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518章 意气风发的王晋中
        每个人都有自己修练的功法,也有自己的秘密,绝恋仙帝虽然好奇于傲方的惊人的进境,可却不会因为这个去追问傲方修练的功法。

        在和傲方接触的过程中,绝恋仙帝发现傲方对修练方面所知甚详,甚至远远超过了自己,虽然傲方没有在绝恋仙帝面前展现过实力,但绝恋仙帝早已认定傲方的实力必定不是表面看到的简单,如今两人已经结拜,绝恋仙帝便想试试自己这个刚认的二弟的实力。

        傲方淡淡一笑,脸上虽有自信笑容,更多的却是狡黠。

        “好啊,我也很想见识一下大哥的实力!”

        “那来吧!”呼的一声绝恋仙帝已经移形换位到了花园的空旷处。

        傲方嘴角往上一翘,在绝恋仙帝反应不及的情况下已经出现在他的正对面。

        绝恋仙帝吃惊的看着傲方,刚才那是一个玄仙应该有的速度吗?绝恋仙帝毫不怀疑刚才傲方表现出来的速度已经超过了自己。

        惊讶过后,绝恋仙帝不禁露出了笑意,正如他所想的,傲方果然不是表面上看起来般简单!

        “二弟当心了!”切磋而已,绝恋仙帝只是赤手空拳,发动攻击前好心的向傲方提醒了一声。

        “大哥请!”傲方自信的向绝恋仙帝做了个请的手势。

        “呼!”绝恋仙帝微微笑,化成一道快如闪电的白光射向傲方,夜光下只能看到一道白色的影子瞬间划过花园,带起的风压吹起了细嫩的小草和折断的花瓣。

        傲方不动如山,动则迅猛如出海蛟龙,嘴角弯起一抹弧度,脚下一用力,同样化成一道白光冲向了绝恋仙帝。

        两道极快的残影瞬间在花园的半空中对撞。

        “轰!”

        一声沉闷,两道白影停在了半空中,定睛望去,傲方和绝恋仙帝的手肘互相撞击在一起。

        两人互望一笑,手上一用力,飞退开来。

        “二弟果然深藏不露!”绝恋仙帝盎然笑道。

        “大哥也不遑多让!”

        “再接我一招!”

        两人再次缠斗在一起。

        “轰!”

        “轰!”

        “轰轰!”

        半空中,只见两道白影不断闪动、交错、撞击,虽然是在夜里,可是在月光下依然能够看到每一次撞击时产生的冲击波光晕。

        两人并没有使用能量,但是强大的冲击波依然刮起强劲的大风,吹得花园中的花草树木不断摇曳。

        声音不大,动静也不大,只是此时夜深人静,却将原本正在闭目静修的丁寒、曹斌以及府中的士兵吸引了过来。

        众人站在花园边,看着半空中快若无形的两道白色残影,全部都呆若木鸡!

        “轰!”

        一个交错,两人再次分开,凌空而立,长发与长袍随风飘扬。

        “哈哈哈,痛苦,真是痛快!”绝恋仙帝开怀大笑,两人虽都未尽全力,可是却打得难解难分,绝恋仙帝没有过多的惊讶于傲方的实力,或许这一切早在他的预料之中。

        无视四周一脸崇拜的围观者,两人缓缓降落,短短几个瞬间,两人交手不下千回合,不相伯仲。

        当然,双方各自拿出了几分力没人清楚,不过有一件事情已经再清楚不过,那就是傲方的实力超乎想象!

        “没事了,都退下吧!”

        “是!”

        所有的士兵在接到绝恋仙帝的命令退下之时,都不由自主的将目光投向了傲方,虽然刚才只是看到那么一两个动作,可是傲方的速度已经震慑了所有人,一个能够和绝恋仙帝对打而不落下风的人,绝对值得敬佩。

        “方哥!”

        “老大!”

        丁寒和曹斌不解的走到傲方身边。

        “我和绝恋陛下已经结拜为兄弟,刚才只是兴之所至,切磋一下而已!”傲方和绝恋仙帝相视而笑。

        “二弟实力之高,着实令为兄的大感佩服,更是惊为天人!”

        “大哥手下留情而已!”

        “只怕手下留情的是二弟你吧?”绝恋仙帝笑着反问道。

        傲方笑而不答,他向来就不是个喜欢显山露水的人!

        绝恋仙帝从傲方的神情中知道被自己言中,有点感概的说道:“二弟在和老师切磋的过程中可有所感悟?”

        “略有感悟,不过一时间再难有所突破!”

        “当年老师仅仅耍得一招半式,我花了五十万年也只是领悟其一二,二弟毋须着急!”

        “我不着急,修炼这东西,着急也没有用!”

        “走,我们接着喝酒去,你们两个也一起来吧!”绝恋仙帝心情相当不错,浑然没有帝级高手的架子,当晚,四人开怀畅饮直至天明时分。

        ……

        魔界,血罗界

        “哇靠,王晋中,你太牛了,20连胜啊,只要赢了明天那场,你绝对可以离开这里了!”

