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500章 返回奥帕特
        女子咬着牙,一脸的不甘,瞪了傲方一眼后将头扭了过去便不再看傲方,傲方没有杀她,在女子看来无非是傲方想要折磨自己。

        对于女子不理自己,傲方只是淡淡一笑,自顾自的说道:“你说你任务没完成也是一死,既然如此,你又何必还护着他呢?这样的人值得你为他付出生命?”

        女子还是没有理会傲方。

        “我很好奇他用什么令你可以这么不要命的替他卖命,在我看来,这不过是愚忠!”傲方冷笑道。

        女子缓缓转过头,眼神还是一样的冰冷。

        “别以为没有杀我我就会感激你,做梦,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你!”

        “我没指望你会感激我,我也没奢望过能从你嘴里听到什么!”

        “那你还留着我做什么?有本事给我个痛快!”女子一副舍生忘死的神情。

        “哈哈哈,你都说了,你的任务没完成也会死,那你的命对我还有用,你不肯告诉我,自然会有人来告诉我的!”傲方意味深长的笑了起来。

        “哼,你休想!”聪明的女子第一时间想到了傲方的计划。

        “那你最好保佑他们不要来,要么你就自杀吧?我都忘了,你现在连自杀的能力都没有,就算想自爆都不行!”

        被傲方说中的女子只能气嘟嘟恶狠狠的瞪着傲方,可是她什么都做不了,只能象征性的挣扎一下,触动到身上的伤,痛苦而无力的倒在了布满灰尘的地板上。

        傲方可没有怜香惜玉的意思,对着还妄图想用眼神杀死自己的女子冷冷的笑了笑,“我真的觉得你很可怜,替人卖命,最后还要落得个如此下场,这难道就是你想要的结果?就算我真被你杀了,那又怎么样?下次呢?下下次呢?等你碰到你无法杀死的目标的时候,你的下场还是一样,你的生活注定了不是白色就是黑色,悲哀啊!”

        说完,傲方起身走出房间。

        虽然女子受了重伤,可是为了以防万一,房外还是安排了大量的士兵把守。

        “天就快亮了,不知道还会不会有人来?还真的挺期待的!”走在回房间的路上,傲方抬头看了看已经微微发亮的天空,此时已是凌晨4点,再过一个多小时天就亮了,对于修行者来说,睡不睡觉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傲方反而在期待着真的会有女子的同伙过来,那样或许自己就能得到关于指使女子的人的线索。

        柴房中,女子无力的倒在地上,剧烈的挣扎中身上的衣服已经被越绷越紧的捆仙绳划破,看着昏黄的屋梁,傲方临走前的那席话还在女子的脑中环绕着。

        “你的生活注定了不是白色就是黑色,悲哀啊!”

        就是这么一句简单的话,却在女子的心中激起了或许曾经有过却又被环境所湮没的情愫。

        女子名叫幽若兰,自小就被华家松收养,并且给她安排了师傅,目标就是将她训练成可以独担一面的杀手,幽若兰的资质很好,百万年的时间有了今日1级仙帝的境界,其中的艰辛不足为外人所道,过得简直是非人的生活,泪水对于女子来说早已是个陌生得只能是存在于记忆中的词汇,自小便接受的身体与心志的磨练让她的心早已异于常人,对女子来说,她的心中只有杀戮,只有任务,只有效忠,其他的一切都与她无干。

        杀手在天界中早已不是什么新鲜的词,基本上每个大的势力都有自己的杀手组织,严格来说,天界中的杀手组织不能算是杀手组织,而是情报组织,因为它们主要负责的是收集情报而非杀人,只有当有特殊任务的时候才会做特殊的处理,当然,能够成为这种组织成员的人必定不是普通的人,因为他们经常要涉险,没有超绝的本事只能成为天界悠长历史长河中不被人记住的过去。

        大势力背后拥有情报组织,这也不是什么新闻,像苏锦昱、华家松和姜雁新乃至是三帝,都有各自的情报组织,他们也知道对方的背后有这样的组织,只是不知道里面具体有什么人,是些什么人?因为情报组织的成员与一般的仙人无异,加上刻意的掩饰自己的身份,所以除非刻意去深入调查,否则还真难查出来。

        青帝作为华家松三人的老板,对于自己的手下有情报组织的事情早已了然于胸,只是他并不点破,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谋生手段与技巧,华家松三人没有做过对不起他或者背叛他的事情,再说,三人的权力和地位都是青帝给的,所以青帝根本不将这等的小事放在眼里,玉帝和流光大帝的情况也差不多。

        百万年中,女子杀人无数,他也曾经失败过,可是那样的失败可以原谅,而这次的情况不同,在接受这次任务之前她的师傅就已经告诉她,这次的任务只许成功不许失败,失败的结果只有一个。

        女子没有犹豫的接受了任务,因为这是她生活的全部,她没有理由不接受,哪怕是她从来没想过会输得如此一败涂地。

        “你的生活注定了不是白色就是黑色,悲哀啊!”

