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巅峰修真狂少 > 第432章 白发男子的身份
        “呼!”仿佛泛滥的洪水找到缺口般,第一道蓝色能量被傲方的漩涡状图纹吸收后,缠绕在傲方四周的能量风暴发了疯的往傲方的额头涌去,而傲方额头上那黑色的漩涡状图纹,正是大坝的缺口。

        傲方的意识在蓝色能量被吸收进体内的时候就已经模糊,一切都发生在傲方不知情的情况下。

        就在蓝色能量涌进傲方体内的那一刻,混浊空间中原本平静的蓝色晶石似乎感觉到了什么,光芒大作,仿佛在与傲方体外的能量风暴相呼应。

        在蓝色晶石的驱动下,混浊能量开始飞快的流动起来,像个强力的吸尘器,将所有被吸收进傲方体内的蓝色能量吸进了混浊空间,融入到蓝色晶石中。

        蓝色能量疯狂的涌动在冰雪神殿中带起了一阵狂风,狂风呼啸,扬起了白发男子一头银丝,却没能令远处的丁寒躁动的心灵得到片刻的宁静。

        混浊空间中的蓝色晶石就象个无底洞,所有进入到混浊空间中的蓝色能量都毫无遗漏的被它吸收。

        除了一部分蓝色能量融入到混浊能量中,还有一部分蓝色能量也射进了元婴下方的灵魂之海中,灵魂之海表面有绿色的生之力包围着,可蓝色能量却没有任何阻碍的穿过生之力,在灵魂之海中飘散开来。

        随着蓝色能量的吸收,半昏迷状态中的傲方对水之本源的感悟不断的加深,体内的水本源能量也在逐渐变大。

        “呼!”终于,随着最后一道蓝色能量消失在傲方的额头,肆虐在冰雪神殿中的狂风停下了它们的咆哮。

        傲方还没完全清醒过来,意识中他隐约知道了刚才发生的事情,可是那蓝色能量对他的灵魂冲击很大,这令他无法第一时间恢复清醒。

        也不知道是白发男子控制着,还是傲方自己,飘浮在半空中的傲方低着头,突然一股冰冷寒气从傲方身上散发出来,化成白色冰雾,跟着,又一股寒气从傲方的体表散出,不过这次的寒气并不是白色,而是黑色。

        “好家伙,居然将那水本源能量完全吸收,一举放出了绝煞寒气,这天赋也太变态了吧?”白发男子难掩心中的惊讶,看着傲方的眼神中充满了难以置信,如果不是他亲眼所见,他绝对不相信一个人的进步会如此的神速,傲方对水之本源的领悟在短短的时间内可是连跳了好几级,有几个人能够像傲方这样?

        “好厉害!”丁寒看着笼罩在黑色寒气中的傲方,心中一阵胆寒。

        过了片刻,黑色寒气慢慢的收敛,回到了傲方体内,傲方缓缓的从半空中飘落下来,当他的双脚踩到地面的时候,傲方睁开了迷蒙的双眼。

        发现自己的头有点发昏,傲方甩了甩头,看了看四周,发现自己还在冰雪神殿中,跟着又将目光投向了还是一脸微笑的白发男子身上。

        刚才傲方吸收蓝色能量花的时间还不到一个小时,可是傲方却感觉过了好几年一样的漫长,在意识模糊前,他只记得蓝色的能量将自己包围,当时他感觉那蓝色能量对自己没有危害,反而有种很舒服的感觉。

        “你对我做了什么?”虽然自己没死,可傲方并不会因为这个就觉得白发男子是个善类,从进到这冰雪神殿,男子就一直在找自己麻烦,纵使他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对自己动杀手,傲方还是警惕的做好防备的姿势。

        白发男子笑了笑,说道:“我如果真想对你做什么,你认为你还能安然无事的站在这里吗?”

        傲方当即在自己身上看了看,发现并无内伤,于是第一时间元神内视,发现混浊空间中有点异常,进入一看,却见蓝色晶石散发出来的光亮比平时更甚,最主要的,蓝色晶石之前散发出来的是蓝色的能量,而现在散发出来的居然是黑色的。

        混浊空间中充斥着各种颜色的能量,这些能量相互之间并不冲突,相处的很融洽,而那些能量也很容易辨认。

        蓝色晶石突然散发出黑色能量,这令傲方在大感疑惑的同时,却觉这黑色能量很是熟悉,试着在黑色能量上一探究竟,一股刺骨寒意涌上心头,自己在黑色能量上观望起来,傲方发现了端倪,那黑色能量之上散发出来的寒气不正是和之前白发男子施放出来的绝煞寒气一样吗?