        “就是就是,你小子平时行事那么低调,居然来了个一鸣惊人,今晚快活林,你请!”

        众人七嘴八舌的围绕在王晋中旁边,也不知道是在庆祝他取得胜利还是在趁机替自己谋利益。

        “你们这班禽兽,整天只想着快活林的姑娘!”王晋中白了众人一眼。

        善恶只是对立面的不同,没有绝对的善,也没有绝对的恶,至少在此时的王晋中眼中,围绕在自己身旁的这些修魔者是自己的同伴,他们并没有因为他们是修魔者而就十恶不赦或者是滥杀无辜,一段时间相处下来,实力最为出众的王晋中已经和他们打成一片,此次魔军测试赛,王晋中接连打赢20人,势头如日中天,众人自然是要猛敲他一顿,而对魔界中人来说,最快乐的事情莫过于厮杀,而最好的消遣去处,自然便是那些任何一个都能够勾人魂魄的魔界妖媚女子所在,说白了也就是妓院!

        任何一个东西的诞生总会有它的原因以及存在的价值,妓院这东西也是如此,是社会的需要造就了它!

        魔界比其他三界的嗜血好杀,他们也从来不掩饰自己的欲望,所以他们敢为了争夺地盘而公然向仙界发动进攻,可以为了满足生理或心里的需要找花姑娘。

        仙界没有这样的人吗?肯定有,只是‘卫道士’的思想让他们自诩正人君子,所以在这一方面他们没有魔界中人来得坦荡,而他们也以魔界中人的作风为耻。

        “别说得自己多清高,嘿嘿!”

        “对对对,别以为你前天在哪里风流了一个晚上没人知道!”

        “靠,这话你也说得出来,行,我请!”王晋中露出无奈神情。

        “别哭丧着脸,等你明天赢了,你的供奉肯定翻倍,以后还要靠你罩着哥几个!”说话的男子很是热情的搭上了王晋中的肩。

        “还不是士兵一个!”

        “那也是士兵头啊!”

        “哈哈!”众人哄笑做一团。

        第二天

        艳阳高照,测试场上热火朝天,一个褐色长发,蓝袍加身的男子带着两个威猛士兵走了进来,所过之处士兵们尽皆躬身行礼,脸上无一不流露出敬畏。

        “陛下!”

        “嗯!”

        男子一路走来脸上都带着微笑,只是那微笑总给人以应该出现在纨绔身上的感觉!

        “陛下!”测试场的监考官看到男子过来,急忙恭敬行礼。

        “把天魔组的名单给我!”男子径直走到监考官的位置上,大大咧咧的坐下。

        “是!”监考官将卷轴双手呈上。

        男子打开卷轴,随意的看了起来。

        “6级天魔,20连胜,梃有意思的嘛!”卷轴上记录的都是参加最终决赛的人的名单,几乎是清一色的8级或9级,6这个字有如万绿丛中一点红,十分惹人注目。

        “这人现在在哪儿?”

        “回陛下,正是那人!”

        顺着监考官所指方向的测试场上,王晋中和另外一个天魔激战正酣,对方是个9级天魔,双方实力明显有一定差距,王晋中身上早已挂满了大小不一的伤口。

        在整个测试赛的过程中,王晋中已经不是第一次碰上9级天魔,每次王晋中都能在逆境中取得最后的胜利,虽然每一次的激战下来都免不了要一身伤,但是并不致命。

        而王晋中之所以可以在和比自己更强大的对手下保住姓名并获得最后的胜利,靠的当然是傲方给他的法宝,以及远胜一般法诀的‘蚩尤弑神诀’,区区三个等级的差距并不是太大的问题。

        当然,向来谨慎的王晋中不会和冲动派的曹斌一样,他很清楚自己所处的环境,所以他没有拿出自己最好的法宝,顶多也就拿出中品仙器,对于天魔来说这样已经足够了,更何况王晋中不只拥有一件中品仙器。

        “中品仙器!”看着和9级天魔打得难解难分的王晋中,男子笑了笑,将自己的一名手下召到了身边。

        “去安排一下,明天起让那个人跟在我身边替我办事!”

        “是!”手下领命,恭敬退到一边。

        “啊!”一声惨叫从测试场上传来,王晋中的对手脑袋中了一剑,当场红色的血液和白色的脑浆飞射出来,跟着整个人软倒在了地上。

        “呼!”

        能够打到现在的自然不是什么等闲之辈,王晋中脸色有点苍白,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任凭伤口流着血。

        “吼!”

        场下,人群爆发出了呐喊声,一个6级天魔取得21连胜,而且先后十几次战胜了比他厉害的对手,哪怕他身上的法宝品阶高,但也受到了魔军士兵的尊敬。

        “王晋中胜!”

        冷漠的看了一眼地上那具余温未消的尸体,王晋中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测试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