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494章 血罗界
        “准备好了,就差发帖,陛下这次想要请什么人呢?”

        “还是照以往的惯例办就好,只不过在给我二师兄的帖子里要特别注明朕刚才所说之事!”

        “是,那臣妾就按陛下说的去办了!”

        “大师兄都已经出动到绝恋仙帝了,我们可不能让他比下去,送帖到青銮星的时候让火德、金德和水德前去!”

        “陛下如此较真,臣妾还是第一次看到!”王母娘娘轻笑道。

        “朕也是个求才若渴之人嘛!”

        “呵呵,是,臣妾这就拟下请帖,再请陛下过目!”

        “有劳爱妃!”

        ……

        魔界,天界中最为混乱的一界,被四大王者瓜分成了四大星域,分别是‘血罗魔皇’掌控的‘血罗界’、‘啸月魔皇’掌控的‘啸月星海’,‘沧澜魔王’掌控的‘沧澜境’,‘夜姬魔皇’掌控的‘姬夜魔境’,其中值得一提的是,夜姬魔皇是魔界四皇中唯一一位女性。

        四大魔皇都拥有各自的势力,和仙界三帝的仙人军队一样,四大魔皇麾下的士兵也有个响亮的称号——‘魔军’。

        四大魔皇不仅实力相当,连势力也是在伯仲之间,他们之间并不像仙界三帝那样表面平和的相处着,而是经常以称霸魔界为他们的目标而向其他势力发起战争,目的就是要通过吞并别的势力而壮大自己的势力,所以魔界之中没有所谓的二流势力,也没有门派,因为它们全部被四皇给吞并了,在魔界之中,拳头就是硬道理,暴力是解决一切的手段。

        魔界之中,以四皇独大,无人能出此四人左右,也正因为四方势力互不相让,因此魔界终日都有或大或小的战斗爆发,这是个实力为尊的世界,想要在魔界生存的好有两种方式,一是拥有超绝的实力,二是成为四皇魔军中的士兵,如果没有实力又不想加入魔军的,那结果就自不必说了,能不能在魔界活下来就看你的运气,当然,生活在四皇管辖星域的受到四皇庇佑的人除外,。

        由于魔界之人嗜杀,所以除了四皇之间的明争暗斗,魔界中人也经常会因为一些小小的摩擦便打起来。

        这就是魔界,一个充满着血腥的世界,在这里,这一刻或许你是人上人,可能下一刻你就变成别人脚下的一堆白骨,所以说这里是强者的天堂、弱者的地狱一点都不为过。

        当然,四大魔皇再怎么剑拔弩张、刀剑相向,可是在一件事情上却是出奇的统一,甚至让四人甘愿站在同一条战线上,那就是‘仙魔大战’!

        仙魔大战存在的时间太过久远,已经没有人记得第一次仙魔大战爆发的时间,哪怕是追溯到几百几千代之前的魔界统治者也查不出始末。

        所谓仙魔大战,实际上就是魔界想要染指并统驭仙界而在仙魔两界之间爆发的仙人与魔人之间的战争,是整个天界中规模最大也是最惨烈的战争,在仙魔大战来临的时候,无论是仙界中的仙人还是魔界中的魔人都会异常的团结,仙人们知道如果仙界被魔界占领后那肯定会生灵涂炭,所以他们会一致对外。

        而魔人们知道如果不团结就很难称霸仙界,比仙人更具野心的魔人自然不会甘于现状,双方各有各的目的与战斗的动力,所以每次的仙魔大战都是死伤无数,就算是实力强如仙帝、魔皇的也同样有可能在仙魔大战中战死。

        魔界,血罗界!

        王晋中自从被强行充军后便被安排到了血罗界中一颗名为‘血罗星’的星球上,成为一名在城池中巡逻的小兵,小日子过的还算舒坦,就是比较乏味,每天的工作就是巡逻,有任务的时候还要出勤,比曹斌到了仙界后流离失所好得多。

        而这颗名为‘血罗星’的星球,正是血罗魔皇居住的星球,魔界和仙界一样,每个星球上都有大小不一的城池,血罗魔皇宫殿所在的城池名为‘血刹’,之所以管辖的星域、星球名和城池名都用‘血’字来命名,是因为血罗魔皇有着一头血红色的头发,加上他为人嗜血好战,所以血罗魔皇也被称为‘嗜血魔皇’。

        此时王晋中正在血罗星上一座名为‘江关’的城池中巡逻,说是巡逻,实际上就是在大街上闲逛,间或的找间茶楼喝喝小酒、听听小曲,这便是王晋中最近在过的生活。

        “哎,忘了方哥和曹斌都是修仙的,他们都在仙界,我要怎么到仙界去找他们呢?”

