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499章 杀人灭口
        “傲方仙人是想……”

        “二位只需将她拿下便可,其他的我自有打算!”

        “好,我来吧!”薛志武冷笑着向女子走了过去。

        见薛志武向自己走来,女子一怔,神色有点紧张。

        “乖乖束手就擒,否则别怪我心狠手辣!”见女子居然还想反抗,薛志武笑意更盛,在他看来,女子只有任由自己玩弄的份,双方之间的差距太大了。

        刚才傲方他们的对话女子都听到了,女子认为傲方似乎是要对自己做什么,正所谓士可杀不可辱,反正横竖都是死,女子宁愿战死也不愿被傲方羞辱或利用,于是在薛志武靠近的时候,对着插在地上的飞剑一招手,飞剑感应主人号召,嗡的一声飞到女子手中,跟着女子拖着受伤的身体举起飞剑便向薛志武冲了过去。

        “不知死活!”薛志武冷眼一瞪,呼的一声祭出一把大刀,冷笑一声迎了上去。

        “哐!”两道残影在半空中猛烈的撞到了一起,撞击声起,刀剑相撞,力量上的差距高下立判,一道白光从两人的中间飞出,定睛一看,女子手中的飞剑已被薛志武一刀劈飞。

        正面直视一脸狰狞笑容的薛志武,女子额头流下了冷汗,瞪大的眼睛中充满了惊惧。

        第二秒,女子双手挥出,两把冰寒匕首一把对着薛志武的胸口,一把对着薛志武的眼睛刺了过去。

        薛志武冷笑一声,脚影再起,疾如迅雷,啪啪两声,女子顿感双手一痛,两把不知道跟随她多少岁月的匕首已经飞上了漆黑的夜空。

        疼痛让女子的双手出现了瞬间的乏力,抬头对着薛志武怒目一蹬,女子的脚已经抬起。

        薛志武对于女子的攻击很是不屑,以后发先至的速度在女子的脚还没完全踢出的时候,他已经狠狠的在女子的腹部打了一拳,强大的仙元力连同这一拳的威力轰在了女子的身上。

        女子在感到腹部一阵剧痛的同时,灵魂一阵剧烈颤动,当即又是大吐一口鲜血,这次她没有倒飞出去,而是瞳孔放大,双脚一软,跟着两眼一黑,整个人无力的从数米高的空中坠落,发出沉闷响声。

        刚才薛志武那一拳虽然看似稀松平常,实际上却已经将女子的灵魂重创,外加身体又被薛志武打伤,女子当场昏迷。

        “关起来!”见女子已经被薛志武制服,傲方对士兵吆喝一声,士兵听令,连忙上前拿出抓拿仙人专用的捆仙绳,将女子捆了个严严实实。

        “有劳二位!”

        “恐防有诈,我们会留下来!”薛志文说道。

        “好,那两位就请自便了!”

        说完,傲方转身离开了花园,女子引发的一场闹剧让傲方没了赏月观花的雅兴。

        傲方走后,士兵们将女子关了起来,一阵忙活收拾后士兵们渐渐散开。

        ……

        夜还在继续着,华府内,华家松正盘膝静修,一阵空间波动过后,两个人影突兀出现在房间中,昏弱的灯光下,可以看清两人穿着黑色长袍,遮住了身体,正是之前在傲府上空出现过的那两个人。

        “查探的怎么样?”华家松双目依然紧闭,显然已经知道来人的身份。

        两人缓缓拉下头上的帽子,露出两张苍老而又布满皱纹的脸,虽有斑白胡须,却一点都不显龙钟之态,反而是自然而然的散发着萧杀之气,这是多年杀戮浸淫在血腥之中的人才有的气势。

        “果然如大人所说,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傲方的境界与其展现出来的实力确实很令人费解。

        华家松缓缓张开眼睛,“上次在府里我就曾经和他交过手,他可以摆脱我的绝对领域束缚,甚至在我的攻击下还能安然无恙,此人绝不简单!”

        “依属下所见,他的实力似乎并没有大人你说的强,难道他隐藏了实力?”

        “很有可能!”对于傲方的真实实力,华家松心里也没底。

        “之前彦儿曾经派过苏锦昱手下一个万夫长去杀他,结果被他杀了,他当时已经知道我们要对付他;上次他公然到府上闹事,明摆着就是占着有青帝替他撑腰公然向我挑战,哼,此人一定不能留,否则后患无穷!”

        “属下明白!”

        “若兰呢?”

        “行动失败,此刻可能已经被杀!”女子的师傅面无表情说道。

        “没用的废物,居然暴露了身份,死了还好,如果没死,你们知道怎么做了?”

        “明白!”