        傲方的话还在女子脑中回荡着,还有之前傲方所说的那些话,不知道怎么回事,总是挥之不去。

        女子静静的躺着,眼神有点空洞,傲方的话让她陷入了沉思,她在想,自己这百万年的生命到底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呢?似乎得到的东西少之又少,仅仅是多的已经数不清的生命和鲜血,而失去的却很多很多,欢笑、快乐、温暖……太多了,说都说不完,哪怕是伤心的泪水,在女子身上也显得是那样的弥足珍贵。

        讽刺,很讽刺,讽刺的女子嘴角露出了一抹不知道多少百年、多少千年乃至是万年都没有出现过的微笑,是那样的辛酸,那样的无奈与无助,还有更多的迷茫与彷徨。

        幽若兰突然觉得傲方说得很对,自己替组织卖命,甚至不惜以牺牲自己的生命为代价,可是到头来换来了什么?一次失败,仅仅只是一次失败组织便要剥夺自己生存的权力,将自己百万年来为组织付出的以及替组织获得的全部给抵消。

        这是一件非常不公平的事,以前没发现,而此刻女子却发现了,不过,为时已晚,想再多也是徒劳,自从自己失去杀死傲方的机会开始,幽若兰知道自己的命运已经注定,剩下的只是时间问题。

        不知不觉中,幽若兰的眼睛已经被久违的泪水湿润,珍珠般晶莹的泪花在它长长的眼睫毛上打转,跟着划过她精致绝美的脸庞慢慢的滑落。

        是伤心,更多的却是绝望,是心灰意冷!

        没有哭泣声,只有默默的流着泪,任由泪水弄湿略显凌乱的青丝,弄湿胸前的衣襟!

        或许这样的感觉才能让女子知道自己原来是个人,而不是个机器,一个只知道杀戮的机器!

        也或许只有这样,才能让女子感觉到自己的世界其实并不像傲方说的那样非黑既白!

        或许只有到了这一刻,女子才知道自己的眼泪原来并没有在那段非人的日子中干涸,而只是被自己深深的埋藏在了心里!

        一切的一切,化成了轻轻落地的眼泪,述说着女子心中的惆怅,她后悔了吗?她想通了吗?没有人知道!

        夜风习习,夜幕下的白云披上了黑色外衣,在夜风中缓缓蠕动,就象是一只猛兽一样将照耀大地的圆月遮盖。

        云层之下,依稀的月光之中,两道身影呼的一声划破天际出现在了傲府上方万米高的半空中,正是刚刚离开华家的两个老者。

        这两个老者是华家松情报组织的管理者,同时也是华家松请报组织中最厉害的两个人,两人同是8级仙帝,,在很久很久以前就跟随了华家松,华家松投靠青帝后并没有让两人加入军队,而是在私底下组成了情报组织。

        华家松并不清楚傲方的真实实力,当初在华府的时候仅仅只是和傲方粗略的过了一招半式,虽然傲方摆脱了华家松的绝对领域甚至是被华家松打中却没事,但华家松一开始还是认为只需要派出幽若兰这个等级的人便可以将傲方收拾,谁知幽若兰第一次袭击傲方的时候就失败了,这时华家松才开始重视,为了万无一失,派出了自己手下最厉害的两个人。

        幽若兰的师傅放出神识在傲府一探,包括傲方和薛志文两兄弟在内,傲府内所有人都没有发现有人正在查探傲府中的情况。

        一探之下,幽若兰的师傅瞬间便发现了被关起来的幽若兰,眉头一皱。

        “果然没死!”

        “守卫多了这么多,看来已经打草惊蛇,那两个6级仙帝还在,我们就这样冲进去,估计还没来得及杀了他们青帝的人就来了!”

        听完另外一个老者的话,幽若兰的师傅觉得有理,点了点头说道:“等他们离开青銮星后再动手,到时由我自己清理门户!”

        “好,那我搞定青帝派来的那两个人!”

        “有没有把握?你别忘了,那个傲方本身的实力也不差!”

        “那就看你够不够狠心了!”

        幽若兰的师傅和另外一个老者共事多年,一个眼神便能明白彼此心中的意思,自然也听懂了老者的话。

        “放心,一搞定我肯定第一时间过去找你!”

        “呵呵,那就好!”

        呼的一声,两人消失不见。

        一夜无话,也没有傲方期待中的‘意外惊喜’,当清晨第一缕曙光照进傲方的房间时,傲方亦走出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