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502章 以一敌二
        “志武!”薛志武的惨叫吸引了正在和另外一个老者交手的薛志文的注意力,当他狼狈的飞退退离老者身边同时往自己弟弟看去时,却发现自己弟弟的手臂被幽若兰的师傅削下来。

        薛志文惊呼一声,心急的他第一时间便向面对幽若兰师傅的追击而面露绝望神色的薛志武飞了过去。

        “呼!”和薛志武对阵的老者以极快的速度瞬间挡在了薛志文面前,看似慈祥的笑脸下却令人感到寒意。

        “滚开!”薛志文担忧自己弟弟的安慰,鼓动全身的力量凝聚在飞剑之上,挥剑便向老者劈了过去。

        “哧!”强大的仙元力化成一柄巨型能量剑,仿佛要撕开空间般呼啸着射向老者。

        老者面色不变,反手对着已经来到面前的剑芒一劈。

        “轰!”飞剑与能量剑的冲撞结果是薛志文发出的剑芒直接被老者给一剑劈散。

        “啊!”几乎就在自己发出的剑芒被老者劈散的时候,愤怒而焦急的薛志文已经冲到了老者的身边,比正常飞剑要大上许多的飞剑对着老者的脑袋便劈了下去。

        老者嘴角弯起冷冷弧度,身体往一旁轻轻一扭,薛志文的飞剑便落了个空。

        “啊!”于此同时,薛志武的惨叫声再次传进正因为老者避开自己攻击而有点走神的薛志文耳中,薛志文下意识的往自己弟弟的方向看去,刚好看到幽若兰的师傅手中飞剑正在疯狂的舞动着,仿佛幻化成了千万道剑影,悉数劈在了薛志武的身上,每一把剑影都从薛志武的身上穿过,带出一道道的血雾。

        当薛志武的惨叫声停下,再次向薛志武看去的时候,此时的他身上早已被幽若兰的师傅砍得支离破碎,一个个穿透薛志武的窟窿可以清楚的从薛志武的身前看到他背后的情况。

        仿佛成了个血人的薛志武并没有死去,眼神中满是绝望,身体微微的颤抖着,那只只剩下半截不到的断手还在抖动着,似乎是想做垂死的挣扎。

        幽若兰已经不记得自己是多少次看到自己的师傅凶残的手段了,虽然自己的杀人本领全都是师傅教授的,可是和自己的师傅比起来,幽若兰自认还远有不及,每次看到自己的师傅出手总会让她感到胆寒,因为她的师傅在杀人的时候根本就没把人当人看,而等一下,自己也将成为被自己师傅残忍杀死的人,或许他会看在自己是他徒弟的份上给自己一个痛快。

        “志武!”一剑劈空的薛志文急得双眼发红,顾不得理会正和自己交手的老者,变想冲过去救自己的弟弟。

        “扑哧!”就在这时,就在薛志文的注意力完全被他的命在旦夕的弟弟吸引的时候,一把飞剑出现在他的右侧,像切豆腐一样猛然扎进薛志文的脖子中,直接贯穿过去。

        薛志文前冲的势头愕然止住,如果是普通人,被贯穿了脖子必定是当场死亡,可是薛志文是仙人,他还没有死,只是身体在被飞剑贯穿的时候瞬间便变得无力,连想迈步往前走的力气都没有,艰难的转头朝飞剑刺来的方向看去,便看到刚才和自己交手的老者,他的脸上还是那看似亲和力十足的微笑。

        被飞剑贯穿脖子,薛志文知道自己已经无力回天,可是他的心中还记挂着自己的弟弟,再次艰难的将头扭回去,看向薛志武。

        “噗!”当薛志文的视线刚落到薛志武身上的时候,刚好看到幽若兰的师傅一剑将薛志武的脑袋劈上了半空,跟着幽若兰的师傅手起刀落,对着薛志武的脑袋快速的舞动了几下,薛志武的脑袋就成了一堆看不清是什么东西的碎肉,由于幽若兰的师傅出手的速度太快,直到这时薛志武那具残缺的已经不能算是身体的无头身才从半空中坠落下去。

        薛志文瞪大了眼睛,眼睛瞬间湿润,他的心里很痛苦,他很想大声的叫出来,可是张大了嘴巴却一个音都发不出来,更何况是说话呢?

        当然,薛志文的痛苦只是持续了两秒钟而已,就在薛志武被幽若兰的师傅杀死的时候,另外一个老者手上一抖,强大的仙元力瞬间从飞剑上透出,轻而易举的便将薛志文的脑袋削下,老者也没像幽若兰的师傅那样繁琐,而是对着薛志文的脑袋刺了一剑,贯穿了薛志文的脑袋,震散了他的灵魂,跟着仙元力再次释出,薛志文的脑袋便被仙元力撕得连渣都不剩。

        几乎没有任何难度的解决掉薛志武兄弟后,两个老者缓缓向傲方和吓得一动不敢动的幽若兰飞来。

        “你居然没有逃跑?是不是吓得连逃跑的力气都没有了?”非幽若兰师傅的那个老者微笑看着傲方,发现傲方没有一点慌张的神色,嘴角还有着一点笑意,还以为傲方已经吓傻了,正常人,在这样的情况下是不可能无动于衷的,要么是那个人脑袋有问题,要么就是那个人拥有超凡得足以笑傲仙界的实力,在老者看来傲方显然不是后者。

        “你认为我有必要逃跑吗?”傲方嘴角弯起一抹邪魅弧度,声音中带着极其嚣张的韵味。

        不过,傲方的嚣张与从容仅仅是惹来老者的不屑。

        “胆子真不小,那我倒要见识见识!”

