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445章 打不碎的石碑
        傲方一怔,绝恋仙帝为什么突然问起自己的师门?

        “这……请恕属下无法据实相告!”

        绝恋仙帝以为傲方是不想暴露自己的师门,见傲方不想多说,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回去之后好好考虑,有什么困难尽管到紫阳星找我,这块令牌你收好!”令牌上面刻着一个苍劲有力的‘绝’字,犹如腾龙,孤傲非凡。

        傲方不解的接过令牌,脑中满是一个又一个的疑问。

        为什么绝恋仙帝对自己的态度会这么好呢?刚才他追问自己的师门,难道他是从自己的身上发现了和自己师门有关的东西?这似乎不太可能,因为连傲方自己都不知道的东西,绝恋仙帝一个外人又怎么可能知道呢?

        “这块令牌是我专用的令牌,星月仙境中,所有人见到这令牌有如见到我本人,如果有人拦着你,大可将这令牌拿出来!”绝恋仙帝很友好的向傲方笑了笑。

        “有了这令牌,在星月仙境中就算横着走都没问题了!”这令牌对傲方来说绝对是意外的收获,甚至傲方会认为这块令牌的价值超过了那些神器。

        绝恋仙帝的大名,就和玉皇大帝手下的五大真君一样,甚至比他们有过之而无不及,可谓仙界之中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人物,人称天才仙帝绝非浪得虚名。

        流光大帝手下有两大仙帝,是为流光大帝的左臂右膀,绝恋仙帝便是其中之一,地位之高,仅是一人之下却在万万人之上,权力之大自是不言而喻。

        拥有了绝恋仙帝的令牌,所能拥有的权力可想而知。

        傲方内心狂喜,表面却波澜不惊的躬身向绝恋仙帝道谢,“谢绝恋陛下,属下一定慎重考虑!”

        “那我就先走了,这里十分怪异,你们自己小心!”

        临走,绝恋仙帝还在傲方身上看了看,似乎还想看看傲方到底有什么特殊的地方让自己的师傅如此的重视,当然,傲方的诚服和真正的实力其实这样随便瞥一眼就能看得出来的?

        “神器只有6件,我们要怎么分?”

        三帝和四大门派的人拿了神器自在离开了,留下十来个隐世的高手为了比例失调的神器而范畴,谁都想要神器,可是给谁都有失公平。

        “没想到那石头怪这么轻易就被弄死了,真没瘾!”丁寒抱怨道。

        “你还想玩?”

        “当然!”突然,一个男声很是突兀的在丁寒的脑中响起,丁寒下意识的回了一句。

        “什么当然?你在嘀咕什么?”傲方莫名其妙的看着自言自语的丁寒。

        “没有啊,你不是问我是不是还想玩吗?”

        “我根本就没说过话!”傲方白了丁寒一眼。

        “不是吧?我刚才明明听到了!”丁寒四周看了看,发现自己身边除了傲方没有其他人。

        “见鬼了!”

        “崔世淼的徒弟挺有趣的,什么时候我也收个徒弟玩玩,嗯,这个主意真不错,等回去之后要落实一下!”石碑之上,岬樊一脸笑意的看着被自己抓弄却一头雾水的丁寒,露出了会心的笑容。

        “如果不是我放水,你们两个真以为我弄出来的东西就这么好打发?邬火那家伙说得对,我还是心太软了,本来想着将神器弄过来就会有好戏看的,谁知道看到这些小家伙居然为了几件神器拼死拼活就又于心不忍了,被他们知道,肯定又会臭骂我一顿!”岬樊有点自嘲的笑了笑。

        “算了,区区十几件下级神器,一点用处都没有,稍微好一点的都被我收起来了,他们两个老家伙都送礼物了,虽然我这份礼物没有崔世淼的绝命续魂丹实际,不过却比邬火的份量要重得多!”

        “神器,有能力者得之!”

