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471章 狂笑声中,傲方傲然离去
        “哧!”华家松也算是卑鄙到家了,看到傲方虐杀自己的手下,震惊之余并没有冲上前和傲方单挑,而是趁着傲方在对付自己手下的时候向傲方发动了攻击,果然是有其父必有其子,上梁不正下梁歪。

        却说华家松对着正背对着自己的傲方打出一记猛招。

        “啊!”

        正在那些实力比自己不知道弱上多少倍的华府士兵中打的畅快淋漓的傲方在将一个士兵踢飞后,靠着对空间法则的绝强感悟,感受到了华家松那击攻击所产生的空间波动。

        猛然回头,华家松的攻击已经来到自己面前。

        傲方反应极快,左手对着围着自己的华府士兵隔空一抓,手臂一挥,那个不知所措的士兵发现自己居然被无形的力量牵引着往傲方身边飞去,瞬间便被拉到了傲方身边,于此同时,傲方飕的一声往旁边一挪。

        “轰!”华家松的攻击没有落空,只不过却是打中了自己的手下,而那个手下在被华家松的攻击击中的同时已经化成了碎片随着爆发出来的血雾撒向了四周,溅得四周的士兵满面。

        “卑鄙的小人,居然来阴的!”傲方再次冲进华府的士兵的包围圈中,双手就象死神的镰刀一样收割着华府士兵的性命。

        或许是傲方表现出来的实力实在太强大,华家松已经麻木的没有认为傲方只是个玄仙小辈,对于傲方避开了自己的攻击,华家松并没有太多的惊讶。

        “呼!”手一招,一把飞剑出现在华家松手中,赫然是一把中级神器,华家松已经开始正视傲方,他准备喝退士兵,由自己亲自收拾傲方,他认为傲方值得他动用神器。

        举起手,华家松正想开口,突然,青帝的侍卫在华府下人的带领下来到了大厅前的花园中。

        帝君的侍卫们看到华府的花园居然血流满地,惊讶于那个还在人群中游走的白衣男子,短暂错愕后众人走到华家松身边。

        “华大人!”

        青帝侍卫的呼喊声吸引了华家松的注意力,扭头望去,赫然是青帝身边的几个侍卫。

        “有什么事?”华家松心情很不爽,连带着对这些侍卫说话也是冷淡非常。

        “我们奉帝君之命,前来传召大人府中一个名叫‘傲方’的人进宫!”

        华家松一愣,念念有词道:“什么?陛下要召见他?”

        有意无意的,说话的侍卫跟着华家松将目光投向了身旁倒着数十具尸体的白衣男子身上,却见那男子动作迅猛如脱兔,身手矫健如蛟龙,所有靠近他的人无一例外的被击飞,惨叫声连续不断的在花园中响起,那一道道从人群中喷射上天的血雾说明了白衣男子的强大杀伤力。

        能够在青帝身边当侍卫的,至少是玄仙以上的高手,他们都看出了傲方的境界,全部都在心中感叹这个玄仙为何会有这么大的魄力和恐怖实力?

        华家松心里既气愤又郁闷,没想到区区一个星球管理者居然连青帝都惊动了,到底是什么原因?而青帝召他进宫又是所谓何事?难道傲方和青帝有关系?

        青帝的人已经上门要人了,华家松知道今天是没机会杀傲方了,怒视了傲方一眼,华家松将飞剑收回体内,脸色十分难看,对着正被傲方屠杀的手下们大喝道:“住手!”

        “爹!”瞧这态势,华云彦知道自己老爹是准备放傲方走了,急忙上前,却被华家松挥手制止,华云彦只能怒视着傲方站在一旁没有说话。

        华府士兵纷纷停下了手,傲方正杀的兴起,突然看到华府的士兵没有继续向自己冲来,也好奇的停了下来,这才发现大厅门口的石台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来了几个陌生面孔,聪明的他自然知道这些突然出现又能够令华家松喝停手下的陌生人是谁。

        傲方默不作声,只是微笑着,一番屠杀下来他身上的衣服却是滴血未沾,依然是那副出尘飘逸的模样。

        傲方张狂的杀了自己那么多手下,华家松十分的不爽,本来还想着要上前将傲方击杀,却没想到半路杀出了个程咬金,在他身后的华云彦脸色比他老爹还难看,刚才发生的一切都看在了眼里,傲方公然在华府里大开杀戒,可是作为华府少爷的他却只能眼巴巴的看着傲方在自己面前放肆,因为刚才那些被傲方杀死的士兵当中有的境界比他还要高,华云彦当然不会傻到上前送死。

        “终于来了!”傲方微微一笑,气得华家松牙痒痒却又没办法发飙。

        “你可是傲方?”青帝侍卫问。

        “正是!”

        “跟我们走吧,青帝陛下要见你!”

