹人注目蓝色头发的夜姬魔皇。

        “我想不打你们又不答应,我一个小女子能有什么意见?听你们的了!”夜姬魔皇装出衣服小家碧玉的感觉,可是骨子里那股狐媚却还是表露无疑。

        “早知道你们都没意见就不用将你们叫来了!”血罗魔皇无奈笑道。

        “没事我就回去了!”啸月魔皇瞪了沧澜魔皇一眼,起身便往门外走去。

        “告辞!”沧澜魔皇冷哼一声也往大门走去。

        “啸月,沧澜,我这有一条消息或许你们会感兴趣,难道你们不想听听吗?”血罗魔皇不急不慢的端起桌上的茶碗。

        “是什么?”啸月魔皇和沧澜魔皇果然被血罗魔皇的话吸引,重新坐回座位上。

        “这么大的消息你们都不知道?”

        “有什么话就快说,卖什么关子?”

        “据可靠消息,仙界出了个可以炼制神器的炼器师!”

        “这有什么好稀奇的?”

        “我的话还没讲完,那个炼器师据说只用两年的时间便可以炼制出神器!”

        “什么?”

        啸月魔皇和沧澜魔皇皆是一惊,连一直安坐一旁没怎么说话的夜姬魔皇也冷不禁一个激灵,目光不由得投向血罗魔皇。

        “此话当真?”

        “应该不假!”

        “仙界什么时候出了这么一个人物?居然从来没有听说过!”

        “是最近才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名叫傲方!”血罗魔皇说道。

        “傲方?”众人暗暗的记下了这个名字。

        “血罗,你跟我们说这个是什么意思?是你没办法把他请到咱们魔界来,还是你不敢,想让我们出马?”

        “哪里,我只是将我的人查到的情况跟三位分享而已,你们认为这样一个人,三帝会放他走吗?他们自己都在抢着争着拉拢他,我告诉各位,是想让各位在向仙界进攻的时候多一份动力!”

        “别把自己说得那么伟大,咱们心照不宣!”啸月魔皇冷笑道。

        “彼此彼此!”血罗魔皇不示弱的笑了笑。

        “告辞!”

        “告辞!”

        啸月魔皇和沧澜魔皇相继离开,夜姬魔皇向血罗魔皇抛了个媚眼后也带着自己手下清一色的美艳魔女离开了血罗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