        “快点干掉他们,好回去向大人复命!”幽若兰的师傅站在幽若兰的对面,充满杀意的眼神盯着一脸惊恐的幽若兰,没有一丝的怜悯,没有一丝因为和幽若兰师徒情分而产生的不舍,更看不出他眼中对幽若兰有丝毫的情义,或许这才是真正的杀手,一个完全没有感情的人,这样的人,哪怕是让他对自己最亲的人下手,他也会毫不犹豫的结束他的生命。

        听到自己师傅的话,幽若兰心中一躇,她知道,自己的命即将结束,百万年没有乐趣的生活终于在今天以这样一个方式划上了句号,她一直认为自己很坚强,直到这一刻她才知道自己错了。

        幽若兰没有说话,只是看了自己师傅一眼,跟着眼神便变得涣散,等待着死神的降临。

        “呼!”幽若兰的师傅率先向幽若兰杀去,或许他也是不想幽若兰死的太痛苦,所以一剑对着幽若兰的脑袋刺去。

        另外一个老者紧跟在幽若兰的师傅身后冲了上去,而他的目标则是傲方。

        幽若兰在自己的师傅向自己冲来的时候便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哧!”飞剑未到,幽若兰一头的黑发已经被飞剑所带出的强劲风压吹了起来,连脸都在风压中隐隐作痛。

        “死吧!”于此同时,另外一个老者眨眼间也来到了傲方身前,同样是对着傲方的脑袋一剑刺了过去。

        傲方冷冷一笑,瞬间消失在原地。

        “啪!”傲方瞬间爆发出了惊人的速度,在老者惊讶的目光中,在幽若兰的师傅飞剑快要刺到幽若兰的时候,傲方以快到令人瞋目的速度出现在幽若兰师傅身边,左手一伸,抓住了幽若兰师傅握剑的手,硬生生的让幽若兰师傅的飞剑停在了离幽若兰不到一尺的地方。

        幽若兰的师傅心中震惊的无法言语,另一个老者的情况也是如此,他们知道傲方的速度很快,可是却没想到他的速度居然可以快到这样的程度,这时他们才明白,原来之前看到傲方和幽若兰交手的时候展现出来的并不是他的极限速度,也不是他的全部力量。

        幽若兰等了片刻还没等到她的师傅的杀招,好奇的睁开了眼睛,却发现傲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挡在自己面前,而当他看到傲方抓住了自己师傅的手,自己师傅却在挣扎时,幽若兰的眼睛差点惊讶的掉出来。

        “没有我允许,就算是我的俘虏也轮不到你来杀!”傲方对着幽若兰的师傅冷冷一笑。

        幽若兰的师傅感觉到傲方手臂上传来的惊人力量,手腕轻转,飞剑上立刻激射出仙元力,迫得傲方不得不放开他的手。

        “好快的速度!”

        在惊讶于傲方的速度的同时,幽若兰的师傅和他的同伴一个跳到了傲方左边,一个跳到傲方右边。

        “没想到我们居然小看了你!”另外一个老者脸上的笑容已经收敛,此时的面色凝重,神色戒备,显然是已经重视起傲方来。

        傲方没有理会两个老者,转而看向幽若兰,并对着幽若兰身上的捆仙绳一指,将她松绑,说道:“你也挺可怜的,就这样被自己的同伴抛弃!”

        幽若兰不解的看着傲方,傲方给他的震惊还没散去!

        “我不想杀你,你走吧!”

        说完,在幽若兰惊讶的眼神中,傲方缓缓飞离幽若兰身边,幽若兰的师傅原本还想清理门户,可傲方刚才给他的震惊太大,他和他的同伴注意力已经完全放在了傲方身上,两人一左一右随着傲方飞了过去。

        幽若兰呆呆的没有走,看着飞到百米外的傲方三人,心中久久不能平静,她师傅的实力她很清楚,可是傲方刚才轻而易举的挡住了她师傅的攻击,而且还救了自己一命。

        这时,女子恍然大悟,原来傲方之前和自己交手的时候根本没尽全力!

        惊讶的同时女子心中却是唏嘘不已,没想到今日要杀自己的是养育了自己多年的师傅,而救自己的却是自己想杀的人!

        讽刺,又是一个巨大的讽刺!

        女子笑了,笑得很凄凉,两行热泪划过她精美的脸庞落到了空中,在阳光下透射着晶莹的光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