        王晋中最近一直为如何到仙界找傲方他们而烦恼,不仅是因为他的实力不够,仙魔两界向来不和也是一个原因。

        王晋中失神的走在大街上,从他身边掠过的行人络绎不绝,可是他的脑中一直在想着傲方和曹斌,根本没有察觉。

        和王晋中一起巡逻的士兵总共有五人,这些人都是比王晋中早飞升很多年的,只是他们的资质太差,加上修练的功法又算不上有上乘,所以到现在还在当普通的士兵,而王晋中一飞升已经是个6级天魔,虽然和其他人的境界相同,等级却是众人中最高的,所以其他人对他也算客气,不过以王晋中他们现在的境界,在打仗的时候基本上都是充当跑在最前面的炮灰。

        “喂,你又想什么想得发呆呢?”走在王晋中身旁的人用手肘捅了捅王晋中,和王晋中认识后经常发现他会无端端的走神,这些人也挺好奇,只是每次问起来王晋中都没有向他们说明。

        “啊?没什么!”回过神,王晋中敷衍道。

        “每次你都心不在焉的,是不是在想着宝月楼的姑娘了?”

        “哈哈哈!”

        同伴的话惹来众人一阵大笑。

        “我到现在还没拿到供奉,有个屁钱可以到宝月楼找姑娘啊?”

        “还装?宝月楼的姑娘身材真是一个赛一个,等这个月的供奉发下来,我们去快乐一下如何?”

        “我一个月的供奉就那么一点,还想叫姑娘?算了!”王晋中摇头苦笑道。

        “你也太抠门了吧?上次在酒馆你可没少收钱,你都留着做什么呀?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你没听过吗?”同伴们恨恨的用眼神鄙视了王晋中一顿。

        “靠,招妓就招妓,还说得这么大义凛然!”王晋中笑着反驳了一句,虽然魔界厮杀不断,却也不是每个人见面都只讲打杀的,不然还怎么让人活?

        “那你到底去不去?宝月楼的姑娘可是很正点的!”

        “去,谁说我不去了?”正所谓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到了魔界后,整天和这些牛鬼蛇神在一起,王晋中的风流性情再次被他们激发了出来。

        “瞧,我都跟你们说了吧?这小子就是在装模作样,随便两句话就把他的本性也引出来了!”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

        “我真不敢相信你是刚刚飞升上来的,从来没见过刚飞升的人就是6级天魔的,我飞升到现在两百年了,还只是5级!”

        “我是4级!”

        “我也是4级!”

        “我是3级!”

        “就你小子一个人是怪物!”

        众人都用看怪物的眼光看着王晋中。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王晋中只能敷衍的笑了笑。

        “听说很快就要向仙界动手了!”

        “你是说仙魔大战?”王晋中问道。

        “是啊,不知道这次我们有没有命回来!”

        “其实我觉得现在这样挺好的,干嘛一定要将仙界的地盘也抢过来呢?”

        “呸,你懂什么?”

        “魔界不是也有仙人吗?他们还不是和我们相处的很好?”

        “那是因为他们有利用价值,你也不看看那些都是些什么人?基本上全是炼器师,如果没利用价值,四大魔皇也不会护着他们,他们早就被撕碎了,我们对仙界的人算是很仁慈了,不信你到仙界去,八成你刚过界他们便将你撕了,他们比我们还要残暴!”

        听着同伴说着关于仙魔两界的恩怨,王晋中心头拔凉拔凉的,他是修魔的,正像同伴说的那样,就算他知道傲方和曹斌在那里也没有办法过去找他们,否则无异于送死。

        “算了,我还不想死!”

        “就知道你会这么说,据说最近有什么实力测试,实力高的人能够得到奖赏,还有机会成为将领呢!”

        “切,我们有个屁机会,仙魔大战的时候我们还不是要打头阵,想跑也跑不了!”

        众人很清楚自己在即将到来的仙魔大战中扮演的角色,神色有点黯然,当一个人知道自己会没命的时候心情确实很容易变得沉重,尤其是身不由己的时候。

        “方哥!”

        王晋中也知道自己所处的位置,他并不惧怕死亡,他只是恨,只是遗憾,怕自己没有机会再和昔日的兄弟重逢。

        “没人说要跑,我说的是那个测试,反正横竖都是死,不如去试试,或许在死之前还能混个小官当当!”

        “就咱们这点实力?算了吧,丢人现眼的事我才不干!”

        “真没志气,王晋中,你呢?要不要去试试?”

        “啊?什么事?”听到有人叫自己的名字,王晋中又从恍惚中回过神来。

        “你怎么又走神了,到底在想什么?”

        “没什么,你们刚才说什么来着?”

        “我说我想去参加军队的测试,想看你要不要一起去?去的话也好有个伴!”

        “测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