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504章 蹂躏
        蓝色的火焰刀上传来的热量足以令普通的仙人感到惊颤与绝望,可是他的对手是傲方,对于能够放出神火的傲方来说,区区一把由天火凝聚而成的刀根本就入不了他的法眼。

        “在我面前玩火?呵呵,愚不可及!”

        右手握枪,傲方左手一伸,一团黑色寒气从傲方的左手射出,在傲方的身前形成一个半圆形的黑色罩子。

        这黑色寒气正是和神火同一个等级的——绝煞寒气!

        “轰!”火焰刀猛烈的轰击在傲方身前的绝煞寒气上。

        “什么?”老者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或许这一幕会永远印在他的脑中。

        只见傲方身前那散发着毁灭性气息的黑色寒气居然在与火焰刀接触的一瞬间反过来将火焰刀包围了起来,蓝色天火凝聚而成的火焰刀就象是飞蛾扑火般,碰触到黑色寒气后便变成了温驯的小狗,一动不动的被裹进了黑色寒气中。

        这些都不足以令老者震惊,更令他震惊的是当笼罩在火焰刀上的黑色寒气散去时他所看到的一幕。

        火焰刀被冻结了!

        是的,由天火凝聚而成的火焰刀被冻结了,冻成了一把黑色中透着蓝色的冰晶大刀。

        “哼!”傲方可没理会发呆中的老者,右手随意一枪刺出,哧的一声便是一道空间裂缝。

        呆愣中的老者心中的震惊再次升级,急忙往旁边一闪,妄图躲过可以毁灭一切的空间裂缝。

        可惜,空间裂缝的速度实在太快,老者虽然躲过了致命的一击,大腿和腰间还是被空间裂缝划过,削去了一大块。

        一切发生的太快,快得一直在远处观战的幽若兰觉得自己仿佛置身在梦境中,直到她师傅以及另外一个老者的惨叫声响起才将她拉回到现实中。

        “啊!”老者发出一声痛苦的叫声,举目往同样传来惨叫的幽若兰师傅看去,发现他的左手已经没了,此时断手处正在不断的往外飙血。

        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平整的切面下是正在蠕动的肌肉伴随着正在外涌的腥红鲜血,腰盘的骨头也和肌肉一起被刚才那道空间裂缝吞噬。

        幽若兰的师傅和另外一个老家伙再次看向傲方,他们已经顾不得身上的伤,顾不得伤口传来的剧烈疼痛,此时他们的眼中已经满是惊恐。

        恐怖!好恐怖!

        强!好强!

        一个能够撕裂空间的人,准确的说是一个玄仙,他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不仅在刚才那千钧一发之际挡住了两个8级仙帝的攻击,而且还反过来击伤了对方。

        这是何等恐怖的实力?

        三帝的实力不外如是吧?

        可是傲方仅仅只是个玄仙!

        这意味着什么?

        两个老家伙都呆住了,虽然两人都没有刻意去修复身上的伤,伤口却在仙元力的包裹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着。

        “他……他……”幽若兰的师傅已经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了。

        “刚……刚才那是……空间裂缝!”另外一个老家伙眼神中充满了惊惧。

        是的,没有人在见识过傲方的真实实力后不为之震惊的。

        看着两个被自己吓得脸色发白的老家伙,傲方冷冷一笑,“没想到这样都杀不死你们两个,运气不错,不过,下一招你们就没这么好运了!”

        傲方的话令两个老家伙心中一惊,此时的傲方早已不是被他们轻视的那个傲方,他们清楚的知道傲方有足够的实力杀死自己,急忙握紧手中的法宝,紧张的看着傲方。

        “怎么?不逃跑?是不是吓得连逃跑的力气都没有了?”傲方极度嚣张的将老者的话原封不动的还给了他,其中的讽刺意味再明显不过。

        “说吧,是谁让你们来杀我的,是不是华家松?谁说出来或许我可以放他一条生路!”傲方虽然面带微笑,笑容却是那样的冰冷,那样的充满杀机。

        两个老家伙没有说话,而是遥遥的面面相觑,他们知道,华家松远远低估了傲方的实力,以傲方的实力,就算是华家松都不一定是他的对手,两人跟随华家松很多年了,对华家松忠心耿耿,要他们出卖华家松是绝对不可能的。

        两人都选择了沉默,不约而同的举起了各自的法宝,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见状,冲天杀气从傲方的身上散发开来,令人不寒而栗,甚至盖过了两个8级仙帝的老家伙。

        “如果你们有神器,或许你们还有和我一战的机会!”说话间,傲方将长枪收进体内,幽若兰都没说出幕后的指使者,傲方也没指望能够从这两个老家伙的口中知道答案。

        “既然不肯说,那就到地狱中去向他继续表现你们的忠心吧!”