        “苏锦昱和姜雁新这些年老是盯着我,我们不能给他们抓住把柄,立刻让人去傲府查查看她死了没有,另外,派人去查那个傲方的底,我要知道他的所有情况!”

        “是!”

        “明天他会离开青銮星去奥帕特星,等他离开青銮星所在星域的时候,干掉他!”华家松下令道,上次傲方到华府的时候公然挑衅华家父子,华家松可咽不下这口恶气,可是华家松又不能自己动手,只能让手下去做了。

        “如果不是有青帝护着他,当初在府里的时候我就杀了他了,听说青帝派了两个人保护他,把那两个人也杀了,做得干净点,免得被青帝怀疑!”

        “属下明白!”

        “爹!”这时,华云彦推门走了进来。

        “少爷!”两个老者只是向华云彦打了声招呼,并没有行礼。

        华云彦知道这两个老者的身份极高,而且又是跟随自己老爹多年的部下,所以对于两人的态度他并没有异议,点了点头走到华家松面前。

        “好了,就按我刚才说的办,你们先下去吧!”华家松对两个老者说道。

        “属下告退!”

        呼的一声,两人齐齐消失在了房间中。

        “爹,你让他们去杀傲方?”说到傲方,华云彦眼神一变。

        “一直都有派人在傲府监视并侍机暗杀,不过失败了!”

        “失败了?那青帝哪边……”

        “应该还不知道,我已经让他们两个去解决了,顺便把傲方给杀了!”

        华云彦对那两个老者的实力很清楚,他们绝对是能够和自己老爹一较高下的高手,由他们两个出马,在华云彦看来傲方必死无疑,只是他还是感叹了一声,因为杀死傲方的人不是他,傲方多番羞辱他,他恨不得亲手将他碎尸万段。

        “就这样杀了他,便宜他了!”

        “做大事者不拘小节,我花费了那么多时间和精力培养了那么多人,到最后能为我所用的也是少之又少,很多身份败露后甚至还要我们自己清理门户,如果什么事都要计较,怎么成大事?”

        “是,爹,我明白!”

        “我知道你一直在打苏家那个丫头的主意,我劝你还是及早放弃!”

        “为什么?”华云彦疑惑道。

        “她根本对你没有意思,你这样纠缠下去还有什么意思?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就为了那不值钱的面子,哼,我华家松的儿子,想要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华家松有点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华云彦,“你也知道,我和苏锦昱、姜雁新虽然是同朝共事,实际上我们和他们并不是站在同一条阵线上,说句不好听的,等青帝飞升后,最有机会和你爹争夺帝君之位的人就是他们!”

        “是,爹,是孩儿愚昧,以后不会再犯了!”华云彦虚心受教道。

        “明白就好,你的实力太弱了,必须多花时间修炼,以后才有能力统领军队,至于你一直想要的神器,我再想办法!”

        “谢谢爹!”

        “嗯,找我有什么事?”华家松留意到华云彦手中的卷轴。

        “下午青帝陛下派人前来,说是西王母的蟠桃会即将开始,让爹到时一同前往!”

        “蟠桃会?”华家松嘴角泛起鄙夷冷笑,“玉帝三人明明谁都不服谁,结果每次玉帝还是邀请他们去参加蟠桃会,呵呵,这出戏到现在也做了好多场了!”

        “听说玉帝这次派了金德、火德和水德三人前来送请贴,而且还在请贴中特意注明了傲方的名字!”华云彦显然对青帝如此兴师动众感到很不爽。

        听完华云彦的话,华家松冷冷一笑,“司马昭之心人尽皆知,玉帝是想活活把青帝急死吧?呵呵,以我多年对青帝的了解,为了面子,青帝肯定不会拒绝,不过,傲方是没机会去蟠桃会了,哈哈哈!”

        房间中传来了华家松阴险的笑声,传出了很远。

        ……

        黎明来临之前,夜总是显得特别的黑和静,傲方大院中不断有士兵在巡逻着,经过刚才傲方遇袭一役,傲方巡逻的士兵多了很多。

        薛志武和薛志文被安排在傲府的客房中,此时两人正在闭目养神,神识时刻注意着傲府内发生的一切,哪怕是一只昆虫也没能躲过他们的探查。

        女子被薛志武打昏后便被关在了一间相对来说比较简陋的房间内,房间中空空如也,散落的草屑说明这个房间是间拆房。

        傲方命人搬来一张椅子,像是审犯人一样的坐在已经苏醒过来的女子面前,女子的脸色很苍白,嘴角的鲜血已经风干,身体和灵魂两方面的重创让她无法摆脱原本对她来说轻而易举便可以绷断的捆仙绳,只能靠着强,对着傲方干瞪着眼。

        “我不让他们杀了你,你是不是应该感谢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