        傲方淡淡一笑,象征性的拍了拍其实一尘不染的衣服,嘴角弯起的邪恶弧度再次刺激着华家松那快要接近暴走边缘的神经。

        “好!”

        “华大人,属下告退!”青帝侍卫看向华家松,躬身抱拳行礼。

        华家松面色冰冷,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气,青帝的侍卫想也知道华家松此时的心情,也没多说,行礼之后便在这样压抑的气氛下等着傲方缓缓的走向华府大门。

        傲方迈步从一脸杀气的华府士兵包围圈中走了出来,华府士兵看着傲方仿佛要将他生吞活剥,傲方胜似闲庭信步,士兵们只能干瞪眼,青帝有令他们也不敢拦着。

        走过华家松面前,傲方有意的放慢了脚步,“华大人,我早就跟你说过,如果你想杀我,你会后悔的!”

        “你……”看到傲方那张小人得志般的笑脸,华云彦快要气炸了,恨不得冲上前就给傲方两巴掌,华家松伸手拦住了他。

        回身看了看那满地的尸体,还有被自己打的鼻青脸肿的华府士兵,傲方再次笑道:“华大人,看来你们家的狗不怎么会咬人啊,得多训练训练,眼神不错,就是中看不中用!”

        如果眼神可以杀死人,傲方已经被华家松杀了N次。

        已经走到花园门口的青帝侍卫们听到傲方的话,全部都在暗暗思量着,思量着这个人好嚣张!

        确实,嚣张,狂妄,这就是此时的傲方,一个敢公然在华府杀人闹事而华家松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却不能动手的人!

        看了看快要被自己气得吐血的华家父子,傲方向已经走到华府大门的青帝侍卫走了过去,一路上,华家的士兵和下人们都向傲方投去了注目礼,这一刻,傲方的一举一动牵引着所有人的目光。

        临跨出华家大门时,傲方又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看站在华家松身旁的华云彦,扬声道:“云彦大人,被我打了那几巴掌现在不痛了吧?”

        华云彦一怔,胸口一阵翻动,差点没有因为傲方这句话而吐血。

        对华云彦来说,傲方所说的事情绝对是他的耻辱,傲方的用意很明显,就是要当着华府内所有人的面让华云彦难看,无地自容。

        华云彦气得脸通红,可是却什么也做不了。

        傲方得意一笑,“我真替卫永感到悲哀,就那样死了,死得一点价值都没有!”

        稍微停顿,傲方接着说道:“我已经给过你机会杀我了,甚至我还亲自送到你面前让你杀,你怎么不动手啊?”

        “傲方……”因为愤怒,华云彦的嘴唇已经咬出了血,或许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的丢脸和愤怒过。

        “怎么?还想杀我吗?好啊,我就站在这里让你杀,如果你敢动手的话!”傲方嚣张至极的话语刺激着华云彦快要崩溃的理智与脆弱的心灵。

        “不动手?那我可就走了!”狂笑声中,傲方转身走出了华府大门,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青帝的侍卫们居然下意识的没有在前面带头,而是等傲方走出大门后才跟上了傲方,这一刻,敢在华府撒野的傲方在气势上令他们折服。

        “哈哈哈哈!”

        傲方虽然走出华府,可是他的笑声还在华府上空飘荡着,华府中一片安静,气氛很是压抑,所有人都呆呆的站着,回想着刚才发生的一切,就好像是做了场梦一样。

        如果不是梦,那刚才那一切要怎么解释呢?

        受伤的士兵呆呆的没有理会自己身上的伤口,倒在地上痛苦呻吟的士兵此刻也仿佛忘记了自己身上的伤痛,华家松面色铁青,紧紧握着的双拳因为太过用力而关节处泛白,隐约可见丝丝血迹从指缝中流出来。

        “噗!”华云彦终于压不住心口翻腾的热血,张口喷出了一道血雾,脸色瞬间苍白,愤怒而充满杀气的双眼却有点无神。

        华家松牛扭头看向华云彦,却见华云彦眼中布满血丝,面目狰狞。

        “傲方,我要杀了你!”华云彦神情激动,傲方狂傲的笑声还未消失,华云彦祭出飞剑就想冲出去,看样子是想和傲方来个玉石俱焚。

        “彦儿!”华家松急忙一把抱住华云彦。

        华云彦剧烈的挣扎着,可是却无法挣脱华家松有力的双臂。

        “爹,我要杀了他,我要杀了他!”华云彦像只疯狗一样的乱叫着,看得下方的华府士兵一阵胆寒,能够将华云彦气成这样,也算是傲方的本事了。

        “华家,不外如是!”这时,傲方的声音又在华府上空响起。

        “噗!”华云彦怒火攻心,仰头大吐一口鲜血,手中飞剑无力落地,两眼一黑,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