        话音刚落,傲方呼的一声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时已经出现在老者的面前,速度居然比之前还要快上许多,这才是傲方的极限速度,短距离内与瞬移无异。

        老者被突然出现在面前的傲方吓了一跳,傲方的速度实在太快,快得令他出现了短暂的走神,当他反应过来挥刀向傲方砍去的时候,傲方的左手已经伸出,在老者的刀还没落下之际抓住了他握刀的手。

        老者大惊,脑中同时响起了傲方不带丝毫感情的声音。

        “死吧!”

        话音刚落,老者便听到扑哧一声,跟着胸口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低头一看,一把飞剑刺进了自己的左胸口,贯穿了自己的心脏,从背后穿出。

        剧痛难当,老者却没有吭声,而是一脸恐惧的瞪大着眼睛看着一脸邪笑的傲方。

        “啊!”眼见同伴危在旦夕,幽若兰的师傅脑中一阵轰鸣,他和老者两人可以说是生死之交,让他如何看着老者惨死在傲方手下?于是幽若兰的师傅大叫一声,顾不得还没完全恢复的左手以及傲方给自己带来的巨大心里压力,杀机凛凛的划破天际一剑对着傲方的后背刺了过去,强大的仙元力缠绕在飞剑之上,誓要将傲方劈成两半。

        傲方自然发现了幽若兰的师傅向自己袭来,半转身斜眼冷视了幽若兰的师傅一眼,脚下一蹬,没有理会已经因为恐惧而一动不动的老者,主动杀向了幽若兰的师傅。

        傲方的速度比幽若兰的师傅快太多,两人之间的距离如此的短,幽若兰的师傅只看到傲方的影子微微在自己眼前一闪动,知道傲方冲向了自己,可是他又无法准确攻击到傲方,于是只能对着身前猛的刺出一剑。

        “嗡!”锋利剑芒对着模糊的几乎看不清的傲方的残影射去,就在快要击中傲方的时候,傲方突然一个加速,同时往旁边一躲,轻易便躲开了幽若兰师傅的攻击,跟着在幽若兰师傅惊恐的眼神中出现在他身边,同时傲方冰冷的声音响起。

        “下一个才轮到你!”

        话音刚落,傲方以右脚为支点,转身360度踢出一击非常漂亮而干脆的后旋踢,迅猛入闪电,啪的一声踢在了幽若兰师傅的脖子上。

        “喀!”傲方的力量何等的惊人,虽然只是简单的招式,可是却当场踢断了幽若兰师傅的脖子,歪到了一边,整个人也被傲方强大的力量踢飞了出去。

        “呼!”在将幽若兰师傅击飞的第二秒,傲方已经回到了另外一个老者的面前,离傲方飞离击飞幽若兰的师傅到重新回到老者的身边,时间不超过一秒,如此快的速度,如此短的时间,老者还没从惊恐中回过神来。

        当傲方再次出现在老者面前的时候,老者原本放大的瞳孔恢复了正常,回过神的他顾不得胸口插着的飞剑,抡起已经举到一半还没落下的飞剑便对着傲方劈了下去。

        傲方后发先至,左手一伸抓住老者的手腕,靠着强大的几乎变态的力量硬生生的将老者的手给压了下来,同时右手伸出,抓住老者的肘关节,跟着两手同时用力,便听得‘咔吧’一声,老者的右手整个弯成了一个让人心颤的弯度。

        “啊!”傲方一招分筋挫骨手硬生生的将老者的右手给拧断,老者发出一声沙哑而又歇斯底里的惨嚎,手中的飞剑也脱手从半空中掉落。

        此时的傲方是如此的冷血与凶残,看得远处的幽若兰一阵胆寒,这个看似和善的男子不仅实力强大到令人瞋目结舌,对待敌人的手段上与自己这个杀人如麻的脍子手相比也不遑多让,甚至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老者手臂折断,拖着无力的断手害怕的后退了一步,傲方邪邪一笑,一个前冲,一脚踢在那把还插在老者胸口的飞剑的剑柄上。

        啪的一声,整把飞剑射穿了老者的心脏,从老者的背后飞了出来。

        “唔!”

        虽然对于仙人来说心脏和肉体已经不是那么的重要,哪怕是肉身被毁也可以重塑,可是心脏毕竟是最重要的器官,刚才那一剑已经将整个心脏完全弄碎,心力交瘁的老者仰头喷出大口血雾。

        “呼!”傲方右手虚空一抓,又一把神器飞剑出现在手。

        老者的仰起的头刚刚底下,眼前寒光一闪,傲方的飞剑已经从他的脖子上抹过。

        老者双目呆滞,身体一动不动,他并没有死,甚至连疼痛感都感觉不到,因为傲方出手的速度太快,比他的神经反应还要快,当疼痛的感觉传到老者的脑部的时候,老者的头颅已经飞上了天。

        “呼呼呼!”傲方心中的嗜血欲望从来没有消停过,对着无头的尸体迅猛的舞动了飞剑,两个眨眼的功夫,老者的身体已经成为一堆碎肉,随着鲜血洒落大地,就和薛志武的死法一摸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