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498章 收押
        女子冷喝一声,顾不得傲方的实力多么的惊世骇俗,卷带着冰冷的杀气一剑刺向了傲方,速度瞬间提升到极致,全身激发出了强大的仙元力,显然是要做最后一搏了。

        女子所过之处,虽然没有直接接触到,可是所有的士兵却尽皆被女子飞剑上散发出来的仙元力撕成了碎片,至死他们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傲方嘴角弯起冷冷弧度,正想出手教训一下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女子。

        “嗯?”突然,傲方感到一股空间波动由远及近,第一时间已经发现了来人的身影。

        “来得挺快的!”傲方了然于胸,轻轻一笑,傲方不再理会来势汹汹的女子,反而负手于身后,任凭女子向自己杀来。

        女子疑惑,手上却没有丝毫停滞的态势,还认为傲方是在轻视自己。

        “受死!”

        女子的飞剑仿佛划破了空间,带起一道强大而尖锐的风压,产生了刺耳的破空声,剑尖直指傲方的双眉之间。

        所有士兵都惊呆,他们不是不想上前将女子击杀,而是没有那个能力,女子的实力实在太强了,再多的士兵也只能沦为女子屠戮的对象,却伤不到女子分毫。

        没有人会怀疑女子这一剑的威力,除了傲方,根本没有人能看清楚女子的动作,他们看到的只是一道黑影从自己眼前划过。

        就在女子满心以为自己的剑将毫无悬念的贯穿傲方的脑袋同时将他的灵魂震碎之时,两道身影很是突兀的出现在傲方身前,是两个高大的男子,傲方认识,正是青帝安排护送傲方回奥帕特星的薛志文和薛志武两兄弟。

        来人速度非常的快,甚至比女子还要快上不少,女子去势太过凶猛,当她发现有高手出现时想要避开已经来不及。

        薛志文两兄弟也知道女子这一剑的威力,他们可没有能力硬接女子的攻击,左手边的薛志文祭出自己的飞剑,在女子的剑来到自己身前的时候身体往侧面一闪,女子的剑从两人中间穿过,同时手中飞剑猛的砍在女子的飞剑上。

        “哐!”两把飞剑的撞击发出一声清脆刺耳的响声,巨大的撞击力通过飞剑传到女子的手中,虎口一痛,女子的飞剑当场脱手,被薛志文这一剑劈的扎进地面上的厚实石板中。

        事情发生的太快,女子有点惊愕,多年积累下来的经验让她很快便反应过来,正想祭出之前使用的那两把匕首向这个将自己飞剑击飞的人发动进攻之时,右手边的薛志武动了。

        只见薛志武脚下一动,左脚踢出,化成一道残影,由于速度太快,几乎没有带起任何的风声,却拥有致命的威力。

        “啪!”闪电般的一脚恨恨的踢在了女子的身上,女子和薛志文两兄弟的实力相差甚远,薛志武的这一脚她来不及做出反应,就算是她有反应了,她的身体也跟不上她的反应速度,所以结果只有一个。

        “唔!”一声清脆的骨头断裂声过后,女子口中当场喷出一道血雾,跟着整个人就象是脱了线的风筝一样倒飞出去。

        一切事情发生的太快太突然,傲府的士兵们甚至不知道薛志文和薛志武两兄弟是什么时候出现的,是怎么样挡住女子的攻击,女子又是怎么会倒飞出去的,当他们回过神来的时候女子已经呼啸着向着自己飞来,士兵们急忙跳到一边。

        “轰!”女子倒飞出了很远,撞在了花园厚厚的围墙上,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围墙也被撞倒一大片,在再次大吐了一口鲜血将胸前的衣服染红后,女子恨恨的摔在了地上,围墙上的石块和泥土瞬间将她掩埋。

        傲府的士兵们齐齐的看着浓烟滚滚的乱石堆,没有人上前,并不是因为他们害怕,而是被眼前这一幕惊呆了。

        那女子刚才风卷残楼的杀了那么多人,在场的根本没有人是她的对手,没想到突然出现的两人如此轻易的便将女子击倒,现在还生死未明。

        当士兵们不约而同的看向薛志文、薛志武两兄弟的时候,两人正恭敬走到傲方面前。

        “我们来迟,害傲方仙人受惊了!”

        “不碍事!”傲方淡淡一笑,如果不是早知道薛志文两兄弟要来,傲方早就自己动手了,还用等到现在?

