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473章 你能拿我怎样?
        “随便你,如果那样对你的炼器有帮助的话?”青帝笑道。

        看到青帝答应了自己的条件,傲方嘴角弯起不为人知的邪笑,他等的就是青帝这句话,天龙帮暂时还不宜太多的暴露在仙界的仙人面前,老是去抢矿石迟早会引起三帝的注意,只要青帝答应自己这个条件,矿石还不是随傲方想拿多少就拿多少?这是傲方想要登上青帝这条船的原因之一。

        “可是,如果卑职要到矿山拿矿石的话,只怕守卫矿山的士兵会……”傲方装出很苦恼的样子。

        青帝莞尔一笑,手一挥,一块刻有‘青’字的令牌飞到了傲方手上。

        “这块是朕的令牌,有这块令牌,就相当于朕亲临,你去矿山的时候只要将这块令牌给守卫的士兵看,他们就不会阻挠你了!”

        青帝的令牌,和绝恋仙帝给傲方的令牌意义是一样的,有了这块令牌,傲方在青阳仙境中几乎可以横着走了。

        绝恋仙帝是因为他师傅的嘱托所以才将自己的令牌给傲方的,而青帝则完全是因为傲方会炼制神器,虽然他还没亲眼见到过,可是由此也可见青帝对炼器宗师的重视。

        “谢陛下!”

        “先别急着谢朕,你跟朕提条件,朕也有条件,既然你能够炼制出神器,那你什么时候炼制一次,也好让朕开开眼界!”

        “什么时候都行!”

        “既然如此,那就定在明天!”

        “是!”

        “朕今天很高兴,跟朕喝几杯!”青帝举起了手上的酒杯,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众人也跟着将酒喝下,心情不错的苏芷曼也喝了两杯,酒劲还没上头,她那张粉嫩的小脸已经泛起了红晕。

        “傲方你师承何派?”闲聊中,青帝突然问起傲方门派的事情,弄得傲方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卑职无门无派!”

        “无门无派?那你的炼器之术是从何处学来?”

        “是卑职的师傅所授!”

        “你师傅是何人?”青帝似乎对傲方的师门很感兴趣,刨根究底的提问着。

        “卑职的师傅是个过惯了闲云野鹤般生活的人,所以他没有加入什么门派,卑职也是在机缘巧合下才被他老人家收为入门弟子!”

        “哦,你都能够炼制出神器,你师傅的炼器造诣岂不是十分高绝?”

        “卑职这一身本事全是师傅他老人家教导出来的,师傅他修为非凡,炼器之术更是登峰造极,远不是卑职这等小打小闹的小伎俩所能比拟的!”

        傲方心中暗笑,反正自己也没见过那个传授自己衍天秘典的莫明师傅,也不知道他到底厉不厉害,随便瞎说也没人知道!

        “天界还有这么一个能人?”在场的人皆是一怔,如故傲方真能炼制出神器,那他口中那个炼器术比他还要厉害的师傅可就不得了了。

        “你师傅叫什么名字?现在何处?”青帝眼神中带着些许期待,这样的人,如果能够揽到自己麾下,军队的实力就可以提升一大截了。

        “师傅他已经飞升神界多年,飞升之前师傅他老人家曾经叮嘱,不得将他老人家的名讳报出,请恕陛下见谅!”反正傲方自己也不知道他的师傅是谁,随便乱说只要有人信就行。

        “飞升了?”青帝念念有词沉思道。

        “神界的?”作为三清的弟子,三帝对神界的事情也是略有耳闻,青帝开始回想着神界有什么厉害的炼器宗师,结果想了半天也没想出个所以然。

        青帝无所谓的笑了笑,他也只是好奇想了解一下傲方的情况而已,当然不会因为傲方没说出来就责怪他。

        “真是可惜了,没能与那位前辈见上一面!”青帝有点惋惜的说道。

        傲方表面微笑着,想到:“连我这个做弟子的都没见过他!”

        “师傅不在,有徒弟在也一样,来,朕敬你一杯!”青帝向傲方举起了酒杯。

        花园中响起阵阵欢声笑语,而在这些欢声笑语中能有多少是发自内心的呢?说到底傲方和青帝两人只是在互相利用!

        “朕的另外一位炼器师司徒宏荣近期也在替朕闭关炼器,今日就会出关,等他出关了我给你们两人引荐引荐!”

        “司徒宏荣?就是那号称仙界公认的两大宗师之一吧?”傲方心想。

        “是!”

        众人正天南地北的聊着,还没聊开,花园的守卫走了进来。

        “陛下,华大人和华少爷来了!”

        “传!”

        “是!”