        说话的是一个留着长须的老者,话音刚落,老者已经伸手往一件神器抓去。

        众人离神器很近,老者突然的出手其他人始料未及。

        老者似乎也没料到神器会这么轻易就到手,没有多想直接将神器收近储物袋,放开速度便往出口的方向飞去。

        一件神器已经是老者的极限,他不敢多拿,在场的人可都不是等闲之辈,他拿到第一件神器的时候是趁众人不备,如果再拿第二件的话,肯定会被众人包围起来,到时就没机会走了。

        老者得手,反应慢的人还在想着是否要去追老者,反应快的则是学着老者,上前拿了一把神器就跑。

        这一刻,这些从来不显山露水的隐世高人们没有一点世外高人的风范,他们就象是在争夺同一个食物的猛兽,在他们眼里只有那吸引他们的食物,任何敢和他们抢夺食物的都是他们的公敌。

        没有拿到神器的高人们很不甘心,神器一下便被抢夺一空,这些相对来说比较单纯的仙人们这个时候才恍然大悟,原来单纯是要付出代价的,极度愤怒的他们,就象是到了嘴边的食物被人夺走一样,不甘心的全速向那些已经逃出数米远的仙人追了过去。

        “没想到仙人和凡人一样,利益当头,任是最无耻的手段也用得出来!”看着转眼间便消失在出口的众仙人,傲方嗤之以鼻。

        仙界,在凡人的眼中无疑是美好的,是一个充满幸福的过度,可是,傲方来到仙界后才知道原来仙界并不是想像中那般的美好,这里的尔虞我诈和勾心斗角比凡人界的还要厉害,这是一个没有‘法’的世界,杀人者并不需要受到法律的制裁,胜者为王败者为寇在这里体现的淋漓尽致,这就是傲方眼中的仙界,一个完全颠覆了凡人眼中美好世界的仙界,充斥着阴险与斗争,厮杀与鲜血。

        说罢,傲方慢悠悠的往那块毫发无损的石碑飞了过去。

        “老大,神器已经被他们拿走了,我们还是走吧?”丁寒百无聊赖的跟着傲方飞到了石碑前。

        “跟你说了我们的目标不是那些神器!”傲方没好气的白了丁寒一眼,跟着在石碑上仔细的查看起来。

        “这石碑为什么这么奇怪?”傲方伸手在光滑的石碑上磨挲起来,除了入手的冰凉,傲方并没有发现其他东西。

        “难道召唤我的是这块石碑?”傲方退开石碑两米的距离,上下左右在石碑上看了看,心中那最后一个召唤自己的东西就就在面前这块石碑上,可是傲方却并未发现任何蹊跷,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这石碑有什么好奇怪的?不就是一块没有字的石头吗?”丁寒学着傲方的样子,走上前摸了摸石碑,又在上面用力的敲了几下,发出厚重的响声。

        “跟你说了你也不懂!”傲方再次没好气的白了丁寒一眼,这种对牛弹琴的感觉真让人有呕血的冲动。

        傲方降落到石碑下方的圆形平台上,平台上的十二尊石像同样完好无损,平台的边缘却是已经破烂不堪。

        “刚才的打斗那么激烈,这石碑附近居然没有受到波及?”傲方观察入微,立刻发现了异常。

        “难道秘密就在这石碑里面?”

        有了想法,便要去证实。

        “丁寒,往这石碑打一拳试试!”傲方对着无聊坐在石碑上面的丁寒喝了一声。

        丁寒纵身一跃从石碑上跳了下来,他可不知道刚才自己坐的位置旁边始终坐着一个土黄色头发的消瘦男子。

        “啪!”没有法术,没有法宝,丁寒只是用最普通的方法在石碑上打了一拳,虽然这一拳并没有用上仙元力,不过妖兽的肉体本来就比仙人强,加上丁寒本身就是个妖皇级高手,这普通的一拳实际上却蕴含了巨大的威力。

        “嗯?”

        一拳过后,没有想像中的碎裂声,更没有想像中的尘土飞扬,乱石横飞,厚实的石碑依然完好的屹立着。

        “居然没碎?”疑惑的同时,为了怕傲方误会自己没有尽力,丁寒看向了傲方。

        “再加点力道!”傲方当然知道丁寒刚才那一拳的威力,若在平时,那一拳足以将一个玄仙轰成肉酱。

        “好,我就不信我打不碎你!”丁寒像个顽童,摩拳擦掌一番,稍一蓄力,轰的一拳砸在石碑上。

        “啪!”

        同样的,石碑依然纹丝不动,只是轻微的抖动了一下,飞起些许细微的灰尘。

        “哇,这是什么石头做的?居然这样都没碎!”两记重拳没有将石碑打碎,丁寒不由得好奇起来,仔细的在石碑上查探一番,却发现石碑平平无奇。

        “再试试,这次不要留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