        “轰!”倒塌的泥土中传来一阵耸动,一道强大气流冲开了大小不一的石块,脸色苍白的女子缓缓站了起来,嘴角的鲜血还有她捂着胸口的手说明她的情况并不乐观。

        “大胆的刺客,居然敢到青銮星行凶,受死!”薛志武杀气腾腾,便想向已经警惕的女子杀将过去。

        受了伤的女子反应有点迟钝,微微的喘息着,薛志武的话让她一惊,跟着便警戒的看着薛志武两兄弟,她知道说话这个高大男子的恐怖实力,刚才被他踢的那一脚不仅踢断了她的胸骨,连心脏都差点被震碎,如果是普通仙人,刚才那一脚已经没命了,另外那个一剑将自己的飞剑打的脱手的人实力估计也不会比这个要杀自己的人差到哪里去,在这样的情况下,女子实在想像不出自己还有什么机会可以活命。

        或者,从她来刺杀傲方的时候她就已经有了死的觉悟,只是这结果没在她的预料范围内,杀再多的士兵对她来说也抵不上傲方的一条命。

        “慢!”薛志武要出手的时候傲方喝住了他,跟着走上前,之前女子没受伤的时候傲方都无所谓,更何况如今女子已是强弩之末?

        傲方打量了一下这个虽然受伤而且还被这么多人包围却依然无畏的向自己投来冰冷目光的女子,他实在很好奇这个女子为什么三番四次的要杀自己,傲方根本就不认识这个人。

        “你到底是什么人?上次在矿洞的时候想杀我没杀成,今天居然扮成我府里的丫鬟暗算我,我和你有什么深仇大恨?”

        女子恶狠狠的瞪了傲方一眼,冷哼一声道:“成王败寇,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这句话之前在矿洞的时候你已经跟我说过了,如果我要杀你,你认为你还有命活吗?说吧,为什么要杀我?说出来,我可以放你一条生路,他们两个可不像我这么仁慈,相信你刚才已经体验到了!”

        听到傲方的话,女子不由自主的将目光投向了站在傲方身后的薛志武两兄弟身上,两人正一脸杀气的看着自己,看他们的样子,如果刚才不是傲方开口喝止,自己刚才已经被右手边那个男的撕成碎片了。

        可是,自小就经受过不知道多少苦和磨练的女子,心志是何等的高?加上一直被灌输效忠组织效忠华家松的思想,现在虽然不敌,虽然处于生死关头,可是女子却还是守口如瓶。

        女子眉宇间情绪的波动虽然很隐秘,却没能逃得过悦人无数的傲方的火眼金睛。

        哪怕是再要强再不怕死的人,在面对一个可以轻易蹂躏践踏自己的人的时候,内心总会有一点害怕的情绪,或许有的人甚至自己都不知道。

        很显然刚才薛志文两兄弟的出手已经令女子感到了害怕,只是被她很好的掩饰住。

        捕抓到女子情绪波动,傲方微微一笑,“我曾经怀疑你杀我的目的是为了抢我的矿石,现在我才明白自己错了,你的目标一直都是我吧?”

        女子的眼神很是微妙的一变,看向傲方的目光愈加的犀利,显然是被傲方说中了。

        “被我说中了吧?说吧?为什么要杀我?是谁指使你来杀我?”傲方一点都不着急。

        “要杀便杀,我什么都不知道!”

        不知道怎么回事,对于女子的冷喝傲方没有生气,这个女子如此的倔强反倒给傲方无聊的生活平添了几分乐趣,或许正是因为这个缘故,傲方才迟迟没有杀她,当然,傲方还有一个目的就是想问出女子幕后的那个人,就傲方所知,天界之中和自己有仇的人就只有华家,他还真想不到到底还有谁想要自己的命?

        当然,这一切都是傲方的臆测,也很有可能是那些什么门派看不过青帝拥有傲方这么厉害的炼器师,又知道请不到他,所以才出此下策,这也是很有可能的,买凶杀人这种烂到掉渣的手法最安全,成功了可以达到自己的目的,失败了又不会暴露自己,一举两得。

        “嘴巴还挺严,别以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是谁?”傲方装出一副高深莫测的模样。

        女子一听傲方的话,神色明显一变,不过瞬间又恢复了正常,但目光却紧紧的盯着傲方,心想,傲方真的知道是谁派自己来杀他?如果是的话,那自己就真的成了出卖组织的人了。但是女子又岂会那么轻易就上傲方的当。

        “哼!”女子冷哼一声,再次紧握手中的飞剑,似乎还没放弃杀死傲方的念头。

        “这个刺客冥顽不灵,傲方仙人想如何处置?”薛志文见傲方问不出所以然,便向傲方询问道。

        “我已经知道是谁指使她的了!”傲方看着依然一脸警戒的女子笑了笑。

        “既然如此……”薛志武祭出了飞剑,看来是觉得女子没有价值,要结果了她。

        女子一惊,做好备战姿势,不过却只能徒增薛志武的不屑冷笑。

        “先不要杀她!”傲方喝止了正欲往女子走去的薛志武。

        “我还用得着她!”

        看到傲方的笑容,女子禁不住一个激灵,似乎是对自己有什么图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