        片刻之后,华家松父子走进了花园,当他们看到正惬意喝着酒的傲方的时候,两人的脸色刷的一下就冷了起来,尤其是当他们看到傲方那明显是在讥笑他们的笑脸的时候,两人更是恨不得上前就将傲方碎尸万段。

        强压心头的愤怒,父子两人走到青帝面前。

        “见过陛下!”

        “华云彦见过陛下!”

        “赐坐!”

        “谢陛下!”

        暗地里瞪了傲方一眼,华家父子坐到了苏锦昱父女隔壁与傲方相对的位置上。

        “华卿家有什么事啊?”青帝有点明知故问的问道。

        “陛下,这个人曾经伤我孩儿,刚刚又在臣的府内杀了数十人,恳请陛下将他交给臣发落!”华家松一上来就开门见山,目光不时飘向傲方,只是傲方完全无视。

        “傲方打伤你孩儿?还杀了你府里数十人?”青帝寻思着傲方也就是个玄仙,又怎么能够将华云彦打伤,还在华府杀了数十人呢?

        “陛下,这件事情千真万确,很多人都可以作证!”华家松深知青帝对炼器宗师的重视,不能硬来,只能软磨了。

        青帝却没理会华家松,而是好奇的看向傲方,他也在疑惑傲方为什么可以从华府全身而退,且不受一点伤害。

        “傲方,可有此事?”

        傲方冲着华家松父子笑了笑,说道:“陛下,卑职确实曾经得罪过华少爷,只不过正如陛下所见,卑职实力低微,又怎么可能将华少爷打伤呢?至于在华大人府里杀了人,卑职承认,当时华大人不分青红皂白就想要卑职的命,卑职唯有倾尽全力以求自保,错手杀了华大人几个手下,也没什么问题吧?”

        傲方露出‘我是受害者’的表情。

        “你说谎……”华云彦气得对着傲方破口大骂。

        “陛下,卑职所说皆是实话!”傲方吃死了青帝偏袒自己,对于华云彦那杀人的眼神,傲方暗暗的给了他一个冷笑,“小样,跟我玩?”

        “苏卿家,傲方所说也不无道理,以他的实力,又如何能够将你儿子打伤?”

        “陛下,此人实力并不是表面看起来这般简单!”

        “还有这种事?”众人好奇的看向傲方。

        “诚如陛下所见,卑职只是个玄仙,自认为哪怕是用上神器也不是华少爷的对手,不知华少爷为何要一直诬陷卑职呢?至于在华大人家杀人的事情,卑职所杀的都是些小兵小卒,幸好是陛下的人来得及时,不然卑职可能就没命见到陛下了!”

        傲方说得头头是道,却又不失逻辑。

        青帝在傲方身上看了看,发现事情确实如傲方所说,“苏卿家,你口口声声说傲方打伤你儿子,还在你府里杀了人?可有什么证据?”

        “臣和臣府里的那些人都可以作证!”

        华家松刚说完,就发现自己这个理由着实理亏,他自己和他的手下的话别人只会以为是在诬陷傲方!

        在场的都是聪明人,全都听出了华家松话中的问题。

        傲方冷眼邪笑,“我在你府里杀了几个仙君,光凭你一面之词,你想怎么说都行拉,现在死无对证,我倒要看看你能拿我怎么样?”

        “陛下,陛下之前派去传令的人也可以作证!”华云彦发现自己老爹理亏,急忙补充了一句。

        青帝虽然有意偏袒傲方,可是华家松毕竟是跟随自己多年的老臣,青帝也需要做得不露痕迹才行的,很显然目前的一切证据都对傲方有利。

        “嗯,来人!”

        听到青帝的吆喝声,之前那带头去华家的侍卫走了进来。

        “陛下!”

        “你刚才去华大人家的时候都看到了什么?”

        “回陛下,卑职赶到华大人家的时候,看到傲方大人被华大人家的士兵包围了起来,情况十分的凶险!”

        “你可看清了被傲方杀死的人都是些什么人?”

        “当时场面混乱,卑职没有看清,不过从他们的服饰上来看,大部分都是些普通士兵,好像还有几个应该是千夫长,其他的卑职就不清楚了!”

        怪只怪华家松的地位太高,他从来没想到有人会到他们家闹事并且公然杀人,所以华府的高手并不多,那时倒在血泊中的人其实还有几个是仙君,只是场面太过混乱,青帝的侍卫去到的时候早已分辨不出那些人的身份。

        “好了,你退下吧!”

        华家松父子听完青帝侍卫的话全都哑火,没想到自认为最有力的证据还是不能证明傲方实在隐藏实力。

        “苏卿家,你听到了?”

        华家松脸色十分难看,只能恶狠狠的瞪着傲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