        “我对水之本源的感悟提升了这么多!”

        惊讶之余,傲方退出了内视,一脸迷惘的看着白发男子。

        “你在你体内看到了什么?”白发男子没法进入傲方体内,所以他只能通过傲方吸收蓝色能量后的情况做出判断,他现在只想得到傲方的确认。

        傲方试着回想着在自己意识模糊前发生的情况,记得当时白发男子将那颗水蓝色晶石抛向了自己,跟着水蓝色晶石就化成了蓝色的能量将自己包围,跟着清醒过来就发现自己对水之本源的感悟提升了,而且提升了不止一星半点,而是很大很大的一截,基本上是从一只还未学会走路的小鸟,变成了翱翔天际的雄鹰。

        “那蓝色能量……是你……”看着笑意渐浓的白发男子,傲方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判断。

        之前一直认为白发男子想要伤害自己,可是他并没有对自己下过杀手。

        直到之时,傲方才恍然大悟,白发男子非但没有害自己,而且还给了自己一份很大很厚的礼,沉甸甸的,之前完全是自己的误解了他。

        “多谢前辈大恩!”傲方躬身向白发男子行叩拜之礼。

        他一直都知道这里有东西在召唤他,却未曾想过那东西是在眼前这白发男子身上,虽然之前在和雪兽交手的时候傲方就感悟了水之本源,可是他的感悟并不深,如果没有白发男子给自己的那蓝色晶石,或者说白发男子不将蓝色晶石给自己,傲方完全有可能花上千万年的时间才能将对水之本源的感悟提升到现在的程度,或许还要更久。

        所以,在傲方心中,就算白发男子之前曾经多次为难自己,甚至在言语上羞辱自己,傲方也将那些有的没的抛到脑后,白发男子受的起他这一礼。

        “不必多礼,不必多礼!”白发男子笑的很开心,右手轻轻一托,傲方的身体便不受控制的直了起来,再也弯不下去。

        再次见识到白发男子的强大实力,傲方的心中有的是尊敬,作为一个将称为最强强者当成奋斗目标的人,傲方本身就很尊敬强者,特别是德高望重的强者。

        “刚才多有失礼,望前辈恕罪!”

        “不碍事不碍事,年轻人,火气大,我能理解!”白发男子说话也再像之前那样尖酸刻薄。

        白发男子身后,丁寒仗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的看着突然好声好气说话的傲方和自己老大,疑惑却没有上前。

        “晚辈傲方,不知前辈如何称呼?”

        “我叫崔世淼,你直接称呼我的姓名便可,前辈称呼我可担担当不起!”

        “不可不可,崔前辈助我提升修为,此份大恩,晚辈不敢忘怀!”

        “我这个人不喜欢客套,助你提升修为的人并不是我,我也只不过是听命行事而已,所以你不用特意感谢我!”

        “听命行事?晚辈愚钝,敢问前辈是听何人的令?”

        “我的主人!”崔世淼不假思索,脱口而出。

        “主人!”这个词傲方之前就从崔世淼的嘴里听到过。

        “前辈的主人是?”

        “说不得!”崔世淼一笑置之。

        傲方一阵郁闷,当时邬火说是自己主人让他在神之禁域等傲方的时候,傲方问过同样的问题,得到的答案和崔世淼的雷同。

        人的好奇心越吊着,越是想揭开那神秘的面纱一探究竟。

        “还望前辈相告,晚辈好当面向那位前辈道谢!”

        “不用急,你肯定会见到的,不过不是现在!”

        崔世淼再次说出和邬火相同的话,态度很坚决,意思很明确。

        “晚辈斗胆问一句,前辈的主人为何要对晚辈施以援手?”

        “天机不可泄露,我只能告诉你,一切自有天数,我主人神机妙算,他的心思我根本就想不透,也猜不着,所以你也不用多想!”崔世淼补充道。

        “是,晚辈明白!”傲方并不是个喜欢钻牛角尖的人,既然崔世淼都这么说了,自己也没能力知道,那就随缘咯,他暗中却在期待着和邬火和崔世淼两人的主人见面的那一天。